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星舟平穩的在藍色光亮中行駛,古易心裏嘀咕:「峰主和這位離星宗第一人的差距,有點大,要努力了。」

揶揄著,他突然看到蘇致盯着自己,連忙掩飾的扭頭,感嘆道:「武平大陸的船隊,是徹底毀了。」

「這小子又在說什麼怪話。」聯想之前拎着古易回渡星舟時的情景,和眼前一模一樣,蘇致無奈,暗道:「周秉宗怎麼收了這麼一個徒弟。」

不時瞥著蘇致,直到他不再理會這邊,古易才恢復如常。

腳下的大海,微微漾漾的波瀾中,無數屍體和木板飄蕩,萬裏海波再無一艘船隻浮於水面之上。

「震怒的鯨族,有些可怕。」

這次抵抗武平大陸的先鋒船隊,與其說是離星宗的勝利,不如說是鯨族的勝利。

它們不但從無數年的枷鎖中掙脫出來,更是毀滅了武平大陸的船隊,小小的發泄了一下心頭怒火。

「那是,鯨兄?!」

大海中躍出一頭鯨魚,像是魚躍龍門似的,不斷向天空遊動,看在古易眼中,格外的親切;

「鯨兄是要在鯨族的傳承中分一杯羹嗎?可惜我不能過去看看。」

「嗯~~」

鯨魚也看到了古易,鯨鳴聲響起。

古易激動揮手:「鯨兄,努力啊!」

「不用管我,快去吧!」

「嗯~~~」

鯨鳴之後,鯨魚如古易所願,奮力遊動,逐漸消失在湛藍的光亮中。

「它就是和你訂下約定的鯨魚?」

從蘇致口中得知古易與鯨族定下約定時,封珏就有一種長前後浪推前浪的感覺,不僅是覺得古易大膽,更是覺得那些鯨魚大膽。

一群小字輩,在不通知長輩的情況下,就敢做出這麼大的決定,稱之膽大妄為也不為過。

不過,離星宗星辰一派,也確實需要像古易這樣的弟子,只有這樣的弟子,才能壓制住供奉一派。

這也是為什麼聽到此事,封珏和孔淵明思索片刻,便替宗門答應了下來。

「是鯨兄。」古易興奮的點頭,好似即將得到好處的是他一樣。

「鯨兄?看來你和它相處的不錯。」

封珏欣慰的點頭,那頭鯨魚能夠沾上鯨族傳承的好處,今後勢必在族內的地位不低,古易與之交好,一定程度上也能影響鯨族。

不僅對離星宗,甚至對延平大陸來說,都是一件幸事。

「那是,我和鯨兄算是共患難,過命的交情。」古易挺胸,格外的神氣,像是小孩子在炫耀今天得到了什麼誇獎,就差說出來:我和鯨群游過水,你們有嗎?

失笑,封珏心情好上不少,他眼睛眺望遠方,穿過無數雲層的阻隔,看到狄策和郁攸。

「有趣!」

狄策身上的戰甲恢復成矢金青銅輦,矢金戰戟也變成了鞭子,不過他手中的鞭子,並不是抽打前方拉車的戰馬,而是抽打在半死不活、雙手拽著韁繩駕車的郁攸身上。

「快點,再快點,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

先鋒船隊覆滅,鯨落珠被毀;鯨族反叛、重獲自由;種種事情讓狄策暴跳如雷,鞭子不住的抽打郁攸。

倏然,他回頭,臉色獰厲:「還敢追過來?!」

封珏找到了他,他也察覺到了封珏。

「混賬東西,給我再快點!」

狄策只能將怒火發泄在郁攸的身上。

咬牙,鞭子每抽打在背上一下,郁攸都會閉上一次眼;

企圖以眼不見,心不煩來自我催眠。

說起來,鞭子抽打在身上並不痛,痛的是他的心。

可是想想,他從一個俗世中的奴僕,變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煉物境強者,皆因當初狄策選了他。

所以他雖然糾結;雖然掙扎;雖然心痛;

卻還在忍耐。

可,忍耐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呢?

無數次被狄策羞辱后,他都在捫心自問,每一次又都想着:「現在還不是時候。」

空中的藍色光亮一震,仿若時光倒流一般,這些藍色的光亮急速收縮。

「要完成了嗎?」郁攸驅使韁繩的雙手停滯,心力憔悴。

「嗖!」

鞭子破空的呼嘯清晰可聞,甚至僅憑聲音,他就能在腦海中模擬出鞭子運行的軌跡,抽打在身上的力道,還有他感覺到的痛楚。

「啪!」

他伸手抓住了鞭子。 從頭到腳,都被切成一塊塊的!

甚至連武器都被切割成一節節的!

兩人到死都沒能叫上一聲!

他們甚至沒有想到,自己竟會以這樣的形式離開這個世界!

到死也沒明白,為什麼氣勢並不強大的葉楓,那一瞬間的爆發力為何如此之強!

而葉楓呢?

則是靜靜地站在邊上,看著手中的豪霹刀。

雖說這副鎧甲比不上自己的帝皇鎧甲。

但由於葉楓的肉體強度足夠高。

哪怕是這樣,馬帥鎧甲也是相當強勁的!

只一擊,就擊破了兩尊鎧甲!

這就是強大的馬帥鎧甲!

場上出現了短暫的安靜。

但緊接著,劇烈的歡呼聲想起!

雖說葉楓的戰鬥力驚人,甚至能秒殺兩尊鎧甲!

但那刺目的鮮血,驚人的戰鬥力。

足以吸引這些觀眾的眼球!激起他們的腎上腺素!

「還有誰?」

葉楓一人傲立在場上,那股油然而生的霸氣更是讓人神往。

大家都高喊著葉楓的名字!

「馬帥鎧甲!馬帥鎧甲!馬帥鎧甲!」

「馬帥鎧甲!馬帥鎧甲!馬帥鎧甲!」

「馬帥鎧甲!馬帥鎧甲!馬帥鎧甲!」

……

現場的歡呼聲震耳欲聾。

但暗界的人顯然已經坐不住了。

他們死死的盯著葉楓,想看穿裡面操控的人。

竟然壞了他們的計劃!

下一刻,一尊漆黑的鎧甲從天而降,降落在葉楓面前。

這尊鎧甲同樣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但這股氣息,卻是陰暗邪惡的!

讓人難受作嘔。

葉楓定睛一看!

喲呵,還是個認識的鎧甲。

赫然正是黑暗炎龍俠!

「閣下是哪裡來的?為何要出來破壞我們的比武?」黑暗炎龍俠冷聲道。

「誰知道呢,我只是個路過的鎧甲勇士罷了。」

「只不過看不慣某些人的做法,就出來制止咯。」

「你!」

面對葉楓的雲淡風輕,黑暗炎龍俠顯得有點氣急敗壞。

黑暗風鷹俠因不知名的原因突然暴斃,本就已經折損了一大戰力。

現在葉楓又出來搗亂,更是直接破壞了他們的計劃!

上頭已經下令,要把葉楓殺死!

而台上的解說經過短暫的延遲,又重新開始解說起來。

「大家看啊!竟然是黑暗炎龍俠!」

「黑暗炎龍俠在我們競技場可是有過不敗傳說的名號!」

「當年,他在我們的雪白競技場,可是有過33勝的不敗戰績!」

「實力相當恐怖!」

「傳聞,他到現在都還沒使出過全力戰鬥!」

「今天出現,怕是要與獵鎧馬帥爭個高下了!」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