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它又像是真實出現在自己耳邊。

因為,當她再仔細去看時,發現這個男人突然就轉過身去了,帶着那麼一絲不自然,還有一絲肉眼可見的懊惱。

很快,他就上了樓。

溫栩栩:「……」

一秒鐘,內心深處像是有什麼東西裂開,她後知後覺,終於感覺到有滾燙而又洶湧的液體不受控制跑了出來。

短短几秒鐘,竟連指尖都是顫著的。

她真的就是這麼不爭氣!

溫栩栩最後是捂著一張滾燙的臉跑回房間的,之後埋在自己的被中,好久好久都是心跳如鼓的沒能出來。

算了,女兒的事,明天有機會再說吧。

——

翌日。

別墅里的小寶貝們很早就醒了,特別是若若寶貝,在昨晚聽到媽咪的話后,她起得更早。

她穿了一件毛茸茸的粉色小兔連體睡衣,也沒有洗臉刷牙,就頂着一顆亂糟糟的小腦袋,從床上爬起來就去找媽咪了。

可是,媽咪呢?

她望着還沒有開門的房間,揉了揉還沒怎麼睡醒的眼睛。

「嘎吱嘎吱……」

忽然,有人從樓上下來了。

小糰子聽到了,抱着手裏的美人魚布娃娃就獃獃的轉頭望了過去。

是爹地!

她終於看清楚了這個從樓上提着公文包器宇軒昂走下來的人,頓時,人就抱着這布娃娃一動不動的站在那了。

霍司爵:「……」

沒錯,他這個時候剛好下來,這天早上有個很早的會議,他要早點去公司。

可是,這小丫頭怎麼看到他不躲了?

他又認真的看了她一眼。

卻發現,這頂着一顆毛茸茸小腦袋的粉糰子,雖然那雙玻璃珠似得大眼睛裏,盯着自己還是有些怯怯。

但是,她真的沒有再躲了。

而是站在那小心翼翼的看着,就像以前那樣,不敢太上前,但又跟小鹿似得期盼着什麼。

「你媽還沒起來?」

霍司爵看到這樣的眼神,忽然就覺得心情還不錯,於是低頭望着這小東西,難得好脾氣的問了句。

小若若便抱緊了布娃娃,半晌,奶聲奶氣回答爹地:「還沒有。」

「那你先去哥哥房間,免得着涼,你媽待會就起來了。」

霍司爵聽到這個回答,腦子裏忍不住就想起了昨晚他那麼晚回來,那間還打開的卧室,不由得俊臉又有些不自然。

好在,小丫頭今天非常聽話。

爹地讓她去哥哥房間,她就真的不哭不鬧,也不耍小脾氣,就抱着那個布娃娃去墨寶房間了。

只是,她進去的時候,還偷偷的看了霍司爵一眼。

小丫頭片子!

霍司爵提着公文包下去的時候,心情不錯下,覺得自己以後可以對着小東西好一點。

反正,她爹都死了,就權當做公益-

因為霍司爵已經去公司了,那幾個孩子送去幼兒園的任務,就交給隨後起床的溫栩栩了。

「走吧,小寶貝們,媽咪今天送完你們去幼兒園,還得去上班呢。」

「上班?媽咪你上什麼班呀?」

這話一說出來,剛被媽咪抱上車的墨寶,就在車裏問了起來。

溫栩栩只能繼續解釋:「媽咪在醫院找到一份工作了,以後就每天都要上班啦,所以你們在幼兒園裏要乖一點噢。」

墨寶:「……」

霍胤:「……」

只有單純的若若寶貝,聽到媽咪找到新工作后,馬上舉起肉嘟嘟的小手給媽咪鼓起掌來。

「媽咪,你真棒!」

「是吧,我也覺得,來,寶貝,親一個。」

然後母女倆抱着又大大的親了一個。

看得後面兩兒子那叫一個愁容滿面嘆氣連天……

半個小時后,三寶貝被送進幼兒園,溫栩栩即駕着車馬上離開了,溜得比兔子還快。

墨寶看到,趕緊拉着哥哥去了花基那,開始談論媽咪這起突發事件。

「媽咪為什麼突然會去醫院上班?她之前不是在爹地公司上班嗎?」

「不知道。」

對此,霍胤也是一無所知。

墨寶看到,小眉心擰的更緊了:「事情絕對不會那麼簡單,媽咪帶我們回來之前,手裏還有40多萬存款,這筆錢,夠我們吃一段時間的了,沒必要這麼快就出去找工作。」

這小傢伙,竟然連溫栩栩有多少存款都一清二楚。

霍胤聽到了,也露出了不太樂觀的小表情。

「那查?」

「行,你先查一下這家醫院的底,到時候我們再看看情況,如果不太妙,我就溜出去親自跑一趟。」

墨寶同意了這個決定,隨手把自己小書包裏帶來的平板給了哥哥。[] 第585章

如果他沒有這層身份,做演員也可能是國際影帝級別的存在!

孟虎瞪着他,眼中殺意頓現!

他可沒有耐心跟一個將死之人周旋,便冷聲道:「你以為殺了你,我們就弄不回錢了么?」

蔡老闆猶豫片刻,低聲道:「我已經連夜把錢賺到了我一個私密銀行賬戶,沒有我的口令,你們是拿不出來錢的。」

「你找死!」

孟虎突然出手!直接卡住了蔡老闆的脖子!

他把蔡老闆拎了起來,那感覺就像是捏一個幾歲大的孩子一樣輕鬆!

蔡老闆的雙腳凌空亂蹬,臉色漲紅!十分痛苦的樣子!

就在他眼看着要撐不下去的時候,孟虎突然把他摔在了地上!

看着大口大口喘氣的蔡老闆,孟虎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少主,這人把錢轉走了,說是要見你才交錢,還說把陳北冥的兩千萬也給咱們。」孟虎低聲道。

兩千萬對於萬隆集團來說,也不算什麼。

但是白給的錢,不要白不要。

萬飛呵呵一笑:「這小子有點意思,行!把他給我帶過來吧。」

「知道了。」

放下手機,孟虎冷眼看着他,冷笑道:「你還算走運。」

言罷,他抓住蔡老闆的頭髮,把他向外面拖了出去……

來到客廳,孟虎見到保鏢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樣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幽幽道:「這就是陳北冥給你請的保鏢?這種垃圾能保護到誰呢?」

「我看陳北冥只是浪得虛名,自己不敢出面吧。」

說完,孟虎打算離開,這個時候保鏢忽然開口道:「你……不是陳先生的對手……」

孟虎停下腳步,轉身走到他面前,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剛才說什麼?」孟虎問道。

陳北冥的演技也是在線,直勾勾的看着孟虎,一字一頓道:「我大哥,會給我報仇的!」

「一定會!」

孟虎哈哈一笑,把腳從他身上挪開,順手把他也給拎了起來,低聲道:「那我就給你大哥一個機會!你也跟我走吧,你大哥應該會來救你吧?那你應該能親眼看到,我把陳北冥的腦袋切下來是什麼場景了。」

言罷,孟虎一手一個陳北冥,一手一個炎君,走出了房門。

還真的不到三分鐘,蕭馨然便看到孟虎帶着兩個人走了出來。

孟虎把他們兩個裝進了後備箱,然後上了車。

蕭馨然倒是很詫異,問道:「怎麼帶回來了?不是解決了就好么?」

孟虎冷笑:「這孫子留了一手,現在要見少主,我把他們帶過去。」

蕭馨然看了看後備箱,點了點頭:「好吧,那走吧。」

言罷,一腳油門,車子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此時,後備箱內。

陳北冥和炎君兩個人擠在這裏,還真有些不舒服。

「哥,有必要這樣么?直接拷問一下不就好了?」炎君低聲道。

陳北冥推了他一下:「小點聲,別被聽到了。」

炎君沉默片刻,繼續問道:「哥,蕭馨然在車上,不然咱們先把她清理掉?」 二十天後,霍司星終於發作了。

「神鈺呢?那個王八蛋去哪了?為什麼還不過來?把他給我叫來!」

生產的痛苦,終於讓這個女人卸去了偽裝,她躺在產床上,一邊汗如雨下,一邊聲竭力嘶的喊著這個男人的名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