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洪荒好像死絕了一樣,如此這樣,這一靜坐,便足有一個元會!

「你們其中,大多都活在獸族的庇護之下!活在朕的恩惠之中!」

神逆終於開口了!

略帶嚴厲的道音將眾生喚醒。

「神情激動不可怕,說明你們有情感,放浪形骸不可怕,說明你們還有真我,可怕的是,你們的道心居然如此波動,被證道而誘惑,為利益而沉浮!」

「朕一說入劫可證混元,你們僅僅是聽到這則消息便道心起伏,那以後入劫,會有太多的誘惑,危險,利益,機緣。到了那時你們又該如何!

朕的子民,入劫是歷練,是強大,是求道,是證道,而不是鋌而走險,走火入魔,喪失真我!

那樣,你們與一介賭徒何異,與一介狂徒何異,記住,極限,不是賭,不是獨,無限,不是搶,不是偷!

如果做不到,你們不配為朕的子民,趁早自行兵解!」

神逆這話極重,看著眾生滿目羞愧,更有甚者已經永遠的迷失在了自己臆想出入劫證道混元的幻境中!

不錯,在一元會中,眾生都在沉澱道心,這也是神逆希望看到的,可還有些修士,卻是沉浸於美好空想中無法自拔。

這種情況在神逆意料之中。

這便是因為神逆的出現,導致洪荒演變加速,眾生普遍變強,而產生的巨大落差!

更別說神逆講道還是開頭就講大道。

直接刺激擴大了眾生的野心!

這一點,在萬族萬勢中極其明顯。

嚴格來說,除獸靈二族外,如今的萬族萬勢並沒有經歷過首次大劫!

萬族萬勢只是經歷了最初的諸強搶地盤,爭氣運。

而在四王征四部時,萬族萬勢大多早已歸順,僅有幾個也是當即歸順。

畢竟萬族萬勢是真心歸順,他們修的是神逆傳下的道法,他們在九霄府中修鍊,他們希望神逆一統洪荒。

有獸族就夠了,神逆連隱藏的各種軍團都沒有出動,更別提萬族萬勢了。

這樣一來,萬族萬勢相當於沒有入劫。

以至於他們的道心還缺一層磨練。

神逆揮手阻止了眾生的下拜。

淡淡道:「朕所言,從不講第二遍!

朕講過了洪荒,混沌,證道,劫,生靈,世界,現在朕來講修為境界的階層劃分!」

眾生聽神逆又要開講了,十分欣喜。

誰知神逆開篇便講道:「大道之下,大道至混元中分為五個階層!」

「彭!彭!彭彭……」

一連串的爆聲響起!

有太多太多的修士聽到了與自身修為落差太過巨大,與自己道心嚴重不符的講道內容而無法承受自爆而死!

這其中大多是金仙,畢竟給一個金仙講什麼大道與混元之間的階層實在太過遙遠。

但也有幾個金仙堅持抗了下來!

——神逆對其讚賞有加,可見一番造化少不了。

太乙不少,大羅寥寥無幾。

神逆依舊滔滔不絕:「何為混元?混元……混元之上為混元無極,何為混元無極……混元無極之上為何,朕不知!混元之下為混元金仙,混元金仙之下為大羅……」 王美兔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最滑稽的事情在她身上出現了。

這小五也是,看上她朋友圈裏的誰不行啊。

王美兔:「這個小野恐怕不行。」

小五:「為什麼不行?!」他都已經腦補了一部世紀大片了,他都幫了胖大姐這麼大的忙了,智斗惡臭男,怎麼她連介紹個朋友都不可以!!!

王美兔心想自己總不能直接告訴他這個小野是個男的吧。

萬一人家正兒八經聯想上了溫野……

「不是姐不願意幫你,」王美兔,「實在是這個姐妹她……」

王美兔豎直勾了勾手指,做了個數字九的手勢。

小五秒懂。想當初這個手勢還是他教的。

胖大姐純的以為那只是一朵花,壓根沒想到還有另外一層含義。

「那,就照慣例,周楚也行。」

小五美滋滋地在想,王美兔給他豎了個「OK」的手勢。

給周楚發完信息之後,她一邊啃著黃油雞翅,一邊想到什麼轉過椅子來,「我聽蔣哥說,有一個什麼劇組,需要有人常駐提供設計圖?」

這等好事落在他們劇組,王美兔大概率是要主動請纓的。

一方面,大熱天的,沒人願意出去受那個苦。錢都是和公司結的,獎金不多,依陸姐的話來說,還不如留在公司多接兩單活。

但是另一方面,王美兔真的急需要出去換換腦,找找靈感。

她從小就沒有什麼能做成的事情,做設計這一條路是她唯一堅持下來的。哪怕不能功成名就,她也希望可以盡自己所能在這條道路上略有小成。

總不至於臨老臨老,都在感慨自己年輕的時候渾渾噩噩,一無所成。

小五小心翼翼地朝兩頭看了一眼。

做賊似的。

現下跑市場的跑市場,吃飯的吃飯,午休的午休,反正就沒有回來的。

但是儘管如此,小五還是壓低了嗓音。

「《南劍雙溪》。」小五把手放在嘴邊捂著,偷摸摸地說:「陸姐他們都不知道,不然得瘋了。老大怕他們知道耽誤事,只跟我們幾個男的說了。」

「都不好奇嗎?」王美兔不知不覺被小五傳染,聲音不自覺地也壓低了不知道多少個度。

小五挺好奇,這些女人的口紅怎麼怎麼吃都不會掉色。他朝吃得滿嘴是油的王美兔睥睨了一眼。

「不怕曬的嗎?!陸姐、小丫他們巴不得以為領導不知道他們知道有這回事呢。而且這不是待一天兩天的事。老大呢,怕他們發現新賺錢的門路或者榜上大款跑了。陸姐他們懶,直接裝作不知道想躲過去。」

王美兔一喜,攬的一筷子牛肉都忘記往嘴裏送。

「那不是就只有我了?」

蔣哥等人都有家庭,肯定不會和她爭。

所以……目光觸及之處只有一個「無事一身輕」的小五。

「嗯,小五,你聽美麗姐跟你說。這等吃力不討好的活呢,本來美麗姐也是不願意去的,畢竟你看我這大臉蛋子,受太陽光照射的面積都比別人大,可能高溫津貼還沒有防晒霜貴,但是你知道,美麗姐不是沒多久有個設計大賽嘛,那兒能人多,美麗姐不得出去找找靈感啥的。」

被人求的感覺還真不錯。

小五美滋滋地想。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美麗姐你應該也知道,我沒有女朋友唉。而且我沒有車,約會的時候去哪都不方便是不是,你說萬一去郊外旅個游什麼的……」

王美兔:「我馬上把我朋友圈是個雌的名片全都推給你。車?!美麗姐有啊!」

說着她就把車鑰匙從包里翻出來給他。

「拜託拜託。」

胖大姐一嘴的食物混合色,小五想起有次她加班,陸姐他們讓他幫忙給王美兔帶飯。他當時看到的時候心裏別提多嫌棄了。

其實不止那一次,匆匆一瞥還不要覺得什麼,認真看就真心犯嘔。

以至於她下班提議捎他一程他心裏都是有疙瘩的。

但是現在,也許真的如他所想,油膩不會消失,但是會轉移。

全部轉移到呂智武身上去了。

小五接過車鑰匙,往空中拋了拋:「那,謝謝美麗姐了。」

「客氣啥!」

+

郭楠是見過溫野的試戲的,但是這一天的戲下來,導演喊了無數次「咔」。

郭楠不經搖頭,次數多了,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這次孤注一擲到底值不值。是不是真的廉頗老矣,看人的眼光也不行了。

年輕的導演初生牛犢不怕虎,平時笑呵呵的一點架子都沒有,萬人欺。

可一旦上了戲,不管你是什麼牛鬼蛇神,他照罵不誤。

溫野已經被罵了一下午了,換成其他稍微有點名氣的,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但是他脾氣莫名得好,導演罵什麼都默默受着。

好多次郭楠都聽不下去,出聲勸年輕導演幾句。

誰知道他當着他的面罵得更狠了。

「圍讀會你也不來,台詞都是臨時背的,拍戲的時候腦子裏不知道在想什麼?哪家流量像你這樣,豬有你這樣的條件都能拿奧斯卡了!!」

郭楠以為溫野會再也忍不住跳腳,之前的忍耐全部破功。畢竟他大懟陳銘之的時候,他是見過的。

男人穿着大厚的古裝俠客衫,黑長的睫毛上掛着汗珠,在大太陽下透著光。

從鏡頭裏看是好看的,宛若神祇。

但是演技……

小助理走過來,「導演,郭老師,小野讓我跟大家說一下不好意思。我們小野狀態不好,可不可以先拍別的場戲,讓他先休息一會兒找找狀態。」

郭楠:「方陽,你家藝人怎麼了,陳導那試戲都好好的。」

年輕的導演口不擇言:「呵,是不是嫌我們廟小,瞧不上!陳導的戲好好演來我們這就敷衍了事,拿錢不辦事。就想來刷個臉?那你們找錯人了。娛樂圈這麼大,我們找誰不好要找個沒有內里的花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方陽一個勁的道歉,「公司劇本接的突然,在此之前小野每天工作行程都排得滿滿當當的,壓根擠不出時間來細讀劇本。這幾天他已經努力在補了。」

方陽:「而且導演你看他,是不是比昨天剛進組的時候好多了。昨天第一場戲,NG了九十七次,今天的第一場戲,只NG五十二次。已經有很大進步了是不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前世的傳說,使得准提一直有一個疑問,為什麼鴻鈞等人會任由巫族將撐天之柱給撞斷。

要知道,這是盤古遺留下來的為數不多的東西了。難道真的像前世小說作者所想的那樣,鴻鈞容不下盤古,天道容不下盤古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