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將沒有任何籌碼,只能任人擺佈!

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對方的憐憫上!

與其被對方捉住,還不如逼對方在對自身最有利的情況下主動現身。

得把一切在白虎虛影存在的這五分鐘內全部擺平!

這是一步險棋,卻也是能夠最大程度規避風險的辦法!

只是,那位獸神,怎麼還不來?

「白虎,停手!剛才冒犯我的不是那個那個三頭狗,只是讓你給它個教訓罷了。」戴華斌突然說道。

他話音剛落,漫天的劍陣直接就分解為了金色的光點,消失了。

赤王看到白虎住手了,勉強鬆了口氣,剛剛它差點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真的是太恐怖了!自己有多少年沒有體會到這種接近死亡的滋味了!

赤王看到白虎回到了那個少年身邊,而後便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對方好像也有分寸的,不想趕盡殺絕。

自己得把這個誤會解開了,讓他們把瑞獸放了,同時確認那個人類到底是不是魂獸化形。

雖然自己已經猜到了那個人類的身份,但是還是要確定一下為好。

然而,戴華斌下一句話差點讓這個排位第八的凶獸再次摔趴在地上。

「這隻魂獸剛才想要冒犯我,還威脅讓我交代家族,以及留下血脈,就直接殺了吧。」

卧槽!不能啊!赤王在心裏瘋狂大喊。

「兩位,這只是個誤會!這隻瑞獸對我們星斗大森林很重要,它所造成的一切冒犯我們可以進行補償。」赤王急道。

它急歸急,可是不敢再上前阻止了。

人家說得很清楚,因為它沒有冒犯,所以放它一馬。

要是它再上去,人家或許直接就給它屠了!

戴華斌沒有理它,白虎又召喚了密密麻麻的白金色劍陣,看得赤王頭皮發麻!

赤王心一橫,三顆頭顱突然仰天長號,最中間的一個頭顱更是噴出一束紅芒,朝天而去!

帝天,你快點過來!

戴華斌只是冷冷地看了赤王一眼,就又盯着那頭瑞獸了。

瑞獸此時的精神很萎靡,它全身的毛髮都顯得黯淡無光,眼中卻依舊是倔強的神采。

它死死盯着冷臉的戴華斌:「可惡的人類,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聽到這話,赤王差點沒暈過去: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安靜點!別再挑釁對方了!

「那好,我滿足你!」戴華斌冷冷道。

但是,他卻暗中命令白虎,劍陣不要真的落下——剛才赤王應該發出了信號,帝天很快就會到!

眼看漫天劍陣,赤王都快急哭了!

忽然,星斗大森林方向出現了詭異的變化,整個星斗大森林都像是在微微晃動似的。

所有視線內的樹冠竟然都同時朝着一個方向擺動,然後再徐徐回擺。

無形的威壓就像是天地之間出現了巨大的變化一般緩慢地從星斗大森林之內溢出。

這股威壓和白虎的威嚴相遇后再空中產生了一連串的爆響!

雙方的威壓拼了個半斤對八兩。

一條黑龍從密林中緩緩走出,龍眼中閃過一抹凝重——對方的實力不弱於它,而且血脈更是高於自己!

難怪赤王會發出信號求救!

帝天看着瑞獸頭頂懸浮着的劍陣,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自己可以擋下這恐怖的劍陣,但是絕對會受創!

目前瑞獸在對方手裏,而對方又有着不遜色於自己的武力!

非常棘手!

除了實力強大的白虎,帝天同樣注意到了釋放窮奇武魂的戴華斌。

那個人類,很古怪!

還有這股血脈的氣息,如此地邪厲,而且非常純粹!

自己血脈的深處竟然有有一絲顫抖!

那代表着那個人類深藏有比自己等級都高的血脈!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因為這種氣息帝天從來沒有遇到過!

他們到底是什麼來頭?

赤王看到帝天終究是趕來了,連忙到了帝天的身後,而後對帝天耳語了幾句——它把大致情況和自己的猜測全部告訴了帝天。

對方很可能是一隻重修的魂獸,剛才瑞獸挑釁他們,結果對方被惹惱,另一隻強大的魂獸突然出現,而後就變成了這種情況。

當時還真是心有餘悸,赤王真的以為自己就快掛了!

聽了赤王的話,帝天看向戴華斌的神色一陣變幻,總之,非常複雜。

戴華斌同樣看着眼前的黑龍——它,應該就是帝天了!

說實話,戴華斌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帝天的實力已經超越了普通的極限斗羅,白虎虛影並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如果帝天要動手,戴華斌沒有絲毫辦法。

不過,現對方的樣子明顯非常忌憚,不敢隨便動武!

而且帝天看自己的神色有些古怪,至少戴華斌沒有在他眼中看到厭惡的情緒,反而是一種驚奇——

這什麼鬼啊?

帝天不是一向討厭人類的嗎,而且自己還劫持了瑞獸!

「對於瑞獸給兩位帶來的冒犯,我表示歉意。」

「只是,兩位應該知道瑞獸對於我們的重要性,希望兩位不要傷害它,不然我們只能將你們視為敵人。」

「兩位的血脈都很高,我並不想傷害你們。」

「至於對兩位的冒犯,我們會做出補償的。」

帝天說道。

戴華斌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帝天的話語怎麼聽起來這麼客氣,就算有窮奇武魂,可是自己是人類啊,原著中他對玄老可是直接威脅的!

這個反常點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閣下應該是魂獸重修吧。」帝天突然對戴華斌說道,「不知閣下是重修之前是什麼魂獸?」

帝天這麼一問,戴華斌全都明白了——原來這貨把自己當成魂獸重修了!

難怪難怪!

知道了這個意外情況,戴華斌決定將自己心中的計劃和說辭做出調整——

那樣他的把握會更大一些,或許還可以得到一份機緣!

之前,戴華斌的想法是通過白虎虛影的強大,自己的窮奇血脈和銀龍王在森林深處養傷的秘密來恐嚇帝天,讓它相信自己背後有神階強者的存在,而讓帝天投鼠忌器!

這個計劃非常瘋狂,直接就戳中了帝天的逆鱗!

帝天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主上養傷的事情被暴露,更加恐怖的是還被同級的神階強者發現,這會讓整個魂獸一族有失去所有希望的危險!

它的主上還在養傷,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動手,那樣他們計劃就會功虧一簣。

能否打敗對方還是個未知數,而且還有神界那些傢伙的威脅!

至於帝天為什麼會相信戴華斌的話,除了窮奇這種恐怖的血脈證明外,最關鍵的就是銀龍王養傷的信息!

帝天可不知道戴華斌是穿越過來的,那麼戴華斌得知銀龍王養傷消息的背後就只有一種可能!

他的背後有神級強者,而且品級不低!

他沒有聽他的主上說過這片大陸有其它神級強者,那麼就是它的主上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存在,而對方卻可以感受到他主上的氣息!

細思極恐!

帝天是個有理智的魂獸,他直接掀桌子的可能性非常小,只有完全絕望的時候,他才會拚死一搏!

所以確定了戴華斌背後有神級強者后,帝天很可能不會立刻動手,他還沒有失去所有希望,不敢輕舉妄動,至少他有三個問題要搞清楚:

對方的神級強者具體實力如何?

對方的神級強者是否對他們有惡意?

對方的神級強者和神界有什麼關聯?

一旦帝天因為忌憚和戴華斌談下去,那麼主動權就掌握在戴華斌手裏了。

戴華斌可以根據原著掌握的信息以及對帝天性格的了解編出一套說辭來滿足對方。

他甚至可以說自己的家族對神界那幫傢伙也有敵意,讓帝天覺得自己背後的強者不會對它們產生威脅,甚至還存在合作的可能!

讓帝天忌憚不已的同時又不至於完全絕望翻臉。

至於白虎虛影,只要解釋說是自己家族長輩的投影罷了,遇到危險就會再次出現,只要談判到這種程度,就算白虎虛影消失也不怕了。

戴華斌不怕帝天直接翻臉,首先瑞獸還在他們手上,其次,白虎虛影可以攔住對方,讓他好好冷靜一下,知道自己不可能憑武力直接制服對手——

帝天可不知道這個白虎五分鐘后就會消失!

或許戴華斌的計劃實際情況會有偏差,但是大方向他可以肯定不會出錯——就憑他了解斗羅二以及部分斗羅三的劇情!

不過,現在情況有變!

任何計劃都不是絕對完美,需要根據情況來及時調整,最精妙的計劃永遠是流動的!

現在帝天他們居然把他認成了重修的魂獸,那麼戴華斌覺得有必要改動一下先前想好的說辭。

他不會放棄對方任何一個對他有利的誤判!

戴華斌從白虎虛影出現后就在心裏計時,現在到帝天出現,大約過了一分半,他還有三分多鐘的時間!

下面,就到了戴華斌飈話術和演技的時候了!

演戲,永遠是人類最厲害的本領之一,欺詐也是! 回到咸陽城,黑山立刻著手整訓郎衛軍。此時的郎衛共有六千餘人,三份之一是高官猛將的後代,三分之二是烈士遺孤,還有一小部分是在戰場上表現出色的年輕的低級軍官,調回來由秦王親自考核準備將來重用的。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一一老秦人的子弟。因此,這些大部分人在咸陽都有府邸,平時不輪值的時候,都呆在家裡享樂!要集中訓練一次都要提前幾天打招呼!

黑山一到任,立刻下令第二天晨時,全部集合,有遲到、不來的全部重責三十年棍!黑山在中尉軍治軍嚴格,郎衛們早就知道了,果然沒有人敢遲到,王離一看,就感嘆不已,自己以前叫集合,沒有個三天,人都難到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