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敏雪耳尖,剛才一幫僕人的言語中可說了暮雲楚瘋了。

她頓時臉上露出一縷深深的笑意。 既然自己都已經打點好這樣的一些關係了,那更不用擔心了。

在這所有人當中李泉肯定不會去找關係的,而這個時候李瑞就十分的佔優勢了。

「現在這個時候咱們肯定是可以拿到前幾名的了,畢竟他們其他的人也都不會想着去找人來獲得獎項。」

李瑞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因為對於李瑞來說,平常的時候都是通過這樣的一些方式來解決問題的。

可是李泉他們卻傻乎乎的自己一個人實打實的去做一些事想到這裏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看出來雙方之間的差距在哪裏了。

等到頒獎的時候,李瑞和自己的助理提前到了現場,和在場很多的人都打成了一片。

因為有很多其他的人都覺得李泉他們是比較厲害的,所以想看一看李泉到底有多麼厲害的一個能力和水平。

於是來到了現場,可是這個時候的李銳卻想着趕緊先打好基礎。

對於李瑞來說,現在這個時候和他們打好基礎也在為自己今後的成功鋪路。

畢竟李銳平常的時候要做事情的話,都是要和這些人有着生命生命的往來的,就算他們不給自己介紹生意之類的。

也可以通過一些方式來讓他們給自己一些支持送禮物,總得有渠道吧,李瑞就是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來找渠道的。

「你們覺得現在這個時候誰會贏啊,三個不同的建築到時候就會出現在大家的視線當中了。」

「要我說可能性最大的應該還是李泉了吧,李泉向來都比他們兩個公司要厲害很多的,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聽到這個時候他們在這裏說這個時候,李瑞整個人的心情都不好,為什麼不說是自己的公司呢?李瑞自己的公司也是很厲害的好嗎?

不過這個時候的李瑞也並沒有把這些東西放在心上,反正平常的時候也都沒有必要和他們打交道。

現在這個時候也都是互相的一個狀態,如果他們並不覺得自己非常的優秀的話,那也是正常的,反正以後可以多打交道就可以了。

「當然不是了,現在這個時候最好的當然應該是李銳這個了,創新點比較多,而且做出來的模型和現實差別不是很大,是非常不錯的。」

就在眾說紛紜當中有一些人直接站出來站到了李瑞這裏,當然是以老劉帶頭的。

因為劉總平常的時候也都不會去替別人說話。

現在這個時候唯獨看到了李銳的作品出現在這裏的時候,他當然應該要好好的去詢問一下,並且給他拉拉票了。

很快就已經開始投票了,如果連這樣的一個票都給他拉不到的話,那禮物豈不是白送了。

「對,我覺得劉總說的這個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是李泉那個創新點也很大呀,不過他們兩個人的創新點好像是差不多的。」

「將兩個的創新點是差不多的,那你可以好好的斟酌一下,看看到底哪一個更符合你的一些需求了,如果你覺得李銳的這個比較好,當然可以去投李銳了。」

只見這個時候的劉總在一旁故意提示著,因為面對着這樣的一些事情,他總是知道怎樣輕而易舉的被大家所喜歡。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只是稍微這麼一說,就已經被一些人轉移了目標。

畢竟這些人心裏面其實也沒有一個比較好的結果,不知道到底應該選誰可能也有的人考慮了一下利弊吧。

也只有那些真正是做藝術的人才會去想到這個比賽的真正含義,其餘的人全部都談的是其他的方面。

「沒有人說胡廣昌的這個比較好吧,我當時覺得他的可行性比較大,像李泉他們這個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就能夠與之相比的,可是胡廣昌的就不一樣了。」

其中有一個其他的老總在這裏說着,因為看到了這幾個人的比賽作品之後,其實也都能夠知道到底誰才是那個最厲害的人了。

無非就是李泉了,可是現在大家的心口不一,在投票的時候還指不定會選誰呢。

但是他卻覺得胡廣昌這個設計是穩定的,在所有的項目當中,胡廣昌已經將所有的安全指數都做到最好了。

雖然並不是一個創新的比賽項目,但是總體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看到了,這裏所有的人的投票都是不一樣的時候,其實李銳心裏面也沒底,覺得自己好像也不能夠完全勝任第1名的位置了。

雖然只是讓老劉一個人投了他,但是其他的人可能也都會受到鼓舞。

可是又不能確定說是誰就一定會受到鼓舞。

所以這一切算是未知道,在大家看來完了的時候,其實李瑞心裏面也是慌的一批。

這個時候胡廣昌和李泉也陸續到了現場,發現此時的李銳也在現場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相視一笑。

其實早就知道李瑞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只不過是不希望在這樣的一個場合陸續揭穿他罷了。

「咱們兩個人這一看就是姍姍來遲了呀,好的東西全部都已經被別人搶走了,咱們兩個人要是得不了獎也是正常的。」

面對着這樣的一些事情,他們都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這個時候的胡廣暢也悄悄的說着。

如果要是太大聲的話,顯得自己好像非常的沒有水準一樣。

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到李泉其實也知道,到底這個時候李瑞提前來了都幹了一些什麼,他們都是了解對方的。

「誰知道能不能得獎呢,不過得獎與否和他倒是沒有太大的關係,就算他把所有的人全部都問候了一遍也都沒有一個作品來的說服力強。」

面對着這樣的一些事情,他們肯定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

李泉也都知道在場的所有人又不是瞎子,是不是真的厲害第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了。

而且對於李泉來說得不得第一,其實都不是很重要。

像李銳這樣的一個人偷別人的東西,最後能走得長久才怪,這也是李泉對於他的一個想法。

。 奧爾頓酒店,總統套房。

身穿白色浴袍的朴成鈞,坐在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香檳。

他眯著眼睛,不悅的詢問身邊的助手:「宋娉婷怎麼還沒來?」

助手河正勛連忙陪著笑說:「總裁大人您放心,你提出的條件,宋娉婷肯定無法拒絕,她一定會來乖乖獻身的。除非她不在乎她公司,跟她老公的性命!」

朴成鈞臉上滿是期待:「她是我見過最美的東方女子,我們國內那些清一色的整容臉美女,沒有一個比得上她。」

河正勛拿出一個藥瓶,畢恭畢敬的放在茶几上,獻媚的說:「總裁大人,這瓶子里的幾顆,都是龍虎丸,一顆就能夠讓你猛如龍虎,希望您今晚跟宋小姐能夠玩得開心盡興。」

朴成鈞老臉露出曖昧的笑容,拍拍河正勛的肩膀,讚賞道:「你小子不錯,很會來事。出去外面候著,宋娉婷來了立即通知我。」

「是,總裁大人!」

河正勛退下,朝著門口走去。

他剛剛走到門口,忽然房門轟隆一聲巨響,整塊門板被人踹飛,呼嘯的朝著他砸來。

砰!

河正勛被門板砸得七葷八素,倒在地上,門板也壓在他身上。

然後,他就驚恐的看到,一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的男子,帶著一幫手下進來。

河正勛又驚又怒,一邊掙扎著想要推開壓在他身上的門板,一邊憤怒的喝道:「你們是誰,知不知道這是誰的房間,保鏢,外面的保鏢都死哪裡去了?」

踹門進來的,正陳寧跟董天寶一行。

董天寶咧嘴笑道:「別他媽的叫了,你們那些三腳貓保鏢,現在全部都躺下了。」

什麼?

河正勛臉色劇變,他加快速度,想要推開壓在他身上的門板。

但陳寧一腳滿臉冷漠的一腳踩在門板上,瞬間,似乎有萬鈞之力落在門板上。

門板快把河正勛的身體都壓扁了,胸膛骨頭髮出噼里啪啦的輕微響聲,讓河正勛的胸膛快要爆炸。

陳寧踩著門板,看都不看門板下,被壓得滿臉痛苦,張開嘴巴卻說不出話來的河正勛。

他只盯著沙發上,滿臉驚駭欲絕的朴成鈞,冷冷的問:「你就是威嚇我老婆的老色狼?」

朴成鈞驚恐的望著陳寧,尤其是陳寧腳下的河正勛,漸漸的沒有了動靜,他恐懼的道:「你就是陳寧?」

陳寧:「不錯,你不該惹我!」

朴成鈞顫聲道:「我是雙子星集團總裁,是雙子星財團的重要成員,我還有你們華夏的外交豁免權。你們敢動我,我們大使館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你們就等著殘酷的懲罰吧!」

陳寧的腳從門板上移開,不緊不慢的朝著朴成鈞走過去:「你現在還敢威脅我?」

朴成鈞看看,胸膛骨頭全部被壓斷,已經昏死過去的助手,他再看成陳寧的眼神,已經如同看見惡魔,他失聲的尖叫道:「你想幹什麼?」

陳寧拍拍朴成鈞的臉,輕笑道:「放心,我不會殺你,我也不會打你。」

陳寧說著,目光落在茶几上那個小藥瓶上,注意到藥瓶上龍虎丸幾個字,還有那行細小的藥效說明,他眼睛閃過一抹冷芒。

「強尼!」

陳寧轉身,對著董天寶身邊手下當中,一個身高有兩米二,體重超過250斤的魁梧黑人招了招手。

這黑人就是董天寶地下黑市拳賽的新拳王,強尼!

強尼在黑市拳賽擂台上,所向披靡,如同猛獸。

這傢伙除了打拳厲害之外,還有個黑人很常見的毛病,那就是他取向不正常,他不喜歡美女,他喜歡男人。

而且以侵犯男人為樂!

強尼聽到陳寧叫他名字,他連忙過來,恭敬的道:「少爺,請問你有什麼吩咐?」

陳寧把茶几上那瓶龍虎丸扔給強尼,然後指了指沙發上僅穿著浴袍的朴成鈞,淡淡的吩咐道:

「他今晚是你的了,這老東西平日沒少侵犯無辜女子,今晚你讓他知道被侵犯的滋味。」

千千 沈安安也言道,「對啊,隨意一點兒,難得這麼熱鬧,南辛這裏恐怕從開店以來,都沒有來過這麼多人吧!」

陸南辛接茬,「可不是?南巡那小子開這個店哪裏是做生意?純屬是躲清靜呢,幸好宮長官把他收走了,不然啊,褲子都得賠進去!」

幾句玩笑,氣氛輕鬆下來。

陸南辛很有主人樣子,將菜品一一端上來擺好,旁邊沈安安也來幫忙。

雖然打包的外賣盒子有點兒簡陋,可貴在菜色鮮美。

這一桌子菜品豐富的幾乎將整條步行街的特色美食都囊括其中。

擺好了飯菜,陸南辛又神神秘秘的從裏面房間里抱出幾瓶紅酒。

「幸好那兩個不開眼的是沖着盒子而不是沖着我的酒來的,你們有口福了!」陸南辛獻寶似的把酒瓶一一擺在桌上。

鍾誠忍不住調侃,「南姐,您這話說的,全國頂尖黑客都想擁有的盒子,還不如你這幾瓶酒了?你是有多愛酒?」

「南姐?」沈安安記得鍾誠應該比南辛大才對。

陸南辛挑挑眉言道,「怎麼樣?剛收的小弟,打賭輸了就得願賭服輸嘛,不過嘛,既然叫我一聲姐,也不能白叫,當然得給你們拿好酒喝了嘍,盒子神馬的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好酒是喝到肚子裏的嘛!」

沈安安更不明白了,「賭什麼?」

「遊戲啊,剛剛鍾誠不服氣,跟我單挑,結果直接被我秒了!輸給我一套天山雪衣,想起來就哈哈哈哈……」陸南辛得意言道。

鍾誠泄氣,「誰知道你操作那麼六啊,還說自己不會玩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