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李寒夜擁有了購買光腦的許可權。

普通人和一星公民是沒有這個許可權的,因為光腦代表着人類科研智慧的結晶,產量十分有限,根本無法供應所有人。

當然,以李寒夜的身家,他肯定是買不起的。

最低價格的光腦,也是八位數字起步。 旁邊的二世祖卻不依,抬手抓住她袖口:「不許走!」

二世祖的聲音很大,一下子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那是榮家的老二吧,又拈花惹草了。」

「唉,被榮老二纏上的女子,沒一個好下場,那女子是誰,哪家的小姐?」

「沒見過,估計是哪個二世祖帶來的女伴。」

「女伴啊。」說話之人語氣輕蔑,「無權無勢,看來是逃不掉了。」

所有人都是看戲的目光,沒一個人上前解圍。

洛安的清冷的視線也隨著眾人而至,但只是一掃而過,似乎沒注意到陸細辛一般,直接略過。

他完全不在意陸細辛的處境。

陸細辛心底發麻,突然覺得委屈。

以前,別說是她被人糾纏了,就是有男人往她身邊靠,他都要警惕地擋在身前。

陸細辛吸了吸鼻子,眨下眼底的濕潤。

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美人,你怎麼了。」二世祖緊張發問。

美人真是無論何種情態都美啊,蹙眉的樣子也好看。

一時間,二世祖只覺得心癢難耐。

陸細辛扯回袖子,低著眸不說話。

二世祖心頭火/熱:「美人,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帶你去休息室休息。」

陸細辛抬眸,淡淡掃了二世祖一眼,忽然一笑:「好啊。」

說著動身,隨二世祖離去。

她這邊一離開,洛安身邊的老男人們頓時嘿嘿笑起來,心照不宣:「榮二小子有福啊。」

話語未落,就聽砰得通的一聲,旁邊巨大的屏風轟然倒地。

洛安垂眸,掩下冰冷的眸子,轉了轉手腕,輕描淡寫地解釋:「抱歉,不小心碰到了。」

不小心!

眾人低頭望著屏風,只覺得難以置信,那屏風起碼一百多斤,這麼重的東西,殿下得多不小心啊。

眾人之中,只有游斯縮著脖子,隱約察覺到洛安的情緒。

但是他不敢說話,只是把頭埋低,低的都快縮近脖子中了。

之後,洛安似乎心情不好,無論誰來說話,都是目光冷淡地掃過去,看得來人一哆嗦。

還有人來敬酒。

洛安晃著酒杯,冷聲:「酒不好,不喝。」

有人女子想往他身邊湊,還沒靠近兩米,就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凍得哆嗦,紛紛後退。

到最後,洛安身邊形成了一個真空,根本沒人敢靠近。

所有人都縮著脖子,不知所措:王子殿下到底怎麼了?剛才還好好的呢,怎麼就眨眼的功夫,就變得這麼嚇人了?

眾人不明白,紛紛看向游斯。

游斯好難,顫/抖著向前:「殿下,不如您去看看……」

沒說完,就迎來洛安一記冰寒的視線。

游斯瞬間滅火。

洛安安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靜,但心底卻壓抑著驚濤駭浪,他幾乎是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指尖陷入掌心,滿手是血,才穩住情緒。

他告訴自己,不能過去,絕不能被一個女子亂了思緒。

只要忍過這一回,他就徹底放下她了。

心底念了好幾次,終於冷靜。

然,就在這時,裡面的休息室突然傳來一聲驚叫:「啊——」

洛安再也控制不住,豁然起身,大步流星朝休息室而去。 「啪啪!」少女再次讚許的拍了拍手。

「你們真的很不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那麼,也算你們合格了吧!」

「合格?!什麼意思?」鳴人一臉不爽問道,手中的多重影分身結印只剩下最後一個。

「不要緊張,我並不是你們的敵人,字義很簡單,我的到來是邀請你們加入組織的。」

「組織?」鳴人一臉的不解。

「想讓我們背叛木葉嗎?」小櫻警惕的望着面前的少女。

佐助目光微微有些閃動。

「沒錯!組織的名字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不過如果你們選擇加入之後,我會在為你們詳細解說的」

「我拒絕!」話音剛落,鳴人斬釘截鐵的拒絕聲響起,隨之的是最後一個印結出,過百個影分身密密麻麻出現在空地上。

「哦!這麼果斷的拒絕真的好嗎?妖狐之子啊!我可是攜帶者善意而來的呢!」少女美麗的臉上醉人的笑意不變。

「喂,這位有些啰嗦的大姐姐!」

「從一開始就擅自的出現在別人面前,我可沒有感覺你有半點善意呢!」

「我再次告訴你,我鳴人,可是木葉的一份子,以後也將會是木葉的火影!才不會加入什麼奇奇怪怪的組織呢!」

「你能代表你的同伴們嗎?」少女毫無壓力的望着密密麻麻的影分身們,雖然周圍這些影分身平均每一個都有下忍級別的查克拉量。

「那是當然的了!」鳴人自信的哈哈一笑。

「要上了!」

影分身們立即密密麻麻的沖了過去。

「鳴人!」小櫻無奈喊了一聲,這傢伙面對未知的敵人居然這麼衝動!

沒辦法了!苦無握在手中,小櫻冷靜的望着前面被影分身擁擠擋住了視線的中心。

「還真是吵鬧呢!」望着逼近過來嘰嘰咋咋大叫個不停的影分身們,少女皺了皺眉,右手抬起,中指指尖一道細風氣流纏繞,朝前輕輕一劃,細風氣流脫離了指尖。

下一瞬!

轟!!!

狂暴的颶風突兀的憑空颳起,氣流對撞形成的爆破聲猛然覆蓋在這塊區域。

所有包圍過來的影分身在颶風狂暴的撕裂下瞬間被泯滅。

「糟糕!」三人立即閃避到大樹背後。

這場突來的颶風來得突然離去的也突然,只是持續了幾秒風突兀的就消失了,只是方圓百米之內所有的古樹上樹葉全部凋零隻留下枯枝,無數樹葉漫天飛舞飄零。

風剛停息,少女站在落葉之中,一把苦無如同毒蛇一般悠忽從身後空間鑽出射向她的心臟。

「火遁,豪火球之術!」

佐助的身影浮現在半空,口中一道火焰噴向少女面前。另外一面,兩個殘留的影分身從一邊彈出抓住了她的雙腿!

來不及閃避,火焰與苦無先後落在少女身上。

轟!熾熱的火焰裹着少女的身體燃燒起來。

「成功了嗎?」小櫻蹲在一顆樹枝上,疑惑看向場內。

火焰散去,一塊木頭出現在原地。

「糟糕,是替身術!」

「真是不錯的計劃呢!只是可惜了!」如蛇一般冰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她的耳邊。

小櫻瞳孔猛然一縮,如同墜入了寒窖,她想要用替身術離開,但跟着一隻細嫩的手掐住了她的脖頸,打斷了她體內的查克拉運行,少女隨手一甩。

小櫻立即如同一個炮彈一般重重砸在地面上,帶起一片灰塵。

「小櫻,可惡!」鳴人雙眼瞬間赤紅,立即要再次結印。

「多重影分身之…」

然而下一瞬,少女閃現出現在他的面前,對準了他的肚子輕輕的揮出了一拳。

轟!

鳴人的身影倒飛了出去,重重砸在身後一顆古樹樹榦上。

「什,什麼!」另一邊佐助剛要援助,少女的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身體舉起之後望着他窒息的痛苦模樣,又是隨手一甩,丟在了鳴人的身邊。

至此,整場戰鬥不超過十秒,第七班完敗。

「佐,佐助!」

「鳴人!」

「居然還能站起來!」少女有些意外的看着小櫻與鳴人忍着劇痛站了起來怒視着自己。

「算了!」她沒有再去補一拳的想法,此行的目的也不是殺了他們。

見到兩人有再次衝上來的打算,少女聲音清冷,金色的瞳孔帶着一絲冰冷的殺意說道,「如果你們還要向我動手,我就直接殺了你們!」

在刺骨的殺意下,鳴人與小櫻立即打了個寒顫,冷靜了下來。尤其是鳴人,方才被九尾查克拉衝擊變得有些狂躁好鬥,所以才會衝動的率先出手。

「咳咳!」噴出一口淤血,佐助被扶著站了起來。

無視三人組戒備警惕的目光,少女目光中殺意散去,臉上重新帶起了醉人的笑容。

「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被那位大人選中,但這畢竟是那位大人交給我的任務,我還是得好好完成的呢!」

「佐助君,你的願望是親手想向你的哥哥宇智波鼬復仇對吧,如果加入組織,你的願望很快就能夠得到實現哦!待在木葉這一個已經腐朽的村子中,你的願望是永遠也無法得到實現的。」

「你知道那個傢伙的信息,告訴我,告訴我他在哪裏!」一聽到自己哥哥宇智波鼬的信息,佐助立即變得狂躁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