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讓石敢先面色慘白,仰頭堪堪躲過!

砰!!

空中,寒意爆發!

這,赫然是細碎到了極點的……罡氣!

轟!

宛若巨掌一般,狠狠拍下!

「這…!!」

石敢先面色一變再變,瘋狂閃躲,狼狽不堪!

看起來,宛若小丑一般。

這,簡直…

四周的人,都是神色獃滯,驚駭無比!

「糟了…!!」

梁文賢的一顆心,一再下沉!

而,石敢先此刻,則是神色駭然,「你,你已經突破了…!?」

「不對!不可能!」

先天巔峰,在常人認知中,已經是人體極限…!!

但,再往上一個層次。

則是能操控罡氣,驅使神兵!

而,剛剛。

吳庸雖然,未曾展現出那一層次的力量。

卻在隱隱間,有了一些痕迹…!!

也難怪石敢先,會如此的驚駭了!

在他想象中,就算是再高,也是先天巔峰的層次…

但,現在看來。

對方不僅是先天巔峰。

而且,還一腳…踏在了突破的門檻上!

「你的廢話…太多了。」

吳庸臉上的笑意,倏然一收,瞬間變得冰冷漠然!

看起來。

絲毫,沒了剛剛溫潤書生的模樣。

他抬起手來,凌空一指!

轟…!!

空中,氣勁涌動!

直接讓石敢先,都是狼狽閃躲!

噗嗤!

地面,都是被寒芒洞穿!

那,是類似於劍氣,卻截然不同的東西!

但,現在。

若是一直閃躲下去。

很快,就將無以為繼…!

石敢先劇烈喘息,面色漲紅,猛然低吼一聲!

轟!!

他渾身,都是青筋暴起!

肌肉猙獰隆起,剎那間……將下身衣衫撐的爆開!

恐怖至極的氣息,瘋狂爆發!

「去死…!!」

伴隨著一聲低吼。

石敢先,轟然殺出…!!

地面在這一刻,同時崩裂塌陷,煙塵滾滾!

「調動氣血之術么?」

吳庸眉頭微調,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來。

而,此刻。

轟…!!

石敢先,已經殺到了面前!

眼看著,近在咫尺的吳庸。

他的眼中一片血腥,浮現出猙獰瘋狂氣息!

「死…!!」

噼啪一聲!

石敢先一記鞭腿,攜帶著恐怖力道,快若閃電!

甚至,讓人肉眼都難以捕捉…!!

「好!」

看著這一幕。

四周,叫好聲響起!

在場所有人,都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這裡!

梁文賢呼吸粗重,面色隱隱猙獰,死死盯著戰況!

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若是失敗。

恐怕,就連許州梁家的名頭,也不可能讓對方卻步!

自己,一定會死在這!

而,現在。

只能……看石伯的了!

轟!!

伴隨著恐怖氣勁。

石敢先一記鞭腿,狠狠側踢而出…!!

但,下一刻。

吳庸面色平靜,手掌后發而先制,直接……按在了他的腿上!

漫天氣勁,剎那消散…!!

咔!

骨頭斷裂的聲音,酸澀響起!

「啊…!!」

即便是石敢先,此刻都是發出了一聲慘嚎!

神色,驚恐到了極點! 轉眼間,距離之前何璐來找李易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左右。

邱嵐沒像正常的劍谷弟子一樣,尋師拜禮,而是拿到了李易給她的神意吐納訣,一個人安靜地修鍊了起來。

李易也像往常一般練著劍,只不過今日,他卻是收到了何璐託人給他帶的口信:

「我的弟子們都已準備好學習了,你覺得怎麼樣,要是可以的話今天便可正式進行教習。」

李易倒是沒什麼覺得不行的,早點教晚點教不還一樣嗎?他運轉真氣,附在了一隻紙鵲身上,讓它拍打着翅膀飛走了。

這幾日,李易也沒閑着,除了日常練劍以外,他還想出了一些奇思妙想,用最少的點數儘可能的將它們都實現了。

眼前這靈鵲傳信,便是其中的一種。

轉身走進院子裏,李易打量起了周圍的佈置,他也算是個懷舊的人,這院子內的所有物件,他都儘可能將它們還原成玄道宗時的樣子。

唯一有些不同的,便是這院子大了許多,這可能也是考慮到李易要在這裏教人劍道的原因。

等了差不多一上午,李易終於察覺到何璐帶着幾位修士朝他這邊飛來。他心中其實也有些激動,有弟子,就意味着他能拿到點數,而有了點數,他便能為劍道賦予更多的可能。

對這些弟子的品性,李易也比較放心,畢竟身為一宗之主的親傳弟子,又有何璐這種道心純粹的師父,他們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李易,是我。」

聽見熟悉的女聲,站起身,李易為何璐打開了他院子的門。於此同時,何璐其實也在悄悄地打量著李易院子裏的一切。

『焰璃花,嗯……七階的,拿來煉丹確實不錯。』

『一品的綿兔?』何璐看到這眼睛都發亮了,『兩隻,四隻,六隻,一窩,這綿兔可美味了,沒想到李易飼養了這麼多。』

靈識掃過院子大概,何璐也沒去探查屋內有什麼。不過經過她的推斷和感受,她覺得那應該是邱嵐在修鍊神意吐納訣。

偶然間,何璐認真地便能感受到,屋內隨着呼吸法的運轉,一絲兩縷的神意有些在不經意間逸出。

何璐心中大受震撼,感慨邱嵐不愧是第一位得到李易傳授劍道的弟子,天賦竟如此之強。

要知道,邱嵐也是才剛剛拿到神意吐納訣,而在真氣吐納術還沒真正領悟之前,何璐自己頂多也只能將神意吐納訣完整地運轉一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