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錘朝猴子砸了過來,猴子跳到另一根樹杈上,沒想到這樹杈被蟲子鑽了不結實,嘎嘣一聲忽然斷掉,他來不及反應,從樹上掉了下來,被黑熊一把抓在手裏。

「死猴子,你偷了我的蜂蜜,我吃了你不過分吧?」黑熊吼道。

猴子苦着臉求饒道:「熊大哥,蜂蜜應該還沒消化,我吐出來還給你行嗎?」

「不行!」黑熊怒吼著張開大嘴,就要把猴子吞入腹中。

千鈞一髮之際,天上掉下來一大朵雲糖,瞬間吸引了黑熊的注意力。

它把猴子扔到一邊,趴在地上就舔了起來。

白羽飄然落下,手裏攥著一朵小的雲糖遞給猴子。

「給你。」

話說玉無涯教他的控雲之術還真不賴,他稍加改動就能把雲變成各種東西。

猴子獃獃地看着他,忽然跪到地上,懇求道:「仙人,求您教我仙術!」

「嗯?」

白羽可沒有搶菩提老祖徒弟的打算,再說了,他對仙法一竅不通,收了靈猴為徒豈不是誤人子弟。

笑着拒絕了:「我的仙術微不足道,這世上比我厲害的人有很多很多,你要是想學仙術,就一直往西走一千里,那裏有座靈台方寸山,有高人授業。」

猴子望向西方,心喜地奔跑起來,跑出一段距離后又回頭,跪拜白羽:「多謝仙人指路,小猴感激不盡。」

……

七天的時間終於到了,白羽早早就來到斜月三星洞外等著,手裏捧著從四大洲采來的鮮花。

他整理了一下髮型,又帥了一分。

石門久久都不打開,他都等急了,身後卻傳來一聲激動的呼喚:

「是你,白羽,我就知道你會來!」

白羽回頭,看着眼前這個女人有點發懵。

見過幾次,她好像都沒穿衣服,如今穿着衣服猛地一下沒認出來。

「你是..月,月兒姑娘!」

月嬋笑盈盈走了過來,一把接過他手裏的鮮花,滿眼幸福道:「你遲到了大半年,不過你既然來了,我就原諒你了!」

白羽尷尬笑着,把鮮花從月嬋手裏又奪了過來…

「月兒姑娘,你誤會了,我不是來找你的。」

月嬋臉色微變,但還是帶着笑容:「不是找我,那又是找誰?我們明明約好的!」

「你真的誤會了月兒姑娘,我…」

「不用說了,」月嬋的神色冷了下來,打斷他的話,「不用說了,我明白了!」

白羽嘴角抽搐…她明白啥了?

「你喜歡上別人對嗎?看光了我就對我沒興趣了對嗎,好,我今天倒要看看,她到底哪點比我強了!」

話音剛落,石門便打開。

紅綾率先走了出來,她早就猜到白羽在等她,開心地撲到白羽懷中。

月嬋一雙眼死死盯着紅綾,將她寸寸打量,冷笑道:「長得確實比我耐看,可惜…喂不飽孩子。」

紅綾也回瞪過去,大概猜出這是她的一位情敵。

她早就料到以白羽這張臉會沾惹不少花粉,她不喜歡爭風吃醋,掐了白羽一下,扭頭又回了三星洞。

月嬋不屑一笑,在她看來她已經贏了。

白羽正想追出去,黃曦又撲了出來,掛在白羽身上。

月嬋當場呆住了….

「你到底有幾個…」 蘇晴臉色沉了下來,「你是我們酒吧的熟客?還跟老徐很熟?該不會是我們那兒的舞小姐吧?」

說舞小姐是高台張雨了,蘇晴原本是想直接說『小姐』的。

張雨神情僵住,「當然不是,我是喬氏的市場部經理,會去找徐總也完全是業務上的洽談,徐太太不要想歪了。」

蘇晴毫不客氣的譏諷了句,「你是喬氏的市場部經理?那你都看到我要跟喬董事長簽合同了,你還來插一腳?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喬氏的競爭對手呢。」

張雨臉有點燙,她還沒到沒羞沒躁的那一步,「那你們聊吧,我還有事先走了。」可惜了,連徐錦成的單子都沒給她。

因為不甘心,又給徐錦成打了個電話,「乾爹,你幫幫我吧?讓夫人別買了,給我不好嗎?」

徐錦成自有他的考量,「她要跟誰買不是我能管得了的,好了,我說過以後有客戶會介紹給你,就這樣吧。」

張雨氣的想哭,真是遇人不淑,白叫他幾年乾爹了!連這點小忙都幫不上。

蘇晴高高興興跟喬安夏簽了合約,還約了中午一起吃飯,去了那家旋轉餐廳。

蘇晴很能說,總能找到話題,就跟劉大富的夫人張小娥一般,一看就是商場上的高手。

「喬小姐,以後我們就算是朋友了,我年紀比你大不少,要是不嫌棄的話,你可以叫我蘇阿姨。」

她倒是比張小娥要有自知之明些,喬安夏笑道,「好啊,蘇阿姨,我敬你,謝謝你信得過我,在我手上買房。」

蘇晴笑道,「那是自然,我信不過你還能信得過誰?」跟喬安夏搞好關係,也是為以後能跟龍氏合作鋪路,喬安夏的背後是龍夜擎,要是別人知道這層關係,搞不好還有多少人想在喬安夏這買房巴結她。

「對了,夏夏,那個張雨是幹什麼的?也太不禮貌了,都看着我在跟你簽合同了,還跑進來想搶業務。」

喬安夏說道,「她是我們業務部的實習經理,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原來是實習經理?這樣的人,唉,素質確實有點差,好像都沒把你放在眼裏呢,她是不是有什麼背景?」

喬安夏皺眉,「她是張博年張總的女兒,可能是求勝心切吧,太想做出點業務來了。」當然,要不是因為蘇晴是徐錦成的太太,張雨也還不至於來搶,不過這話她是不能說的,免得破壞人家夫妻和睦。

蘇晴笑了笑,「真是難為你了,公司有這樣的人看着就添堵啊。」

「也還好,她平時還不錯的,今天可能哪根筋搭錯了吧?」喬安夏總不能在外人面前說自己公司人的壞話。

「你說的是,夏夏,我也敬你。」蘇晴在稱呼上也親切了許多,「夏夏,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給我打電話,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一定會不遺餘力,歡迎你去我們富華旗下的娛樂場所玩,到時候我給你辦一個高級VIP會員。」

喬安夏一聽就感覺她目的不純,蘇晴是喬氏的客戶,反而來巴結她?「謝謝蘇阿姨,我其實不怎麼去那些地方玩的。」

蘇晴笑道,「沒關係,總會去的嘛,是吧?不知道怎麼的,我一看到你就覺得很有緣。」

她並沒提其他的事,喬安夏覺得可能是自己小人之心了,「我也是。」

蘇晴觀察着她的反應,「那就好,以後要是有時間,我們可以經常出來吃吃飯,逛逛街什麼的。」 對於羊城的網友們而言,楚塵這個名字實在太熟悉了。

「南拳之師,楚塵,全球獅王爭霸冠軍,擊敗了不少國外強者,尤其是跟南美宗師的那一戰,更是讓國人振奮,捍衛華夏功夫的榮耀,他可是我的偶像啊……怎麼招惹仙迷了?」

「仙迷可不管楚塵是什麼身份,他們眼裏只有張仙,一切站在張仙對立面的敵人,都統統打倒。」

「楚塵可真的倒霉,攤上這種事情。」

「據說是張仙拍戲傷了手指,楚塵拒絕給他治療。」

「什麼?我原本以為楚塵只是一個上門女婿的時候,他是獅王冠軍,我以為他是粗鄙武夫的時候,他又成了琴棋書畫等傳統文化的代表人物,我以為他只會修補古畫的時候,他又成了一名醫生?」

「熱搜前五了,這樣下去,楚塵遭到的輿論會更加可怕,楚塵到現在為止沒有回應,不過這次,楚塵免不了要向張仙道歉了。」

「張仙近兩年真的如日中天,現在成了星塵娛樂公司的頭號大牌了,他這次接的戲據說也是大製作,投資方非常看重,要是這部劇繼續大火的話,未來三五年,張仙絕對穩坐星塵一哥位置。」

就在事情持續發酵的時候,華騰大酒店,楚塵等人接到了消息。

「這個張仙,真是個小人。」柳蔓蔓沉着臉,「好歹也是個公眾人物,竟然這麼心胸狹隘,利用自己的粉絲來報復我們。」

「這是咋了?」柳芊芊忙問,也大致瞄了一眼微博熱搜話題。

高居第一的是張仙拍戲受傷。

第三是楚塵向張仙道歉。

夾在中間的是某車維權。

柳宗浩沉着臉,「咱們醫館門口,有超過百名所謂的仙迷圍堵著,說要討個說法。」

「過分。」柳開宏站了起來,眼神帶怒。

柳芊芊:???

怎麼沒有人理我。

柳如雁問,「這個張仙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今天義診的時候……」柳蔓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冷哼說道,「想不到,張仙居然這麼迫不及待在媒體面前訴苦,還有臉以弱勢群體的身份出現在鏡頭面前,說自己是受害者。」

柳芊芊怒了,「我去毒死他。」

楚塵看了一眼柳芊芊,小女孩能有什麼壞心思呢,她就是真的純粹想毒死張仙。

「稍安勿躁。」楚塵看了一眼熱搜榜,他的內心強大,直接無視,淡定說道,「所謂的仙迷對我沒什麼影響,不過,堵在柳家門口的這群人,想要將他們趕走可能沒那麼容易。」

這些都是腦殘粉。

楚塵的話語剛落,宋秋的電話打了過來。

「姐夫,外面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一群人,叫囂著要見你,指名道姓,要你向張仙道歉。」宋秋的聲音急促,「媽的,起碼兩百人,這群傻逼。」

楚塵的神色一沉。

他本來不想理會這場鬧劇,想不到,對方居然步步緊逼,都找到他家裏來了。

隔着手機,楚塵還隱約聽見了這群仙迷們在喊口號『仙迷出征,寸草不生,楚塵,道歉!』

「那部令張仙大火的似乎是一部古代戰爭劇,這群仙迷真以為自己也是張仙麾下的隊伍了。」

「無法無天。」

柳宗浩沉着臉,「現在的問題是,不管我們怎麼辯解估計都沒有用,即便我們再佔據道理,在這群腦殘粉看來,我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道歉,一天不道歉,就一天網暴我們。」

楚塵想了想,「鎖好門,通知保安們提起精神,別讓人闖進來就行了,如果真的有人闖進,收拾一頓再報警。」

叮囑了宋秋幾句之後,楚塵掛斷了電話,剛一掛上,手機鈴聲再次響起來。

「桃姐。」楚塵接通了電話。

「沒別的意思,打電話就是表示我對你的欽佩。」江映桃說道,「武者界,書畫界等等各處領域都有你,可我怎麼也沒想到……你的影響力開始觸及娛樂圈了。」

江映桃的神色輕鬆。

這件事爆發的突然,可對於特戰局而言,要解決很簡單,使用特殊的手段壓一下就行了,只要楚塵願意,他隨時可以讓熱搜第三的『楚塵向張仙道歉』在下一分鐘后消失。

至於圍堵柳家醫館和宋家莊園的人更加容易解決,出警將帶頭的人抓回去,以攪亂公共秩序,威脅他人人生安全的罪名扣押,這群人自然也就撒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