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無法接受!所以,她拒絕聽那些證據,拒絕聽他們的那些經過!

「伊伊,你不想聽就不聽,你不要激動。事情反正已經壞不到哪兒去了!」

喬伊點頭,「所以,你們幫我去拿行李吧。不要告訴許文昌我的行蹤,只說我要在這裏靜靜。」

江南曦和宋顯對視一眼,只好答應。

他們拿了喬伊的鑰匙,步行去了喬伊的家。

他們敲了敲門,裏面沒人,江南曦就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房子裏靜悄悄的,黑著燈。

宋顯找到開關,房間里亮起來。三室一廳的房子,乾淨整潔,陽台上的幾盆綠植,生機勃勃。

江南曦徑直到了卧室,在衣櫥里找到行李箱,按照喬伊的吩咐,拿了她需要的衣服和日用品,最後把她碼字用的筆記本電腦也裝上了。

她又找了個袋子,把許喬喬的衣服和日用品,也裝上了。

兩個人拎着行李箱離開,在樓前遇到了明顯喝了酒,腳步踉蹌的許文昌。

宋顯實在按耐不住,上去對他一頓拳打腳踢。

他恨恨地說:「渣男,混蛋,王八蛋!當初我就不該讓喬伊嫁給你!」

許文昌看到江南曦手裏的行李箱,爬著過去,想抓住行李箱,卻被江南曦躲開。

他跪趴在地上,哭着說:「求你,讓我見見伊伊……」

江南曦看着許文昌,心裏也有些難受。他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她冷聲道:「她說了,她想靜靜,你不要打擾她!」目光緊緊的盯着夜獨塵,梵傾天出聲道,「眼前的這人很強,一旦跟隨我的話會有生命危險,你們現在放棄離開還來得及,要不然就和我一同拚死決戰!」

如今的夜獨塵實力不是一般的恐怖,面對…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八百六十五章、賬徹底了解 第969章

「王文洪說,市辦公大樓和體育館,真的遷往鬼石場了。這他么怎麼可能?」

「你個狗賊啊,你記得花了多少錢嗎?才四千萬吧?你他么的,又要賺多少錢?」

「我天啊,姐錯失了一次發大財的機會,你賠我,你賠我啊」

一陣啪啦啪啦,王霞盡情抒發着內心的驚狂,後悔不迭。

宋三喜呵呵笑,「行,別發狂了。我賠你,賠你嘛!」

「賠多少?少了十個億,我可不幹!」

「我是說,陪你坐會兒,喝茶聊天,順便給你扎針灸。」

「啊!你個混蛋,無賴,你忘記了你怎麼拿到地的」

王霞,持續驚狂,鬱悶。

宋三喜道:「好了,別鬧了!奔三十的人了,成熟一點。注意你的病情!這麼激動,也不怕反彈!情緒要控制,不控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一陣洗腦,王霞就蔫氣了。

宋三喜借口有電話打進來,掛了電話。

王霞,雖然為了自己的身體,不能過分激動、生氣,但,這一個白天在省城,都是鬱悶的。

好想,直接打個車,或者坐火車回中海來了。

晚上的時候,她和梅玉貞吃着可口的野味,還說起這事,後悔的不行了。

她有點嬌蠻,講了緣由始末,然後道:「乾媽,我不高興啊,宋三喜這個壞人,一個人獨吞那麼大的地盤啊,我的天啊!」

梅玉貞聽的內心是很震驚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意。

忍不住,點頭贊道:「霞霞,這整個事件看來,宋三喜是提前知道確切消息的。」

「鬼知道他哪來的消息啊!王文洪那時,信誓旦旦的說,肯定挪到天星的地盤,結果,這又挪鬼石場去了。真不知道,宋三喜哪來的本事,能搞定這麼大的事。反正,我這次回去,得找他要錢了,十個億,不給不行!」

「呵呵,霞霞

,別任性了。當初,宋三喜不是說了給你一大片地盤,你自己不要的,怪他嗎?」

「可,我不高興啊」

「霞霞,穩重一點。這宋三喜,的確是個能人。說他會身家百億,一點不為過。所以,你回中海啊,和他好好處一處,萬一他成了你老公,他再多的錢,不也是你的嗎?為了十個億,舍了個好老公人選,值嗎?」

王霞的臉,當場紅透了。

嬌羞道:「乾媽,說什麼啊,我還倒貼他了嗎?」

「為了幸福生活啊,倒貼有何不可呢?這小伙,真不錯,乾媽很看中他。」

「可是,他有老婆啊!」王霞有些焦慮。

但這話說的,顯然,她是真的對宋三喜動心了。

梅玉貞淡冷道:「有老婆,不可以離婚的嗎?我的暗中調查顯示,宋三喜和蘇有容的婚姻關係,並不牢固的。說不定,現在都準備離婚了。」

「啊?乾媽,你調查人家兩口子?」王霞驚呆了。

梅玉貞臉色冰嚴,「為了霞霞的幸福,調查一下,有何不可呢?」

「乾媽」

王霞臉色羞紅,不知道說什麼了。

反正,內心暖暖的

宋三喜那邊,結束和王霞通話,過了一會兒,還真有電話打進來。

林洛嬌說,接到市上王文井的電話,說顧東同意十天之內拆完了。

宋三喜非常之滿意,說:「這還不錯,王秘書挺會做人的嘛!」

「呵呵,你找過他啦?」

「沒,沒有刻意說這事。就是閑聊的時候,順便提了一下,沒想到王秘書還幫着辦了這事。」

「你啊,真行。」

「對了,我的養雞場要拆遷了,你可能又要忙了。」

「啥?這」林洛嬌在辦公室里,無法相信自己耳朵。

中海風水之學,還是盛行的。 大家從劉毅的聲音中就能聽得出來,他絕對不是在逞強。

堅持到了這個時候,一組人說話都是嘶啞中透著疲憊。唯獨劉毅,頂著高溫和晚上的冷風潛伏了幾個小時,整個人反倒精神起來了。

書生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還是大頭去吧,你槍法好,一旦有情況可以遠距離壓制接應。」

「還接應啥啊!」劉毅呵呵笑著說:「我估計,村子里現在的武裝人員最多也就十幾二十個。一會兒我摸進去的時候,你們做好準備。

我一旦被發現了,就想辦法據守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們從村外面往裡一殺,咱們短時間內,就能搞定他們。」

「靠譜!」和尚第一個表示贊同。

書生權衡了一下,也覺得靠譜。

在腦子裡完善了一下劉毅的想法,點頭說:「那就你去,一旦發現村子里武裝人員數量超出預計,必須要果斷撤出來。」

「放心吧。」劉毅認真回答。

書生又轉向其他人:「一會劉毅進去后,種地的守在這裡。大頭和尚,咱們三個分散迂迴,隨時準備潛入殲敵。

另外,一旦有新的敵人出現,一定要第一時間示警。」

「明白~」

大頭和尚種地的三人同時應聲。

————

大約夜裡十點鐘左右,劉毅無聲的從隱蔽點探身而出。

伏著腰,快速向村子東南方向迂迴。

白天時,他就是從那裡翻過矮牆,上房偷襲擊了敵人的重機槍,對那片兒的建築要更為了解一些。

一口氣突進到矮牆外面,探頭往裡觀察了一陣。

確定沒有問題后,抬手扒牆頭翻了過去。

身體越過矮牆的同時,單臂支撐著牆頭借力,雙腳無聲的落地后,快速突進幾步,後背便靠在了距離最近的房屋外壁。

閉上眼靜心聽了一陣,屋子裡有一粗一細兩個均勻的呼吸聲。

憑感覺判斷,裡面應該是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而且都已經睡著了。

確認近點沒有威脅后,劉毅輕移腳步,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兩間房子之間的間隙,靠到了鄰近的另一棟房子的牆壁上。

探查清楚后,再次轉移……

大約十分鐘以後,村子東南角的七間房子被劉毅逐一偵查清楚。

除去最開始探查的那間房子,其餘的六間中有三間是空著的,一間里有一男一女和兩個孩子。

男人應該受傷了,是不是的會下意識的哼唧一聲。

餘下的兩間中,一間里有兩個男孩在睡覺。另一間相對大些的房間里,四五個女人和女孩聚在裡面低聲哭泣著。

劉毅猜測,應該是幾戶人家白天死了男人,晚上婦人們湊在一起抱團取暖。

劉毅對哭泣的女人們有些同情,但對白天的交戰並不後悔。

下午觀察到的情況已經證明了,這個村子明顯已經被DY組織滲透了。

脖子上不帶DY組織的銘牌,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想瞞過當地政府的眼睛。

所以,下午時劉毅不打死她們男的人,她們男人就得打死劉毅或是劉毅的戰友。

堅硬著一顆心,劉毅悄無聲息的進到了一間沒人的房子里。

摸黑翻找了一通后,再次溜進另一間空房子的時候,身上裹著肥大的袍子,頭上還包著頭巾。

從另一間空房出來時,頭上的頭巾已經被頭箍壓住。身上還多了一件大披風,拎著槍的手被縮在披風下面。

乍一看上去,跟當地人基本沒什麼差別。

有了這身行頭,劉毅心裡踏實了一些。

一旦敵人首先發現了他,在沒有確認的情況下,多半不會第一時間開槍,這就給了他輾轉騰挪的時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