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難……」

何穗吞吞吐吐道。

「現實確實殘酷!」

「你們一眼就看出了這其中的本質!」

「資歷,的確是至關重要!」

晴嵐望著林逸,孟瑤等人,贊同點頭道。

這些富家子弟,出身和眼界都擺在這裡,看問題都看得很通透。

許多底層的外門弟子,只會拚命努力賺取貢獻點,努力提升自己在外門弟子中的排名。

但他們最終,也只是在同一屆的外門弟子中,排名稍微靠前。

大多數人,註定無法成為內門弟子。

階級固化,這個情況確實存在。

「話說回來,哪裡沒有階級固化呢?」

「你們在忘仙鎮,出生在四大修仙家族裡面,喊著金湯匙出生,生來就擁有很多,天賦也都很不錯!」

「那些出身不如你們,天賦也不如你們的底層少年們,對他們來說,不也是階級固化么?」

晴嵐望著孟瑤等人,反問道。

聽到這話。

孟瑤,姬歆雨,汪清雪,何穗,姬騰五人,頓時都是沉默了。

確實。

階級固化,這個一直存在。

只不過,之前他們一直都是處在最頂層,哪裡知道底層的疾苦和艱難。

如今,他們剛進入飄渺宗,資歷最淺,最為吃虧。

他們情緒難免就激動了一些。

「我只想說兩點!」

「第一,階級固化這個確實存在,能夠打破階級,上升到另一個階級的,註定只是少數人!」

「大多數人,都無法跨越階級!」

「你們幾個,天賦和出身都很不錯,其實還是有機會跨越階級,大幅提高排名!」

晴嵐寬慰孟瑤等人道。

但這樣的話語,其實也就是如同隔靴搔癢,起不到太大作用。

他們不是那種懵懂單純的人,不會被幾句雞湯就忽悠過去。

階級固化這個難題,就擺在眼前,並沒有得到解決。

再多的言語,都於事無補,撫慰不了他們失落的內心。

「接下來,我要跟你們說第二點!」

「其實資歷這個東西,你們也不用太排斥!」

「你想想看,那些師兄師姐們,不也都是從新人時期過來的么?」

「他們熬過來了,有了資歷的優勢!」

「其實你們也是一樣,在你們後面,每一年也都會招收內門弟子!」

「在你們後面進來的內門弟子,資歷也比不過你們,也很難超越你們,你們也是佔據著絕對優勢!」

晴嵐一本正經道。

聽到這話。

孟瑤等人的面色,頓時緩和許多。

晴嵐說的,也是事實。

「你們想想看,若是新進來的弟子,隨便就能超越資歷很深的弟子!」

「你們進入宗門十年後,二十年後,隨便就被一個剛進入宗門的弟子超越了,你們甘心么?」

晴嵐正色問道。

「不甘心!」

「簡直不能接受!」

姬騰立即說道。

孟瑤,姬歆雨,何穗,汪清雪,也都一起點頭。

被資歷淺的隨便就超越了,這確實很難接受。

「這就對了!」

「資歷這東西,本來就很正常!」

「排在你們前面的弟子,他們酬勞高,但是任務也更為兇險,經常有人隕落,死於非命!」

「前面的人死了,你們的排名自然也會跟著提高!」

「也有一部分內門弟子,活了將近兩百歲,老死了,病死了!」

「也有一部分厲害的內門弟子,順利成為真傳弟子!」

「這些人不管是戰死了,還是老死了,病死了,亦或者晉陞為真傳弟子,他們都不在內門弟子的排名中了!」

「其實你們的排名,還是能快速晉陞的!」

「排在你們前面的那些師兄師姐們,又不是一直在那裡,他們時不時就會有人死去,有人晉陞!」

晴嵐娓娓道來,說著這裡面的內情。

孟瑤等人,聽完這番話,徹底放下心來。

前面的人,一直有人走,有人騰出位置。

他們排名在後面的人,就有機會。

「所以你們還是好好努力,先把同一屆的弟子超越了再說!」

「至於自立更深的弟子,就等著他們死去,或者等著他們晉陞,給你們騰出位置!」

「只要你們能一直活下去,不出十年,你們也能在內門弟子中,排名很靠前!」

「甚至說不定有機會,成為真傳弟子!」

晴嵐望著林逸,孟瑤等人,笑著鼓勵道。

「多謝師姐賜教!」

孟瑤,姬歆雨等人,都是笑著行禮道謝。

「我等不了十年!」

林逸乾脆搖頭。

資歷,階級固化,這些他早都經歷過了。

他不會抱怨這些。

但他也不會就這麼接受這些。

他還是要抗爭,要突破。

爭取在很短時間裡,就排名靠前。

他不想一直被人壓著,要熬十年才能爬上去。

要等到別人死了,或者別人晉陞了才能爬上去。

「你和別人不一樣!」

「你用不著等十年!」

「你每個月可以接十次任務差事,別人只能接三次,你每個月賺的貢獻點,是別人三倍還多,排名在你前面的弟子,很快就會被你超越!」

「這是很大的優勢!」

「是你入宗考核第一,爭取來的優勢!」

晴嵐笑著說道。

這就是很多人看重入宗考核的原因。

這是打破資歷,打破階級固化的一條捷徑。

「我每個月十個任務差事,一共也就賺五千貢獻點!」

「這還是不夠!」

林逸搖頭道。

他欠債都欠了七萬四千六百點,按照這個賺取速度,需要一年多才能還清欠債。

想要超過他前面的一名,提高一個名次,都得需要賺到八萬,乃至十萬貢獻點,才能將其超越。

這實在太漫長。

他的目標,也不僅僅是超越前面一命。

而是衝進內門弟子前五百名,前三百名,乃至前一百名,最終成為內門弟子第一!

「那你就只能走捷徑了!」

晴嵐正色道。

「什麼捷徑?」

林逸不由問道。

果然,還是有捷徑可走。

「等待機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