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道之路,禍福難料。若是遇到困境,一定要傳訊告訴為師。去吧!你已經該離開,希望為師今後能夠以你為傲。」

璇璣劍聖腳踩冰面,一步十丈,逐漸消失在古河的下游。從始至終,他也沒有提過「時空傳人」四個字。

古河的下游,通往東域神土。

古河的上游,通往東域邪土。

一條大河,一師一徒,兩種截然不同的路。

張若塵似乎能夠明白璇璣劍聖的心情,因為,只要池瑤女皇還活著一天,那麼,張若塵就永遠都無法恢復原來的姓名。

他的六弟子,張若塵,已經死在了今天。

「師尊,保重。」

張若塵的雙眼盯著大河的下游,目送璇璣劍聖離開,嘴裡低聲的念了一句。

隨後,他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個金屬面具,戴在臉上,逆流而上,向上遊行去,義無反顧的踏上前往東域邪土的路途。

只有修鍊到魚龍第四變,才能修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現在,他當然只能使用面具,隱藏自己的容貌,以免被人發現身份。

這一片原始叢林,名叫墜神山嶺。在其北邊,為朝廷統治的三十六府,稱為「東域神土」。

在其右邊,則是東域邪土。

因為,有墜神山嶺這一座天然的屏障,直到今天,朝廷的大軍,依舊沒能將東域邪土攻克下來。

就算攻克下來,治理東域邪土,也是一個難題。

畢竟,這一片大地,已經被邪道統治了不知多少年,聚集了大批殺人魔頭,邪道高手,就算是沒有修鍊武道的普通人裡面,也很難找出幾個好人。

因為,一個好人,很難在東域邪土生存。

行走在原始叢林裡面,張若塵隨時都會遇到強大的蠻獸,僅僅只是五階下等蠻獸,他就殺死了六隻。四階蠻獸和三階蠻獸,更是不計其數。

其中,最厲害的一隻蠻獸,更是達到五階上等的級別。它的戰力,堪比魚龍第九變的人類修士,張若塵船上了流星隱身衣,才得以逃走。

半個月時間過去,張若塵來到墜神山嶺的邊緣,即將走出原始叢林。

這一段時間,張若塵白天快速趕路,晚上就進入圖卷世界修鍊,修為進步巨大,已經達到魚龍第二變的巔峰。

若是再煉化一滴玄武聖血,張若塵有把握,在近期之內,就突破到魚龍第三變,達到煉骨化玉的境界。

傍晚時分,張若塵終於穿過墜神山嶺,來到東域邪土的第一座城池,離原城。

離原城,位於墜神山嶺的邊緣,城牆十分高大,但是,卻破破爛爛,很多地方更是已經倒塌,露出數十米寬的缺口。很顯然,這裡的城牆,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重新修繕。

張若塵從一處斷牆的缺口,進入城中。

他來到離原城,有兩個目的。

一是,購買聖石。

二是,找人。

購買聖石,是用來測試煉器戰士的力量。畢竟,大師兄將煉器戰士送給他之後,他還沒有測試煉器戰士到底能夠發揮出來多強的力量?

至於找人,當然是要找幫手。

想要在帝一的地盤上,將他殺死,就必須要找幫手,而且還要精心策劃,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從而做到一擊必殺。

張若塵考慮過去霍聖山莊,尋找當年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藉助他們的力量,對付帝一。

但是,張若塵很快就又否定了這一個策略。

畢竟,已經過去八百年,就算曾經他們是忠心耿耿的部下,現在,也未必還忠心與他。萬一那些人反將他出賣,張若塵豈不是讓自己陷入絕境?

如今他孤身一人,來到東域邪土,必須要小心,更加小心,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當然,張若塵還考慮過另外一個人,那就是端木星靈。

別的人,或許不值得信任,但是,端木星靈應該還是可以相信。而且,在東域邪土,不僅僅有黑市的勢力,更有魔教的勢力。

若是能夠藉助魔教的力量,那麼,張若塵要殺帝一,就又多了幾分把握。

不過殺帝一,是相當大的事,張若塵不想麻煩端木星靈,更不想連累她。最終,張若塵還是搖了搖頭,決定還是自己單獨行動。

正在思考的時候,突然,張若塵停下了腳步,抬起頭,向街道右邊的一個店鋪望去,只見店鋪大門上方的匾額上面,書寫有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清玄閣。」張若塵念道。

在雲武郡國,端木星靈的姑姑,秦雅,就在武市,開了一座清玄閣。

清玄閣是張若塵第一次購買丹藥的地方,所以,至今依舊記得十分清楚。

卻沒想到,來到東域邪土的第一座城池,就又看到一座清玄閣。

只不過,眼前這一座清玄閣,卻比雲武郡國的那一座要大很多,不僅僅只是販賣丹藥,而且也販賣真武寶器和蠻獸坐騎。

離原城的秩序,雖然很混亂,但是,清玄閣的外面,卻顯得井然有序。

時時刻刻都有武者,從清玄閣的大門,進入和走出。其中一些是從墜神山嶺中采完藥材,前來販賣的葯農。還有一些,卻是佩戴兵刃的武者,顯然是進去購買丹藥和真武寶器。

張若塵剛剛走了進去,耳邊就傳來一個既是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蒼老聲音。

「公子,你要購買丹藥,還是真武寶器?」

張若塵轉過身,只見身後,站著一個十分眼熟的老者。老者的嘴角,有一顆黑痣,臉上掛有熱情的笑容。

看到這一個老者,張若塵生出一種錯覺,他似乎又回到了雲武郡國。

因為,眼前這一個老者,與雲武郡國的清玄閣的那一位掌柜,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張若塵的心中又驚又喜,但是,卻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淡淡的道:「請問閣下如何稱呼?」

「老朽,墨翰林,乃是這一家清玄閣的掌柜。」老者笑道。

就連姓名,也完全相同。

應該錯不了!

到底是,雲武郡國的清玄閣,搬到了離原城?還是說,在東域,本就有很多家清玄閣?

當初,張若塵的境界低,看不透墨翰林的修為。如今,只是一眼看過去,就將墨翰林看透,他的修為,達到天極境後期。

如此境界,當初在雲武郡國,絕對算得上是武道神話。

張若塵平心靜氣,道:「我要購買聖石,清玄閣能夠幫我弄到嗎?」

「聖石?」

墨翰林瞪大了雙眼,蒼老的身體先是微微一震,隨後,就又重新開始審視張若塵。

若不是看張若塵的氣度不凡,墨翰林估計已經叫人將他驅逐出去。

購買聖石,還敢不敢大言不慚?

一塊聖石,足以兌換一千萬枚普通靈晶,堪比一百億枚銀幣。

而且,這還僅僅只是兌換。若是有人購買,聖石的價值,還要提高一成,也就是一千一百萬枚普通靈晶。

正常情況下,只有半聖,才會用到聖石。

而且,一些沒有背景的半聖,還未必用得起聖石。

雖然張若塵戴著面具,但是,一眼看去,還是能夠看出,他的年齡,大概只有二十來歲。怎麼可能是半聖?

墨翰林的神情凝重,道:「清玄閣在整個東域,也有上萬家店鋪,算得上是底蘊深厚。只要公子出得起價格,當然可以弄到聖石。不過,如此大事,老夫做不了決定,必須先去請示老闆娘。」 當晚七點。

蘇木,麥瑞,以及幾個《仙劍》的演員,來到了華盛酒店的竹逸包房。

竹逸,顧名思義,環境就如同竹林般的嫻靜愜意。

酒店的經理,和早到的幾個演員,恭恭敬敬的在門口迎接。

「麥神,蘇老師。」

李逍遙扮演者,靈兒扮演者,唐鈺小寶,阿奴的扮演者,幾乎同時說話間迎了上來。

當然,沒有月如的扮演者,也就是蘇木的妹妹,小林兒。

為什麼?

因為這丫頭前段時間,回去他們學校參加月考,所有科目加起來了考了個不到200,被她媽壓去學習去了,這段時間,估計她不過個三百,蘇木的幺媽也是不會放她出來鬧騰,拍戲了。

畢竟,750分的滿分,考不到200……

氣的幺媽差點帶小林兒去差智商。

至於為什麼都拍戲了,怎麼還要看學習……

未雨綢繆吧,她現在這個成績,藝考過了,文化課都過不了。

「這麼早呢?」麥神樂呵呵的回應:「別站著了,都進去吧。」

蘇木附和點頭。

打了個招呼,眾人進入了包廂內。

「蘇老師……」

付迪眼疾手快,搶到了給蘇木拉椅子的機會。

靈兒的扮演者也很懂,早早的就卡好了位置,笑著給麥瑞拉開了位置,「您坐。」

「……」

只留唐鈺和阿奴兩人對視一眼,臉色微變,略顯懊惱。

今天這宴不簡單啊,對手強大啊。

「都坐都坐。」

麥神坐下,也吆喝讓大家都坐下。

唐鈺阿奴兩個演員剛坐下,就又愣住了。

「不急不急,麥神,您這杯子,還有碗筷,我拿去先幫你用開水消消毒。」

「蘇老師,您的……」

「……」

淦,這倆人果然有些怪怪的,這是大酒店!餐具要按嚴格標準消毒的!

還用得著再用開水嗎?

離譜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