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那個女人就是,現在的更加詭異……

洛天稍微想了想,對着李現說道:「具體說說吧,什麼情況。」

李現立馬回答道:「就是這十來天的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每天都有人突然暴斃。更奇怪的就是,每一個死去的人都像剛剛那屍體一般!」

「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長時間工作勞動之類的,突然猝死也是可能的。但是不單單窮人區有這種情況,就連富人區也有!當屍體流出血淚之後,我就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但是我也想不到辦法解決啊!到處尋找可以作法的道士之類的,他們都是漫天要價,毫無本領,看到屍體的異狀就假借家中有事跑掉了!」

「不過,前幾天倒是找到了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很多人都說他有着非凡的本領,可以降妖除魔什麼的……」

「我也廢了很大心思去找他,終於是找到了,但是結果卻出人意料!」

洛天倒是來了興緻,讓李現趕緊說下去。

羅瑩搭了一句:「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鬼魅魔法相傳已久,流傳至今也是出了不少能人,看來李大人找到了先生!」

「對,我找到的的確是高人先生,但是……」

「快說!」洛天催促道。

「嘶……我找到他之後,他好像並不覺得驚奇,似乎早就知道我會找到他一樣,還專門在茶館等着我!」李現面露驚疑,繼續道:

「那時候,我還沒說話呢,他就率先說話。他當時的原話是這樣的:我知道李大人找我是什麼原因,我也知曉那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老夫恕難從命,實在有心無力!」

聽完李現的話,羅瑩竟然露出一個驚訝的眼神,喃喃道:「難道是金典先生……」

李現沒有聽到羅瑩的嘀咕,繼續道:「後來他跟我說,讓我不要着急,天道輪迴之事不可逆,等到時機剛好,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

洛天聽得都有點迷迷糊糊的,問道:「後來呢?那老人家沒有告訴你解決的辦法?」

「后……」李現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之間瞳孔放大,說道:「后…後來,老人家跟我說了一個日期,說那天就可以找到能解決這事的人,讓我到時候就不用再管這件事了……」

「當時我還不在意,以為又是推脫我的說辭罷了!但現在算算時間,他說的那天,正是今天……」

「果然,是金典……」羅瑩喃喃道。

但洛天總是覺得李現說的,怎麼就有點熟悉呢?

靈光一現,也不知道怎麼了,洛天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還記得那老人家的衣着打扮嗎?」

「記得,記得清清楚楚的!」李現斬釘截鐵的說道:「那老人家,身穿黑色外衣,總之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更奇怪的是,當時沒有艷陽,倒是戴了個黑色的斗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盛知清很了解母親,只要父親敢跟她離婚,她就敢毫不猶豫地從樓上跳下去,摔個粉身碎骨。

父親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已經超越一切,包括她這個女兒。

父親還欲辯解,盛知清卻冷淡地打斷了他,「你跟秦律師剛剛的話我錄音了,爸爸你要是提離婚,我就把錄音放出去。」

錄音是騙父親的,但盛知清說得很有底氣,加之她超出同齡人的冷靜和成熟,律師和父親都有些被震住。

父親不再說什麼,摸摸她的頭,依舊和藹可親,「嗯爸爸知道了,快回去休息,爸爸去叫醫生過來。」

律師跟着父親一起離開,醫生過來替盛知清檢查完身體,父親才再次拎着粥回到病房。

好像一切都跟從前一樣,父親喂她喝粥,幫她削水果,依舊是那個寵她愛她的父親。

但又好像不一樣了,母親時常會控制不住自己,對她拳打腳踢,過後清醒過來,又抱着她痛哭。

「清清,你一定要是最優秀的,只有你永遠拿第一,爸爸才會一直喜歡你,這樣他就不會離開我們母女兩了,所以為了這個家,你一定要每一件事都成功。」

母親絮絮叨叨地念著,不知是說給盛知清聽,還是讓自己定心。

盛知清被她摟在懷裏,麻木地睜著沒有色彩的雙眼。

對於她的傷,父親偶爾會給上上藥,但大多數時候是視而不見。

這一切,本來就是她咎由自取。

十三歲那年,盛知清高考,每一科都是滿分,當之無愧的全國狀元。

新聞和電台每天循環播放她的採訪,給了她很多頭銜,「年紀最小狀元」「天才少女」「完美女學霸」

名校爭破了腦袋搶她入學,盛知清卻沒去念大學,揮揮手開始了環球旅行。

說是環球旅行,也只是個對外放出的說辭而已。

盛知清收到了一個自稱為C的人給她的郵件,裏面把她家的情況事無巨細分析了一遍。

那人似乎對她很是了解,抓住了她最看重的點,並以此要挾她。

對方在郵件里直言說明,他知道父親有私生子,讓盛知清幫忙做事,不然就把事情爆出去。

盛知清慌了。

父母在外一直是恩愛夫妻人設,盛氏這麼多年的活招牌,就是父親的居家好男人形象。

母親的精神狀態她是知道的,這樣一個消息,無疑等於要母親的命,和讓盛氏破產。

但對方要讓她做的事,在盛知清看來,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他要盛知清加入暗夜閣,殺了暗夜閣閣主。

暗夜閣閣主身份特殊,只有暗夜閣排行榜前十的殺手,才有機會見到她。

暗夜閣的排名怎麼算呢,以所殺人數多少從高到低進行排名。

盛知清是成熟,可殺人,她從未做過這種事。她又怕又慌,不知道該找誰。

母親的精神狀態時好時壞,完全根據父親在不在家而定,父親已經很久沒有管過她了,就連盛知清拿了狀元,他的祝福也是不達眼底的。

對方似是等的不耐煩,讓她第二天去遊樂場的公交站台,說是有驚喜給她。

然後,盛知清親眼目睹了一次爆炸。看見滿車的市民,被炸得血肉橫飛。

「今天的禮物你還喜歡嗎?再多猶豫一天,就多一份禮物哦。」

盛知清知道了他的可怕性,渾身哆嗦,手指顫抖著回復了同意。

暗夜閣,那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讓盛知清去殺他們的老大,無異於讓對方把盛知清千刀萬剮。

不,不止盛知清,應該是盛知清全家。

所以,盛知清不能以現在的身份加入暗夜閣,換一個身份,即使事情敗露了,暗夜閣也只能折磨她。

為了隱藏自己的信息,有一個全新的身份,盛知清上網找了當時最有名的黑客。

黑客接單五千萬一單,盛知清就一十三歲小屁孩,父母不可能給她那麼多錢。

以環球旅行為由要了五百萬,也只是個零頭。

但盛知清不相信別人,她是去殺閣主的,身份不隱藏好,到時候被查出來,還會連累父母。

所以她腆著臉給黑客發了消息。

黑客代號叫閻王,起初並不願搭理她。

在盛知清死皮賴臉發了幾百條消息后,對方終於忍無可忍地發來個問號。

閻王應該是把她歸為神經病這一類了,只有五百萬還敢來騷擾他,不是腦子被門夾過就是缺心眼。

盛知清認真跟他解釋,自己是分期付款,自己未成年拿不了太多錢等等。

她噼里啪啦解釋了一大堆,屏幕另一端,閻王看着13歲這個詞,一口奶茶噴在了鍵盤上。

靠,玩我呢吧。

他不死心地查了過去,果然發現一挺嫩的小姑娘在電腦屏幕前打字,速度很快,表情也挺冷清的,但年齡確實不大。

閻王裂開了。

「你要我幹嘛?」

閻王沒說接還是不接,反而先問她的意圖。

「幫我隱藏身份,我要去暗夜閣報名。」

噗,閻王第二口奶茶又噴了出來,丫這小姑娘玩他的吧,他剛剛可看見了,這小孩家挺有錢的,去暗夜閣當殺手賣命,腦子瓦特了???

去暗夜閣的,要麼是父母雙亡的孤兒,要麼是被人販子或者黑道組織賣過去的。

不管哪一條,這小屁孩都跟那地方不沾啊。

閻王好心跟她解釋暗夜閣是個什麼地方,希望小孩只是不懂事說着玩。

哪想盛知清態度很堅決,也不肯細說原因,但要去的態度很堅定。

閻王覺得挺新奇的,好奇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破例答應了她,給她塑造了個無父無母,這些年一直靠撿垃圾為生的新身份。

盛知清順利通過暗夜閣的報名,隻身一人,出發去到暗夜閣的孤島培訓基地。

在培訓基地待了一個月,這次招新總共招了80多個人,都是10到15歲這個年齡段的孩子。

所有人一起住大通鋪,一起吃飯,一起訓練,一起玩遊戲。

氣氛很熱鬧和諧,愉悅到根本不像是一個殺人組織。

盛知清是裏面學得最快的那個孩子,教官教的,別人一天才能學會,她一個小時就足夠了。。 都是給她的嗎?

唐沐晴愣了,她沒有想過。

她早就知道衛北霆對她很好,但是好到這個地步唐沐晴沒有想到。

接下來唐沐晴沉默了很多,衛北霆不怎麼愛說話,不過隨着唐沐晴的觀察,她發現一件事。

衛北霆每一次拿出一件衣服扔給杏紅的時候,都會動作不大的朝着她比一下,就像是確認一下,她穿起來是不是真的很合適。

他覺得好的,就會扔給杏紅。

要是覺得不好的,就會放回到衣櫃里。

突然,唐沐晴感覺臉頰上濕漉漉的,伸手一摸才發現已經淚流滿面。

這狗男人,總會在某些小事上,把她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唐沐晴湊上前去,想要和衛北霆說兩句感激的話。

她不知道,如果那天出來遇到的不是衛北霆,她現在的人生會是什麼模樣。

一團糟,是免不了的吧。

唐沐晴剛往前踏出一步,就看到衛北霆往後退了一步。

就在唐沐晴還有些懵,不知道衛北霆躲什麼的時候,就看到男人嫌棄的看着她剛剛擦過眼淚的那隻手,平靜的外表下怎麼都掩飾不住的嫌棄。

唐沐晴:「……」

剛剛那種感動的氣氛,被衛北霆一個嫌棄的眼神給弄沒了。

唐沐晴只好開口,「謝謝你,北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