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簡直是就像是火山一般。

突然間被火藥桶被引爆了。

整個大地,都變得動蕩!

「我去你大爺的,剛才去一家葯康買了葯,就冒出這事,氣得老子直接把葯扔了!」

「別的不說,就問有沒有在金陵的,一起去華潤總部,特么的,我爸就因為心臟病走的,看到這個氣死人了!」

「加一,有沒有在江城的,大家組個隊!」

「我雞蛋的,最討厭有人老費雞蛋,現在我就像全部砸他們臉上,媽的!」

「住院他們生兒子沒屁眼,有本事以後永遠不得心血管疾病,他們不配喝南山!」

「」

一些人不僅在網路上罵罵咧咧,而且真真實實落到了行動上。

心潤葯業,作為事件的頭部企業。

在臨安的總部也是受到了衝擊,大批百姓圍繞在企業門前,舉起了抗議橫幅。

「無良資本,中華之恥」

「無良資本,中華之恥」

「無良資本,中華之恥」

眨眼間,已經聚集了數千人。

民眾的咆哮聲,甚至蓋過了馬路上的汽笛聲。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為之驚愣住。

他們本以為在大洋彼岸,才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他們唐國的百姓最老實安分,不會無理鬧事。

沒想到,這由心而發的聲音是如此這般純粹響亮。

這就是民意呀!

原本在路上開車不知道事情原委的他們,聽得周圍人說起,也是不禁火冒三丈。

p的!

老子就是仇富啦,今天不罵你們,心裡這口氣是在是咽不下去。

隊伍,越來遠大!

沒法停車,附近幾個街道陷入交通癱瘓!

潤心大廈前,吶喊聲宛如雷鳴,所有人都在宣洩自己的情緒。

「心潤葯業的老狗出來,敢做不敢當是吧,呸!」

「是不是唐國人,是不是唐國企業,良心都讓狗吃了呀!」

「把門打開,讓你們老總出來,t的,信不信我直接砸東西啦!」

「儘管砸,砸壞了老子出錢!」

「還出錢,出個屁!不拿臭雞蛋,給兩石頭都是看得起他們了!」

「」

玻璃窗內。

潤心藥業的保安看著眼前這一切,也是瑟瑟發抖。

「成哥,咱們真不管啊?」

一個年輕保安看向了身旁喝著養生茶的老大哥,咽著口水,心有餘悸問道。

不愧是隊長老哥,真穩呀!

看著老大哥還翹著二郎腿慢悠悠喝著茶,年輕的孟平驚嘆不已。

他現在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生怕大家衝進來呀!

「管?」

模樣近五十歲的成哥眼睛瞥了暼門外,冷笑道:

「你現在出去,別說是管,要是能夠完好回來,我就服你!」

「也不看看老百姓什麼情況,群情激奮呀,能躲就躲,你還干著往上沖!」

「咋滴?十幾億老百姓,你一個人扛得住?」

成哥內心也是醞釀著一股怒火,要不是這幾天工資漲了,他哪裡願意在這裡待著。

現在看到這一幕,那簡直是後悔死了。

看著小老弟還沒反應過來,成哥拉了拉他,白眼道:

「近來點,生怕別人看不到你呀!」

「我們保安就是混口飯吃,真以為要出生入死呀。」

「警察來了都不一定敢管,更別說咱們了,待會回去不被街坊鄰居罵,那就是祖上積德了。」

說完,成哥悄悄地走了,似乎沒看到門口那一幕一般。

孟平頓時鬼神,斜著腦袋看向了門外,眼見大家開始拿東西,也是一股寒氣湧上心頭。

恐懼地咽了咽唾沫,孟平再也不敢多說一句,連忙跟上了老大哥。

門口一切安好,沒有異常情況!

沒錯!

就是這樣!

大廈中樓,潤心藥業的各大股東和高層看到一幕,內心又怕又怒。

「這些人想要幹什麼?!」

「這是我們和好未來集團的事,一群鳥都不知道的,他們有沒有一點理性認知啊!」

「他們不正當商業競爭,搞壟斷市場,還不允許我們告他了是吧?」

「特么的,一群忘恩負義的雜碎,我呸!」

「」

總經理罵罵咧咧不停,心中的怒火無處發泄,感覺自己受到了無數的背叛。

他們高高站在利益場上,殊不知,這麼多年下來,他們已經吸了太多的血。

勞苦大眾能夠把你捧高,自然也能夠把你摔得支離破碎。

所謂的救世主,也不過是百姓需要罷了。

這不是人情冷暖,而是社會運行的必然。

會議室內,眾人噤若寒蟬,無人敢言語一句。

樓下,是百姓的聲音,大廈在支離破碎。

這裡,是老闆的咆哮,心頭在陣陣發寒。

不僅僅是潤心,其他葯企也是如此場景。

遠在泰安的蘇羽,此刻也收到了這些消息,不由地冷笑起來。

看起來聲勢浩大,這26家企業也不過是紙老虎罷了。

給他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輸!

本章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金悅大廈一棟……..」

一輛汽車停在了金悅大廈所在的區域。

蘇棠從車上下來,抬頭看了看前面大樓的門口標誌,確定了地點。

同她一起來這裡的,明面上只有天樞一個人,但是在暗地裡面,還安排了其他的人守著。這些人的存在,一面是保護她的安全,一面則是如果可以的話,將

《游族》第一百二十一章:眼鏡男的位置 廖千重被問住了,他們進入大殿的時候,柳如雁的陣法並沒有破。

「慕容宗主,這個問題,你應該能夠回答吧。」廖千重看着慕容宸虹。

慕容宸虹的臉色不由得一變。

他沒有想到,九玄脈主與眼前這位天貝老人之間的關係似乎還挺不錯。

可剛剛,他們三宗武者,聯手去圍攻了那紅裙女子。

他擔心眼前這位老人秋後算賬。

「你最好說實話。」天貝老人淡淡地開口。

慕容宸虹頓時感覺身軀一緊,連忙開口,「為了破陣離開,三宗武者確實是對那位姑娘展開了圍攻,可是,由於陣法是那位姑娘佈置的,她還借用了陣法的力量,我們還來不及擊倒她,大殿的圍牆就崩塌了,將大陣壓住,大陣也隨之瓦解。再後來,我們衝出廢墟,就立即進入了大殿,我沒有留意到那位姑娘了。」

天貝老人看了一眼廢墟的方向。

「在圍牆崩塌之前,那位姑娘傷勢如何?」天貝老人問。

慕容宸虹急忙回答,「雖然受了一點傷,但是,我敢保證,這個廢墟絕對困不住一個氣息境的武者。」

那麼,柳如雁,或許也進入了大殿之內了。

天貝老人看了一眼那一扇光門,旋即緩緩地開口說道,「準備戰鬥吧。」

話語一落,慕容宸虹的臉色猛然大變,有種瞬間被一座大山壓制的感覺,幾乎就要喘息不過來。

天貝老人的氣息太強大了,他根本沒法抗衡。

「前輩恕罪。」慕容律急忙躬身,求饒。

天貝老人怔了怔,旋即冷笑起來,「你們知道那姑娘是什麼人嗎?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圍攻她!」

撲通!

不僅僅是慕容律和慕容宸虹,三宗武者都下意識地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天貝老人的氣勢席捲過去,令他們有種自己彷彿隨時會別掐死的感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