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柳,你真的不怕君奕汝去告校長嗎?」君十一的問題把溫初柳的思緒給了回來。

「當然不怕。」溫初柳說這話的時候還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嘴角都掛着笑。

君十一也笑着說:「你不慫,我也不慫。」

反正她身後有君家在,但是初柳她……

隨後她頓了頓,又開口道:「不用怕停學,君老爺子會幫我們的。」

溫初柳不露聲色地笑了笑,塵封的心因為她這句話,溫暖了許多。

這個媳婦啊……沒找錯。

她快速把東西理好,坐在凳子上,邊打開竹子直播,邊回復她:「小媳婦,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但是在Z中,我可以說,我最大。」

君十一猛地把視線轉到她身上,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立馬出言反駁:「高一的時候也不見得你這麼社會啊。」

高一的時候有一件事,那就是君奕汝聯合高三的前校花和幾個混混堵死溫初柳,只是後來這件事不了了之了,成為Z中近年來最大的謎團之一。

「那叫低調,你不懂。」

溫初柳挑了挑眉,一副無所謂的語氣,彷彿這個最大謎團的當事人不是她一樣。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京都西城,榮國府東院裏一處普普通通的小院子裏,一少年公子坐落其中捧著書搖著頭口中發出清朗的聲音:「張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隨即又站起身來釋讀道:「一直把弓弦拉得很緊而不鬆弛一下只有有時緊張……有時放鬆,有勞有逸,寬嚴相濟,這才是周文王、周武王治國的辦法。」

門外傳來聲響「三爺,三爺,你考中了」聲響隨着一陣氣喘小廝跑進來。

少年公子即就是賈府賈赦多出來的第二子賈琅,沒錯,就是紅樓夢中的那個「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的賈。

賈琅轉過頭對着小廝笑道:「王柱,你急什麼,慢慢說。」

王柱聽到這話才穩下心來,喜悅地對着賈琅道:「三爺你院試中了,還是第四名呢。」說着不好意思地伸出了手。

賈琅看着王柱,被他這副舉止給樂到了,隨即往身上掏了掏,掏出一兩碎銀子放在王柱手中,高興地道:「爺個兒今天中了秀才,高興,不和你一般見識。」

賈琅本是地球中平平凡凡的一個人雙親早亡,唯留下一棟北京四環的公寓,生活富足,每天就收收租,打打牌,看看劇,追追小說之類。就某一晚一覺睡醒就到了紅樓夢裏來,成了賈赦剛剛出生的二子賈琅。

母親尚存時,賈赦對其還算喜愛,自賈琅三歲時母親去了之後就每況愈下,四歲那年賈府歡騰喜慶,因為攜玉而生的賈寶玉出生了,從那起他就知道了他這是穿進了曹公的紅樓夢了。

自從知道了這裏是紅樓夢之後,賈琅就越發地害怕,就因為紅樓夢裏賈府一家子除了個金榜題名的賈蘭全都沒有什麼好結局,正應了那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所以他就從小時起發奮苦讀起來,而今年有十六終於達成了一個小目標。

這十三個年頭裏先是從府學的賈代儒學習開始,畢竟古時候的字與現代的字還是有差別的,雖然賈府的族學可以說是一般甚至是差到了極致。但對於賈府中小透明的賈琅也只有這一處讀書的地方了,畢竟賈赦對賈琅態度從賈琅母親死後就落了下來,甚至是連每日對他的請安都取消了。

於是這般,賈琅就開啟了晝讀夜誦苦學人生除了晨練晚練(古時的科舉考試是很辛苦的,沒有一副好身體,那隻能向賈珠一般了)和向邢氏請安外的時間全在讀書學習。

終於在這份勤奮之下,向著自己的目標也就是金榜題名更進一步了,由縣試,府試的一路過關斬將到院試的成功。

賈琅此時內心是歡喜極的,正在他歡喜之時,門外又傳來了聲響,原是賈迎春攜著的丫鬟司琪來了賈琅的校園裏來為他慶賀,沒錯我們的主人公正是和賈迎春是同胞兄妹。

迎面走來的兩位女子,其中前一位肌膚微豐,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后一位高大豐壯,其領先的一位對着賈琅嘴角微翹的說到:「恭喜兄長,此次院試榜上有名,得以如願啊。」

「二妹妹消息真是靈通,我這不過才知道此事,你就先來報喜了,不過你說的不對,喜悅則有然如願還未為圓滿。」賈琅對着賈迎春晃了晃手中的《禮記》又開口笑着說道:「這通篇《禮記》還未讀透,這院試之榜也不是那金榜題名的金榜,真到那金榜題名之時,我才算是如願呢。」

賈迎春聽着賈琅的話,只能無奈地道:「好吧好吧!既如此,就祝願兄長早日得償所願了吧。」轉過頭來又對賈琅說道:「我不管這些啦,我是第一個來向你報喜的,怎麼說做哥哥的也得給妹妹一個好彩頭吧!」說完對着賈琅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賈琅看看賈迎春俏皮的模樣,也只能無奈一笑,轉過頭對着王柱和賈迎春身後的高挑女子一副無可奈何的擺擺嘴道:「王柱,司琪你們瞧瞧這丫頭又來了,你們給我說說理啊。」

王柱看着自家公子這副模樣,只能應道:「三爺,二小姐這樣可都是你自己寵出來的,你和我說又有什麼用,我不過是公子的隨從擺了,又能咋樣啊。」

就是賈迎春身後的丫鬟司琪也逗笑的回道:「這姑娘不是和三爺你親近嗎,這一母同胞的感情可是大過了天去,還有什麼可比,你就都依了二姑娘吧!」

賈迎春也趁著二人替她說話之際,上前拉着賈琅的手擺着,嬌嗔地道:「好哥哥,好哥哥,你就依我嘛。」

「好吧好吧,說吧,你看上了什麼,說出來吧,只要我有的都依着你,這樣總可以了吧。」賈琅享受着妹妹的撒嬌只能如此說道。

賈迎春一聽賈琅如此說道,立刻高興起了來,放下拉着賈琅的手,興高采烈的說道:「就是那件,那件你過縣試時老祖宗賞的白狐裘啦。」

賈琅只能對着賈迎春氣笑着道:「今次你們一個二個都是來搜刮於我的,我算是看出來了,我這也沒有丫鬟,你就自己進去拿吧,就在里側床頭上方的柜子裏,不過彩頭你拿了,賀禮準備了沒有啊。」

賈迎春向司琪招手,從司琪手裏拿過一個精巧細緻的大紅色香囊遞給賈琅哼著道:「這我早有準備,這是我親手繡的香囊,給哥哥你留着鄉試用的。等你鄉試中了還得感謝我呢!」說完就歡天喜地地進了裏屋。

賈琅無奈又幸福的看着迎春的背影笑了笑,又轉過頭看着王柱道:「我院試過了的事通知老祖宗,父親母親了沒有。」

王柱聽此回道:「三爺,老祖宗那裏我已經知會過母親去通知了,至於大老爺大夫人那裏想必此時也是知道了的,這種好事報喜之人早就到了的。」

與此同時,榮國府外報喜之人早就到位,那幾人在榮國府門外高喊幾聲道:「捷報!貴府公子賈生諱琅,蒙提督北直隸學政,取為平治十五年丙辰科道試第四名,府試連捷。」

適時賈母處眾人正在熱鬧剛剛散去(迎春被調笑一番先跑了來賈琅處)。外頭賈琅過了院試的消息就傳進了內宅,賈母對此消息也是十分高興地。二月份賈琅這小子中了童生之時,畢竟是賈府小一輩有了出息,但也只是個童生,所以也未邀進來看看,單隻賞了件白狐裘,就無甚了,誰能想賈琅這小子能過了院試中了秀才。 看到這句話,蘇南卿恍然大悟。

怪不得國外的人會關注到她在國內說的一句話,原來這一切又是葉真真的安排!

「滴!」

簡訊聲又來了,葉真真的第二條簡訊再次發了過來:【現在,你在華夏醫學界幾乎混不下去了,我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

蘇南卿勾起了嘴唇,慢悠悠的打字:【你說。】

葉真真:【跟我走吧,加入我們,離開華夏,去了國外,你的西醫技術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頂尖的,都會受到尊重!】

蘇南卿:「……」

這個葉真真還真是屢教不改!

不過這次……

她有點厭倦了。

她垂下了頭,忽然間開了口:【我們打個賭吧。】

葉真真:【什麼賭?】

蘇南卿:【賭我能不能平安度過這一關,如果我輸了,我跟你走,但如果我贏了,你要回答我五個問題。】

葉真真:【五個問題……你可真是貪心呀!】

蘇南卿正打算回復什麼,葉真真的消息接著傳了過來:【不過沒問題!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酒店中。

葉真真發完了消息后,嘴角處扯出一抹陰沉的笑意。

旁邊的人詢問道:「小主人,這樣真的能把她鎮壓住嗎?」

葉真真笑了:「你知道有才華的人,最不喜歡什麼嗎?」

「什麼?」

「被管教!」

葉真真盯著前方,笑了:「她那麼不服輸,對著我都不服軟的人,怎麼可能會服從醫科大學的管教?無論她這次比賽,是輸是贏,還是她當中道歉,或者是承認下這件事,以後,她要麼被醫科大學驅逐,要麼,就會被醫科大學控制。像是她這樣的人,早晚會受不了,離開的!」

那人不明白了:「可是Anti這沒有名,可是國際第一刀!」

「這就不懂了。」

葉真真勾唇:「有權的人,大部分都只會明哲保身!」

蘇南卿這件事的影響力已經鬧得很大,京都醫科大學的校長和院長們,肯定會把蘇南卿推出去來承受眾怒的!

畢竟,蘇南卿不出去,出去的將會是他們!

有權勢的人,最喜歡的推卸責任了。

蘇南卿放下了手機,再次抬頭看向了徐主任,卻見他雖然仍舊一臉擔憂,還是開了口:「沒事的話,你這幾天就在家裡好好休息!多睡覺吧!」

蘇南卿安撫道:「我知道,放心吧,兩天後的比試結束,我一定不會讓你為難。」

徐主任點了點頭。

蘇南卿就往外走去。

等她出了門,徐主任的助理李明宇走了進來,他滿臉擔憂的開了口:「徐主任,校長來了!」

徐主任親自出門,迎接校長進門。

校長皺著眉頭,一進門就把外面的情況說的很清楚:「現在微博上已經成了熱搜了,被人重點討論著這樣的老師,怎麼能夠成為有權威學校的老師!引起中西醫對立,簡直是誤人子弟!還有一群記者,已經把學校包圍了!他們說,民眾的意思是,一定要把這樣的老師撤職查辦!」

說完后,他看著徐主任詢問:「現在怎麼辦?」

徐主任也凝起了眉頭:「您說怎麼辦呢?Anti是我招進來的,也是我們神經外科的外聘導師。」

校長嘆了口氣:「外聘啊!果然不靠譜!」

徐主任頓時點了點頭:「不然,我們就想辦法摘了她外聘這個稱號吧!」

校長若有所思。

旁邊站著的李明宇卻急了。

主任和校長這是什麼意思?

真打算放棄Anti了?

別人或許不知道真相,可跟在徐主任身邊的李明宇卻是明白的,Anti這是被人利用了!

外網上說的那些話,就是在逼她!

Anti是李明宇的偶像,李明宇看著面前的主任和校長,不知道怎麼的,心底忽然上升起了一股憤怒的情愫。

可接著,就生出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華夏以前比較弱,留不住科學家們,人才外流是最大的問題,可很多人也說了,這是因為華夏的胸襟不夠大。

看看……現在又開始了。

只要遇到問題,首先被推出去的,永遠都是人才!

他垂下了頭,攥緊了拳頭,忽然間對學校有點失望。這樣的學校,這樣的華夏,待著還有什麼意思?

他抬起頭來,正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了徐主任的聲音:「聘請她為正式的研究生導師,有點難,畢竟Anti這個人性格太怪了!但是我一定會努力的!」

校長頓時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你加油!一定要為咱們學校,為咱們國家留下這樣的人才!」

劉明宇:???

他整個人一下子懵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校長和主任。

他咽了口口水:「可是,可是這件事,如果有人追究下來,怎麼辦?」

徐主任開了口:「呵呵,我說了,Anti是我招進來的,我會付全責!哪怕被外網罵,哪怕被撤職!但是Anti絕對不能被趕走!」

這聲音鏗鏘有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