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理論,也不應該大打出手。

一旦宮澤楷驗出了什麼傷,反過來咬一口,宮澤宸也會被動。

「你是不是生氣了?這件事我的確是沒有想清楚……」

宮澤宸深深一嘆,眼底儘是心疼。

「小乖,對不起。」

。 「我和她沒關係。」

雲逸打斷了她的話,一貫的寵溺被不悅替換:「這話,不能讓爸媽聽到。」

雲向兩家關係很差,要是被父母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鬧呢!

「真沒關係?」

雲舒一本正經:「哥,其實我覺得向歌挺好的——」

「好什麼好?弱不經風,動不動就住院,藥罐子一個!」

雲逸下意識反駁。

他只想反駁,所以沒察覺到身後有一道纖細的身影停下了,聽到這話,臉色驟變。

「哥,你還是閉嘴——」

雲舒後悔了,就不該開始這個話題。

「你怕什麼,向歌身體就是不好,要不是怕她——」

「怕我什麼?」

一道清理的聲音落下,隱匿在暗處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過來。

雲舒這是第一次見到向歌,和她想像中的不一樣。

原本以為她會很憔悴,畢竟她身體差是出了名的。

但此時的她和正常人一般,行動自如,而且看上去也不算是特別虛弱。

向歌長相偏向於清純那一掛,五官精緻,杏眸瀲灧,腰肢盈盈不堪一握,一折即斷。

雲逸的臉僵了一下,轉身看向了來人,蹙眉:「誰讓你出來的?」

她剛出院,又到這種場合來,是想幹什麼?

雲舒肩部一涼,緊接着原本披在她肩膀上的的外套落在了向歌的肩膀上,雲逸冷著臉將她按在了沙發上:「還想住院?」

「……」

雲舒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心酸。

向歌臉色也不好看:「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我想去哪就去哪,關你——」

「屁事」兩個字還沒說出來,就被雲逸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給我閉嘴!」

向歌抿唇,不悅的目光落在了雲舒的身上:「你說的有事,就是帶別的女人來這種場合?」

這濃濃的醋味,隔着十米八米都能聞見。

更何況是站在眼前的雲舒,更是差點直接被醋罈子淹沒了。

「哥,這位是?」

「哥?」

向歌哽了一下,懷疑的目光落在了雲舒身上,一抹詫異快速閃過。

這是之前那個囂張跋扈的雲舒?

雲舒先前可是畫着煙熏妝,穿着不倫不類,何時蛻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這……怎麼可能?

這目光很容易讓雲舒想到自己之前的模樣,有些尷尬。

「向小姐,幸會。」

向歌臉色緩和了不少,伸手握住了雲舒的手:「你好,向歌。」

果然是身體不好。

哪怕表面看不出來,但脈搏輕且弱,四肢冰涼。

雲逸拉住了向歌的手,轉頭看了雲舒一眼:「你乖一點,我送她回家。」

「剛來就走?」

好歹玩玩再說啊!

雲逸瞪了她一眼,隱含幾分柔情:「她身體不好,不能吹風。」

雲舒目送兩人離開的背影,都抱在一起了,還說沒什麼關係?

嘖嘖嘖!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雲舒搖搖頭,下一秒就被一隻大手勾住了腰,遍佈松香氣息的懷抱籠罩下來:「在看什麼?」

傅南璟站在暗處,看不清他的臉,但這一股味道已經暴露了他的存在。

雲舒眉眼一彎:「二哥,你來了。」

傅南璟滿意的哼了一聲,勾唇:「看到你未來嫂子了?」

「向小姐很漂亮。」

不得不說,向歌確實是個美人胚子。

但從容貌這一點來說,在整個晉城都算是上乘。

「你哥是個顏控,沒點顏值能鎮得住你哥?」

這倒也是。

雲舒推了推他的手,擔心被別人看到兩人的親密:「二哥,你先放開我——」

「宴會結束,跟我走。」

傅南璟從來不會吃虧,在這方面也是一樣的。

這幾天小姑娘忙着上學,兩人見面的機會很少。

若不是知道雲舒會來參加這次宴會,他都不願意露面。

雲舒點頭,好幾天沒見,她也很想他。

「好。」

傅南璟嘴角一勾,端過一杯紅酒,便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雙腿隨意交疊,莫名生出了一股慵懶。

墨色襯衫被解開了兩顆扣子,性感的鎖骨若隱若現。

骨節分明的長指搖晃着酒杯,猩紅色的液體在燈光下搖曳生輝。

雲舒看到鎖骨那一刻,下意識響起上次被下藥,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下意識咽了咽口水。

身材真好。

傅南璟看穿了她的想法,放下酒杯,長指伸向了領口的扣子,施施然扣上了。

雲舒:「?」

「要保持距離,不能讓人誤會。」

雲舒哽了一下:「……」

就在這時,大廳里進來了一對璧人,剛一進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傅宸一襲白色西裝,溫潤如玉,謙謙君子的模樣惹人喜歡。

而他身邊站着的赫然是雲瑤,溫婉大方,頗有幾分千金小姐的氣派。

「雲瑤居然也來了!」

「我聽說傅家鬆口了,按照這架勢,只怕雲瑤要嫁入傅家了。」

「這可能就是愛情吧——」

「什麼愛情不愛情的,這是眼神不好。」

秦固拎着外套穿過人群走到了傅南璟的身邊,「二哥,看看你的侄子,像不像智障?」

一個上不得枱面的女人,有什麼可炫耀的?

雲瑤的嘴臉不是秘密,偏偏傅宸拿她當寶貝,這可能就是眼神出了問題。

「像極了。」

雲舒一本正經的點頭。

「小嫂子,我聽說你哥抱着一個姑娘走了,是真的嗎?」

八卦總是傳得很快,更何況秦固本就是喜歡聊八卦的人,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發光。

「不知道。」

雲舒搖頭,這種事她不會說。

「姐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裏?」

溫溫柔柔的女聲傳來,帶着幾分罕見的炫耀,似乎在說:堂堂雲家大小姐居然被冷落了。

「我們不是人?」

秦固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雲瑤的臉色微變。

傅宸拉住了她的手,恭敬地看了傅南璟一眼:「二叔。」

雲瑤張了張嘴,到了嘴邊的二叔愣是沒敢蹦出去,前幾次她也想和傅南璟套近乎,然而結果卻是被奚落的顏面無存。

傅南璟淡淡的看了傅宸一眼:「管好你的女人,別惹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