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輛蘭博基尼雖然也不會便宜,但也不是太高調

還好不是那加長版的林肯,蘇穆心裏點點了頭。

那林肯太吸引人眼球了,蘇穆覺得不方便自己出去辦事。

這輛蘭博基尼雖然也不會便宜,但也不是太高調,空間也大,坐着還舒服。

蘇穆剛準備上車,想到了什麼,轉頭,對着侯在一邊的阿福吩咐道。

「阿福,我要考個駕照,你安排一下,在最短的時間內考試吧。」

「好的,小少爺。」

香車,美女,這兩樣都是男人的最愛。

蘇穆早就想體驗一把自己開車的快樂了。

「去SuperLM健身會所。」

蘇穆在決定去專門的健身館鍛煉的時候就已經在網上查過資料了。

這個SuperLM的檔次,規模,口碑都很符合蘇穆的要求。

「好的,小少爺。」

……

「先生,裏面請。」

規模果然是大,蘇穆目測,這個健身會所應該不小於5000平米。

「先生,您想進行哪方面的健身?我可以為你專門介紹一下。」

裏面很快就有專門的人員迎了上來。

「辦個全套的。」

蘇穆現在可不需要糾結選什麼了,有錢任性還是很有道理的。

而且,蘇穆本來就準備進行全面的健身的,自然是來個全套的。

「好的,先生,那我幫您辦下卡吧。」

「先生,我們這邊分為年卡和月卡,全套的年卡是二十六萬。」

「全套月卡的話是兩萬三千元。」

「先生,不知道您想辦哪種?」

果然是夠高檔的,這個價格也是絕對的高檔。

二十六萬一年?

普通人一年的工資也沒有這麼多吧?

「年卡吧。」

誰讓蘇穆現在是蘇氏集團的小少爺呢,身價擺在那,這點錢自然不在話下。 「回主子,洛家少主下落不明,洛大小姐下了江湖令,但凡能找得到少主,不論生死都是洛家的恩人。」趙同芳說。

牧北宸手放在膝蓋上,時間不多了,他等不及了。

可洛家可信嗎?

「把如意小郎君找到。」牧北宸眸色垂下,下了指令。

趙同芳立刻垂手:「是!」

石晗玉醒來的時候有些恍惚,環境的不熟悉讓她茫然了好一會兒,才算清醒過來。

房間里靜悄悄的,看了一圈發現只有自己,爬起床打着哈欠出門,推開門嚇得跳開,狐疑的看着跪在地上,半邊白衣染血的白竹瀝,嘴角一抽假裝沒看到走了。

白竹瀝低着頭直嘆氣,石家三姑娘出了名的護犢子,還是個睚眥必報的主,殺爹的事情都敢做的人,自己這是得罪狠了。

「三姑娘醒啦。」趙同芳滿臉堆笑的過來:「已經準備好了膳食,不知道三姑娘偏好,所以請三姑娘體諒。」

「沒事,吃飽就成。」石晗玉跟在趙同芳身後去了一個可以叫暖閣的地方,這暖融融的感覺不用想都是牧北宸的地方,他的寒毒導致畏寒喜熱異於常人的。

桌子上擺着幾個小菜,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看着都賞心悅目。

旁邊放着洗漱用的木盆和銅鏡。

石晗玉還是第一次看到銅鏡,好奇的過去照了照,結果銅鏡里的人影有些失真,還沒有水中倒影看得清晰呢。

洗漱之後,石晗玉坐下來吃飯,就只有一副碗筷,所以沒別人。

吃飽喝足,石晗玉看一直在旁邊的趙同芳,拿了帕子擦了擦嘴角:「你有事兒?」

「啊。」趙同芳清了清嗓子:「三姑娘,我想要收二姑娘當徒弟,不知道行不行。」

「呵。」石晗玉笑了:「怎麼着?是不相信我會盡心儘力?所以顧長生如今是我姐夫,你想給我二姐當師父?」

心思被揭穿,趙同芳的臉瞬間就紅了。

石晗玉放下筷子,端過來茶漱口,起身:「行啊,剛好我二姐喜歡。」

趙同芳以為石晗玉會不同意,結果聽到了這麼一句,更是尷尬的不行,知道你算計我,還答應你,這石家三姑娘想法是真的難以琢磨了。

吃飽喝足,石晗玉並沒有急於去找步秋,而是寫了一封信讓趙同芳送回家裏報平安,一個人走出山洞在山裏轉悠。

越是山頂,草藥就越珍貴,以前系統醫醫心心念念的草藥都可以採摘回去了。

活動筋骨,找草藥,石晗玉琢磨著怎麼給牧北宸治療。

人是一樣的人,可不一樣的地方更多,步秋說聯合幾大高手壓制毒藥,就沖這一點就超出了石晗玉的認知範圍,在自己的世界裏,武術也是有強身健體的功效的,所以石晗玉不會按照常人的身體去研究如何治療牧北宸,最多就是借鑒一下治療辦法。

獸吼傳來的時候,石晗玉正蹲在聽風崖的邊上摘石斛,這一嗓子差點兒把她送走了,身體一晃就被人抱住了,驚恐之下忘記閉眼睛,她切實的體會了一下高空墜落的感覺,偏頭看着牧北宸的側臉,石晗玉苦笑着問:「你一直跟蹤我啊?」

聽風崖,崖底。

石晗玉穩穩的落在地上,抬頭看着萬仞壁立的山,整個人就都不好了。

她可以接受這個世界尚武,但不代表能接受得了這麼高掉下來還沒事的事實,簡直是細思極恐。

再看旁邊臉色蒼白的牧北宸,好吧,自己沒什麼感覺,但牧北宸並不輕鬆。

「怕你出事。」牧北宸坐下來調息。

石晗玉垂眸沒做聲,被跟蹤的惶恐和這掉下懸崖的恐懼相比,她覺得跟蹤都不是大事了。至於說怕自己出事是一方面,主要還是想觀察自己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才是真的吧。

牧北宸需要調息,石晗玉起身在周圍走動,觀察地形,盤算著怎麼上去。

水聲潺潺,石晗玉順着聲音找過去,看到一條挺寬的小溪,溪水清澈,水底的石頭清晰可見。

一條體格堪稱健碩的純白大魚從水底探出頭,再擺尾入水,吐出一串泡泡遊走了。

遠處,咯咯噠的山雞領着一窩小雞仔兒晃蕩著,悠閑自得。

碧綠的草,野花點綴其間,微風帶暖,溫度似乎比外面還要高那麼一點點兒。

風景很美。

石晗玉捧了水在手心,暖水?

抬頭往兩邊看了看,石晗玉起身往上遊走去,不時的試一試水的溫度,走了好一段距離,溪水分叉了,好幾股水匯聚在一起成了小溪,其中一股水是從石壁中流出來的,熱氣騰騰的水吸引了石晗玉的注意力。

溫泉!

這個發現讓人興奮,石晗玉跑過去小心翼翼的試了試水溫,一片樹葉瞬間捲曲,溫度至少在七十度以上!

「主人,這水質好複雜。」系統醫醫說:「弱酸、弱鹼互相中和的結果,這種溫泉少之又少。」

石晗玉皺眉:「中和之後不就成了尋常的水?」

「所以下游才能有魚活着啊,那種魚應該是銀魚,體格那麼大的沒見過,一般都是小拇指大小。」系統醫醫語氣裏帶着疑惑:「很可能是水的作用。」

石晗玉捧了點兒溫水在手上:「提交。」

系統醫醫立刻收走了水,去分析了。

石晗玉轉悠了一圈回來,看牧北宸還在閉目養神,坐在旁邊靜靜地等著。

「主人!極有可能山裏另有乾坤,這水強身健體功效高的嚇人。」系統醫醫興奮的手舞足蹈。

石晗玉看了眼牧北宸。

系統醫醫立刻說:「但不適合他,至少這種混合后的溫泉水不適合他,主人,要不要到源頭看看去?」

「逢山開路嗎?」石晗玉懟了系統醫醫一句,畢竟那泉眼就拳頭大小,自己怎麼去看源頭?

牧北宸撩起眼皮兒看了眼石晗玉,見她擔憂的看着前面的高山,淡淡的說:「會有人救我們的。」

「哦。」石晗玉含糊的答應了一句。

兩個人靜靜地沒話說,石晗玉不擔心在這裏困多久,反倒是非常好奇那條小溪,銀魚她見過,那麼大的絕對沒有,混合后的水功效如此神奇,那就可以開發出很多絕無僅有的商品,賺錢才是正經的。

「醫醫,你能存儲嗎?」石晗玉問。

系統醫醫立刻說:「可以,可以裝成輸液袋。」

來到小溪邊,石晗玉把手伸進去,系統醫醫立刻忙活開了。

等存貯了不少水之後,石晗玉往上游去,泉水源頭五個水源,石晗玉挨個給系統醫醫檢查,結果讓人大跌眼鏡……。 這殺手在笑,覺得當初他力排眾議,選擇相信翼王,於他合作真是很正確!

要知道,翼王志在天下,家中有妖孽青麟,早晚有一天能夠奪得大夏皇位!

到時候,自己這個組織可就是從龍功臣,只要翼王執掌天下,那麼自己為之付出一生的組織,就可以從黑暗之中走入光明之下!

現在看來,自己的選擇好對!

不然,遇見如此大危機,怎麼能夠渡過?

「吼!林凡小雜碎!給老子過來!」

這殺手在獰笑,大手已經伸出,掌指之上,有劍芒跳躍,本事血肉之掌,但現在很像劍刃雕琢。

他面帶鐵質面具,恐怖而猙獰,整體來說,像是一個張開血盆大口的魔鬼。

鐵質面具將他整個臉頰都遮掩,只露出如毒蛇般的眼眸還有下方青紫的嘴唇,像是剛吃了死人一般,只是看著,就讓人很不舒服。

「哈哈……」

他大笑!

因為,此次的目標,就是那享有盛名的林凡,像是整個人都被嚇傻了,正呆在原地,傻傻的看著他呢。

嘿嘿,也許這小雜碎,到死都不知道,他們以為是同伴的翼王,會變相的助他吧?

讓他速度猛增十倍不止,只是一瞬間就殺到林凡這裡了,哪怕齊天等人在怒吼與咆哮,一個個奮力殺向林凡,也救不了對方,會被他一把掐住喉結,以此作為談判條件,換來生路。

翼王現在已經不偽裝了,不在做戲與殺手征戰,笑眯眯,心情很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