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聊夠了沒有。」

葉楓剛想和火舞多說幾句話,一旁的寧榮榮就很不耐煩的開口了,他一轉頭,果然幾個女生都是虎視眈眈的看著他,眼神怪嚇人的。

「楓哥哥,不要太過份了,別什麼樣的女人都想泡!」寧榮榮氣不過,直接開口罵人?

火舞愣了愣,本來還有點莫名其妙,結果一聽這話,頓時火氣就來了,她故意抱著葉楓的手臂,得意的說道:「怎麼,葉楓不泡我,難道泡你個平板?」

她挑釁的眼光盯著寧榮榮的身前,說道理,寧榮榮現在也微微發育了,說是平板太過份,但是和火舞一比,確實差了許多。

一聽這話,本來就有點生氣的寧榮榮更是憤怒了,她指著火舞罵道:「你個醜八怪說誰平板呢?給我放開楓哥哥,他是我們的!」

「醜八怪?你有沒有眼光?本姑娘可比你個平板好看多了,我才不放,葉楓明明是我的!」

竟然被說丑,火舞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就說葉楓是她的,但話一出口,她就有點後悔了,這麼衝動的賣了自己,可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原本還在為這兩個女生吵架而煩惱的葉楓,一聽火舞這話,那心情叫一個激動呀。

沒想到寧榮榮一激,竟然讓火舞說出這種話,看來攻略有望了。

「你不要臉,你……」寧榮榮氣怒的說著,這個女人太過份,竟然說葉楓是她的,就算是寧榮榮向來自傲,也只敢說葉楓是她們的,火舞這句話可是犯了大忌。

果然,其他幾個女生聞言,也是怒視著火舞,朱竹清直接開口說道:「火舞姑娘,我勸你說話注意點,葉楓的後宮水深,你把握不住的。」

一旁的小舞也是開口說道:「就是,你要想加入,那也要往後排,叫我小舞姐,我倒是可以照顧你!」

孟依然白了小舞一眼,笑著說道:「別聽她們瞎說,喜歡就大膽上,不用在意我們的!」

聞言,朱竹清和小舞都是疑惑的看向她,孟依然一笑,傳音說道:「先騙進來,到時候還不是我們想怎麼欺負怎麼欺負?」

在她看來,還是先騙火舞進來,到時候再好好教育教育火舞。

朱竹清點了點頭,確實該這樣,反正葉楓想泡的女人,也沒見失敗過。

想清楚后,她看向火舞,笑著說道:「火舞,我們歡迎你的加入」

「切,誰稀罕!」雖然不知道她們為什麼一改剛剛的想法,但火舞多驕傲一個人,你讓我加入葉楓的後宮我就加入呀?

而且,我有說過喜歡他嗎?

火舞高傲的哼了一聲,鬆開葉楓的手,就往一旁走去。

「楓哥,你看,這可怪不得我…」朱竹清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她不在意這些。

主要是經歷的多了,就麻木了。

葉楓笑著捏了一下她的臉,說道:「沒事,有你們在就行!」

看著眼前的朱竹清,葉楓心中一動,好像很久沒和她快樂了…

一想到這,他靠在朱竹清的耳邊,說道:「今晚我去找你,我們小樹林見!!!」

ps:200章可能出不來了,大家加扣扣群吧1047495206 從鄧公這裏,江山了解到了更深層次的情況。

知道了這些,他反而是長舒了一口氣。

不知道對手是何目的的時候,你會各種猜測,但知道對手的目的后,局勢反而是變得明朗了。

……

不出江山所料,隨着白頭鷹國採取了行動措施之後,來自白頭鷹國的外資,也很快有了動作,開始大規模的從國內撤離,及時止損。

這其中了,就包括了他持股的,白頭鷹國的那一票科技企業。

悄咪咪的,都在暗中進行撤資。

所表現出來的,是外資對國內的發展普遍不看好。

在此之前,國內還是外資眼中的香餑餑,勞動力低廉,政權穩定,基建水平也還行,市場潛力巨大。

每一項,對於外資都是極具吸引力的。

但現在,國內成為了外資的棄子。

首發網址et

這也難怪,畢竟,這次對國內出手的,可是世界第一強國白頭鷹。

白頭鷹國出手,還沒有那個國家能在他手裏翻起浪花來。

那怕強如毛熊老大哥,號稱百萬雄師,鋼鐵洪流,最終也在白頭鷹國手上敗北。

這也導致了,白頭鷹國的動作,就是資本風向標。

沒人願意在白頭鷹國對立的地方去投資發展。

別說是外資了,海內外對國內的處境都很不看好,大批交易方,都取消了和國內企業的交易合作。

這導致國內的企業哀鴻一片。

大批工廠也開始放假停工。

那怕是一向忙碌的集團,也難得的清閑了下來。

下轄的公司和產業都停轉了,集團也就沒有了事情做。

照這樣下去,國內的經濟必定遭受雪崩,而對國內大力投注的江山,也會跟着虧的血本無歸。

當然,江山畢竟有那麼厚的家底撐著,暫時受到的影響是很小的。

但也不能坐以待斃。

……

與此同時,陳霜兒那邊也緊急來電。

白頭鷹國突然宣佈,陳霜兒所在的分公司涉嫌違法,要對分公司採取封禁措施。

還是和他們搞的海上屏障一樣,所謂違法,不過是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當然,為了搞得像樣一點,他們也捏造了一些所謂的證據。

對於一個,用一管洗衣粉就可以侵略別國的國家來說,證據這東西,信手拈來。

他們說是,那就是,解釋權在他們手裏,他們怎麼說都行。

當然,這些都還只是表象。

深層含義是,他們要對江山動手了。

而近在咫尺的陳霜兒,就是第一個被拿來開刀的。

陳霜兒作為江山的下屬,價值是很有限的,白頭鷹國真正要動的,是江山手裏持有的,白頭鷹國那一票科技企業的股權。

他們要先斬斷江山和白頭鷹國企業的連接,然後再對江山重拳出擊,以防傷了自己人。

這也是白頭鷹國那一票科技企業,都在悄咪咪暗中撤資的主要原因。

他們都在和江山做切割。

只待白頭鷹國動手,他們便和江山一刀兩斷,再不受江山的掣肘。

甚至以後,白頭鷹國的科技商用領域,他們甚至還會對江山兵戎相向,絞殺江山的科技企業。

從而鞏固白頭鷹國,在科技領域一家獨大的局面。

「你只要沒事就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不用想太多,平常心對待就好,他們都是沖着我來的,與你無關。」

江山對陳霜兒安撫道。

白頭鷹國真正要收拾的,是他,陳霜兒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但從陳霜兒的語氣不難聽出,突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她不免有些驚慌。

還認為是自己沒經營好分公司,導致出現問題,給江山造成了損失,自覺愧對江山。

「沖着你去的?」

「你犯什麼事了嗎?」

陳霜兒顯然還沒有搞清楚狀態。

以為江山是犯了什麼事,所以才被白頭鷹國針對。

「真要說我犯了什麼事的話,那就是我賺錢,影響到了白頭鷹國牟利。」

這個世界是不講道理的,講的,是利益。

生產力不變的情況下,天底下的蛋糕就那麼多,你多吃一口,別人就少吃一口。

西方發達國家,每餐大魚大肉,而那些貧困國家,多少人連一頓飽飯都是奢望。

人的悲歡是並不相通的。

他們對付江山的理由,明面上說的冠冕堂皇,但追根究底,就簡單粗暴的一句,江山影響到了他們賺錢。

沒人在乎你是否殺人放火,違法亂紀,但影響到他們賺錢,就是死路一條。

相反的,如果你能讓他們賺錢,你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們都會堅決擁護你。

要是在以前的話,對於白頭鷹國自由民主的論調,陳霜兒是深信不疑的,但經過了諸多事情之後,陳霜兒已經不相信這一套了。

儘管江山沒有細說,但她都差不多猜到了。

「這次,你有把握贏嗎?」

陳霜兒認真問道。

小孩子才論對錯,成年人論的,是輸贏。

「我本想在規則內做事,但既然他們先不講規則,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放心,他們贏不了的!」

儘管不知道江山具體打算怎麼做,但有了這句話,陳霜兒心裏就有底了。

曾幾何時,她也是質疑過江山的,但事實證明,江山從來沒有錯過。

儘管她很難想像,面對白頭鷹國的圍剿,江山該怎麼樣殺出重圍,但江山既然說了,那他就一定能做到的,一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唐天佑頓時一怔,又是懶人協會?這到底是個什麼組織?

系統可不管這麼多,直接給出了網址和密碼,網址還是那個網址,密碼卻換了一個,唐天佑匆匆掃了一眼,記住了這個密碼。

唐天佑走出去的時候,外面響起了熱烈的喝彩聲,拉木靜靜的看着他,表情有點複雜。

天星館的外面,遠遠的站着一群年輕人,他們站在那裏,就像是一桿桿筆挺的表情,自然而然散發出一種讓人無法靠近的逼人氣勢來,此刻,他們的目光都望着血腥通道的方向,有人微微……

《晶武獨尊》第152章南宮修竹睡著了 「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