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着岩漿河轉悠了一圈,葉瀟收穫頗豐,算起來,他已經得到了三四百枚拳頭大小的爍陽石。

「不知這岩漿暗河最終蜿蜒通向何處,這焚羽山中肯定也有着其他的蹊蹺,否則怎麼會孕育出赤熔羽鳳那樣的巨獸……」

從岩漿暗河中逸散出來的能量頗為可觀,怪不得紅炎晶血蟒會選擇到此處來養傷。而現在葉瀟也選擇了在此地多停留一會兒,吸收了這些能量,可以讓陽熹更壯大一分,而且狐火與紅炎晶血蟒之靈融合,也需要這些能量的支撐。

於是葉瀟索性直接在岸邊紅炎晶血蟒的骨頭上盤腿坐了下來,當即運轉起陽熹,將能量一絲絲地容納進體內。

這一晃便過去了數個鐘頭,葉瀟終於感受到了陽熹中傳出的不一樣的動靜,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要破殼而出一般。

「新生的靈……要出來了!」

葉瀟緊閉的眼眸猛地睜開,臉上湧現出期待之意,一抹流光倏而從其左目飛出,停留在葉瀟的眼前。

這是一條一米左右長短的呈現赤金之色的小蛇,從其身上,葉瀟還能看得出紅炎晶血蟒的影子。它的雙眼如同是火焰在燃燒,而其額頭上,則是飄動着一團火光,葉瀟能認得出那是狐火,三團狐火與紅炎晶血蟒的靈融合在一起,最終形成了這樣一個新的靈!

「去吧,讓我……親眼見識一下你的破壞力……」

葉瀟目光灼熱地看着這條小蛇,心念一動,頓時赤金小蛇化作一抹流光於岩漿之中上下穿梭,在岩漿里攪動起了巨大的波濤。

從岩漿里飛出,赤金小蛇額頭上的那團狐火驟然噴湧出一道火柱,將一旁的岩石融化成了一灘鐵水。

「果然威力不俗!」

葉瀟驚喜不已,這可比原先三團狐火的威力要強上不少,再次面對開穴境的敵人,單憑這赤金小蛇便可令其頭疼不已。

「好了,回來吧。」

葉瀟滿意地默念一句,赤金小蛇鑽入其左目,消失不見,再度沒入陽熹之中,緩慢地孕育著。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那這次的焚羽山之旅便暫告結束吧……」

葉瀟已經有了撤離的打算,重獲了新的靈,關於那血蚊部落的寶藏,他也就有了更大的把握。

可就在其朝着洞外走去時,外面突然傳來的一道女子的嗓音頓時讓他停下了腳步。

「我們快到了,爍陽石礦就在不遠處!」

葉瀟的眼睛微眯了眯,這樣的狀況,確實讓他始料未及,空曠的洞穴中一片狼藉,之前還存在着可供藏身的岩石已經在紅炎晶血蟒臨死前的掙扎中化作了碎石齏粉。

「聽這聲音,應當是為了爍陽石而來……」

葉瀟目光閃爍,他環視了一下四周似乎已經難以見到爍陽石的存在,近乎已經被自己搜刮一空,不由無奈一笑,若對方真的認定這裏有爍陽石礦的存在,那自己的嫌疑可就跑不了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看看所來之人到底是誰吧。」

葉瀟索性不再遮遮掩掩,他轉身躍上紅炎晶血蟒的骨架,筆直而立,神情泰然,既然躲避不開,那倒不如把氣勢做足。

「我能感受到裏面傳來的一陣熾熱氣息,爍陽石還真有可能會出現在這裏!」

這道聲音卻是一名男子,所來之人,正是那周晴與彭翔。他們兩人所為爍陽石而來,本想着會與坐鎮在洞穴中的虎紋黑熊大幹一場,沒想到卻在洞口發現了虎紋黑熊乾癟的,已經成為骨架的屍體,這着實讓他們吃驚不小,尤其是周晴,之前讓她感到頗為棘手的虎紋黑熊,怎麼突然變成了一具屍體?雖然疑惑,可他們還是順着洞穴走了進來,一路上倒也沒發現什麼異況,直至他們看見了岩漿暗河,看到了岸邊盤踞的巨大骸骨,最後看到了站立在骸骨上的葉瀟。

「這裏何時出現了一個人!」

兩人本來談笑的表情立馬嚴肅起來,臉色微變地看向葉瀟,隨後,周晴環顧四周一圈,面色變得有些難看,一眼掃去,她沒能發現爍陽石的存在。

「周晴師妹,這是怎麼回事?」

彭翔的臉色也是陰沉如水。

周晴俏臉含霜,在與懷中焰靈鼠的心識交流中她猜測到了些許,幾日前焰靈鼠潛入到這裏時,可並未發現這樣的景象,那時這裏唯有爍陽石的存在。既然現在爍陽石不見了,卻多出了一個陌生人,因此她一下便認定是葉瀟將爍陽石搜刮一空。

「此人……將所有的爍陽石都搜刮進了口袋!」

周晴銀牙緊咬,低聲說道。

「什麼?」

彭翔的面色再度陰沉幾分,目光陰鷙地看向葉瀟,心中有着不甘。

「我的焰靈鼠,能夠感覺得到那人身上殘留的爍陽石的氣息!」

周晴低喝一聲,隨即問道:「我們……該怎麼辦?」

「此人的實力……我總感覺有些飄忽不定,表面上看去連開穴都未達到,卻隱隱給我一股危險之感。還有那虎紋黑熊,莫非就是死在此人的手中?」

彭翔雖然有着與葉瀟動手的打算,可他心裏還是有些謹慎。

「不錯,我也有着這種感覺!」

周晴點點頭,他倆同為開穴第一境的實力,面對還未真正突破開穴境的葉瀟會產生這樣的感覺,的確有些讓他們費解。

「不如暫先試探一番,此人若是真的憑藉着自己的實力將虎紋黑熊打敗,將爍陽石搜刮一空,那肯定不簡單,摸清底細后再做打算。若他只是憑藉運氣做到,在此強裝鎮定,那我們便立馬出手,將其擒下!」

彭翔思緒飛轉,轉眼間便下了決策。

周晴微微點頭,同意了彭翔的計劃,爍陽石她實在不願輕易放棄。

「在下彭翔,乃是夜火山的弟子,不知閣下是……」

彭翔跨出一步,抱拳沉聲道。

「夜火山的弟子?」葉瀟心裏微微有些驚訝,隨即有些哭笑不得,沒曾想這倆人又是來自於夜火山。當初在泥芽沼澤,為了爭奪寒玉朱蓮,他也是與夜火山的一名弟子交過手,眼下的情景,還真是有些似曾相識呢。

「這兩人應該也是被我唬住了,想要得到爍陽石,卻又不敢貿然對我出手,這才過來先試探我的底細……」

葉瀟瞬間便明白了這兩人心裏的算盤。

「那女子看向我的目光分明暗藏了敵意,而其懷中還抱着焰靈鼠,我身上殘留的爍陽石的氣息應該是瞞不過他們的。」

「不過這兩人僅僅只是開穴第一境的實力,尤其那女子給我的感覺,比駱小敏剛剛突破到開穴境時的氣息還要弱一絲。單打獨鬥,我不懼他們任何一人,可兩人若是聯手,我應付起來……應當還是有着不低的勝算!」

葉瀟自信滿滿,赤金小蛇的存在讓他底氣十足。

「既然你們想要爍陽石,那麼我便給你們一個機會!」

葉瀟心裏默念一句,隨即眼中劃過一抹凌厲之色,他徑直從骨架上躍下,在離兩人三米遠的地方停下腳步,神情坦然地直接說道:「你們……是為了爍陽石而來?」

彭翔頓時眉頭一皺,他沒想到葉瀟竟然立馬看穿了他心裏的想法,如此直接了斷,開門見山地問了出來。

而隨後,葉瀟接下來的一句話頓時讓他連同其身後的周晴瞳孔一縮,偽裝出平淡的面色瞬間垮了下來。

「這裏的爍陽石差不多已經全部被我收入囊中了,你們來晚了一步,抱歉……」 在這一波情緒的驚濤駭浪中,周逸感到無比的煩躁,咬住牙關,死死堅持。

「忍住……忍住!」

周逸強行忍耐這股暴躁的情緒,他覺得自己的意志還能夠堅持那麼幾分鐘,強行操控著「老馬」的身體,穿越了牆壁。

能夠聽到隔壁房間中,一位年輕人正躺在床上,和自己的女朋友聊天。

隱隱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小麗啊,明天又是周末了,一起去城裡看電影嗎?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看電影咯,大夏國那邊拍的科幻片,據說很好看。。」

「啊……好討厭,電影院黑燈瞎火的,我才不去!」

「要麼去KTV唱唱歌什麼的。」

「我才不去唱歌呢,哼。KTV孤男寡女的。」

「那你覺得去什麼地方玩?」

「賓館啊,嘻嘻~~」

聽到對方的談話,周逸感覺自己的瞳孔放大,情不自禁地想要衝過去,給對方一個巴掌。

玩耍?怎麼行?!給爺起來努力!

怒氣值越來越高。

殘存理智讓自己死死地忍耐住。

「媽的……再這樣下去,馬上就要蚌埠住了。」

這種莫名的憤怒,是這一具身體的先天本能。

一看到人摸魚,就會發狂地想要鞭笞對方上進,簡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他死死的忍耐,忍耐,忍地頭皮發麻,好像渾身上下的每個地方都有螞蟻在亂咬,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忍!不!住!了!

最後只能在年輕人大腦中,小小地咆哮了幾句:「努力啊,你他媽給老子努力起來,泡什麼馬子呢?還不如努力上進學習,這個年紀不搞錢,什麼時候搞!」

舒服了。

舒服了。

每個毛孔,都在舒服。

原來訓斥人的感覺這麼的舒服。

「誰,誰在說話?!」年輕男子被吼了之後,疑神疑鬼。

「幹嘛啊!」電話邊的女人叫道。

「好像聽到了你爸爸的聲音……媽的,靈異事件,賓館還是先別去了吧,我怕被你爸抓住。」小夥子左顧右盼,什麼都沒看見。

「膽小鬼,哼。」

「小麗,不是我膽小,是他們老一輩觀念落後。要是真的被抓住……」

周逸躲在牆壁中偷聽,不敢再胡亂髮出聲音了。

大概偷聽了三分鐘的時間,「馬包虢」的身體再一次出現了變化,它變得劇痛無比,彷彿要撕裂開來。

心中一動,連忙回歸了自己的本體。

「念」畢竟只是「念」,並不能脫離人類靈魂太久。

否則就會徹底消散。

對目前的馬包虢而言,三分鐘,是一個極限。

而三分鐘,也是周逸意志力的極限,操控的太久說不定會被奮鬥逼的狂熱情緒污染。

周逸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石板的獎勵,好強。誰都不會想到,有個詭異躲在牆壁中偷聽吧,哪怕只有三分鐘的時間。」

「絕對是頂級的偵查能力了。」

一個奮鬥逼「老馬」,就有這麼多的功能了,如果是更強大的詭異呢?

「世界上還有另外的……可以操縱詭異的人類嗎?」

周逸興奮的同時,又有點疲憊,眼看著時間不早了,便昏昏沉沉地睡去。

……

一直到早上六點鐘,迷迷糊糊中,聽到了一陣陣冥冥中的呼喚,有人在叫自己起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