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夜天凌應了。

正德帝並沒有從他淡淡的臉色上看出什麼來,心裏嘆了一口氣,這樣下去,他們母子之情還能剩幾分?

「這次回來,還走嗎?你年紀也不小了,該定下來成親了。」正德帝說道。

「舅舅,我這名聲……還是算了吧!」夜天凌此時心裏想到的人卻是寶兒姑娘。

京都誰不知道夜天凌生兒克父,幾任未婚妻都被他剋死了。

也是因為他幾任未婚妻出事,才會讓他的母親認定了是他剋死了他父親。

「……」正德帝噎了一下,以夜天凌天煞孤星的名頭,在京都確實很難找到願意嫁給他的閨秀。

就算是那種身份不高的人家,也不願意做這個嘗試,哪怕夜天凌是王朝裏面唯一的異姓王。

畢竟,夜天凌身份再高,作為他的未婚妻,支撐不到跟夜天凌成親的那一天,再多便宜也占不到。

夜天凌陪着正德帝用完膳,出宮的時候,手裏提着紅翡糕。

正德帝給夜天凌找借口去看看他母親。

夜天凌作為異姓王,他自己是有自己的王府,而他的母親不願住在王府,一直住在公主府懷念亡夫。

公主府里,夜家幾房人都住在公主府,因為長華公主常年在公主府自建的佛堂里誦經,不大出來,所以公主府現在做主的是夜家的人。

「王爺?」門房看到王爺,立即回去稟報。

【這天煞孤星怎麼又來了?真是晦氣!】

夜天凌神色冷漠,面無表情,這種心聲,他從小到大聽的太多了。

夜老夫人聽到夜天凌又來夜家,眉頭就嫌惡的皺起來,「他又來做什麼?」

「是來看望公主殿下的。」門房說道。

夜老夫人想直接把人打發走,但是對方雖然是他的孫子,卻也是一位王爺。

她若直接讓人趕走,他日傳到宮裏,皇上那兒肯定會對夜家不滿。

誰讓皇上對這個外甥,特別看重呢!

異姓王說封就封!

夜老夫人心中一陣嫉恨,這都是她兒子拿命換來的王位!

她最出息最孝順的兒子拿命換回來的王位,卻偏偏便宜了克他的小畜生!

「去佛堂問問公主!」夜老夫人心中一陣厭煩,閉目,眼不見心不煩。

夜老夫人身邊侍候的婆子,派了一個跑腿丫頭去稟報。

佛堂里,長華公主正在閉目誦經,身邊的人聽到動靜,出去了一會,然後進來說道:「公主,王爺來了,您要見嗎?」

「不見。」長華公主眼睛都未睜,直接拒絕了。

「公主……」宋嬤嬤有些想勸上幾句,但是這麼多年了,她該說的,都說的,公主還是一意孤行,不願親近王爺,把駙馬的死遷怒在王爺身上。

「出去,別打擾我念經。」長華公主平靜的聲音卻顯得格外的冷漠。

宋嬤嬤無奈,只能退了出去。

夜天凌在公主府外等著,說來也可笑,這是他生母住的地方,應該是他的家,但是他卻從未自由出入過。

宋嬤嬤出來時,看到的是夜天凌的背影,「王爺!」

【小王爺已經長大了,怎麼公主一直還想不開呢?】

【唉……這樣下去,小王爺遲早會跟公主離心離德……】

夜天凌聽到心聲轉過身,看到母親身邊的宋嬤嬤出來了,就知道母親不願意見他,也不失望,他已經習慣了,「宋嬤嬤,舅舅讓我來給母親送紅翡糕。」

「皇上還惦記着公主……」宋嬤嬤聞言,帶着喜色說道。

【公主如今連皇宮都很少去了,幸好皇上聖明,還記着公主這個妹妹。】

「小王爺,您這次回京還要離開嗎?」宋嬤嬤打聽道。

【若是小王爺不離開京都的話,我就想辦法讓公主和小王爺多相處相處,這些夜家人雀占鳩巢也夠久的了!】

「舅舅壽辰之後,我就離開。」夜天凌對於宋嬤嬤的心聲,並不感興趣。

至於她口裏的雀占鳩巢……

怕是在夜家人眼裏,他才是雀占鳩巢的那個人。

宋嬤嬤失望極了,「小王爺,公主嘴上不說,實際心裏是惦記您的,您不在京都的時候,公主也會在佛主面面前給您求平安。」

【公主雖然對小王爺沒有感情,也沒有照顧過笑王爺,但是她生了小王爺,小王爺往後就不能不管公主。

夜家這些人靠不住,公主看不清,我卻是看的清楚,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玩意!往後,還是要靠小王爺給公主撐腰……】

夜天凌神色如常的說道:「勞煩宋嬤嬤幫我謝謝母親。」

宋嬤嬤笑容加深,為公主說話道:「公主是您的母親,她肯定是希望您平平安安的,只是公主太在意您的父親,您又和駙馬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公主見到您就會傷心,所以她才會很少見您……」

【也不知道公主什麼時候才能放下心結,這樣下去,我說的再多,也挽回不了他們之間的母子情分。】

「舅舅說我和父親長得不像。」夜天凌忽然說道。

宋嬤嬤這些類似的話,夜天凌從小到大聽過了很多遍,他以為是真的,他以為母親只是面上接受不了自己,實際上心裏還是在意他這個兒子的。

畢竟,如宋嬤嬤說的,他是母親唯一的兒子,他是母親最愛的男人的兒子!

哪怕他能聽到他們心裏的聲音,他也選擇自欺欺人,強迫自己假裝聽不到那些聲音。

可是自欺欺人久了,他也麻木了。

他曾許願母親像其他母親對孩子一樣對他,但是他能得到的永遠都是母親仇恨和不喜的目光。

他從小就在被母親仇恨,被祖母憎惡,被夜家人嫉恨……

如果不是舅舅給他撐腰,他們對他恐怕連面子上的情分都不顧。 這一巴掌,直接把陸青雲抽飛出去。

等他落在地上的時候,當場嘔出幾口鮮血,裏面夾雜了許多白色牙齒。

甚至,連他的鼻樑骨都被打斷了。

最關鍵的是,陸青雲這邊耳朵也直接失聰了。

林漠看在陸國軒的面子上,的確沒有殺他。

但是,這一巴掌,也讓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任媛媛尖叫一聲,連忙跑過去,將陸青雲攙扶起來。

林漠瞥了任家眾人一眼,冷聲道:「不想死的,就給我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磕頭!」

「三分鐘之內,不願意跪下磕頭的,就全給我扔出去!」

九大家主全都懵了,王興雲不由低聲道:「林先生,您……您說的是真的?」

「任家現在,可有……可有幾十個人啊……」

林漠瞥了他一眼:「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

王興云:「可是,這件事如果鬧大了……」

林漠:「鬧大了又怎麼樣?」

「人是九大家族扔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難道說,你們九大家族,連這點小事都擺不平?」

此時,太子也直接嚷嚷起來:「操,還自稱什麼狗屁九大家族,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你們要是沒這個本事,就直接說一聲,老子親自把他們扔下去,怎麼樣?」

九大家主差點吐血。

林漠話說的這麼強勢,結果,責任還是要推到九大家族的頭上啊。

不過,也沒人敢反對。

現在林漠勢大,再加上太子的幫助,九大家族根本不是林漠的對手。

這個時候誰去招惹林漠,那不就是自討苦吃嗎?

他們可不想變得和馮家一樣,被林漠徹底滅掉。

王興雲立馬道:「林先生,您放心,這件事,我們絕對幫您辦妥!」

「來人,給我算著時間。」

「三分鐘之內,任家誰不下跪磕頭,就給我從這裏扔出去!」

林漠與太子一起進了包間。

此時,外面任家眾人已經亂成了一團。

他們現在終於見識到了林漠的強勢,剛才原本還氣勢洶洶的任家眾人,現在也全都蔫了。

九大家族全力支持林漠,又有太子幫忙。

這樣的情況下,任家就算是跟林漠拚命,也占不到絲毫便宜啊。

一個男子看向任老爺,顫聲道:「大伯,現在……現在咱們怎麼辦?」

其他人也都紛紛看向任老爺,他們臉上都充滿了畏懼。

任老爺咬着牙,怒聲道:「不用怕他!」

「我就不信了,咱們任家這麼多人,他還真敢把咱們全部扔出去?」

「他真以為他自己能一手遮天?」

任家眾人面面相覷,沒有人說話。

他們心裏依然畏懼啊。

畢竟,九大家族的人還在虎視眈眈地盯着他們呢。

黃家主嘆了口氣:「任老爺,我勸你一句,不要做無謂的掙扎。」

「林先生的實力,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

「他說要把你們全部扔下去,那就絕對會把你們扔下去!」

「別忘了,你兒子,現在已經在下面躺着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