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陳家確實是剿匪有功,可、可怎麼會是這樣的?」

「因為那女人嫉妒,你太爺爺和我早就是兩情相悅,她卻偏偏用了計謀讓陳家族長下令讓你太爺爺迎娶她進門,而我,卻只能成了一個小妾。」

「她處處詆毀我,傷害我,難道不該死嗎?」

「你們陳家人害我半人不鬼,難道不該死嗎?」

忽然,竹林中一陣陰風皺起,呂紅嬌瘋魔一般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目猩紅的看著陳進發。

「你是陳家最後一個男丁,殺了你,陳家就是我楓兒一個人的!」

突然,她整個人現出原身,面容猙獰像是被燙傷一樣血肉模糊,露出陰森森的白骨! 【今日份首更送到啦!新的推薦位,好像還蠻給力的!感謝編輯大大支持!】

聽完歌曲小樣,胡大生已經合不攏嘴了,這莫非是郝學弟早就準備好的歌?

從《我的未來不是夢》到現在,也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難以想象,一個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拿出一首這麼高水準的歌曲。

「所以,學弟,這是《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姊妹篇?同樣是一首勵志的歌,卻又釋放出不一樣的味道和情緒,如果是阿杜來演繹,我相信一定很棒!」

不得不說,胡大生眼光的確獨到,對音樂的把握和鑒賞水準很高。

「咚咚咚……」

敲門聲清脆的響起,姜采推開門走了進來。

她看到郝平安,明顯眼前一亮。

「郝老師,您在也在。」

「你好。」

《Andy》還在循環播放,隨即姜采像是發現了新大陸,「咦,郝老師,這是您新寫的歌嗎?」

郝平安點點頭。

姜采兩眼放光,「哇,我得好好欣賞一下。」

過了一會,她幽怨地望著郝平安,說道:「郝老師,這……又是給杜哥寫的吧?什麼時候給我也寫一首啊。」

呃,這個眼神……這個眼神……

郝平安表示在一個養眼的美女身上施展出來,很有殺傷力啊。

這個,不是我不給你寫,只是系統大神還沒給我批發啊!那首《好想你》你要不要試試?

嗯,還是算了吧,為了世界和平。

郝平安心想。

胡大生笑著說,「小姜啊,這次叫你來,就是想跟你商議一下,我呢,是打算把你唱的那首《我在什麼什麼風》,

反正就是名字挺繞口的那歌,參加十一月新歌榜,這樣我們大風音樂十一月就會有兩首打榜歌了。」

姜采撅起嘴來,委屈巴巴地說道:「胡總!什麼什麼風,是《我在那一角落患過傷風》!」

這歌名,也不知學弟是怎麼想的,就像是繞口令一般。

胡大生趕緊接過話來,「是是是,傷過風,傷過風,這幾天你安排一下時間,配合宣傳部拍宣傳照,到時候安排資源,給你推廣。」

……

杜知義一下飛機,就讓助理先回家去休息,這幾天,助理一直忙前忙后,也沒怎麼睡好,路上又暈機。

杜知義自己打了個計程車,一路往1861產業園趕。

八十多公里路程,快十二點才趕到。

下了車,杜知義拖著大大小小的箱子往裡走。

「哎?你……你不是那個……《我的未來不是夢》!」

年輕的保安看到杜知義,一激動,都沒想起人叫什麼名字,反而是叫出了歌名。

杜知義友善地笑了笑,「你好。」

這段時間,不斷被陌生人認出,有人能叫出他的名字,有人只記得歌名,更多的人,都開始叫他阿杜。

而他的故事,也開始被更多的人知道。

一名在不同城市流浪、唱歌的歌手,為了生存,在工地搬過磚,在餐廳刷過碗,只為永不放棄的音樂夢想,最終有幸遇到伯樂,終於一炮而紅。

「來來,我幫你。」

保安熱情地過來,要幫杜知義拖箱子。

杜知義頗不好意思,「不用,不用,又不沉的。」

保安很熱情,不由分說地把箱子搶過去,跟在杜知義的身邊,「誒?你是大明星啊,哪有大明星自己拿東西的。」

杜知義笑道,「什麼大明星啊,我還是我。」

大風音樂在1861產業園裡面不遠的位置,臨著東面的主幹道。

到了樓下,保安一拍腦袋,「我想起來了,阿杜!杜知義!」

一路走來,保安沒提,杜知義也沒好意思說自己的名字,現在保安突然叫了出來,杜知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對,我的名字就是杜知義。好了,我到了,謝謝你。」

保安不好意思地問,「你,到這裡做什麼?」

「我們公司就在這個樓上啊。」

大明星竟然是出自俺們1861產業園?保安激動了!

以後天天都能見到活的明星了!

杜知義上樓。

「杜哥?」

「阿杜回來啦!」

路過吸煙室,一名同事發現了,興奮地叫了起來,

公司當前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歌手回來了,享受到了應有的牌面。

吃完午餐正在休息的同事們,也紛紛動了起來,涌到門口來,看到杜知義從走廊走來,一下子就歡呼起來了。

不怪他們沒見識,只是大家壓抑得太久了,大風音樂有許久沒有出過這樣的成績了。

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名飄著長發的帥大叔帶來的,當然,還有正在跟老闆談事的安可老師!

在這個世界,作曲人受到的崇敬,要遠高於歌手。在最開始的那幾天,大家看到郝平安的眼神,都是直冒小星星的!

原因就在於這裡的人們,對藝術生產力的高度認可。

厲害的作曲人出手,哪怕是頭豬,都能帶飛。

杜知義走進大風音樂,就打開行李箱,開始給大家分自己帶回來的禮物。

主要是一些商演當地的美食,這次出去走了三個城市,其中花城又是以美食聞名。

所以,花城美食必不可少。

「咦?這個是鳳梨酥?我喜歡!謝謝阿杜!」

「粵式核桃酥誒?我的最愛,阿杜!阿杜!愛死你了……」

諸如此類的話語,在大風音樂的辦公區飄蕩。

杜知義卻挑了幾盒出來,又從幾盒中選了一盒,敲開了胡大生的辦公室。

杜知義看到迎門而坐的胡大生,又看到聽到敲門聲而回頭的郝平安,「胡總……呀,郝老師!」

他轉身就往回跑,去把挑出來放在桌子上的幾盒點心一股腦都搬了過去。

「郝老師,這是我特意從花城帶回來的。」

說著他抓起一盒,打開包裝盒,就放到了郝平安的面前,「這個是蘿蔔糕,當地很有名的傳統美食。

是用最好的米粉化漿之後,加入腌制好的蘿蔔絲,再蒸制而成。味道清新爽口,您一定要嘗嘗!」

說完,又抓起另一盒,打開包裝,「這個是芋頭糕,在閩粵港澳地區都非常有名的。

這個糕點裡面有芋頭、粘米粉、冬菇、蝦米、臘腸和臘肉等等材料。味道十分的鮮美,都說沒吃過芋頭糕,就等於沒去過花城。所以我也特意給您帶回來了。」

「還有這個……」

胡大生和姜采兩兩對望,從對方的眼神里都看出了一種叫做落寂的神色,莫非我們倆在這裡就是兩條香辣魚?

再香再辣也是多餘的,照樣得不到阿杜的愛/(ㄒoㄒ)/~~

香辣魚·胡&香辣魚·姜,現已加入扎心美食豪華套餐。

【第二章還是老規矩,下午6點準時送到!不見不散哦!】 「呱~呱~」

「嗯?誰啊?大清早的……」

被頗有喜感的簡訊鈴聲吵醒的真田純一不情願的睜開眼睛,伸手夠到了枕頭下青蛙外形的手機,翻開屏幕查看是誰發來的消息。

這個造型很有童心的手機不是屬於真田純一的物品,它的原主人是極其喜歡呱太的御坂美琴。

看到這裡有人會很疑惑:真田純一為什麼會拿著御坂美琴的手機呢?

他之前的那塊手機在與木山春生的戰鬥中摔落成了兩截,等到打完幻想猛獸收工后想給初春飾利打電話通知才發現兜里的手機不見了,害得他特地回了趟高架橋去找,結果半天只找到了破爛的零件和幸運的手機卡。

手頭沒有餘錢換新機的真田純一當時就斯巴達了,不過本來也沒有朋友需要打電話交流感情,真田純一就想先過了這個月再想辦法,結果御坂美琴卻湊過來,言語間吞吞吐吐地要他的電話號碼。

最後的結果是大紅臉的御坂美琴猶豫了兩秒后飛快的完成了加密和拆卡的步驟,這部呱太外殼的手機就被強行塞到了手裡。

儘管很想拒絕這個奇特的外形,但因為是御坂美琴難得的主動,真田純一最後還是道謝收下了。

為此好不容易才壓住黑氣爆發的白井黑子又要把他的腦子轉移到八十米的地下,剛剛聞訊趕到的初春飾利和固法美偉不得不強制架走了怒髮衝冠的某變態百合學妹,以避免場面的失控。

最後要不是御坂美琴貢獻了一點電力,光憑這倆人還拖不走失去理智的白井黑子。

屏幕上顯示著:

(御坂美琴:別憋在家裡睡大覺了,速來177支部,風紀委員碰到麻煩了,固法學姐讓我叫你過來幫忙→_→)

風紀委員的事?真田純一切換頁面看了下今天的日期,7月22號。

幻想御手事件結束后,因為過程中的極大危險和事件結局的處理妥當,只受了點皮肉傷的真田純一在上班的第一天就被慷慨的放了個七天的大假用來放鬆療養……

這才第三天就急著叫我過去?真田純一昏沉的腦子一下子就清醒起來,難道最近又有不得了的大事發生?

(真田純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