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慧連忙笑道:「沒事,菲菲說的沒錯啊。」

「行啊,咱們先進去坐吧。」

方玲這才點頭:「那行,就先用你們的會員卡。」

「不過,先說好了啊,一會兒付賬,得是我們來付!」

方慧笑道:「誰付不都一樣?」

「以前我們家裏那麼窮的時候,你每個月五百塊工資,還要給我三百塊。」

「現在你跟我計較什麼啊?」

方玲擺手:「那不一樣。」

「說的是我們請,就得我們請。」

「走,上樓,今晚這賬,說啥得我們付!」

幾個人在服務員的安排下,直接去了樓上的至尊包間。

進了這包間,他們方才知道,這裏為何能稱得上至尊二字。

奢華,太奢華了!

吳兵吳菲菲再次拿出手機瘋狂拍照。

吳衛國則是滿臉感慨。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他一度懷疑,這一品軒的會員卡是不是很好辦,老闆是不是騙了自己。

現在,他才終於明白,老闆一點都沒騙他。

單單看這至尊包間的裝飾,他就能明白,這個一品軒到底有怎樣的價值!

露西亞說的沒錯,她能辦到那張卡,肯定很不容易。

只是,吳衛國實在想不明白,許家這幾人,怎麼會人手一張呢?

而且,林漠還有至尊卡!

整個廣省就只有三張至尊卡,憑什麼林漠就有一張呢?

吳衛國深深地看了林漠一眼,他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宋芷蘭對林漠那種態度,在這裏,林漠還有至尊卡。

這林漠,真的只是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嗎?

眾人坐下,服務員恭恭敬敬地道:「林先生,是我們安排,還是您親自下單?」

「對了,我們老闆最近剛進了一批新酒,一會兒我拿來,您嘗一下。」

吳菲菲不由一惱:「喂,你跟誰說話呢?」

「今晚這頓飯,是我們家請客,你要問,也應該是問我們吧。」

「你問他算是什麼意思?」

「看不起我們?」

服務員有些尷尬,低聲道:「這位小姐,林先生是我們這裏的至尊會員。」

「他在這裏所有消費,都是不用花錢的。」 ,

第484章

說完,她起身就走。

宋三喜一把拉住她手,「等等!」

蘇有容,心裏莫名一跳。

溫暖,細膩,有力的大手。

扭頭一看,不禁臉紅,「你想幹嗎?」

這傢伙,主動拉手啊,難道?

宋三喜這才鬆開,「我想問一下,草鞋和千層底兒,在做了嗎?」

蘇有容略有點失望,還以為他呵呵

她道:「黃金草,林大哥昨天才打電話回永紅鄉,叫人幫着準備,明天能到。布鞋,我和大姐在做了。大概,也就三天時間,全部弄好。」

「那好,辛苦你們了。」

「辛苦什麼呀,只要兩位老人家,不把鞋子給你扔了就成!你也是,凈想些不靠譜的禮物。我看,到時候丟人,你這年也就精彩了。」

「呵呵」

實際上,大年初三的半下午,四雙黃金草鞋、四雙千層底兒,做好了。

蘇有容和蘇有晴,是真的給力。

姐妹倆,那草鞋做的,草縷如黃金,造型漂亮,帶着虎頭造型的鞋頭,很霸氣,又很結實。

千層底兒的布鞋,底子一層又一層,薄薄的,疊加在一起,那叫個厚實。

內襯,柔·軟,舒適。

鞋面上,用金線紋雲綉,看上去漂亮霸氣,極具藝術水準。

宋三喜拿着這兩種鞋,看看蘇家姐妹,真的有些激動。

「好大姐,好有容,心靈手巧啊!要不是家裏條件好起來了,真想讓你倆打草鞋、做布鞋賣,補貼家用。」

這玩笑開的,姐妹倆笑起來。

蘇有容故作不高興,一揚雙手,「你還好意思說笑。看我手,黃金草勒破了,針頭扎了好多孔。大姐也一樣!」

她,倒是雙手展示。

蘇有晴,下意識的,把手背到身後去。

宋三喜看着傷口和針眼,心裏有些觸動,「那咋辦?你的手,我給呼呼就好了嘛」

說着,他都湊嘴過去,吹氣。

「呼你個頭啊,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呀?」蘇有容,輕輕的推開了他的臉,「趕緊走吧,去崔家送鞋。要是被嫌棄了,別說是我和大姐做的。我們,丟不起這人。」

「放心,丟不了。」宋三喜笑笑,又看看那些鞋,點點頭,「真是做工精緻,漂亮,凝聚了手工業勞動者的心血和智慧。說實話,我都想夏天穿這樣的草鞋,冬天穿這樣的布鞋了」

「行了吧你,穿着草鞋開邁巴赫,虧你想的出來,趕緊,出門,走人」

等宋三喜來到樓下,蘇有容,也跟着下來了。

「有容,怎麼,跟我一起去邀功請賞嗎?」

「得了吧!幾雙破鞋,你還好意思這樣說。」

「呵呵,人家韓老、崔老,就喜歡破鞋也說不定」

「你啊,這嘴啊」

蘇有容被逗笑了,打開了她的賓利車門,坐進去。

宋三喜道:「哦,你要出門啊?」

「嗯,去金六輝拿金鎖啊!」

「呵呵,行,去吧!晚上我早點回來,看看有機會訛輝少一把不?」

「你啊,就把人往壞處想。以前,王輝他們是坑你錢。可這做生意,他會砸自己牌子嗎?」

「砸不砸牌子,看他會不會做人吧,呵呵」 才十六歲而已,身邊就圍着那麼多女人,如果真心想要追求自己的女兒的話,那個殺手組織的女人算怎麼一回事?甚至自己的女兒還有可能受到牽連,被殺手組織的人盯上。

想到這裏,一股怒氣上涌,樓鈞岳死死地盯着葉秋問道:「你覺得,你能給穎穎什麼?」

葉秋迎著樓鈞岳的目光,沒有絲毫的躲閃,他理所當然地說道:「自然是穎穎想要什麼,我就給她什麼。」

不等樓鈞岳做出回應,葉秋繼續說道:「我能夠給穎穎幸福,給她想要的一切,並且保護她,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這是我的承諾。」

葉秋無視樓鈞岳變得很是難看的臉色,誠懇地說道:「樓伯父,我喜歡穎穎,絕對不是貪圖她的家世或者別的什麼東西,我有能力給她想要的一切,這也是為什麼我要自己創業的原因。」

「您可能我在說大話,覺得現在的我配不上穎穎,我也承認這一點,但是我不會輕易放棄地,我會努力提升自己,讓我能夠配得上她。」

「給她所有我能夠給出的幸福。」

這一番話,葉秋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叮!系統對寄主刮目相看了!」

「謝謝!」

葉秋也對自己說得這一番話非常滿意,他完美地在樓鈞岳的面前狠狠地裝了一個逼,從樓鈞岳那有些動容的表情下,他就著自己這個逼裝的很成功!「給自己打個99分,多一分怕我會驕傲!」

葉秋在心裏偷偷笑道。

「叮!系統收回剛才的話,世界上是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系統大佬,你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葉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功德系統與他心意相連,只要他一想什麼,系統瞬間就會知道,這樣的話,其實有時候也挺不方便的,比如,他腦海中想一些YY的事情的話……「叮!呵呵,男人!」

葉秋就知道會是這樣。

事實上,葉秋剛剛說得那一番話,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一個好男人最重要的品質是什麼?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勤勞勇敢、努力堅強、溫柔忠誠、聰明好學……葉秋認為,一個好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堅持,還有擔當。

樓鈞岳確實給葉秋帶來相當大的壓力。

葉秋並不否認這一點。

畢竟現在的他,在實力雄厚的樓城集團面前,只是一個小蝦米而已。

但是他絕不會因此感到害怕,也不會不敢承認自己的感情。

面對樓鈞岳,葉秋始終是不卑不亢的,或許這樣不討未來岳父的喜歡,但是葉秋相信,只要給他時間,他絕對能夠創造出比樓城集團更加有實力的龐然大物。

而且這個時間,並不需要有多長,所以他很有底氣!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完之後,葉秋已經做好了和樓鈞岳翻臉的準備了。

在他看來,按照樓鈞岳的性格,聽完他說這些話,不生氣才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