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跡和懲罰者此時走在日本大阪一條雜亂的水產商場,但是很奇怪的是這裡居然一個顧客都沒有。

這兩個奇裝異服的高大傢伙引起了水產市場幾乎所有人的注意。

「弗蘭克,我們現在好像走在星光大道上的好萊塢巨星,所有人都在看我們。」齊跡小聲在弗蘭克的耳畔說道。

弗蘭克掃視了一圈四周:「你確定,大木拓就會在這裡出現?」

「那當然,我的情報一向是精準的。」齊跡說著踩在了一條從水池裡蹦出來的魚身上,整個人一個踉蹌滑倒在地,後腦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哦,該死。」齊跡杵著滿是污水的地面站了起來,「真沒想到我居然會被一條魚給偷襲了。」

當齊跡站起來時,整個水產市場的人都用手槍指向了他和懲罰者。

「看來我的情報這一次並不是那麼精準,不過難道每天我們都要被一群人用槍指著頭?得了吧,大家都是出來工作的,互相體諒一下。」齊跡說完抽出身後的雙刀迅猛掃過,一堆握著槍的手飛上了天空,

「砰砰砰!!!」

激烈的槍聲響起,一個又一個裝著水產的水缸炸裂,懲罰者飛身躍入到了一家水產商店裡躲避子彈,而齊跡則是被無數的子彈穿透了身體。

看到齊跡直挺挺的倒下后,所有人都停火,接著將注意力轉移向了懲罰者躲避的那間商鋪。

「媽的……居然敢到我們的地盤找我們的人。」一個缺個大門牙的禿頭男人罵罵咧咧的說著,

「知道嗎,每次中彈我都在思考一件事情……開槍的傢伙們買意外傷亡保險了嗎,死侍可是從不記仇啊……還有,我可是著名的加拿大無痛針灸大師!不過這兩根針真的有點大,你們得忍一下!」

齊跡說著飛身而起,瞬間便將那個缺個門牙的禿頭男人斬首,接著他沖另外兩個開槍的人拋出了雙刀,同一時間他從腰間拔出的雙槍,「這,就是街舞!」

此時握著步槍的懲罰者默契的從商鋪中飛奔而出而出,他將後背倚靠在齊跡的後背,,兩人同時朝著朝著兩個方向瘋狂開火,不出十秒鐘,海鮮市場的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是槍聲的餘音仍然徘徊未散。

「呼。」齊跡吹了吹槍口,接著大跨步去將插入兩個人胸口的刀給拔了出來:「事實證明,我們兩個相當有默契,以後我們就叫新·X特工隊的死懲組合吧。」

懲罰者:……

「不過我們是不是殺的太乾淨了一點,這樣怎麼找大木拓?而且這幫人看樣子早就知道我們要來?」齊跡壞笑著看向懲罰者,「不如瞬移到他的面前?」

「不,這一次我要自己找到他。」懲罰者說完走到了一個半死不死的傢伙面前,單手拎住他的領子將他舉過頭頂,「大木拓在哪裡?」

那人痛苦到表情都扭曲了,他中彈的部位是左半邊的胸口,看樣子一邊的肺是廢了。

「你們這群……外國狗……呸!」

那人說著將一口血痰吐在了懲罰者的臉上,懲罰者無奈的閉住了眼睛,

擦去臉上的血痰后,懲罰者將手指戳進了那人中彈的部位,一點點的用手指在那人的胸口摳出一個更大的洞……

「停停停,不能讓你們看這個,這是屬於血腥暴力的內容,」齊跡比了個暫停的手勢,接著背過身去朝著遠處走,走遠了他仍然能清楚的聽到那個被懲罰者『懲罰』之人的慘叫聲。

「說真的,那傢伙挺變態的。」齊跡說道。 下午一點,在輿論徹底失控前,騰競在微博緊急發布了公告。

公告的內容大意:假賽組織通過領隊或者俱樂部管理人員滲透,並脅迫某些選手打假賽!

聯盟緊急調查后並未發現有LPL選手主動參與假賽,假賽行為還是主要以LDL選手為主!

針對近期出現的針對RNGS8的假賽的舉報,根據現有階段警方提供的證據,RNG俱樂部的前任總經理錢親只是他自己的個人行為,聯盟已經重啟對S8時期所有在役選手的調查。

如果說上面的內容只是針對輿論的中心,那最後一句話就完全表達了騰競和ace聯盟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

(所有選手都有責任和義務將所有了解到違反競技底線,破壞聯盟規則的事情上報,並積極配合工作人員的調查!

無論是否在役,騰競都將視情節輕重,給嚴厲的處罰!包括但不限於罰款,禁賽,納入行業黑名單……

英雄聯盟發展聯賽(LDL)從即日起,無限期停賽整頓!)

騰競堅決的態度,讓輿論暫時保持在一個可控範圍內,但是如果真的查出Uzi這種級別的選手涉及假賽,那對整個英雄聯盟的比賽生態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這條微博的評論區不斷刷新!

而一條微博以極快的速度登上了評論區第一的位置!

【我一直認為S8RNG是輕敵了,現在我的想法有些動搖了……】看頭像不難看出,這是一個RNG粉絲,但也因如此,更代表了所有關心這件事情的召喚師的真實想法。

「手機你們也拿走了,為什麼還要呆這裡?麻煩你們出去!」Tabe教練已經有些壓不住火了,這樣還怎麼備賽?

「不好意思,我們不會打擾你們!」工作人員雖然客氣,但卻拒絕了Tabe離開的要求。

局面就這樣僵在了這裡,Tabe拿他們毫無辦法,只要他們不走,RNG根本沒辦法訓練,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會透漏戰術。

另一邊,一輛價值昂貴的庫里南正在馬路上疾馳!

在路上,白總就已經通過其他渠道了解到錢親被帶走的事實和他涉嫌犯罪的情況。

電話掛斷後,平時的修身養性頓時飛到九霄雲外去了。

「畜生!S13!@#¥……」

一個俱樂部的總經理竟然涉嫌假賽和DB,他用屁股想都知道會對RNG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啪!

昂貴的紅酒被白猩接連摔在自己昂貴的地毯上。

一通發泄后,他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他雖然愛賺錢,但是不代表他對這個俱樂部沒感情!他更不可能通過辛苦建立的俱樂部去賺這種錢!

畢竟當時自己入場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抱著賺錢的心思。

不管結果如何,他要做的就是竭盡全力挽回這件事對RNG產生的負面影響!

在趕到俱樂部后,短暫的跟Tabe溝通過後,白總終究靠著多年的人脈關係讓聯盟同意撤銷這兩個工作人員,RNG也終於可以開始著手準備明天的比賽了!

而本來約好的訓練賽,也因時間關係被迫取消。

教練組將隊員們帶到了會議室,開始針對昨天出現的問題進行復盤。

會議室的門直到晚上8點才再次打開!

足足開了近6個小時的會議,讓RNG隊員們都疲憊不已,草草的扒了幾口飯後,隊員們再次回到訓練室開始訓練。

第二天起床后,眾人的精神狀態都不是很好,只是因為昨天晚上有些極端的粉絲來到基地謾罵並且朝著基地的窗戶扔東西。

雖然後來警察叔叔將鬧事的人帶走了,但是這個插曲所帶來的影響在每個選手心頭揮之不去。

由於季後賽的比賽時BO5賽制,按照慣例選手需要提前出發,所以在簡單的吃完阿姨做的麵條后,RNG就準備乘坐大巴車趕往上海虹橋。

當寧越率先準備走出大門后,心思細膩的他很快就發現了異常。

往日圍在門口,來給選手們加油的粉絲們不見了……

走在寧越身後的小虎看著外面那空空蕩蕩的場景,那種失去信任的感覺讓他的心裡如同刀割一般……

小虎和小明瞬間自閉的狀態,詭異的氣氛讓壓力在所有人的心頭蔓延開來……

寧越雖有心安慰,但是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對於他倆來說,榮譽是讓他們留在這個賽場的唯一目標,而現在這個目標被強行摻雜了其他的東西…..

在簽到過後,寧越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重新準備好的房間。

不大的房間內,擺了7台電腦,距離比賽還有不到4個小時的時間,以RNG這個狀態,寧越心中確實沒有底!

平日雙排時,騷話頻出的小虎卻異常沉默。

寧越心知肚明,如果繼續這種狀態迎戰IG,那一定會死的很慘!一個失去了溝通的RNG,就像失去了利齒的猛獸,終究會被IG撕碎的!

在這把排位結束后,他將二人叫出了休息室。

「其實,我們沒別的選擇不是么!」寧越沒有說教,畢竟在S8的時候自己還是個旁觀者,沒有感同身受過他們曾經面臨的東西。

「接下來的每一個Bo5,每一盤,甚至每一個關鍵資源都是我們必須爭取的!因為,RNG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外界現在的輿論,你倆其實不是沒見過!只是這次沒有人會再幫我們說話!所以真的不能再讓粉絲們失望了,全力爭勝才是對假賽最好的回應,不是么?」寧越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落在二人的心中。

全力爭勝!

拼近全力!只有贏!

只要走的越遠,質疑聲,嘲諷聲才能遠去,才能將那份做為職業選手的尊嚴找回來!

雖然心中那股氣還在,但只要心態擺正,完全可以轉變為動力的!

回到訓練室后,小明如同往常一樣開始指揮著Gala,Gala雖然有些奇怪越哥說了什麼,但還是鬆了一口氣,剛才那壓抑的氣氛實在太難受了。

訓練室雖然沒有恢復到曾經那種熱火朝天的狀態,但是溝通上已經跟平日里沒有什麼區別了。

另一邊跟小虎雙排的寧越明顯發現,今天的小虎在進攻端上的慾望是他從未見過的……

往日那怎麼說都改不了的混子打法,好像不見了……

而一旁的老燒也在不斷的穿梭在隊員們身邊,不斷的提醒著需要注意的時間點,Tabe也沒閑著,他不斷的將ning可能gank的時機一一給小龍堡列出,在RNG的計劃中,New一旦犯病,小龍堡能否壓制住Ning就成了能否贏下這場BO5的關鍵! 「哦,是嗎?」程慕凡看著村長得意的笑容不屑的問道。

村長則是冷笑一聲。

這時,一輛豪華的大奔就停在了幾人的面前,村長看著從車上下來的人頓時瞪大眼睛:「各位領導老闆,你們怎麼來了,怎麼都不提前告訴我一聲,好讓我有所準備啊。」

原來,是夏均找上了當地的管理負責人來到了此地,村長一見,自然有些激動。

村長連忙迎了上去:「不知道各位領導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就是來解決一下關於程家房屋這事兒。」

村長聞言疑惑了,他微微皺了皺眉看向程慕凡,程慕凡的父親和大伯也摸不著頭腦,他們擔心程慕凡不會真惹出什麼亂子來了。

正當村長得意之時,那幾人面帶微笑,緩緩的走向程慕凡:「程先生,實在是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至於您家的屋子,我們立刻就會安排人給建起來。

還請程先生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只要程先生同意,我們回去就立刻安排人開工,儘快在半個月內就把房子給您建好。」

除了程慕凡,在場的人都是一臉的驚訝。

「我肯定同意,不過有一點,你們建房子,我可不出錢,反正是你們先把我家的房子給拆了的,這一切,得由你們全部搞定。」

夏均以及其他幾位連連點頭:「那是那是,程先生就請放心吧,而且在房子建好之前,程先生以及程先生的家人都可以搬到我們公司里去住,那裡有專門招待客人的地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