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乃我倚帝山千年之盛事!先代帝女有失,無法再承帝位!故重啟帝祭,另擇帝法傳人,於今日先開秘境試煉,試煉前五十者,可參加帝祭,角逐帝像之前!」

轟!

司歷說完,眼前的詔紙猛地爆開,化為點點金光,像螢火蟲一般,鑽進遠處那高聳入天的帝像體內。

剎那間,通體白玉的帝像變了,有絲絲金光在其上遊走,散發着陣陣不可抗拒的帝威。

彷彿剛才司歷所言,乃是帝意如此!

「謹遵帝命!」

一眾倚帝山的弟子心悅臣服,朝着石像頂禮膜拜。

司歷點頭,隨後拿出一枚碧綠翠玉,捏在手中,盤坐虛空,微微閉目,運轉起了靈力。

下方,白清與牧遠也踏空而來,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三人各自一方,圍成一個圈,隨後竟旋轉了起來。

期間,玄妙的波動不斷從三人體內散出,似乎在醞釀什麼東西。

下方,眾弟子好奇,竊竊私語地討論著三位長老所為,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得慢慢等待。

這時,九大長老中又走出一人,他姓蕭,不屬於三大家中的任何一家,是外姓長老。

「安靜!」

蕭長老似乎脾氣不太好,此時直接呵斥了一句,嚇得成千上萬人頓時止聲。

他踏步來到三位長老身下,抬頭看了看,緩緩道:「此次秘境規模浩大,且地域偏遠,在西部邊境一帶,需靠三位長老合力,以強大的靈力打開空間隧道,方可成功進入!」

他轉頭看着一眾面色緊張的弟子,沉聲道:「汝等如此聒噪,若真擾了三位長老心境,拿你們試問!」

現場落針可聞,一個個弟子神色惶恐,再也不敢多言。

遠處,商君捏著下巴,心中暗道:「西部邊境區域?倚帝山的西部是……」

商君轉頭,看着遠處那穿着黑色透紗短裙的嬌小女子。

「商君,似乎對那女子很感興趣?」

一旁突然傳來打趣聲,商君回神,就看到花魁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道:「原來你喜歡那種風格嗎?」

商君一愣,苦笑着搖頭道:「花仙子莫要開玩笑了。」

但他說完,又不著痕迹地看了眼那天魔嶺的魔姽,出奇的沒有與花魁搭話。

花魁也識趣地不再多言,臉上帶着笑,心裏卻有些異樣的感覺。

自剛才到現在,商君便變得出奇沉默,似乎一直在思考問題。

他在想什麼?

時光流逝,太陽徹底升起,可那晨光卻也沒有比過倚帝山山巔的金色光輝。

某刻,三位長老同時睜開眼,浩蕩如海的靈力爆發而出,再加上倚帝山的功法特性,此時就像金色的海洋擴散開來,燦燦爛爛,沖向四方。

眾人接觸到這靈力的感覺也各不相同。

倚帝山的一個個弟子們面帶笑容,身心舒適,彷彿暢遊在靈力的海洋中,無法自拔。

而外宗之人,則只能感受着那浩瀚且不知深淺的波動,面色嚴肅又凝重。

這,就是仙域巨頭長老的實力嗎?

「開!」

牧司白三人猛地起身,一手攥著碧綠翠玉,一手指向距祭壇百米開外的空地。

轟!

三道光束激射而出,不是別的,竟是帝光!

隨後,三道帝光在某個點碰撞到了一起,交匯,融合。

漸漸的,一道城門般大小的光洞,出現在了這倚帝山的山巔。

古老的氣息鋪面而來,隱約間,可以看見光洞裏還有一個世界,那裏靈氣充裕,有仙草神樹林立,巨山大河橫行,浮翠流丹,景美如畫,讓人忍不住想扎身探索。

「試煉者,出列!」

牧遠大吼一聲,雄渾厚實的高音席捲四方。

「在!」

一個個倚帝山本宗弟子,子宗修士踏出隊列,手握秘境試煉令牌,渾身的肌肉都在顫抖,眼睛裏亦迸出火焰般熊熊燃燒的目光。

「秘境中已立起結界,進入其中后,結界會根據你們各自的修為,分派到不同的區域!每個區域最先走出的前十名,便是勝出者!此外,結界內不得對同門下殺手,若有發現,嚴懲不貸!」

牧遠看着下方近千個年輕的身影,目光帶着期盼和欣慰。

這些,都是倚帝山的未來啊。

而在這些人的身後,便是各宗派來隨行的長老、同門,此時都帶着希冀或崇拜的眼神,在給自己宗門的天驕鼓勵打氣。

現場微微沉默,牧遠給了眾人幾息告別的時間,才高高舉起了右手,猛地揮下!

「秘境試煉,開始!」

轟!

一個個身影手持令牌,朝着那奇幻玄妙的光洞奔去。

霎那間,所有人都放開了,吶喊聲震天,震散了高空的一朵朵雲彩。

「師兄!沖呀!」

「談兒!儘力一搏!但求無悔矣!」

「師姐加油!我們都在外面等你!」

「兒!揚我宗威名,就在此時了!」

試煉者們帶着無數人的祝福,一往無前地沖向了秘境!

這其中,有手持長槍,神色冷峻的楊森。

有渾身似火,紅髮衝天的赤雲。

有全副武裝,面帶嚴肅的宋禮。

亦有一個個說不出名字的倚帝山強者,承載着身後之人的希望而去。

恍惚間,有一個面相頗生的男子,似乎是獨自一人,看了眼遠處的牧天神宗所在後,轉身走進了秘境中。

與此同時,在眾人歡呼吶喊之際,一隻平凡且無主的駿馬,正在人群中,看似漫無目的穿行着。 驚呆了!

在場的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景象驚呆了!

被王勤打倒在地上的秦泰山秦溪山,以及站在一旁的秦江,甚至連嚴經緯這一邊的白易寒,秋詩,殷小星,都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住了!

至於齊雲山一方,他們的眼神中更加透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武道境界達到大天位之後,對周圍的任何事物,都會變得極為敏感,捕捉力也會很強,所以,一般情況下,子彈很難傷到大天位的強者,因為大天位的強者,已經可以捕捉到子彈的軌跡!

而盧崇,可是大天位中期高手,在他那一輩人當中,除了已經死去的楊濤,就是他最強,這也是為什麼王勤放棄了鄭鈞,也要報下盧崇的原因,以盧崇的實力和天賦,是可以擔任下一代掌門人的!

還有一點,就是盧崇手中那把大刀!

是一把重約千斤的大刀,乃是隕鐵打造而成,齊雲山有專門的武器打造機構,二十年前齊雲山陶行先花重金購買了一批隕鐵,用來給齊雲山優秀的弟子打造武器,盧崇表現優異,所以得到了一把隕鐵打造的大刀。

這一把大刀的抗擊力是得到過驗證的,就算世界上一些頂級的狙擊槍,也打不穿這柄大刀。

所以,這也是盧崇看到天璇拿出手槍對準他的時候,他譏笑的原因,他已經可以捕捉到子彈的軌跡,而且,他手中的大刀連狙擊槍的子彈都可以擋得住,區區手槍,有何可懼?

但是!

眼前的這一幕,卻令人驚悚,汗毛倒豎!

盧崇隕鐵打造的大刀,被那把手槍射出的子彈震成碎片,與此同時,隕鐵打造的大刀並沒有阻攔得了子彈,子彈巨大的殺傷力,直接將盧崇從腰部位置攔腰截斷,他的身子被分成了兩半,身上的內臟,血水,炸裂開來,場面血腥無比。

盧崇還剩下一口氣。

鮮血,不停的從他嘴角流出,躺在地上的他看著失去下半身子的自己,眼神里透出恐懼,不甘,難以置信,他目光死死的看著天璇手中的手槍。

他怎麼也沒想到,那柄手槍,竟然打碎了他的大刀,打斷了他的身子。

由於身子破碎,導致丹田隨之破碎,盧崇的精氣神瞬間消失,巨大的失血,讓他臉色越來越慘白,最終眼神變得渙散,已經瀕臨死亡!

「這……」

齊雲山的眾人,臉色都難看無比。

他們的目光,都情不禁的看著天璇手中的手槍,他們都不傻,區區手槍,為何有如此強大的殺傷力?

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手槍!

「這恐怕是一號金屬打造的超強槍械!」何星劍臉色很冷。

一號金屬?

陶行先的話,讓在場的眾人臉色大變。

作為武道中人,自然知道一號金屬代表著什麼?一號金屬,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金屬,比隕鐵更珍貴,這種金屬一般人根本無法獲取,因為開採權全部都在官方手中,之前一直在華國最神秘那支部隊手中,後面隨著武安神帥的崛起,一號金屬的開採權便轉交給了北斗軍團!

現在,只有北斗軍團才有資格開採一號金屬!

而且,一號金屬打造出來的武器,只有兩支部隊有資格擁有,一支部隊就是北斗軍團,另外一隻部隊就是華國最神秘那支部隊!

當然,對於這種一號金屬打造出來的超強武器,確實有少量的散落在世俗之中,這種槍械,都是在黑市交易,而且價值驚人,一般的人,根本買不起。

「真讓我意外!」

何星劍目光冷冷的看著嚴經緯,冷笑道:「怪不得你如此囂張,原來是手中有超強武器,為了得到這樣的超強武器,付出了不少代價吧?」

嚴經緯沒說話。

倒是天璇,她看向王勤,聲音冰冷:「你新收的徒弟盧崇已經死了,現在,你要替他出頭么?」

天璇的話,讓王勤臉色微變。

雖然他的實力達到了大天位後期境界,已經非常強橫了,但是剛才那一幕太過震撼,他也不敢保證能不能躲過天璇手中的槍射出的子彈。

一旦躲不過,那憑藉這把手槍的殺傷力,他的結局,恐怕也不會比盧崇好太多!

「這種槍,見不得光吧?」

就在這時,王勤的師傅陶行先冷冷開口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