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惡龍現在巴不得陳越是它自己一個龍的,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它肯定會把它偷偷帶回自己的巢穴,好吃好喝的養起來。。三天後。

雲九姬與春桃在東市買完菜后,經過茶館聽見喝茶的衙役議論北候府的小公子剛剛死了,不由大驚失色!

為了聽明白原故,她忙點了一壺茶,坐在茶館聽這些衙役議論。

臨桌的三位衙役,一高挑的中年衙役一拍桌子,飲了一口茶道:「嘖嘖,說來也怪,列位還記得珍貴妃省親時楊顯無故摔倒嗎?看來那便是福薄的凶兆!要不然怎麼沒隔一個月,好好的人說沒就沒了!」

另一胖衙役唏噓道:「正是,北候府可謂是貴族中的……

《絕品女太傅》第一百一十五章楊顯身亡南昌洪災 「我可不做出頭鳥,這東西你們收好。」胡淶擺擺手退到一旁,示意退出這蟾衣的爭奪。凌靈依舊抓着他的酒杯,淡淡地掃過圍攏的人群,「等你解決了這些人再說,不然你可沒資格擁有它。」

嚴梓瑞點點頭,一聲嘹亮的鳳鳴響徹谷內,迸發出的熱浪任誰都得瞠目,不過片刻功夫,眾人紛紛亮出自己的法寶,一時之間霞光大作,天空之中是被圍攻的火鳳,地面上是越戰越勇的嚴梓瑞,墨良欺身近戰招式凌厲詭異卻占不到半點好處,反而被嚴梓瑞的一雙大手震得雙臂發麻,揉揉自己的手腕,再度隱沒於環境之中。

「哼,鬼蜮伎倆不堪一擊。」嚴梓瑞冷哼一聲,如同一隻餓虎撲進紅眼的狼群之中。

儘管嚴梓瑞神勇無敵,但是圍攻眾人三三兩兩結下陣法之後,也是能夠做到分庭抗禮。

「嚴梓瑞,交出蟾衣,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見局勢僵住,終於有人壯著膽子說話。

「哈哈哈,等你能夠一對一站在我面前時,再來說這話吧。」一聲怒吼,嚴梓瑞身上騰起一股白色火焰,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那道火焰的灼熱,但卻不能傷害嚴梓瑞分毫,在火焰的映照下,嚴梓瑞的氣勢蹭蹭蹭地上升了幾個檔次,手上發力原本僵持的局勢瞬間煙消雲散,眾人摔在地上再看天神一般的嚴梓瑞,眼中都是畏懼。

「墨良!你要躲到什麼時候?!」嚴梓瑞立於場中,長嘯一聲,自覺酣暢淋漓但卻是搜尋不到墨良的氣息,微微皺眉開始隨意地移動,避免被墨良偷襲得手,「咱們的比試總不能讓你一直耗下去吧。」

嚴梓瑞眼神一凝,他發現了墨良的氣息,萬分欣喜的他急忙奔赴過去,這傢伙果然沉不住氣,還不待自己再出言譏諷幾句,墨良便已經提着劍迎面沖了上來,嚴梓瑞大喜過望面對速度型的對手,對面選擇拼正面自然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但是,這一劍的對拼,並沒有如同意料之中的摧枯拉朽,嚴梓瑞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來自墨良的肉體,這才注意到,此刻的墨良比之以往瘦了許多,他全身似乎都緊緻了許多。

「如我一般的秘法嗎,這小子的師父倒是大方。」嚴梓瑞心中暗自揣測,得到答案之後自然是放心許多,就算是依靠秘法和自己抗衡,也得看底子,如自己一般的家族傾斜的資源自然不會比不過散修。

盯着紅着眼的墨良,嚴梓瑞心中大定,看樣子這秘法還得用神智作為代價,自然是強橫無比,手中長槍和墨良的劍短短碰撞之後自然能夠感覺到層層疊加的力道,墨良還在積蓄力量?!

刻意拉開身形,但總是會被墨良貼近,哪怕會多添上一兩道傷痕也不在乎,墨良的每一劍統統朝着要害招呼,就像是本能一樣揮劍,嚴梓瑞可不敢和一個瘋子糾纏,連忙招架險象環生,隱隱有落入下風的意思。

一劍橫斬被嚴梓瑞險險躲過,但是卻擊碎了嚴梓瑞的髮髻,原本就歪歪斜斜的頭髮自然就垂落下來,再加上身上被破開多道口子的錦袍,要是不提醒,誰會想到這是一位大家公子?

「欺人太甚!」嚴梓瑞這一次是真的怒了,身上完整能看的就剩一塊暖玉了,卻還被不知有意無意的攻擊,嚴梓瑞可以戰敗不能被羞辱,長槍一抖槍尖一抹寒光閃過,墨良的臉上也劃出一條口子鮮血直淌,「敢讓我出醜,那就都別過了。」

嚴梓瑞抓着槍桿,腰腹用力運至手掌,攻擊快如閃電,只一瞬便已到了墨良手腕,正是要點掉墨良的劍再欺身近戰,不過墨良卻是如同一隻泥鰍,腳下的土地一軟,攻擊自然落空了,甚至那一劍還直直地朝着嚴梓瑞腰間刺去,目標好巧不巧地瞄準了那塊暖玉。

槍桿橫擋格開劍刃,卻避不開墨良的那一掌,這一道掌力並不強,但是擊碎暖玉卻是足夠了,望着腰間的掛繩,嚴梓瑞雙目有些泛紅,撕扯掉破損的衣物,露出精赤的上身,舞動着槍桿胸腔中的一腔怒火發泄而出化作犀利的一擊,直取墨良咽喉,怒吼道:「我要你付出代價!」

「我認輸。」墨良連連後退,這傢伙早已經恢復了神智,明知道不能再繼續戰鬥下去,也得給嚴梓瑞留下點見面禮,故意弄得他披頭散髮狼狽不堪。

但是嚴梓瑞的槍尖並沒有停頓,打定主意一定要這傢伙付出代價,火鳳震開已失去靈力支撐的法寶,俯衝直下就要啄穿墨良,那捆金繩又一次竄出來阻擋火鳳的前進,那桿長槍就要抵達墨良的咽喉,突然氣溫驟降,嚴梓瑞整個人覆蓋上一層冰霜,再不能前進。

「嚴兄,消消氣,墨良已經認輸了。」凌靈提着酒壺晃晃悠悠地走來,嚴梓瑞身子一抖,震開寒霜,槍鋒一轉忌憚地看向凌靈,冷聲問道:「你是要現在和我動手嗎?」

「哪裏哪裏,只不過想讓嚴兄饒過墨良,他已經認輸了。」凌靈的語氣並不和煦,倒是有一些冰冷,拱拱手朝着嚴梓瑞說道:「我已然見識過嚴兄的手段,小弟欽佩萬分,只是為兄長的威名着想,這才不得已借用法寶之威為墨良討饒。」

冷冷地盯着墨良消失,回過頭看着纖塵不染的凌靈,揮動長槍擺開架勢,勾了勾手說道:「那就只好向凌兄討教幾招。」

「不用了,蟾衣是你的了。」凌靈擺了擺手就要走,就沒有想到嚴梓瑞不依不饒,身後破風聲大響,「叮」的一聲撞在酒壺上,火鳳清鳴一聲口中吐出幾團火焰也被酒壺湧出來的清流衝散。回過頭看着嚴梓瑞,凌靈搖了搖頭,左手在胸前緊握成拳,淡淡說道:「封。」

周身的壓力匯聚,饒是嚴梓瑞如何掙扎,也無法破開這道無形的枷鎖,這一刻他終於注意到凌靈的白色長袍下還有一隻手環,此刻正散發着皎潔的光。 三人沒走多遠,一股燒焦的煙糊味就遠遠傳來,墨盈瑩和月依皺了皺眉,忍住氣味中的嘔吐不適感,問道:「在燒什麼啊?難道聖天葯宗的人都有這癖好,喜歡大晚上烤這種噁心臭死人的東西吃?」

月芸一聽,氣的差點沒暈過去,只是現在她又沒力氣說話,之前脖子受傷中毒和後面用靈力挾持那幾個臭丫頭早已讓她身體大大受損,靈力似乎也在逐漸流失,此時她就像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動也動不了的狗,任人拖著走。

「問你……」小女孩低頭看到氣息微弱的月芸,也不好再向她發氣,只得自己跟她解釋:「是之前主人和主人的哥哥已經開始動手了,因為主人剛來就被軟禁在一個院子里,後來是主人哥哥將他們放倒后才將主人帶出去,出去后就一心想要救你們,只是又不知道地方,而那些弟子嘴巴又嚴得很,所以只能把事情鬧大,就在雙方打鬥激烈的時候,主人讓我過來挾持住這女人讓她把我帶到你們關著的地方來了!後面的事情你們就都知道了!」

「只是那味道!真的好噁心!」月依撇撇嘴。

「快走吧!還要將這豬交差呢!」小女孩又踢了腳月芸。

「熬!」月芸疼的大叫一聲,隨後便暈了過去。

丹靈閣後面,早已不見打鬥的影子,只一具具白骨堆成山堆在那裡看得格外瘮人。

「主人,人帶來了!」小女孩大聲叫道。

瞬間兩道身影出現在三人面前,看到自己的小姐和表姐的清巒和月依,立即上前將其圍起來。

「主人!這人要怎麼處置?」小女孩踢了踢月芸。

「沒用的人殺了便是!」凌清月淡淡說道。

「你們不能殺她!這時,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凌清月不滿皺眉。

「你們不能殺她!她是丹靈閣長老,殺了一定會引起整個宗派的轟動,你們若不想事情鬧得更大,就這樣算了!」顏菲拉著顏夕從一旁的樹叢中走了出來。

「我說是誰呢?原來你們還沒變成骨頭!」看著滿臉灰不溜秋的二人,小女孩語氣立即變得陰冷。

師徒二人一驚,沒料到這話會從這一個小女孩口中說出,記得之前好像這女孩是聽命於凌清月那丫頭的吧?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奴婢!

「好了,小凰!回來!」凌清月喚道。

「嗯!」

此時月芸早已經悠悠轉醒,在暈乎乎聽到殺她時候立即精神起來,待幾人沒說話之後忙說:「對!你們不能殺我!」

「為什麼不能殺你?」凌清月只覺好笑,面前人為么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說不能殺就不能殺嗎?

「我……我…………」月芸閉上嘴,一副糾結不知到底要不要說的樣子。

「不說?動手!」凌清月沒那個耐心跟這個人耗下去了。

「我說!……」最後月芸下定決心,對凌清月開口說道:「你娘親是我姐姐!」

「轟……」宛如一道驚雷劈到凌清月頭上,凌清月身子不禁晃了晃:「娘親……」

「就算你是我的姑母又如何?」月依也上前,你這多年回過月家看望過沒有,你說的話我一點都不信,不要在我這裡亂攀親。

「是真的?當時我第一次到暗房去看你們時還記得最後對你說的話嗎?說要你一直呆在那裡,看你這樣身子,估計也沒什麼作用!」

「呵!你這個老不死的!竟敢嫌棄我!」月依氣得跳腳!

「你難道聽不出話的意思嗎?」月芸沒理會月依對他的不敬。

「我管你是什麼意思,傷我表姐我就不能忍!」

「你說你是我娘親的妹妹?你有什麼憑據?你知道她在哪兒?」

「我是月灃老爺從外面抱回來的一個棄嬰,說到底其實我不是月家的女兒,只因看著可憐,當時月家人丁又少,所以就將我養在府里,並讓我跟著月家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跟你娘親也算是親姐妹,只是直到有一天凌軒擎的到來……」

「你說的是我父親?」凌清月問道。

「嗯!凌軒擎到月家后我便對其一見傾心,只是當時他早已跟你母親有了婚約,而且你父親那時候經常到玄靈大陸來遊歷,其實也就是串門子,而父親,也挺滿意這個女婿,並定了個時間去往雲啟大陸的凌府商議婚期,當我知道后我便瘋了般,後來我不久我便啟程到雲啟大陸碧魂宮學,畢竟我也有一身醫術,其實說是求學,只不過就是想與心愛的人近一點,後來聖天葯宗派人來,因缺人來選優秀弟子,將其要過去,我就是其中之一,之後就一直留在了這裡!」

「然後等你站穩腳跟后,就因為嫉妒我母親佔了你的心愛之人,所以就把我母親囚禁了?」凌清月接著後面話說道。

「嗯!」月芸點頭,但又接著搖頭。

「主人!她肯定在說謊!」小女孩上前說道。。

「是不是說謊一查便知,先將這裡燒了!」凌清月說完轉身離去。 曙光聯邦,歌談市郊區。

大雨傾盆,如期而至。

隨着暴雨的沖刷,一隻滿是泥濘的手臂破土而出,手臂摸索着什麼。

倏爾,一個人型生物從那土堆中爬了出來。

姜夜一臉茫然的看着四周,冰冷的雨水拍打在臉上,一下子讓他清醒了不少。

他最後記憶停在趕工了三天三夜的動畫製作,終於將畫稿完成了,心神放鬆準備舒坦的睡一個好覺。

一覺醒來,四周變了模樣。

記憶混雜,但是以他的多年肥宅的經驗,他多半是穿越了。

來到了一個和藍星有些相似的平行世界。

這裏的科技水平相比於藍星有些落後,處於互聯網起步階段,智能手機才更新到第二代。

晃了晃腦袋,腦海中閃過那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姜夜愈發確認自己絕對是穿越到了類似的平行世界。

按理說那種重大的事故,就算是他活下來了,也不該這麼的容易的站起來,更別說還掙扎著從溝里爬了出來。

回憶起剛才的那場車禍。

前身兼職下班,正在回家的途中。

陰森的郊區道路,自行車快速的掠過,也許是因為天色已經晚了又陰天的緣故,後面的車速飛快行駛。

隨後就發生了車禍。

姜夜記得他被撞的飛起來,天地倒轉的時候,看到了那駕駛室的方向,駕駛位上籠罩了一層黑霧,看不清裏面的人。

回憶起前身的記憶,最近似乎也總是出現怪談類的帖子,就連新聞上的事故率都增加了很多。

「這個世界,好像有點不對勁兒啊?」姜夜莫名感覺背後一陣發麻,四下一看,感覺就連這工地都陰森了不少。

「還是先回家吧。」

按照前身的記憶,姜夜徑直去了地鐵站。

他錢包中裝的大多是證件,零錢並沒有多少。

看着乾癟的錢包,姜夜嘆了一口氣。又打開了自己的手機,整個屏幕都碎成了小塊,手機沒法用了,想打車也沒錢。

7月10日,星期五,晚上7:34。

「同學,你需要幫助嗎?」一位身着制服的民警帶着警惕靠近姜夜。

地鐵站中幾個檢查點的民警也將目光投了過來,不管是流浪漢,還是危險人物,都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沒事,謝謝。」姜夜搖了搖頭。

過了安檢后,買了票,站到了矩形站台旁。

白色的方格地磚,矩形的地鐵站台。

低頭的行人中,姜夜混雜其中。

抬頭看向隔斷地鐵軌道和站台的玻璃,玻璃倒映出了姜夜的形象。

冷峻的面容上帶着茫然,額頭處被大片的濕漉漉的頭髮遮蓋。

身上的校服早就已經濕透,雖然被暴雨狠狠的沖刷了一番,身上、褲腿和鞋底的四周依然有不少的黃泥。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划傷正在緩慢的恢復,姜夜嘆了一口氣。

「不止這個世界不正常,我也不太正常。」

【系統載入成功。】

電子混音特效在姜夜的腦海中響起,同時一個淡藍色的屬性面板出現在他的面前。

姜夜嚇了一跳,他還以為自己是幻聽了,直到看到眼前的面板,先是愣住,隨後便是露出狂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