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斐不知道那個人去黑暗中幹什麼了,他也不想知道,他看了一眼豎在牆根的那柄巨大屠刀,然後走了過去握住了屠刀的刀柄。

刀柄是不知名動物脊柱,只不過外面纏繞着漿洗了不知道多少次仍然沾滿血跡的粗布。

剛一接觸感覺有些溫熱,還有一種磨砂的感覺,但是他卻拿不起來。

兩隻手一齊發力仍然拿不起來,那柄立在牆壁旁邊的屠刀只是微微的動了動。

宋斐不可思議的鬆開手,一臉錯愕的看着眼前巨大的屠刀:「怎麼會這麼沉。」

而這麼沉東西在那個人的手中就好似輕若無物,單手提着隨意的揮舞。

「他的力氣到底有多大?」

在宋斐愣神的時候姜夜就已經種好了另一顆鈎子。

「別白費力氣了,如果你異變了話倒是有機會能夠拿起我的兵器。」

聲音讓愣神的宋斐回過神來看了過去,正看到走來的姜夜,他趕緊的讓開了路。

「怎麼會變成這樣?」

「喪屍影片好歹看過吧,估計差不多,不過這些東西明顯變得比喪屍厲害。」說到這,姜夜的眼中難免的閃過些許的失望,畢竟至今他都沒有碰到了一個強力的怪物。

人類異變出來的怪物,還是太弱小了,比不上那些先天根基就深厚的。

如果是巨龍異變的怪物的話,嘖嘖……

宋斐的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這誰能信,剛才還吃着火鍋,唱着歌,睡着大覺,然後就世界末日了。

姜夜拎起放在一旁的屠刀想走廊的盡頭走去。

宋斐沒有愣神而是趕緊的跟了上來,儘管他感覺這個帶着面具的人也不像是好人,但是對方很強,最主要的是那個人能夠交流。

相比於跟怪物打交道,宋斐更希望跟着能夠交流的人,而且這人還擁有這強大的武力。

曲棍球面具上面是有呼吸孔的,而且兩個眼睛的位置也很大,所以宋斐能夠通過對方露出來的皮膚判斷對方的身份。

看起來對方也不是那種不好說話的人。

……

「奇怪了,為什麼大門關了啊,老王頭呢?」

想要出去的人圍攏在一樓大廳的位置,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他們之中有些還要上夜班呢,沒想到這個時候就關上了大門。

「平常不是應該晚上十二點才關門嗎,怎麼今天這麼早?」

「不會是老王頭誤關的吧?」

「老王頭呢?」

「大爺,王大爺?」

其中兩個比較年輕的小夥子找到了保安室,只不過保安室的大門也關着,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裏面關上了保安室的大門。

推不開保安室的大門,又沒有打開整棟大樓大門的鑰匙,一行人就在這一樓大廳傻站着。

而且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只不過他們並沒有注意到身後那個從樓上往下走的電梯。

張志成走到保安室的大門前,推了推門,發現確實推不開:「怎麼會這樣?」

儘管推不開,但是也不像是裏面被鎖上了,反倒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了門上讓他們沒有辦法將大門打開。

「喂,來幾個人,我們把大門撞開,王大爺年齡大了,萬一給自己反鎖在裏面,出了什麼事兒怎麼辦?」

「對啊,不會是老王頭出了什麼事兒吧,他那麼大歲數了,萬一……」

四周的居民一個個頓時引論了起來,甚至都不是竊竊私語而是開完笑似的平常說話。

「來,我們把大門撞開。」

「對對,撞開,正好我還要上班呢。」

「砰!」

「一二,」

「砰!」

「嘭嘭嘭!」

樓下的居民的呼喊聲和討論聲完全蓋住了樓上的嘶吼和呼喊救命的聲音,而且那砰砰撞門的聲響也抵消了樓梯上傳來的腳步聲。

本來就是高樓,上頭的十幾樓的呼喊聲根本就傳不下來,更不談很多人還沒有喊就被異變出來的怪物給弄死了。

隨着撞門人數的增多,保安室裏面的那個橫在門上的鋼槍也漸漸的在震動聲下開始往一旁平移。

「一二」

「砰。」

轟!

大門轟然撞開,眾人差一點摔了一個跟頭。

「開了開了,終於打開了!」

眾人頓時歡呼了起來,然後迅速的涌了進來,本來一樓大廳就和有二三十人,這一下子都聚集在了保安室里,保安室擁擠的不像樣。

而在保安室中還有一個小單間,那個就是用來王大爺用來睡覺的地方。

張志成率先沖了進來,透過了小窗戶看到了被綁在床邊上的大爺,只不過現在王棟直已經不像是原來那樣了。

他背對着眾人,身上纏繞着繩索,還有床單裹着,靜靜的躺在床邊上。

「王大爺?」張志成喊了一聲,同時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如果是劫匪之類的話應該綁成這樣才對啊。

「不會是出什麼事兒了吧?」

「趕緊把老王頭弄出來吧。」

「對對,先開門。」

「對了,還得打開大門。」

幾個人把眼前的房門給打開了,其中一個年輕人走到了王棟直的身邊。

「等等。」

張志成喊了一聲,他總感覺有些古怪。

如果是劫匪的話,根本不會反鎖,也就是說,其實鎖住房門的是老大爺,但是王棟直為什麼要鎖住房門呢?

「喂,大爺!」年輕人推了推王棟直。 第280章

他一下車,立刻引發了轟動。

戰尊之軀,威武高大,再配上一身黑衣戰裝,披上黑色斗篷,更顯得雄風十足,霸氣無比。

無數年輕女孩,看得目光灼灼,滿臉都是崇拜之情。

若是能成為戰尊的女人,那真是祖墳都冒青煙了。

只是有些可惜,戰尊戴著面罩,遮住了半邊臉,看不到其真實模樣。

不過,透過另外那半張臉也看得出來,小戰尊果然如同傳言的那樣,十分年輕。

唐萱兒也目不轉睛地看了幾眼,頓時有些震驚。

她忽然發現,這個小戰尊的面容,和林壞的那個遠房親戚張小龍,好相似啊。

難道張小龍……就是傳說中的小戰尊?

唐萱兒喉結滑動,忍不住問道:「林壞,你有沒有覺得,小戰尊有些眼熟,很像我們身邊的一個人?」

林壞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他特意讓張小龍戴上面罩,就怕唐萱兒認出來。

「你覺得他像誰?」林壞小心翼翼問道。

唐萱兒:「你那個遠房親戚小張,簡直太像了!」

林壞搖了搖頭:「我覺得不像。」

一旁的唐希月冷嘲道:「萱兒,你想什麼呢,這傢伙要是認識小戰尊,我唐希月三個字倒著寫。」

「還有,他那個遠房親戚小張,是幹什麼的?」

唐萱兒:「給我家打工的,在工地搬磚……」

唐希月噗嗤笑出聲來:「堂堂小戰尊,會在你們家工地上搬磚?萱兒,你可別瞎想了。」

唐萱兒點了點頭:「看來是我想多了。」

張小龍要真是小戰尊的話,怎麼可能會去自家工地搬磚?

除非林壞得是神帥的身份,才能讓他如此屈尊吧。

是她糊塗了。

見小戰尊帶著人走進陵園,唐鼎國忙迎了上去:「寧海唐家,恭迎小戰尊大駕光臨。」

張小龍瞥了他們一眼,微微點頭,朝著前方走去。

唐鼎國忙沖其他人招手:「快,戰尊來了,祭祖儀式馬上開始。」

早就準備好一切的下人們,紛紛忙活起來。

哀樂奏響,祭祀的食物也都端上桌。

唐青城有些緊張起來:「林壞,我們走吧。」

「要是讓戰尊知道我們在這裡鬧事,後果很嚴重的。」

林壞搖頭:「爸,戰尊的人已經把大門給堵住了,我們要是現在離開,反而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唐青城頓時有些害怕:「那就再留一會兒……」

「不過,待會兒你們誰也別再說話,別再惹到唐家人。」

唐家人現在有戰尊撐腰,誰跟唐家人作對就是找死啊。

一家人點點頭,沒再說話。

此刻,張小龍的目光掃過所有的靈位,似乎在尋找他的那位『恩人』。

唐家眾人也都順著張小龍的目光,想看看當年到底是誰收留過戰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