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婆需要給郭盼盼這個新娘子梳發,點眉,說些吉祥如意的話。

等一切結束,正好郭夫人回來了,走至郭盼盼的面前緊握著她的手,眼眶緋紅,「我的女兒長大了,這都要嫁人了,往後就是他人妻他人媳,還會為人母,不管盼盼是什麼身份,都要記住你是娘親的女兒,這郭府也永遠都是你的家,知道嗎?」

「女兒記住了。」郭盼盼點點頭,跟著紅了眼。

「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可不能哭,好不容易上好的妝別再弄花了。」郭夫人摸了摸她的臉,滿臉的不舍。

「娘。」郭盼盼抱住郭夫人。

郭夫人也緊緊的抱住她,輕輕拍著她的背,「君錦是娘親的摯友,她不會同其他婆婆一樣會給兒媳立規矩,也不是那種同兒媳勢同水火的婆婆,你要將她當做娘親一樣孝敬,我敬人一尺他人才會敬你一丈,明白嗎?」

「你要做到問心無愧,當然了,若是你受了委屈只管回家來,娘親和爹爹可不是吃素的,定然會替你討回公道,明白嗎?」

郭盼盼將臉埋在郭夫人的肩頸處,嗡嗡地應了一聲。

「好了,娘親是來給你蓋蓋頭的,這件事本不該娘親來做,不合規矩,但娘親還是想自己來。」郭夫人將郭盼盼從肩頭處扶起來。

「才不要管那些規矩,我也想讓娘親替女兒蓋上蓋頭。」郭盼盼紅著眼說道。

「好。」郭夫人點點頭,「蘭沁。」

郭夫人身邊伺候的蘭沁拿過一旁的紅蓋頭,恭敬地遞給郭夫人,而後郭夫人拿起紅蓋頭久久不捨得蓋上,「娘親真捨不得,讓娘再好好看看盼兒。」

「娘……」郭盼盼哽咽著。

她知道自己娘親已經很克制自己,可就是這份克制讓她更加不捨得,但是另外一頭有她的夫君等著她,一時間她整個人都變得矛盾了起來。

「新郎官來了,新郎官來了。」外面傳來聲音,郭夫人再不願意也不得不給郭盼盼蓋上蓋頭,握著她的手久久不願放開。

直到外面傳來鬧哄哄的聲音,郭夫人牽起郭盼盼一步步往外走,準備攔親的閨友只能乖巧的跟在後面。

而本來在起鬨的慕府少爺們,還有開始害羞的葉元剛到門口,見到的竟然是郭夫人牽著郭盼盼,瞬間安靜了下來。

「岳母……伯母……」葉元撓頭,眾人都憋著笑。 梅林長老恨自己終究還是不夠謹慎,竟然犯下這麼致命的大錯。

楚塵,九玄門,那個人的弟子。

就算給他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得罪。

古武領域,正統大派的地位普遍高於奇門,可是,凡事總有特例,譬如,天下第一奇門,九玄門,就不是尋常的正統大派敢得罪。

其中包括了青陽派。

梅林長老此刻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如坐針氈,看着楚塵。

從知道楚塵身份的那一刻開始,他不可能再敢對楚塵動手。

更何況,十歲時候的楚塵就能吊打他的大弟子,十幾年過去,現在的楚塵,實力也未必不如他。

還有那個人在九玄門的身份,楚塵是他的弟子,極有可能,會是當今九玄門少主。

完了。

梅林長老接連地深呼吸,想讓自己心情平復一些,可是,辦不到。

他有點慌了。

眼前的這個局面,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四周圍眾多拳館代表都在注視着梅林長老,心中暗暗為楚塵打抱不平。

今天楚塵以南拳之師的身份,傳授新版精英十三拳,連續擊敗兩大宗師級別高手,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認可。可現在,卻慘遭這位來自青陽派梅林長老的羞辱。

電話都已經打完了,手機也摔了,竟然還這樣盯着楚塵。

分明就是羞辱了楚塵之後,再給楚塵製造心理壓力。

「這個梅林長老,太可恨了吧。」夏北咬牙切齒。

葉少皇面容含笑,「辱人者,人恆辱之。這只是楚塵羞辱黃玉恆的報應罷了。而且,才剛剛開始呢。」

榮東也很期待,笑容滿面,「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相比梅林長老,楚塵也太嫩了點。」

黃玉欻拿起了手機,飛快地拍著照片。

「這些具有紀念意義的照片,要多拍幾張。」

黃玉欻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拍到楚塵被打趴在地上的畫面。

宋顏揪緊著心,下意識地抓着身旁莫無憂的手,手心在出汗。

梅林長老的出手,給人的感覺實在太強大了。

這樣的力量,誰可以抗衡。

一道道的目光注視過去……

然而。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眾人都愣了。

梅林長老連手機都沒有撿起來,竟然一動不動的,看着楚塵。

雙方都沒有出手。

半晌。

突然地,梅林長老的身後,黃家隊伍里,有一道聲音響徹起來。

「梅長老加油!」

聞言,梅林長老的臉直接都黑了下來。

加油他妹哦。

梅林長老深呼吸,走向楚塵,突然地拱手,「楚塵,我想,我們之間可能有點誤會。」

誤會?

楚塵也怔了。

這個梅林長老,剛才還氣勢洶洶的樣子,竟然突然間態度轉了一百八十度。

楚塵都有點不適應,隨即警惕地盯着梅林長老。

「梅長老,沒什麼誤會,黃玉恆確實是我打殘的。」楚塵想了想,說道,「我們繼續吧。」

梅林長老:「……」

半會。

梅林長老沉聲說道,「剛才確實是我莽撞,玉恆的傷,歸根到底,也是自己惹的禍,楚小兄只是打斷他的腿,已經是很給面子青陽派了。楚小兄如果還不解恨的話,我讓他拖着兩條斷腿,向楚小兄賠禮道歉。」

梅林長老這句話一落,所有人都傻眼了。

怎麼回事?

黃家眾人的腦子也都一下子空白起來。

「梅林長老的態度怎麼變了?」

「是因為剛才那個電話,梅林長老被別人穿越附體了嗎?」

「剛才還氣勢洶洶,高高在上的樣子,可現在,怎麼有種寧願給楚塵當孫子的感覺。」

「他可是堂堂青陽派長老,身份顯赫,怎麼會向區區一個楚塵低頭?」

直播間。

夏少爺的劍:我猜……媽的,我編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

網友21:樓上高解。

確實沒有人能夠猜到,究竟是什麼,讓梅林長老一下子熄火停戰。

還有人猜測,梅林長老說不定是故意使詐,讓楚塵掉以輕心的時候,梅林長老已經朝着楚塵一拱手,然後撿起地面上的手機,轉身便朝着拳館門口方向走去。

連黃家隊伍都不想回去了。

梅林長老一邊走,心頭也忐忑著。

這次實在太不穩健。

現在這個處理方式,雖然有些讓自己丟臉,但是,總比徹底得罪九玄門要好。

九玄門本就不好得罪,而楚塵在九玄門的身份,絕對不輸於他在青陽派的身份。

走為上策。

「梅師傅。」一道聲音追了過來。

黃禹焦急,「梅師傅,你就這麼走了嗎?」

今天黃家七將齊出,就為見證楚塵被打趴在地的畫面,狠狠地出一口惡氣,畢竟這些天,堂堂第一豪門,卻被楚塵的諸多手段,壓製得死死的。

梅林長老的臉一黑,「滾!」

他本就生怕楚塵還想一戰,將他留下,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進退兩難,黃家竟然還追出來。

黃禹的心頭一震,可是,還不放棄,追上去,「梅師傅,楚塵明知道玉恆的身份,卻直接闖入黃家,擒拿玉恆,還有,葉嫣有孕在身,楚塵也毫不留情地對她動手,他明明知道,玉恆和葉嫣都是青陽派弟子……」

「閉嘴,滾!」梅林長老憤怒了,渾身都不由自主地一顫。

這個黃禹,哪壺不開提哪壺。

還屢屢強調,黃玉恆和葉嫣的青陽派弟子身份。

黃禹徹底愕然了。

來之前的時候,梅林長老可不是這樣說話的。

可現在……

「梅師傅……」

「滾!」

梅林長老連半個字都不想聽黃禹說了,「黃玉恆被楚塵打斷腿,其一是因為他咎由自取,其二,他就是個廢物!」梅林長老一邊走,一邊疾聲地開口,「讓他好好養傷,他的雙腿還能站起來的話,就滾回青陽派,如果不能,就永遠別去見我了。」

梅林長老一甩手,頭也不回,大步離去。

黃禹獃獃地站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