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那是熟悉的身影,但顏色稍暗淡,體表處躍動著的赤色的雷光已變暗紅。

不過最為詭異的是他身後!

他身後多了一對純黑的翅膀,但這翅膀並不具備實體,僅是純粹的黑暗,那是蓄積起來的暗影能量。

頭頂那兩根犄角已化為了扁平的翼狀,自由地向兩邊伸張,而白色的鬼面嘴角之處,竟突兀地碎裂了。

它斜向上裂開了些許,碎片落下,化為與夜色一樣的黑暗消失無蹤。

本是猙獰的鬼面,平添一絲邪異的「笑容」。

呼——

馬修仰望著天,口中嘆出一縷細微的硝煙。

孵化完成,他心情舒暢。

【邪神眷屬:馬修】(邪物化)

屬性:

【力量:34(31+3)】(夜影狂宴狀態提升)

【敏捷:39(36+3)】(夜影狂宴狀態提升)

【精神:16】

特質:

【基因】

能力:

【殺戮(本能)】

特殊能力:

【骨盔增殖(基因)】

【非人體質(基因)】

【雷火(基因)】

【炎足(基因)】

【黯雷沖:短暫化為暗紅色的雷霆,期間可以免疫攻擊,並具備恐怖的破壞力】(夜影狂宴狀態特有)

【影翼:將暗影能量化作雙翼,從而獲得飛行能力。】(夜影狂宴狀態特有)

狀態:

【夜影狂宴】

……

夜影狂宴必須蓄能充足才可施展,準備時間有些長,但回報還挺不錯。

不僅屬性有所提升,這飛行能力也是馬修如今最想要的。

除此之外,那個看上去像影撫衝刺強化版的黯雷沖,也是個優秀的能力。

孵化完畢,馬修在夜空中吹著涼風,靜靜思考。

但陸啟年並不允許馬修享受著短暫的安逸……

「去死!」

伴著陸啟年的呼聲,密密麻麻的子彈和能量炮同時向馬修射來。

馬修一個滑翔,避開這輪攻擊的同時,飛行的高度又攀升了些。

他俯瞰著下方,嘆了一聲,「真是聒噪。」

不過,他也該陪他們玩玩了……

「陸啟年,你認為自己是主角,我僅是區區反派?」

沙啞低沉的話語聲,自夜空上傳來。

馬修不清楚那些荒野巡遊隊知曉災獸會說話臉上會是什麼表情,他也不在意他們的反應。

只是之前他準備孵化時,陸啟年在上空指手畫腳,嘚瑟了一輪,他不回應一番,心中會十分不爽。

「這不是明擺的事么?在青岩野,我便是主角!你僅是區區反派罷了!」

這問題,陸啟年必須回應!

作為青岩野的掌權者,陸啟年深知士氣對戰鬥的重要性。

果然不其然,下方又傳來了一陣熱烈的歡呼,赤魘重新登場的不安也隨這陣歡呼聲驅散。

但人們熱情歡呼時,空中卻響起了一聲冰冷的奚落,「無知。」

「赤魘,你不要再逞口舌之快了!青岩野是我們啟年集團的地頭,你獨自一人是無法戰勝我們的!」

「口舌之快?哈哈哈哈哈!」

馬修大笑起來。

笑聲在夜空中傳盪開,分外刺耳。

「赤魘,拚死強撐,有何意義?!」

「好,你覺得是就是吧。」

馬修應得十分敷衍,十分隨意,夜空中吹拂著的風兒似乎都輕佻了一些。

「好了,從現在開始,我便配合你這個主角,執行反派的工作。」

馬修深呼吸,用所有人都可以聽清的聲音宣告,「十分鐘后,我將把你們的歡呼化為……悲鳴!」

他霸氣地朝陸啟年一指,向著整個青岩野下達通牒!

陸啟年還想說些什麼,但馬修已不想繼續和他嘮嗑了。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反派死於話多,如今他可是帥氣的「反派」角色。

黑翼靜謐地一展,馬修朝陸啟年所在方向疾速俯衝!

突突突,荒野巡遊隊手中槍械火舌閃耀,密密麻麻的子彈在空中交織成一片大網,將馬修籠罩在了其中。

但這一次,馬修並沒有閃避……

呲呲呲!

夜空中那道暗紅色忽然變得璀璨了起來!

他化作一道雷霆,以更耀眼,更迅速,更張狂的姿態,筆直地朝陸啟年襲去,黯雷沖!

陸啟年傻愣愣地漂浮空中,任由那暗紅色光芒霸闖入。

「神啟」鎧甲索敵系統依舊在正常運轉,但那輔助準星卻僅是可憐兮兮地震顫,和他的主人一樣不知所措。

陸啟年的視野瞬間被奪目的光輝佔據,他身邊的一切都璀璨了起來,耀眼得不像黑夜……

轟!

雷霆在陸啟年身上炸開,他感覺自己被什麼狠狠地撞了一下,快速向後飛去。

這下他終能從那奪目的光輝中掙脫,在那飛速遠離的景色中找到了黑夜本來的樣子。

但那恐怖的壓迫感並沒有消失,暗紅色的流光已追逐而至!

自陸啟年飛上夜空之後,馬修終再次接近了陸啟年,機會難得,他決定好好招待。

馬修抬手便是一拳!

粗暴的拳腳才是災獸的浪漫……

轟!轟!轟!

爆裂的能量不斷在陸啟年身邊炸開,熟悉的無力感又湧上了心頭。

戰局怎又變成這樣了?

唯一不同之處,僅是換了個地點。

從地上換到了眾人都能夠望見的夜空。

多了觀眾,也更為恥辱!

慘遭毆打的陸啟年想掙脫,但推進器全力噴射,也無法抵消馬修轟擊殘留的威勢。

他就像沙包一樣,在夜空中不斷搖晃。

更像被拍打的網球,以極快的速度在夜空中來回飛舞。

但無論是什麼,他都是一個「高級貨」,不僅堅固,還有伴著燈光特效,和那暗紅色的光輝一起妝點青岩野的夜空,並將馬修這個反派的毆打反襯得更為奢華!

……

樓頂上,陸善傑望著夜空中眼花繚亂的一切,驚呆了!

馬修在幹什麼?!

眾目睽睽之下,獨自一人在夜空中毆打青岩野啟年集團的話事人陸啟年!

陸善傑之前的驚慌全然消失,心情都隨夜空中綻放的美麗光效雀躍了起來!

他真想拉個人來炫耀一番,『哎呦,快看!天上那個將陸董事痛毆的人是我陸善傑的同伴!」

但是如今在他身邊的這些人都不怎麼方便拉。

陸如夏……

天上飛的那個是她男人。

天主救父……

那是為他指明方向的偉大存在。

面對身邊這些人,陸善傑真炫不起來。

但望著上方那片被點綴得絢爛的夜空,陸善傑認為他這次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

……

和陸善傑不一樣,藏在樓宇間,支援陸啟年的刑雀等人手中依舊持著槍械,但動作卻停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