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能讓和尚在我們玄門大殿誦經念佛…唉!」

這些徒弟一聽這話,頓時有些不舒服,當他們看到唐僧堂而皇之在大殿內念經,更是覺得受到了侮辱,心念難平,更是不服氣的想要湧上來。

而白素貞可不會管那麼多,只是淡淡的站在殿門內,伸出手來說道:

「拿來吧,我呈上去就是。」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師父,為何不讓我們進殿,我不服!!」

「就是,就是,我也不服!!」

一見白素貞站在他們殿門口那囂張的樣子…

他們自以為白素貞那淡淡模樣就是看不起自己,然而實際上就是白素貞根本不想理他們,在她眼中只有蘇炎。

他們說着甚至還想湧進殿內來,然而此刻鎮元子真的生氣了…

「退下,難道果真聽不懂為師所言了!?」

「啊!!」

只聽得他一聲令下,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那些徒弟就倒飛而回,一個個像是被龍捲風襲擊,先是被吹上天空,然後狠狠地砸到地上。

「噗!」

眾人整齊劃一的慘叫,吐血,幾乎就像是被克隆出的機械人。

「你們聽好了,為師說的是什麼就是什麼,膽敢再次放肆,就絕不會有如此輕巧的事了!」

「悟凈,不用管他們,拿着那些東西過來,全力救治蘇炎!!」

「是!」

(本章完)不過冷水總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比如……讓人更好地專註於自己的身體。

沒錯,一盆冷水澆下來,能把雜念澆熄大半。

寒冷讓秋槿涼瘋狂動自己的內力,然後她感受到了一直以來嗯無法觸動的瓶頸終於開始鬆動了,這意味著她有了突破的可能性。

這可是從凡品九段到中品一段之間的

《槿染》第七十九章:竟然突破了 林昊楓的別墅位於西郊的富人區,偏僻而不荒涼,幽靜中透著富麗堂皇,每棟別墅之間的距離大概一百米左右,保持了彼此的隱私。

此時門前五十米的距離,擠滿了烏泱泱的記者,聽說這邊有了動靜,一些在車上觀望的人也跑了下來。

已是夜裡十點,場面很大很轟動。

保安將大門緩緩打開,同時站到門前,將記者隔在外面安全的距離。

中間位置讓出來,尤葉挽著林昊楓的胳膊,緩緩走出。

別墅的門燈柔柔的,映在兩人的身上,耀眼如天際銀河垂落,晃得人睜不開眼睛。

嘈雜熱鬧的現場突然間死寂,盯著林昊楓身邊的尤葉目瞪口呆。

幾分鐘后嘰嘰喳喳的聲音才響起。

「女的?」

「好像真的是女的!」

「不對啊,可靠消息說,這棟別墅是二人世界,除了下人,就是林昊楓和那個男小三。」

「這年頭可靠消息哪有真可靠的,女的也夠勁爆,肯定不是夏幽詩!」

「我去,當然不是夏幽詩,夏幽詩哪有這麼美這麼仙這麼……我去,真不知道怎麼形容,白城什麼時候空降這麼一位大美人!」

死寂過後,嘈雜之聲更甚,記者們的重點從「男小三」變成了「她到底是誰」。

林昊楓喜不喜歡男人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樣一位橫空出世的美女,白城這麼多雙八卦記者的眼睛,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女的?怎麼可能?」靠在後面戴著毛線帽的夏幽詩,聽到議論聲驚呆了,怎麼也想不出哪裡跑來一個女人。

更讓她氣憤的是,還「夏幽詩哪有這麼美這麼仙……」

這些記者是眼瞎了嗎,明明是個男的!

她被林昊楓從別墅趕走以後,並沒有離開這裡,守在外面想了半天,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破釜沉舟。

如果林昊楓真的藏了個男小三,即使結婚又怎樣,他們的婚姻將有名無實,到時候兩年沒孩子,她馬上捲鋪蓋走人,婚前合同書上寫得清清楚楚。

她不能出面抓男小三,不如讓別人來抓,而且還要抓得驚天動地,最好全世界都知道才好。

到時候她以未婚妻的身份站到林昊楓的身邊,澄清這只是個謠言,堅定不移的證明林昊楓的清白,林昊楓怎麼會不感動。

回頭讓董素晴把那個不要臉的小男人趕走就是了,林昊楓還是她的,而且兩人將情比金堅。

主意已定,夏幽詩匿名向媒體透露了消息,記者們蜂擁而至,她悄悄地夾在其中,等著做林昊楓的救世主。

可是她沒想到林昊楓會直接走出來,按理說他應該醉酒還沒有完全清醒才對,距離他們吃完蛋糕也不過兩個多小時。

事情的發展同夏幽詩的預想完全不同,她捂著毛線帽拚命地往前擠,想看個究竟,又怕帽子掉了被人認出。

擠到一半,林昊楓的聲音響起:「各位辛苦了,既然大家得到消息在寒風中等了這麼久,瑞豐的這條新聞,就在各位面前首發。」

他頓了一下,底下議論之聲再起,從「抓總裁的男小三」到拿到「瑞豐的頭條新聞」,這中間的落差太大,凍得跟僵雞似的記者們需要緩一緩。

尤葉挽著林昊機的胳膊,迎風而立,長發飛舞。

林昊楓經驗老道,記者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跟著他的節奏在走。

深吸一口氣,尤葉給自己打氣,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接下來該她出場了。

她一直有本事在最短的時間內給自己找出一百個說服別人的理由,但這一刻,她還是非常緊張。

因為當她說出一百個理由的時候,都是戴了面具,隨心所欲。

而現在,她站在這個必須要面對的世界面前,真真正正地,做她自己。

「準備好了嗎?」林昊楓輕聲問。

他在給記者們緩衝的時間,也在給尤葉充足的準備時間。

「準備好了。」短促有力的四個字,緊張沒有令尤葉退縮,反而令她興奮。

她等這個機會,等了十年了。

。 槍戰的確結束的很快。

在一方準備充足不講武德偷襲,另一方毫無準備人都不夠的情況下,槍戰幾乎是一邊倒的屠殺。子彈滿天飛,怒罵聲慘叫聲不絕於耳,臭肉帶著岳霖三人站在後面就跟等紅綠燈一樣等前方槍戰結束。

當瘋野豬那邊最後一人連中八槍倒地而亡消失后,偷襲方洋洋自得地提前離開,留下一地彈殼和千瘡百孔的牆面。

所有屍體都已消失,就連血跡也不復存在,唯獨空氣中的血腥味遲遲不肯散去,成為這場快速屠殺唯一的證據。

臭肉領著三人繼續往前走,左柯走過槍戰地的時候忍不住道:「這屍體消失得這麼快,連血都不剩,只留一地彈殼沒什麼感覺吶。」

「你還想要什麼感覺?一地崩開的腦瓜子腦漿讓咱們吐一會兒?」岳霖沒想到左柯這麼重口味,轉念一想這貨能想出只要捶不死就能刷經驗的方法,頓時理解了他為何這麼重口味。

變態殺人狂嘛,喜歡看這種場面是正常的。

「臭肉,要是剛才他們槍戰的時候有人路過不幸被射殺了會怎麼樣?被殺的那個人的星盜團會繼續尋仇嗎?」陸嫣問道。

臭肉道:「槍戰聲音那麼大,隔著老遠就能聽見怎麼可能會有人路過被射殺?」

陸嫣:……

臭肉領著三人又走了7條小巷,目睹了6場槍戰,平均每條小巷都有一場槍戰。其中規模最大的一場有幾個哥們端著衝鋒槍突突突,愣是打出了冒藍光的加特林的效果,惹得臭肉這種勇於圍觀的人都不敢靠近,只敢領著三人站在看不見的死角聽聲。

岳霖也算是明白為什麼臭肉會這麼淡定了,這槍戰的頻率跟紅綠燈差不多,等槍戰確實約等於等紅綠燈,開車上路等個紅綠燈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商會是一棟高樓,和岳霖想象中的那種金碧輝煌建得跟宮殿一樣,玄幻小說中西式的建築完全不同,混亂星球的商會就是一棟普通的寫字樓,還是一棟沒什麼造型看上去挺丑的寫字樓。

寫字樓上掛著商會的名字——混亂商會。

寫字樓裡面極為熱鬧,1樓大廳用人聲鼎沸來形容也不為過。大廳最中央是一面超大顯示屏,上面流動滾著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岳霖看了一眼感覺像是商品信息,只有商品名稱和價格。

顯示屏前有許多星盜仰著頭盯著,嘴中念念有詞跟炒股的股民一樣。

「臭肉,那是什麼?」左柯好奇地問道。

「那是商會的收購清單,上面的東西都很難尋,如果找到交給商會,除了能獲得星幣以外還有機會併入灰燼星盜團成為灰燼的一員。這個收購清單每隔幾天就會更新輪換一次,雖然找到的幾率不大,但大家外出前都會派人把清單記一下,萬一運氣好碰見一兩樣呢。」臭肉解釋道。

聽臭肉這樣說,岳霖走近多看了幾眼,發現這些滾動的收購商品基本上都是稀有金屬,A級以上能量槍能量炮和機甲武器,A級以上機甲,所有武器圖紙和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確實很難尋,這些東西說白了都是被聯邦政府嚴格管控的戰略資源,除非直接打劫軍隊不然根本不可能弄到。

可若是這些星盜團有打劫軍隊的本事,又何必依附於灰燼星盜團呢?

「這些東西有人弄到過嗎?」岳霖問道。

「A級機甲A級能量槍有人弄到過,好像是在打劫到的貨品里發現的,其它的就……」臭肉搖搖頭。

「圖紙呢?」

「E級和F級的槍支圖紙有不少人找到過,聽說那些圖紙如果高價從商人手中買也可以買到。但是E級F級圖紙不值錢,從別人那裡買來倒給商會不划算,只有D級以上的商會才會重視。D級以上的就是能量槍和能量炮的圖紙,那些都屬於軍事機密,就連我們這兒唯一的機甲師都破解不出來。」

說著,臭肉指了指人頭攢動的角落:「三位老大,改名在那裡。人不少估計要排一段時間,反正改名也不用錢,這棟大樓1樓是辦事處,2樓到11樓都是商品展示交易區,12樓是收購區,13樓往上是機甲維修區和訓練場。要不我先去那邊排隊,三位老大你們把東西賣了四處逛逛。」

岳霖三人表示同意,反正臭肉渾身上下摸不出一個星幣想跑路連坐公交的錢都沒有。

臭肉去排隊改名,岳霖三人直奔12樓賣東西。

在電梯里左柯想到在1樓大廳看到的一切,不禁有些嘖嘖稱奇:「老岳你別說,這些星盜殺人不眨眼歸殺人不眨眼,講規矩也是真講規矩。剛才在1樓臭肉指的那個排隊改名字的地方你注意到沒,那一大團人圍在那一塊,雖說沒排隊但也沒打起來。」

「臭肉不是說了嗎?混亂星球上的人會遵守商會和灰燼星盜團定下的規矩。」岳霖道,「就算是星盜也得守規矩。若是完全沒有規矩早就亂套了,怎麼可能會讓這麼多星盜團都團結在一起變成星盜大本營呢?」

「有理。」左柯點頭,陸嫣也在一邊不明覺厲地點頭。

正說著,電梯門開了。

比起熱鬧非凡的1樓,12樓的收購區明顯冷清很多,11個收購櫃檯有7個都是清閑狀態,岳霖三人能看見的區域非常小,想必12樓的大半區域都用做倉儲。

櫃檯人員都是身高1米8以上的壯漢,若是擱其他地方都是做安保的好料子。其實這也算是混亂星球的特色了,無論是商會裡還是外面的馬路上見到的七成以上都是肌肉壯漢,塊頭大嗓門也大,說起悄悄話來恨不得隔著兩條街的人都能聽見。

岳霖朝離他最近的7號櫃檯走去。

明明是岳霖最先走向櫃檯,7號櫃檯的櫃員卻只看陸嫣,也只和她說話:「交易的商品拿出來就行,全部。」

櫃檯上有大籃子,岳霖和左柯一人一個籃子,把背包里的槍和子彈一股腦全扔進去,槍一個籃子,子彈一個籃子。

「33把F級手槍,39把E級手槍,5736發子彈。F級手槍40星幣一把,E級手槍60星幣一把,子彈一星幣一發,共計9396星幣。」交易員很快數完貨品,報出價格。

岳霖知道手槍和子彈應該不值錢,但他沒想到這麼不值錢。坐個公交好歹要10星幣呢,一發子彈就值一星幣,難怪街頭槍戰的那群傢伙打起槍來跟不要錢一樣。

這點錢,連買飛船能源和機甲能源都不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