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赫赫有名的先天高手!

「狂妄…!!」

陳野怒喝一聲,當即朝著吳庸,襲殺而出!

轟…!!

他的身影,一閃而逝!

地面層層爆裂,掀起漫天塵土!

但,此刻。

吳庸面色冷漠,一掌凌空揮出!

砰…!!

伴隨著一道驚天巨響。

四周,掀起無盡滾滾煙塵…!

轟的一聲!

一道身影,被轟的倒飛出去,狠狠砸在了地上!

幾次彈起落下。

最終,倒在了下水溝里…

那,赫然…

是陳野!!

唰!

看到這一幕。

四周,一片死寂,駭然!

這他嗎……

在場的人,都是愣住了,滿是不敢置信!

在西北晉城,名聲赫赫的陳野。

居然…

一個回合,就是敗下陣來?!

甚至,對面只用了……一招!

全場,死寂!

就連梁文賢,都是面色震驚,看著這一幕。

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陳野的實力,他同樣有所耳聞。

但,沒想到。

居然,會敗的這麼快!

「石伯,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此刻。

梁文賢面色凝重,看向身旁,「石伯,您可能看出深淺?」

而,此時。

石伯,也是面色凝重,緩緩搖頭。

「我也看不出。」

吳庸,僅僅出了一招而已。

讓人難以琢磨。

但,無論如何。

若是這麼灰溜溜的退去。

他們也將,徹底成為笑柄!

尤其,是牽頭的許州梁家……!!

「石伯,就看你的了。」

此刻,梁文賢的面色,凝重至極。 我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締結了冥婚,還有無處不在的危險,我苦笑道:「那你為什麼一直不出現,現在才來。」他輕輕的颳了下我的鼻尖,寵溺的看著我,輕輕地在我的耳畔說道:「你太小,不捨得。」他的聲音很好聽,我的心忍不住跳動起來,活了十八年從來沒談過一場戀愛的我,現在有了一個帥帥的鬼老公,他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光泛著迷人的光澤,濃密的眉,高挺的鼻樑從哪看無不透露出完美,帶有磁性的嗓音對我有那麼溫柔體貼。想著想著我的心像吃蜜般的甜,可是,他剛剛說了,讓我在他身邊是因為對他有用,那麼要是他的事情解決了,他是不是就會離開,這麼想想心裡又有了一些惆悵。

他把我的表情給全部收入眼底,他嗤笑一聲:「小傻瓜,你在想什麼。」「你是冥王,那你······」「叫我青羽,或者夫君可好」對於母胎SOLO的我來說夫君倆字真叫不出口,太肉麻了。我低著小聲的了一句「青羽,可是第一次見你時你不說你叫青玉羽嗎?」他沒有回答說我,只是看著我笑了笑,呢喃道:「小傻瓜,玉是你呀。」我迷惑了,這是什麼意思,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嗎,算了,這個人神出鬼沒的,不對,他是鬼他的話不可信,一定是這樣。可是一想到白天的事我又有些期待的問道:「如果我沒有遇到危險,你是只會在我的夢中出現嗎?」他笑得更加燦爛了,「娘子,你是捨不得我嗎?」雖然心裡這樣想,但是我嘴上依舊不肯服輸的說到:「誰像你啊,真自戀,我是說為什麼只有我能看見你,你會不會在我平時的時候出現.」」娘子,因為我們締結了冥婚,你是我的人,所以你能看的見,至於我平時會不會出現看心情吧。」說著壞笑的看著我,對我抬了個眉。哼,真實一個傲嬌的鬼,真不能給他臉色,不對,他要是看心情那不是隨時都有可能,那我洗澡時,我連忙抓起被子把自己裹得緊緊的。」別這個傻樣子,你從上到下早在第一天我都看光了,現在擋住有點晚了吧。」他笑嘻嘻的看著我,要不是沒穿衣服,看著他現在這張欠扁的臉,我真想一巴掌呼過去,讓他知道鹽是打哪鹹的,醋是打那酸的。

「對了,你現在不要去管你同學王雪迎的事,那不是你們可以管的。」他警惕的對我說。」為什麼,她不是跳樓或者人為,難道是······」我驚恐的看著他。「對,從天牢跑出來的厲鬼現在聚集到她家了,你們的班主任在家訪時被厲鬼附身,一直讓他去汲取男生身上的精氣提升自己的內力,直到她快不行了,后又把他的繼父吃掉了,最後厲鬼附身在她母親身上殺害了她。」他眼裡憎惡滿滿。聽他說完,我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難怪那天我剛剛走到樓下就感覺一陣反胃難受,我還以為是晚上被他狂暴弄傷的,結果是這樣。」「那,現在該怎麼辦?」「別擔心,我已經在處理這件事了,該逮起來的逮起來了,該灰飛煙滅的也都灰飛煙滅了。

聽他淡定的說到那就應該是沒事了。他慢慢靠近我,咬住我的唇,他為冰冷的舌頭用力的汲取······

早上時,我在鏡子面前擦了擦臉,看著被他咬的通紅的雙唇,我愣了愣,「伊伊,快下來,今天該出成績了。」母親陳妮在樓下大聲喊著。沒想到不負所望,超常發揮,我和李小男都考上了這所心儀4的的大學,可不巧的是我的堂姐,就是那個原本該締結冥婚卻變成我的那個堂姐夏菲菲也和我考入了同一所大學,說是堂姐不過才比我大了幾個月。當年的事家裡人沒有一個肯告訴我,每次我一提起都說不記得,不清楚我明白他們是不想告訴我,看來,我可以從這個堂姐身上尋找一些當年的真相了。

「小伊,我在這。」剛剛走進大學就看見李小男朝夏伊跑來,她天穿了一件絨黃色的連衣裙,她長了一張可愛的包子臉,白嫩而紅的小臉上因奔跑而泛起的紅更凸顯出俏皮,可愛。夏伊今天穿了一套淺灰藍的套裝,飽滿精緻的臉,一頭烏黑亮麗的披肩長發在太陽的照射下更顯氣質,兩人結伴而行,不失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引得周圍的同學紛紛羨慕不已,在一旁有一個燙著羊毛卷,一身俏皮小洋裝的,臉上畫著精緻妝容的女生眼冒怒火,牙齒狠狠咬著,精緻的美甲因嫉妒深深的獻進肉里。

※※※※※※※※※※※※※※※※※※※※

不得不說啊,我們的冥王殿下現如今是越來越動懂套路了,這撒嬌的樣子真像一直等著主任順毛的摩薩耶,還有我們的女主小伊啊,小編都已經感受到你們之間的粉紅色泡泡了,你怎麼還咋還不懂自己的心呢,不過嘛,可以理解啦作為女孩子媽是要有些矜持的。不過你這一進大學就惹來這麼多學長的關注可真的是羨慕死我們的小編大大了,想當初小編,,,咳咳,不說了,好漢不提當年勇了,過去兩年了不提也罷,,還有我們的菲菲表姐,剛一上線怎麼就咋這麼大的火氣呢,,消消氣啊,氣壞身體不值得啊。。。 許崧跟著流傾在這土坡之間穿來橫去,路線確實複雜,流傾也確實已經找不到具體的位置了。

這些丘陵地區,每一個土坡至少都有三四個天然窯洞,裡面居住者大大小小的動物,小的動物有沙鼠、刺蝟,大的也有野豬,棕熊。各種動物之間形成一個完整的食物鏈,竟然顯得也挺熱鬧,不過一路走來許崧並沒有見到有屬性突破的動物,看來這個地方屬性之源還是欠缺了許多。

也許是以前流傾惡名在外,大部分動物都不敢靠近,基本上在窯洞門口看見,趕緊用石頭,用土塊擋住自己的洞門,然後假裝自己不在家那種。看到有動物居住的窯洞基本可以排除,因為他們要尋找的窯洞周圍不是這樣的。

整個東北地區大大小小窯洞遍布無數,但是流傾要帶許崧找的這個窯洞還真是不一般,如果司然和媸雅在的話,可能還有印象,這不正是當初二人破解寸心禁制打開的秘窯嗎?不過與許崧不同,二人幾乎是憑藉天生好運就遇到了窯洞所在之處,而許崧則是流傾帶著在眾多窯洞之中尋找。

繞了許多路又回到原點,流傾有點冒汗了。

「許崧,要不咱們放棄吧。」流傾擦了擦腦門上的汗,走了一路也確實有些熱了。

許崧看到又繞回原點的路徑,這裡正是二人一開始拐彎的岔路口,但二人明明全程沒有折返的路徑啊,這果然很是異常。

不過越是又難度,許崧反而越要找到這個窯洞。

許崧站在三岔路口中央,往後是原來他們停留的流傾居住的窯洞,往前左邊是剛剛流傾帶他所走的道路,往右是原定計劃是他們下一個形成點東南沿海。按照理解流傾帶的路應該沒有錯誤。

「我們再走一趟,應該是有什麼地方,可能被我們忽略了。」許崧說著一馬當先再次走上往左的道路。

流傾自然是聽從許崧的指揮,跟著三小隻走在後面。三小隻已經習慣了,聽許崧大大的反正沒錯。

再次踏上這條路徑,許崧都不用流傾再帶路了,他一邊走一邊觀察,肯定是有什麼不同之處的。

又走過一個土山坡,有很長一段距離才到下一個土坡,但是這一段路貼邊有一條小道,是小動物踩出來的,除此之外草木繁茂,在草木稀疏的東北丘陵地區其實是很有不同的。

許崧深吸一口此地的空氣,他的屬性等級,若是這樣繁茂的草木,裡面的木之屬性立刻就會如霧氣一樣源源被吸收,但是許崧這一操作,卻沒有吸出更多木之屬性,這個地方有異常。

流傾見許崧駐足在此地,疑惑開口,「怎麼了,這裡連個窯洞都沒有。」不管是天然形成的窯洞,還是動物自發挖掘的窯洞,都會選在土質黏性好,乾燥的小土坡範圍,這個地方看起來一點都不合適啊。這不,肉眼所見,連個窯洞都沒有。

「這裡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了。」許崧說著率先跨出步子踩上厚厚的草地。

流傾不解,趕緊跟在後面,三小隻自然跑跳著跟上。

不過片刻,才走出十幾步,許崧就感覺到有一陣波盪之感。

「應該就是這裡了。」「不過好像有陣法?」許崧一抬手,水波紋的空氣中浮現一個圖案,只閃現了一會兒就不見了。若是媸雅在,馬上就能認出這就是那個寸心禁制。

許崧開始不認識,但是待他持續伸手讓陣法圖案閃現,基本看清圖案構造之後,已經有幾分面熟了。他的記憶力極好,馬上就想起來這是當初在玫瑰之谷,媸雅解開的那個陣法。不過這個陣法確實複雜,如果自己畫出來,不知道能不能解開。畢竟當時媸雅是整個龍在空中刻畫的,他要怎麼畫呢?

流傾可不懂什麼陣法,不過他看到三小隻乖乖坐著沒有玩鬧,也自動學著三小隻乖乖坐著,抬頭看著許崧一個人皺著眉頭不知在想什麼。 黃楓嘆了口氣,一咬牙說道:「行吧,兩個就兩個!」

雖然有些心疼這四個宇宙本源。

但是為了能讓接下來的形成順利一些,黃楓也只好忍痛割愛了。

其實不光黃楓覺得浪費,道祖鴻鈞和揚眉老祖等人同樣覺得鬱悶。

這他娘一個小小的繁星寶鑒就這麼貴,這個什麼主宰聯盟也太他娘的賺錢了吧!

不多時,兩個全新的繁星寶鑒就拿了過來。

黃楓自然先將這個交給了修為最高的道祖鴻鈞還有揚眉老祖了。

兩個人滴血認主之後,態度立馬就有樂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轉。

剛才喋喋不休,意見頗大的兩個人,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入迷了。

因為這繁星寶鑒的功能實在是太多了,裡面甚至可以用來購買各種各樣的法寶和典籍。

只要支付一定的路費,就有就有主宰聯盟的員工親自送到你的手上。

如果黃楓在這裡,一定會被震驚到。

因為混沌的運作模式和他當年所在的地球極為相近。

只是人的實力提升的太大了。

繁星寶鑒就相當於手機。

上面不但綁定了修士的個人身份,甚至可以利用繁星寶鑒的各種功能來便利生活。

尤其是對於那些的宇宙來說,基本上每個天級宇宙都會有傳送陣在,瞬息之間就能夠跨越無盡的距離。

只是距離越長,消耗的原石就越多罷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繁星寶鑒的出現,對於整個混沌來講,絕對是一個跨時代的產物。

只是人們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誰法明的。

人們只知道是主宰聯盟當中的一個大能。

看著像是兩個孩子一樣玩的不亦樂乎的揚眉老祖還有道祖鴻鈞,黃楓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繼續和拜臣將軍攀談著,這時,幾個侍女走了進來,給他們每人的面前白了一個果盤。

果盤裡的果子他們沒見過,但是吃起來味道還不錯。

只是這東西的靈氣太少了,別說黃楓嫌棄,恐怕就是給那些金仙天仙吃,他們也會嫌棄。

黃楓自覺自己欠了拜臣將軍的人情,對方顯示讓自己擺脫了通緝者的身份,又一極低的價格賣給了自己兩個繁星寶鑒,所以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客套一下了。

前一次回洞天福地,對於黃楓來說最大的收穫就是和黃楓有了異體同心的技能。

可能是自己的盤古血脈已經徹底激發的緣故,他現在可以說是黃楓,也可以說是黃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