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還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藍主任啊,你別看我這裏雖然沒多少人來,但是啊,也忙啊,我這今天一天,就吃了一頓飯,具體的,我實在是不知道。」

說道這裏,他忽然停頓了下。

接着說道:「不過啊,這朱有為居然敢改檢查結果,這就是在把自己的前途斷了啊,他以後,豈不是連醫生都做不了?」

藍天聽着他的話。

把玩着手中的手機。

張主任把握不准他到底要做什麼。

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就已經想好了要如何把自己摘乾淨了。

但是,藍天現在居然沒有反應,這讓他有點着急。

只要藍天的話有漏洞,他就能夠徹底的反擊。

最起碼,能夠讓自己安全。

而且,朱有為還有把柄在自己手上。

應該不會胡亂說的。

張弛在心中這麼安慰著自己。

叮!

這時候,藍天的手機響起。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張主任,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這舉頭三尺有神明啊?」

嗯?

這忽如其來的畫風突變。

讓張弛愣了一下。

「哈哈,這種事情啊,藍主任難道你相信嗎?如果相信的話,只怕我們這些醫生都難路。」

張弛笑了起來。

他覺得,藍天既然這麼說的話,應該是把這件事翻過去了。

「張主任,我們做個交易吧。」

藍天忽然抬頭看着他。

神色十分認真。

張弛頓時來了精神。

交易?

錢?

這是他此時腦海中出現的兩樣東西。

呵呵!

他內心鄙夷了一番。

不是說好的潔身自好的嗎?

現在居然在這裏和他說交易。

只要有了把柄,那麼,就能夠徹底的把控這個天才醫生了。

到時候,他的日子會特別的舒服。

「張主任,我給你發了一個消息,還有一句話,你先看。」

藍天一點都不着急。

走到了飲水機前,問道:「這飲水機,不收錢的吧?」

「藍主任,你就會打趣我。」

張弛心中有點激動。

然後開始看了起來。

可越看,臉色就變得越不對勁。

「藍天,你?」

張弛站了起來。

指着他,臉色通紅。

「怎麼?這就受不了啦?如果我說,你餘生都要去監獄裏面度過的話,那你是不是要崩潰?」

藍天笑問道。

「藍天,你這是想要做什麼?」

張弛冷聲問道。

他沒有想到,藍天發給自己的文件,既然全都是自己做的那些混蛋事情。

關鍵,有圖有視頻有真相。

別的不說,這些都是監控。

這才是要命的。

「張主任,做個交易吧,把你幕後想要搞我的人,告訴我,我就放過你,讓你的刑期少一點,但是,如果不說的話,嗯,你先考慮一下,我明天等你的答覆,對了,今晚只是開胃菜。」

藍天喝了熱水,然後把杯子放在了張弛的面前,然後,離開。 片刻后,周清韻換了一身素色的衣服,看起來很乖巧,待着綉蕊往母親的院子裏去了。

剛進菊園,周清韻就忽聽周媚兒在內房中哭訴的聲音。

「娘親,媚兒也不知道為何那碗桂花茶里會有毒!」

「唔唔……如今父親讓媚兒閉門思過,他一定是誤會了媚兒會害姐姐!」

周夫人拍著小女兒的後背以示安慰:「好孩子快別哭了,娘相信你,只是……我剛剛聽下人說將軍要把韻兒和太子的婚事作罷了。」

「婚約一定不能退!」

一聽到要退婚,周媚兒情急之下聲音都忘了控制。

周夫人被小女兒的反應,弄得一臉詫異:「媚兒,你……怎麼了?」

周清韻在門外冷笑,當然是怕陳子墨的計劃敗露了!

周媚兒確實是害怕把事情搞砸,惹惱了陳子墨。

平復好情緒,她急切解釋道:「娘你想,若退了婚,姐姐名聲就毀了,況且太子是真心喜歡姐姐的,咱們怎能讓姐姐既失了郎君又背負污名呢?」

周夫人看着周媚兒臉上淚珠未乾還替姐姐着想,心軟的一塌糊塗。比起任性沉默的大女兒,她更喜歡這個經常跟她撒嬌的小女兒。

「你呀!」

周夫人纖細的手指戳了戳周媚兒光潔的額頭,寵溺道:「你總是這樣乖巧貼心,什麼事情都想着你姐姐。」

周清韻聽到這裏,默默的抓緊了門框,眸中怒火騰然。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能察覺到母親更偏愛周媚兒,但一想到周媚兒忘恩負義,她就覺得母親太糊塗了!

重活一世,她明白如果不接觸婚約陳子墨就無法盜取軍要秘圖,正因如此周媚兒才怕這門婚事作罷!

在門口停頓一會兒,周清韻突然轉頭對身後的葉嬤嬤耳語兩句。

葉嬤嬤本是周家老婦人為周清韻特意挑選的乳母,也是見慣了后宅手段的,聽完吩咐立刻轉身離去。

人走後,周清韻隨後邁進房門,神色也多了幾分病態虛弱,「娘,你不打算讓女兒退婚?」

「是啊!」周夫人點頭,順手抓住女兒的手坐在自己身邊,囑咐道:「男婚女嫁絕非小事,況且子墨是北涼國太子,你們……」

「好!我懂娘的意思了!」不等周夫人說完,周清韻就假意點頭。

周夫人看着大女兒乖巧聽話的模樣,心中有了絲欣慰,把兩個女兒的手疊在一起。

「清韻,娘聽說你中毒的事兒,孩子你受苦了。」

周夫人說話間把兩個女兒的手疊在一起,又道:「媚兒這孩子娘了解,清韻,你該相信你妹妹的,切不可因為一時猜忌而破壞了姐妹情誼。」

周清韻聽到母親語氣里對周媚兒的多加維護,心中很是酸澀,表面上不動聲色。

「娘放心,清韻相信媚兒,爹他之所以讓媚兒閉門不出,想來也是為了保護媚兒呢!」

「多謝姐姐能相信媚兒,媚兒知道清韻姐姐是最豁達的了!」

周媚兒依偎著周夫人,目光中閃動着的挑釁之色,嘴裏的話卻句句謙卑,讓人摸不清頭腦。

周清韻心中另有打算,便親昵道:「如今媚兒也長大了,娘,不如咱們辦場詩園會替媚兒物色物色如意郎君吧!」

周夫人也有心思,當即答應了,「清韻說得對,媚兒也到了出嫁的年齡了!」

周媚兒這可慌了神,她若是被嫁出去,可就再也不能和子墨太子在一起了。

「娘親,媚兒還小,捨不得離開您!」周媚兒佯裝傷心,握住了周夫人的手搖晃着。

周清韻順勢把她的手截住,神情認真的說:「媚兒放心,就算是嫁人了,也可以長回家探望母親的!」

周媚兒心裏把周清韻罵了個便,她突然覺得周清韻是在跟她作對。

難道她已經知道了?

周媚兒看到周清韻眼底並無算計,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娘,我看擇日不如撞日,父親說了不許媚兒出去,那咱們就在府里辦詩會。」

周清韻越說越仔細,全然是替妹妹着想的好姐姐模樣。

「一會兒我就讓下人們把後花園騰出來,明日就向京城裏的貴族子弟發請帖!娘,你說怎麼樣?」

周夫人詫異平日裏不言不語的大女兒能把事情安排的如此到位,聽到女兒還詢問自己的意見,當即就同意了。

「好,既然清韻對媚兒的幸福這麼上心,這件事兒就交給你全權處理了!」

「女兒謹遵娘的吩咐!」周清韻福了福身,又說:「娘,那女兒就先退下了,女兒這幾天總夢到外祖母,想着回去看看外祖母送我那串做嫁妝的燒藍赤金佛珠,以表思念之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