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幾個青年也圍了上來,看樣子是準備直接把許半夏推上車。【掌中雲文學】,無彈窗無廣告,更多好免費閱讀!

就在此時,幾個保安跑了過來:「你們幹什麼?」

「這裏是醫院,誰讓你們在這裏鬧事的?」

幾個青年這才收斂了一點,為首的青年瞪着保安隊長:「媽的,這裏沒你的事,滾蛋!」

旁邊一個青年也冷聲道:「這是我們浩哥,你們知不知道浩哥什麼身份?」

「敢管浩哥的事,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們就是打份工而已,至於這麼拚命嗎?」

幾個青年滿臉不屑,彷彿根本沒把這些保安放在眼裏似的。

為首保安皺起眉頭,冷聲道:「少廢話!」

「這裏是醫院,誰都不許在這裏鬧事!」

「是不是想讓我報警?」

為首那個浩哥瞪了隊長一眼,冷聲道:「媽的,你有種,老子記住你了!」

「操,咱們走着瞧!」

言罷,他直接把許半夏的車鑰匙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帶着幾個人大搖大擺地走了。

許半夏氣的面色通紅,她還沒見過這麼無賴的人呢。

幾個保安也是惱怒,但最終也不敢說什麼,畢竟他們只是打份工而已。

然而,這幾個青年還沒走多遠,就有一個男子迎面走了過來。

這人正是林漠,他剛才在樓上目睹了下面的一切,就立馬跑了下來。

他突然一伸手,抓住為首那浩哥的頭髮,直接一巴掌甩在他臉上。

浩哥吃痛,伸手想反抗,被林漠再次一拳打在胸口,他身體直接蜷縮成一個蝦米。

「媽的,你敢打浩哥!」

一個青年怒罵,抬腳朝林漠踹了過來。

林漠直接一腳反踹過去,后發先至,正踹在他胸口。

這個青年倒飛出去,撲倒在地,半晌都爬不起來,肋骨斷了幾根。

另外幾個青年都有些愣住了。

浩哥咬着牙嘶吼:「弄死他!」

幾個青年面面相覷,其中一個青年突然從身上掏出一把摺疊刀,大吼著朝林漠撲了過來。

林漠面色一寒,反手一拳打在這青年的臉上。 這酒吧非常老舊,門口的霓虹燈也快爛了,門帘後面,隱隱約約的聽到有音樂傳來。

麥克斯來到這裡,有種回到幾十年前西部酒吧的感覺。

他走到門口,兩個牛仔打扮的男子出現,這兩個牛仔眼神都很犀利,跟狼眼一樣。

兩人本來打算盤問一下來客。

但是見到麥克斯的容貌之後,立即變得尊敬起來,悄然的退開兩步,恭恭敬敬的給麥克斯讓出路來。

麥克斯掀開門帘,走進酒吧。

酒吧跟他想象中一樣,大多數都是穿著牛仔服在喝啤酒的男士,還有個別穿著兔子服的侍女,端著酒水在忙碌,舞台上還有艷女在跳舞。

麥克斯幾個人剛剛進來!

就吸引了這裡所有人的注意,所有人都抬頭望向麥克斯。

眼神有點悲傷,有點憤怒。

「麥克斯,你來了。」

一個老邁的聲音響起,然後就見到一個瘦小的老者,帶著四個手下出來。

這矮小老者,赫然是狼人十大部落之一,影牙部落的長老,魔影。

魔影身後,還跟著四個強大的手下,這四個便是影牙部落的四大戰將。

麥克斯淡淡的打招呼道:「魔影!」

魔影在一張桌子邊,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看了看他桌子對面的位置,然後對麥克斯道:「閣下請坐吧。」

麥克斯也隨意的坐下,同時慢條斯理的吩咐旁邊的一個兔女郎:「給我來杯威士忌。」

兔女郎道:「好!」

兔女郎又望向魔影,似乎在用眼神在詢問魔影要喝點什麼嗎?

魔影搖搖頭!

兔女郎給麥克斯端來一杯威士忌,然後退下。

麥克斯喝了一口喝光威士忌,然後長長的舒了口氣,這才對魔影道:「今晚不是個令人愉快的夜晚,你們把事情搞砸了。」

魔影冷冷的道:「不是我們搞砸了,而是這個陳寧比我們想象中要強大。」

「你早該提醒我他那麼可怕的!」

「你知不知道,我們影牙部落,今晚犧牲了一個薩滿,犧牲了十八個勇士,犧牲了兩百多個狼人戰士。」

「陳寧那麼厲害,你早該告訴我的。」

麥克斯道:「陳寧如果不厲害,我還用得著找你們幫忙?」

「而且,你們的人行動失敗之後,竟然把我給賣了,這很不厚道。」

魔影語塞。

麥克斯道:「你們把事情搞砸了,把我給賣了。」

「但我現在過來不是要跟你算賬的。」

「我只是想你們把你們搞砸了的事情,重新辦妥,你親自帶隊去殺陳寧,有問題嗎?」

魔影皺眉:「你要我親自出馬?」

麥克斯道:「如果你不親自出馬,你的那些手下,有勝算嗎?」

魔影聞言沉默了。

就在魔影猶豫,他到底要不要親自出馬,親自帶隊去截殺陳寧的時候。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狼人們的憤怒罵聲。

原來,一名穿著燕尾服的貴族男子,出現在門口,被狼人們給攔截了下來。

穿著燕尾服,披著黑色大衣的貴族男子冷笑的道:「我尼古拉出入任何場合,什麼時候需要經過你們這些狗人的同意了?」

門口的狼人們都憤怒了!

一個戴著牛仔帽的狼人,憤怒的道:「我們狼人跟你們血族勢不兩立,我們這裡不歡迎你,你不要自討沒趣。」

尼古拉似笑非笑:「在偉大的血族男爵面前,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骯髒的狗人,要如何對我不客氣?」

可惡!

現場的狼人們都怒了,齊齊的準備出手,教訓眼前這個吸血鬼男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30章小菜雞和小菜蟲

林宇長吁一口氣,甩掉手上的鮮血!

恰巧,幾滴血飛落到曹操的臉部。

林宇扭頭訓斥:「張允!你特么腦袋進水了?吃狗屎長大的嗎?」

張允捂著鮮血淋漓的耳朵,憤然駁斥:「當着丞相的面,你……你竟辱罵我!」

林宇說:「罵你是輕的!如果我是丞相,立馬割掉你的舌頭!」

曹操的濃眉微皺,隱生幾分不悅。

蔡瑁怒問:「我和張允,乃堂堂水軍都督,豈能容你肆意羞辱!」

哼!蔣干站在旁邊冷笑。

林宇朗聲說:「曹軍大船,鐵索連環!一旦着火,不堪設想!」

瞬間,現場變得安靜。

林宇接着說:「剛才,張允下令士兵,用火箭攻擊,如果我不及時阻止,此刻這裏已成火海!八十萬大軍還沒出戰,先被自己人搞死一半!」

「張允,你的腦袋不是進水了,難道是進尿了?即便真的遇見三名刺客,你的臨場指揮能力,這麼差勁?」

張允聽完,幡然醒悟,萬分懊惱。

他急忙下跪,對曹操說:「丞相,我急於拿下刺客,一時犯了糊塗!還望丞相恕罪!」

曹操的表面看似平靜,其實內心起了波瀾。

如果失火,戰船損壞,必敗無疑!

曹操越想越后怕,怒視張允:「身為水軍都督,居然考慮不到嚴重後果,險些壞我大事!要你何用?」

張允嚇得顫抖,忙磕頭:「丞相!我救你心切啊!」

林宇說:「先別罵張允,誰給丞相出的餿主意,把戰船用鐵索連起來?他也吃狗屎長大的嗎?」

這時,走出一個身材矮小的謀士,留着兩撇八字鬍。

他昂起腦袋,瞪眼說:「我出的主意!請你嘴巴放乾淨點,莫要口出狂言!」

林宇說:「瞧你的熊樣,一定是龐統!人送外號,鳳雛!」

狄莉娜鄙視說:「什麼鳳雛!簡直是個幼稚的小菜雞!」

「你……」龐統氣得眉毛倒豎。

林宇說:「說的對!分明是個幼稚的小菜雞!你為丞相出主意的時候,沒考慮到遭受火攻嗎?」

「我……」龐統語塞。

曹操忙說:「我軍士兵,多為北方人,龐統先生考慮到實際情況,才出此計策。」

龐統大聲說:「北方士兵,不習慣乘船,一受顛簸,容易生病!把戰船相互搭配,首尾用鐵環鏈接,鋪上寬木板……」

「閉嘴!」林宇厲聲說,指著龐統的鼻子,「北方士兵,初來江陵,開始不習慣,還能一直不習慣嗎?受點顛簸怕個鳥?生病死的多,還是戰死的多?生病死去悲慘,還是被火燒死悲慘?」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