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不答應我可就要幫你答應咯!」

「這麼好的男人你還不要趕緊給我吧。」

「真是可惜了,如果我還是單身我肯定和你搶小羅的。」

「哎喲,李子姐你害不害臊呀,我這就告訴你男朋友哈哈!」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回到了女生宿舍樓下,也不知道這些舍友是怎麼發現他們回來的直接蹲在陽台看戲。

「呀!你們怎麼在這?」

「你說呢?」

「你先別轉移話題趕緊給人家小羅一個答覆。」

「我····」看着羅言那渴望而又有些擔憂的眼神苑小婷很糾結但是突然想起了飲料店裏店長的話。

「小姑娘,如果你不確定的話可以看看人家的眼睛,他的眼神最能告訴你,你想要的答案。」

於是,苑小婷鼓起勇氣勇敢地對羅言說。

「我····我願意!」

呼呼呼~~~瞬間在樓上吃瓜的舍友大呼起來,聲音引來了其他宿舍的人一起吃瓜。

「哇,這是什麼金童玉女呀?」

「天吶!我們學校還有這麼漂亮的一對情侶嗎?」

「這是什麼人間極品呀!」

「祝福祝福!」

「恭喜新人!」

有些人歡呼,有些人拿着手機拍照。

苑小婷不好意思地看向羅言此時羅言也是一臉害羞但是他的笑容是幸福的。 「能確定位置么?」林軒向541問道,541口中的中型殘骸實際上也並不,足有上百米長,幾十米寬,大不亞於一艘型航母!

「正在確定位置!」541軒快的掃描分析著來自勇氣號殘骸的信號!

……

「位置已經鎖定!」大約五分鐘之後,541終於定位了殘骸的坐標!

「這是勇氣號的那部分?」林軒問道。

「生化實驗室!是勇氣號探索未知星球,記錄和研究未知生命的地方!」541答道。

「怎麼聽起來有恐怖的感覺?」林軒一聽生化這兩個字,立刻就想到了生化危機,想到了喪屍和異形之類的東西,於是不由得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有些生物確實外表猙獰,而且實力強大,不過只要掌握了對付它們的方法,那麼一切都不成問題!」541自信的答道。

「那你知道對付這些玩意兒的方法嗎?」林軒問道。

「不知道!」541很乾脆的答道。

「你妹!不知道你費什麼話!」林軒被541氣的直翻白眼!

「如果船長大人您能進入生化實驗室的中控室的話,我就能取得實驗室的控制權,那時候數據共享,我就能知道對付這些危險生物的辦法了!」541答道。

「好吧!」林軒了頭,既然已經發現了勇氣號的殘骸,他什麼也得過去看看的,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候再跑路也是可以的!

按照541提供的坐標,林軒開始降低高度,並且向生化實驗室的位置靠攏!

「滴滴滴滴滴……前方發現強烈雷達信號!」就在林軒靠近生化實驗室的途中,541的警報聲大起!

「怎麼回事?」林軒趕緊止住了前進的步伐,如果被雷達鎖定的話,那麼人家一枚導彈過來,他就直接餵魚了!

「生化實驗室附近有人類活動跡象,這裡已經被人類佔據了!」541答道。

「日!搶飯碗的真多啊!媽蛋!那可都是我的私人財產!」林軒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道,雖然541承認他是勇氣號的船長,但是別人可不管那個,墜落在地球上的外星軒船,那自然是誰先發現是誰的!

「這裡是哪?」因為周邊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林軒早就失去了方位感,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時身處何處!

「這裡是靠近東瀛內海的一片島礁附近!」541立刻通過神秘戒指在林軒眼前投影出了地圖!

「該死!老子的東西居然被鬼子給霸佔了!」林軒的心裡一陣膩歪。

「有什麼辦法像上次一樣,把這個實驗室也偷走么?」林軒向541詢問道。

「這個恐怕不行,上次的殘骸雖然也被人類發現了,但是並沒有人進入殘骸之中,這次不一樣,整個殘骸內部都有人類活動的跡象!得清理掉裡面的人類,才能把實驗室轉移到我的主體空間之中!」541答道。

根據541所,鬼子發現這個殘骸已經時間不短了,甚至已經進入了殘骸內部,只是不知道他們對生化實驗室里的科技破解到了什麼程度。

「哎?有了!」林軒仔細觀察了一陣地圖之後,他發現生化實驗室所在的位置距離鬼子的一個旅遊勝地不遠,看來是這個殘骸被發現的時候,這個旅遊勝地就已經存在了,鬼子為了不讓北美的乾爹知道殘骸的事情,所以只是悄悄的開發外星殘骸,而沒有大張旗鼓的封鎖周圍或者把殘骸轉運走。

人家這裡雷達密布,明著用反重力滑板接近是不可能了,所以林軒就打算借著遊客的名義,從旅遊那邊摸過去!

「我們走!」主意已定的林軒駕馭者巨闕劍繞開了那些雷達的搜索,悄悄的摸到那個滿是遊客的島附近。

找了個沒人的島,林軒降落下來,隨便吃了東西之後,一直等到了天黑,林軒才駕馭者巨闕劍靠近了那個滿是遊客的島。

把巨闕劍收進戒指空間,兩手空空的林軒彷彿一個普通遊客一般,反正東瀛人和華夏人在外貌上非常接近,只要林軒不話,沒人會發現他的身份,而且這裡也有不少華夏人過來旅遊,就算被發現華夏人的身份也不會有人懷疑,只會把他當做華夏來的遊客而已。

林軒看似漫無目的的閑逛,實際上是刻意的向殘骸的位置靠攏,在靠近海邊的地方,林軒發現這裡只是被拉起了細,而且插有多國語言標註的鯊魚提示。

很顯然,鬼子做的很心,因為只要這裡有鯊魚,那麼遊客肯定不會下水,這樣一來殘骸的事情就不會被人發現,如果這裡拉上鐵絲,在設上警衛,那麼反而會引人注目!

「541,上次偷殘骸的設備還在么?」林軒問道,上次他能盜取研發實驗室,就是因為541生產了一個擁有鏡像折射技術的隱身設備!

「隨時可以使用!」541答道,這東西雖然能量消耗比較大,但是該用的時候還是得用!

「我們出發!」林軒一頭,然後一道光膜迅速覆蓋了他的身體,一眨眼的時間,光膜一閃,林軒憑空消失!

「嘩嘩……」空無一人的海面上泛起一陣水花,林軒悄然入水!

因為有水下呼吸器,所以林軒在海中可以像魚兒一樣自由的呼吸,簡單的適應了一下之後,林軒就向著541提供的坐標游去。

和海面以上的防衛鬆懈不同,海面之下這些鬼子可是層層設卡,攝像頭和潛水員交叉分佈,而且還有不少對水紋測試的設備,幸虧林軒有541提前預警,一路都是跟著魚群迂迴前進,要不然還沒等靠近殘骸就得被人發現!

大約三四個時的時間,林軒才算摸到了生化實驗室的附近,然後趁著巡邏的潛水員換班的時候,林軒跟隨一名潛水員進入了實驗室的內部!

兩道閘門過後,實驗室內是無水空間,林軒出水之後沒敢亂走,上次在遊艇上他就差被韓天宇發現破綻,雖然身體被隱身了,但是一路走過去留下水印,如果到處亂走的話,肯定會被人發現! 林天拿著夏晴給的資料,心裡只覺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林天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這幾位大美女,無論對哪一個,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看來還真是畫龍畫虎難畫骨啊!

想到這裡,林天無奈地笑了一下,然後拿起了夏晴找的資料,和留下的銀行卡,就走出了這家咖啡館,因為夏晴是這裡的會員,所以也就不用結賬。

出了咖啡館,林天決定先回自己家,畢竟賀國強也是個大人物,自己一天之內去找人家兩次顯得不太合適。

就這樣,回到了老公寓裡邊,林天開始自己斟酌這件事情,可是這個時候,他竟然又接到了雲飛打來的電話。

雲飛說已經到了青州市境內了,想請林天出來坐坐,不知道林天是否有時間。

林天雖然有點忙,但是也不好推辭,畢竟他還沒跟雲飛正式打過照面呢,這一次也算是認識認識了,所以林天就答應了雲飛的邀約,然後收拾妥當,就去找雲飛了。

讓林天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雲飛竟然沒有住在任何一家星級酒店,而是就住在了青州市的公務員招待所裡邊。

林天去了才發現,雲飛住的,竟然只是一間很小的單人間。

一見到林天來了,雲飛表現得很是激動,就見他一把上前握住了林天的手:「林醫生,總算能夠正常地看見您一次了!」

林天笑了笑,環顧了一下四周:「想不到雲飛哥出差在外竟然如此的簡樸,我是由衷的佩服啊!」

一聽這話,雲飛也笑了,他一邊笑一邊拍了拍林天的肩膀,無奈地說到:「沒辦法,出門在外,再說我們就是干反貪的,怎麼敢奢侈,在外邊,能有個立卧之地就很好了,還奢求什麼呢!」

說完,林天不禁對他點了點頭,林天對雲飛的認知,又提高了一點,看來雲老也真的是管教有方啊!

「您這次找我來有什麼事嗎!雲飛哥?」林天坐在小凳子上,看著雲飛,緩緩地問道。

雲飛微微一笑,但是表情之中,總是有點不自然的東西,這倒是讓林天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有話您就直說,跟我還用拐彎抹角的啊!」林天掏出煙盒,拿出一支煙點燃,然後又遞給了雲飛:「來,您也抽根煙!」

雲飛接過煙盒,從中抽出了一支,點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來之後,看了看煙圈。

「我真沒別的事情!」雲飛一邊吐煙圈一邊說到:「我就是想問問老弟你跟你們那位姓李的院長關係好不好,是不是叫李澤民來著?」

林天點點頭:「對,我們院長就叫李澤民,那可是個有名的李扒皮啊!怎麼了?你的工作跟他有關?」

雲飛點點頭,又深吸了一口煙,這才對林天說到:「對啊,這一次我們主抓的就是各省市的醫院,而你們青州市,乃至你們省,最大的醫療貪污犯就是李澤民啊!」

林天聽完這話,微微地點了點頭,李澤民貪污,整個青州醫院的人幾乎沒有不知道的,所以林天自然是沒有感到有多奇怪。反而覺得終於要有人來治治這個李扒皮了。

「李澤民貪污,青州醫院裡沒有人不知道,只不過,人人都不敢揭發檢舉罷了!」林天熄滅了煙頭,一臉嚴肅地對雲飛說說。

雲飛很不解,於是問到:「貪污怎麼沒人舉報,難道說大家連這點正義感都沒有嗎?」

林天搖搖頭:「他是院長,而且在這邊他也給了手下人不少的好處,所以一直沒有人舉報他,這也就讓他的氣焰日益囂張。」

雲飛點點頭:「嗯,基本上所有問題醫院的情況都是這樣,但是你別擔心,這情況我就算是了解了,肯定會給你個說法的!」

林天一聽這話,心裡可就有些納悶了,心想,我又沒舉報李澤民,你幹嘛說給我個說法啊,再說了,我現在的目標就是趕緊把自己的公司發展起來,這區區一個青州醫院,管它誰做主呢!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嘴上也不能這麼說,所以林天只得對著雲飛笑了笑,裝作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對雲飛說到:「好,我相信你,雲飛哥。不光是因為雲老,就憑你出差住這種地方,我就相信你!」

一邊說著,林天一邊站起來和雲飛握了握手,之後雲飛也沒留林天,就讓助手送他走了。

林天走在回家的路上,覺得今天這件事情似乎有點莫名其妙似的。換句話說,恐怕這青州醫院的天要變了啊!

林天回到了家裡,自然是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因為現在來說,基本上什麼事情都在按部就班的發展,沒有什麼自己能夠左右的,也沒有什麼自己不能左右的。

但是關於青州醫院的事情,林天還是決定不管,順其自然,看他怎麼發展就怎麼發展吧,畢竟自己只是個醫療工作者,跟這些所謂的機關階層都沒有太大的關係,所以有些事情,根本用不上自己操心。

林天什麼都沒有想,直接就休息了,畢竟第二天他還要再去找賀國強談事情,而且算得上是請人家幫忙,所以林天也是想拿出飽滿的精神來。

林天自然是活的很輕鬆,因為他不爭名不奪利的,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及的,可是院長李澤民那邊可是不行了,李澤民父子倆在家裡,都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爸,你說上邊要下來的這個所謂的什麼組長,該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李明傑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邊抽煙一邊問李澤民。

李澤民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看李明傑這個樣子:「什麼人?我哪知道他是個什麼人啊,我只知道他是我們的對手,而且我們不能有任何把柄落在他們手裡!」

李明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又問:「把柄?您能有什麼把柄,再說了,不是把你們醫院的幹部們全部都打點了一遍了嘛,難道說還會有誰不給您這個面子嗎?」

李澤民又深深嘆了口氣:「別人還都好說,我說話還都管用,給錢人家也要了,只不過有個人他實在是太另類了!」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TM林天,也不知道這小子去哪了,這個該死的傢伙到底還想幹嘛?」李明傑狠狠地吐了一口眼圈,說到。

李澤民搖搖頭:「還真不知道他又上哪去了,反正這個人不是簡單之輩,難道說,這小子去舉報我了?」

一聽這話,李明傑立馬翻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下子把煙扔到了地板上,狠狠地說:「卧槽,他要是敢舉報咱們,老子一定廢了他不可!」

李澤民看李明傑這架勢,不禁笑著搖搖頭:「你快得了吧,就你辦的這事我還不知道啊!帶著那麼多人去廢人家,結果差點讓人家給廢了!」

李明傑哼了一聲:「那不是我準備的不充分嘛,誰能夠料到那小子背後還有那麼強大的實力啊!」

「兒子啊,跟幾個大家族比,咱們爺倆確實算不了什麼,所以啊,咱們就別老想著報復人家了,咱們還是多想想怎麼自保吧!」李澤民拍了拍李明傑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