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戰,不容有失。

楚塵的名聲在短時間內攀升到了一個巔峰,若是在與錢老爺的打賭中敗下來,無疑是直接從雲端跌落。

宋顏相信,很多人,都在等著看這一出好戲。

等著楚塵從最高處,墜下深淵。

回到兩人住的小別墅的時候,宋顏還是心事重重。

「別太大壓力。」楚塵拍一下宋顏的肩膀,含笑說道,「你別忘了,剛才老爺子都誇我,宋家贅婿,文武雙絕,英俊瀟洒,貌比潘安。你再看看那個錢老爺,肥頭胖臉,長短手水桶腰的,他怎麼可能打賭能贏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長青大世界。

青木仙城。

白露消耗一百條極品靈脈。

終於將自己的修為從合體三層提升到了合體五層。

感受到體內浩瀚深邃的法力,她微微嘆了口氣。

嗯。

一百條極品靈脈。

從合體初期巔峰都沒達到合體中期的巔峰。

以這種尿性,她將一百零八枚本源碎片全部賣出去,都達不到合體圓滿。

除非她將世界元胎也出售。

而這百條極品靈脈已經動了太乙青木宗的老本。

上千條極品靈脈,恐怕七大超級仙宗的庫存加起來都沒有那麼多。

所以,出售世界元胎也就過過嘴癮。

這東西有價無市。

而白露不知道的是,在她閉關的這段時間。

外界已經風起雲湧,許多人都知道了她的存在。

畢竟紙包不住火。

太乙青木宗作為此界第一仙宗,平時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關注。

此時,憑空多出十塊本源碎片,怎麼不引起軒然大波。

這幾乎相當於超級仙宗一半的庫存了。

對於太乙青木宗這樣的勢力來說。

十塊本源碎片,就意味著十位合體聖君。

即使在長青大世界,合體聖君也不是大白菜。

十位合體聖君,幾乎能影響某些勢力格局。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關於白露的消息也流傳了出去。

大家都知道,太乙青木宗的十枚本源碎片,來自一位叫白露的合體聖君。

而這位白露聖君,極有可能是來自中央大世界的絕世天驕。

甚至還有消息說,其實白露聖君不是什麼長生天門人,而是發現了某個太古遺迹,她身上極有可能不止十枚本源碎片!

一時間,長青大世界轟動,修真界暗潮湧動。

高階修士之間都在流傳她的傳說。

無論哪個說法,大多數人都願意相信,這位白露聖君身上一定還有其他的本源碎片。

他們不信她把所有本源碎片都賣給了太乙青木宗。

頓時,無數大能都把目光匯聚到了青木仙城。

對此,白露一無所知。

修鍊完畢,她收起九玲塔,走出修鍊洞府。

迎面就碰上了春風滿面的歸三娘。

「恭喜白道友,賀喜白道友,修為更進一步。」

感受到對方明顯強出很多的氣息,歸三娘眼底閃過一絲驚異。

到了元神之後,修士晉陞十分緩慢,一閉關,動則幾十上百年沒有寸進都很正常。

怎地這位晉陞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雖然無法判斷她具體精進了多少,但是作為合體圓滿的聖君,歸三娘還是感應出對方至少有一個境界的提升。

儘管從她身上感知到了時間規則的氣息,但是歸三娘心中還是忍不住掀起了驚濤駭浪。

時間規則不算什麼,七大仙宗都有時光結界。

從她身上微弱的時光氣息,她能夠判斷出,對方的那件時光法寶頂多是一比百的時光流速。

這樣的時光流速,跟宗門裡動則一比五百,一比一千,甚至一比五千,一比一萬的時光結界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就算如此,她也沒見到宗門中哪一位聖君如她這麼快提升一個境界的。

想到此,歸三娘忍不住由衷的發出感慨。

「白道友不愧是長生天門下,到了合體期還能如此勇猛精進,真是羨煞旁人。」

白露笑而不語。

她自己人知自家事。

如果讓對方知道自己提升了這麼兩個小境界,就耗光了上百條極品靈脈,不得把她嚇死。

「我也是機緣所至,水到渠成而已。倒是大當家春風滿面,是有什麼喜事?」

為了不在自己修為上打轉,白露主動岔開話題道。

「我哪有什麼喜事,還不都因為你?」

歸三娘笑吟吟的打趣道。陳柯安的爸爸出警局后就去了家裡,發現被封了后,就給余棟打了電話,余棟告訴他他兒子現在在他家,並告訴了他家裡的地址。

其實他也給陳柯安打過電話,但是打的是以前他給陳柯安的那個手機,他不知道,那個手機,早就被方含藏起來了。

余棟提前給韋雅柏打了招呼,說一會陳柯安的父親會來,所以韋雅柏心裡知道,但看著正在和余笙她們吃飯說笑的陳柯安,韋雅柏總覺得這不像是剛發生那種事的一個高中男生的表現,雖然說人也不能……

《顧同學的暗戀太明顯》第七十五章你真的愛她嗎? 藍心見兩人認認真真地吃著那所謂的朱鳥蛋,也明白了這恐怕真是稀罕之物。

人家捨得用如此珍貴之物來招待自己,這讓藍心內心微微泛起漣漪,一時間也認可了這一家人。

輕輕地把那根洗的乾乾淨淨的青菜咬一口,又慢慢地咬著,再吞下去。

雖然算不上什麼美味,但墊在胃裡,倒覺得一股熱流油然而生,渾身充滿了力氣。

於是她加快了咀嚼的速度,還飛快地剝開朱鳥蛋蛋殼,又美滋滋地咬了一口。

光滑細膩的蛋清,再加上那有些苦澀的蛋紅,入口即化,唇齒留香,倒真的算的上美味。

而更令藍心驚訝的是吃上一口,好像自己身上的某個點突然興奮起來,恨不得一口把整顆蛋吞下去。

但考慮到自己正在別人家裡做客,如果真的毫無形象地大吃特吃,那真是愧對這段時間老師的教誨了。

「恪守禮德,潛心學習。」

也是她從小在蘭家學宮被嚴格教育宮廷禮樂,回到王府也被父君嚴格教育,才能忍得住內心深處,甚至靈魂深處那股對朱鳥蛋極端的渴望。

慢慢地吃完整個朱鳥蛋,藍心輕輕地舔了舔牙床附近殘留的雞蛋兒,只覺得非常滿足。

甚至明明胃裡依舊飢餓,卻已經失去了進食的欲.望,這種感覺很奇怪,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體驗。

「怎麼樣?朱鳥蛋是龍族特有的鍛體之葯,能大幅度增強普通修鍊者的身體強度。」

龍葉兒早就吃完了朱鳥蛋,又夾了一根菜,大口吃起來,嘴裡含糊不清地說道。

而藍心剛剛體會到朱鳥蛋的強大功效,只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氣,壯的能斗最瘋狂的牛。

「嗯嗯,的確美味。多謝龍叔叔的熱情款待。」藍心喝了口水,表示自己已經吃飽了。

白衣男子輕輕地擺了擺手,坦然接受了藍心的道謝,放下筷子,端起茶水頗為享受。

「快多吃點,藍妹妹,吃飽了還有正事要做呢。」龍葉兒招呼著藍心,一邊大口吃著。

藍心搖了搖頭,就開始和龍葉兒打聽龍血戰士的事。

「葉子姐姐,我畢竟是外人,也可以去你們龍血戰士營地嗎?」藍心想著軍營重地,她能輕易進去嗎?

「沒事啊,你都靈魂檢測安全了。在天啟族就是自由人。而且我們這裡不像外面,什麼軍營不許閑雜人等進入。我們這裡本就是軍戶制度,天啟城本就是一座龐大的軍營。」龍葉兒毫不在乎地說道。

藍心聽她這樣說,也就放了心。想著天啟族的獨特製度,也突然好奇起來。

強大的龍血戰士軍營,怎麼能不去一回呢?

「那我們吃完快點去吧!」藍心催促說道,一副小孩子心性。

「哈哈,好好,我馬上吃完,我們馬上就出發。」

龍葉兒居然真的加快了吃飯的速度,只是嘴角那抹壞笑好像別有深意。

藍心有些不明所以,而一旁的白衣男子卻笑了一聲,隨後說道:「真是個積極向上的好孩子,和我們葉兒小時候一樣呢。」

「如果時光能倒流,我絕對不會早早參加龍血戰士訓練。」龍葉兒卻苦著臉。一臉幽怨。

「什麼意思?」藍心有些不明白,還一副傻乎乎的樣子。

而一旁的白衣男子也好心解釋說道:「當初葉兒還不夠年齡,卻一心好奇,想去參加龍血戰士的訓練。於是我和她母親商量,提前送她過去。」

藍心好像明白了什麼,一時間有些語塞,不好再說什麼。

而龍葉兒卻小孩子似的噘著嘴:「就因為當時一時衝動,本少一下子少了整整一年的童年悠閑時光。」

「哼,你這話有本事當著你母親說。」白衣男子瞥了龍葉兒一眼,笑的燦爛無比。

藍心則是沉默之後更沉默了,怎麼這龍血戰士營地有種前世九年義務教育的感覺。

前世的小孩在五歲之前都可以盡情地玩,而上了學可就真的永遠沉浸在學習的「快樂」中了,即使周末寒暑假也逃不了學習呀。

「是不是每個天啟族人都得參加龍血戰士訓練?」藍心幽幽地問了句。

「呵呵,龍血戰士是龍族最強大的戰士,當然也只是最低等的龍族戰士。」

龍葉兒現在說的話和在梧州是截然不同,讓藍心大吃一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