語畢。

全場炸裂。

特別是趙雄,一臉的冷汗不停流下來。

緊接著,一陣慘叫傳來。

座山虎沒給他絲毫緩和的機會,直接廢掉讓人廢了他另外一隻手。

隨後,對所有人問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今天不是說,來給方糖小姐裝修鋪面的嗎?」

每一個人聽到這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們不是來找麻煩的嗎,怎麼變成來給方糖裝修鋪面的了。

不過,座山虎的話,沒人敢反抗。

也不敢質疑。

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這些人湧入方糖的店面,想要裝修。

這時候,座山虎才慢慢走過來,來到方糖身邊,『咚』的一聲,竟然直接跪下。

「方糖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們來,並不是要找麻煩,只是為了昨天我手下的事,給你道歉。並且,幫你把店鋪,重新裝修。」

「你放心吧,裝修的費用,人工都算我們的。」

「一天內,我保證裝修完。」

方糖美額愣住了,一臉的受寵若驚。

她印象里,座山虎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人。

他竟然要來幫自己裝修鋪面?

沒等方糖反應過來,一伙人火速開始裝修,方糖的佰草鋪以看得見的速度在翻新。

所有人都看到,座山虎的一舉一動。

他們腦海炸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連方家,方婷婷,方老太太,劉春蘭……這些人,都震驚不已。

座山虎,不是來找麻煩的?而是來翻修方糖店鋪?

而且,他看方糖的眼神。

如同敬神。

他的眼神,他的一舉一動,哪裡像是地下世界的大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

方糖連忙說道:「虎,虎哥……你,你起來吧。」

座山虎這才敢慢慢起身:「謝謝,謝謝方糖小姐。」

看自己的人加入裝修,座山虎才悄悄來到陳天選身邊,卑微得不像話:「陳爺,這煙是您沒抽完的,我給您帶過來。」

陳天選看著那支沒抽完的煙,又看了看座山虎。

他收過來,繼續點上,問道:「我聽說,你們今天來找方糖收賬?」

「陳爺,沒有這回事。我們哪裡敢找方糖小姐收賬。」

陳天選眼神極度不屑,似乎看一眼座山虎,都臟他的眼睛:「我說你是來收賬的,你就是來收賬的。懂了嗎?」

聽到陳天選壓迫力十足的話,董千刃更加確定,陳天選就是帶領群雄鎮壓的太極凰袍。

這種震撼的氣勢,普通人裝不出來!

他忙點頭,走到趙雄面前去:「趙雄,我給你一分鐘!說清楚,這件事是怎麼回事。」

趙雄渾身是血,不敢有絲毫遲疑。

他顫顫巍巍的指著遠處的方婷婷,說道:「虎哥,虎哥……這欠款,是方婷婷原來用佰草鋪的名義欠我們的。本來說,還不上店鋪就是我們的。」

「不過,原本的欠款是十萬。」

「方婷婷改成了一百萬,還讓我順便玩玩方糖最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面對眾人的圍攻段宇絲毫不慌,只見他雙指一點引出無數劍影,眾人見狀頓時大驚失色,段宇操控劍影且戰且退,不消片刻眾修士便傷亡慘重。」

「眼見白衣少年如此強悍,不少人當場便萌生了退意,段宇持劍傲然立於空中,數百修士圍在他四周不敢上前,少年目光所到之處眾人盡皆退避。」

「如此相持

《蒼天萬域》第376章聽說書人說自己(二) 第224章

豪門金家。

偌大的別墅里,金浩宇凄慘地躺在床上,滿臉怨毒。

「爸,動手吧,一定要讓林壞死在我面前!」

「這次他一個人來寧海市,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他啊!」

金澤眉頭緊鎖,道:「太不符合常理了,這個時候,林壞應該避免來寧海才對。」

「可他不僅來了,還一個人來,我懷疑這其中有詐。」

金浩宇咬牙切齒:「有什麼詐啊,就算有詐又能怎樣。」

「別忘了,寧海市是我金家的地盤,每一個角落都有我金家的人。」

「他姓林的就算有三頭六臂,還能在我們的地盤翻起什麼大浪嗎。」

金澤吸了口氣,也是有些忍不住想動手。

他的一雙兒女,一個被毀容了,一個成了廢人,他比任何人都想弄死林壞。

正猶豫着。

趙斌來了。

只見趙斌渾身燒得漆黑,狼狽不堪。

金澤倒吸一口涼氣:「發生什麼了,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趙斌撲通便跪下,聲淚俱下:「老闆,你弄死我吧,我闖大禍了。」

金澤皺眉道:「到底出什麼事了?」

趙斌不敢隱瞞,便將碼頭的事說了出來,一個億的貨,全部都已經被燒成一堆碳了。

「什麼!」

金澤氣得兩眼發黑,差點又要心臟病發。

一個億的貨都沒了!

更關鍵的是,這批貨的買主,是他惹不起的存在,現在出了意外,他沒法向對方交代啊!

「廢物!你是幹什麼吃的!」

金澤狠狠踢了趙斌一腳,怒道:「你連一個人都攔不住,他難道有三頭六臂不成!」

趙斌咬牙切齒:「老闆,那個人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嚴重懷疑那個人是林壞。」

「您想想,在寧海市從來沒人敢跟我們作對。」

「而且最近跟金家有仇的,也只有林壞。」

「林壞現在又孤身一人來到寧海市,除了他還有誰啊!」

金澤倒退了兩步,表情瞬間凝固。

他還沒去找林壞算賬,林壞居然敢主動來挑釁他,而且還是在金家的盤口!

過分!過分啊!

「我一忍再忍,他居然再三挑釁我金家,難道真當我金家不敢動他么!」

金澤暴跳如雷:「趙斌,你馬上集結所有人,封鎖寧海市,圍剿林壞!」

「下必殺令!」

趙斌:「是!」

……

林壞已經到了寧海市,不過他剛剛到。

並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燒了金家的倉庫。

他也沒打算先去找金家。

此刻去往的目的地,是寧海市的馬家屯。

林壞前兩天接到魯一發的來電,拜託他去探望一下家中的老父母,林壞自然是要去一趟。

當年魯家破產後,為了躲避那些債主的追債,只得舉家躲到寧海市的一個十八線小縣城的小村莊里。

這一躲就是好幾年。

那個小村莊,就是馬家屯。

此時車子開到半道上,車內忽然響起唐萱兒的聲音。

「小林子接電話了,小林子接電話了……」

紫筆文學 「老媽,我去外面逛一逛,晚飯不用給我留了。」

淺間城指的是木葉外面那個城鎮,這個名字大家都能理解和認同,不像別的,差點沒讓大傢伙兒把腦漿子給打出來。

千葉獨自一人走出了自家的店,來到了大街上,【魔蜥義豪】這些天都住在千手宅,陪着綱手,小綱手已經掌握了召喚瑪娜的方法,但是這個方法不能離開義豪的幫助,便腆著臉從千葉手裏領走了他。

街上的人挺多的,淺間城雖然沒有特別富的富豪,但是一般的小財主還是挺多的,這些小財主大多都是第一次來到木葉,加上自身的家當大多都沒能帶過來,當然要進村購置一些必需品。

千葉沿着主路向著村子大門走去,一路上有不少人跟他打着招呼,但是他一如既往地沒有回應,有些人還以為他沒聽到,向著他直接走了過去,不過卻被木葉本村的村民攔了下來,說這是牧野家大少爺十幾年的老習慣,你們這些從淺間山那邊過來的人不了解就算了,不用刻意上前和他談話。

這些小財主一個個都傻眼了,他們才知道這點,不過他們也能夠理解,當初建立城鎮的時候,還有一個穿着一身綠的忍者呢,這個忍者身邊還有一個同樣打扮的小傢伙,應該是他兒子,倆人嘴裏嘴裏喊着什麼『這就是青春啊』,聽上去就感覺他們腦子可能有點問題,民眾們都不敢讓自己的孩子離他們太近,怕被傳染。

不過雖然感覺那一大一小兩個人的行為有些丟人,但是卻並沒有人對他們感到厭煩,相反,經過一段時間過後,他們反而成了督促淺間城民眾們工作的正面教材,他們倆幹活的時候特別給力,大的那個能頂七八個人,小的那個也能做兩個人以上的工作量,特彆強悍,也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

不過或許這就是木葉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