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那句話,道理夏伊都懂,只是心裡不舒服,冥王也不急,帶她去吃了點甜點,出店門時夏伊已經好很多了。

「冥董,求你幫幫我吧,他們說要殺了我兒子。」剛一回來司機就迎面跪了下來。

「到我書房來。」冥王沒多廢話,淡淡的說道。

「冥董,是我錯了,我不該跟你隱瞞我兒子的事情,想必你早就知道了,我兒子他沒有死,只是被掩蓋住了氣息,才會有這種假死的癥狀。」司機低著頭講述道。

夏伊怔了一下,看來這傢伙是想通了,打算全盤脫出了,或者說鬼少年現在情況確實有些危險,不,應該說迫在眉睫。

。 那就跟着過去吧,李聞叫上旁邊的從屬們,一人一狗,三隻元素精靈,一起去尋找寶藏了。

第一個地點就是青墟浦,這裏是關乎一個無名寶藏的解密,流程挺長的,還需要岩系力量。

但尋寶仙靈,徑直地飄到了岩系符號上,接觸了一下,符號立即就點亮了。

「原來是用這種方式解決的嗎,太厲害了。」

當尋寶仙靈將所有的符號點亮后,旁邊的山壁打開了一個小洞,李聞飄了進去,是一個寶箱。

打開后,寶箱裏有一個無名寶藏,上面的圖樣是陀子哥的樣子,而寶箱裏面還有不少的鐵錢。

尋寶仙靈很是興奮,圍着寶藏轉動,它是以鐵錢為力量根源的,吞噬鐵錢,可以提高自己的能力。

李聞很喜歡這個尋寶仙靈的個性,雖然急迫,但沒有搶著去吞噬,而是等待着李聞的首肯。

他將鐵錢取出,擺放在了尋寶仙靈前面,點了點頭,瞬間,鐵錢就消失了,而仙靈的顏色開始變深。

仙靈估計和煎餅、嫣朵拉突破的時候差不多,李聞提起仙靈,將它放在了盧西恩的頭上。

負重訓練,除了煎餅、嫣朵拉之外,盧西恩的頭上又多了一隻尋寶仙靈。

今天的尋寶活動差不多到這裏,等仙靈消化完鐵錢再出發吧。

李聞把玩着手裏的無名寶藏,這是一個收藏品,他記得集齊三個之後,可以去希古居找琳琅,賣出有十萬摩拉。

他正準備收入存儲空間時,寶盒突然咔噠一聲,打開了一絲裂縫,光芒從中射出,籠罩了李聞和盧西恩它們。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李聞握起手,身邊出現了一顆顆滋滋作響的雷電球。

這是若陀龍王的技能,雷形態下的雷電球,讓李聞的雷系技能多出了一個。

而旁邊的三個從屬也有了各自的收穫,煎餅獲得了雷電法陣,嫣朵拉獲得了水柱法陣,盧西恩獲得了冰幕追蹤彈。

煎餅和嫣朵拉的組合技又多出一個,天上的擊雷和地下的水柱,兩者碰撞一起,觸發感電以及高傷害。

而盧西恩的冰幕追蹤彈就是一顆顆的冰凌,還附帶追蹤的效果。

原來無名寶藏還有這樣的效果,寶盒再度合上,可惜的是,寶盒只會開啟一次。

現在淪為收藏品了,還是集齊三個之後賣出去吧。

李聞越發期待剩下的兩個無名寶藏了,一個估計是絕雲間的那三位仙人,而另外一個卻是不詳,圖樣都被抹除,也不知是哪位仙人。

趁著夜色,李聞他們回到了往生堂,胡桃早就睡著了,而客廳里坐着鍾離先生。

「鍾離先生回來了。」

「嗯,先前去探望了一下老友。」

在請仙典儀之後,李聞就好久沒看到鍾離了,估計是變回龍軀的時候,順便去了絕雲間看望其他仙人了。

「看來你找到了若陀留下的傳承。」

鍾離作為陀子哥的飼養員,一眼就看出了傳承的氣息。

「對了,若你不介意,留下的寶盒能否售賣給我。」

「寶盒的收藏價值不低,十萬摩拉一個如何?」

兩人一拍即合,價格也很合理,比起賣給希古居好多了,但是李聞想到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鍾離先生,你有錢么?」

「…可以讓往生堂報銷。」

你擱這擱這呢,往生堂客卿賣給往生堂客卿一個紀念品,然後還是往生堂買單,瘋狂套娃。

鍾離輕咳了一聲,好像也認識到了不妥,不過他的財路其實也很多,作為顧問費有不少。

恰好最近有人想要寫一本歷史上第一枚摩拉下落的故事,他作為岩王帝君,自然是知道下落,被他隨意花掉了。

他打算過去作為顧問,而且他還有不少鑒別礦石,探訪古迹的請求,這些也可以賺取摩拉。

看來社會廢人的稱號要收回了,其實鍾離能賺錢,只是入不敷出而已。

李聞湊到鍾離身邊,給他講述了第一枚摩拉被鑄造一個一刀一劍的故事,他略顯疑惑,明明現實不是這樣的。

「藝術加工,藝術加工,這樣別人才會給你顧問費的。」

鍾離點了點頭,做不做就要看他自己了,也不知那個名場面會不會誕生。

李聞將無名寶藏遞給了鍾離,摩拉等鍾離賺到之後再給即可,他是契約之神,誰都有可能失約,但唯獨他不會。

鍾離接了過去,準備起身回房時,看到了李聞腳邊的盧西恩,它頭上頂着一隻尋寶仙靈。

「鬱金么…」

他走了過去,手指在尋寶仙靈頭上輕點,尋寶仙靈體內就出現了一個摩拉的符號。

這個小傢伙,運氣真好,李聞也知道鍾離的想法,這隻尋寶仙靈,要進化成鬱金。

象著着摩拉、幸運的仙靈,在蛻變期的時候,還得到了岩王帝君的加持,未來可期。

李聞回房睡覺去,一覺醒來,睜開眼就看到飄在面前的尋寶仙靈。

「那就叫你鬱金如何?」

他又獲得一個夥伴,新的從屬,尋寶仙靈鬱金,沒有戰力,但是尋找寶藏可是一流。

現在是白天,幽靈形態出不去,但水元素體可以,而且往生堂旁邊就有一條河流。

「嘩啦。」

水花四濺,這可不是李聞,他壓水花可是波瀾不驚的,是盧西恩,跳了下來,跟在李聞身後,用狗刨式前進。

今天一整天的時間,它們去了兩個遺跡,靈矩關和遁玉陵,李聞有水元素的身份,直接潛入到水中,找到了兩個無名寶藏。

第一個是絕雲間三位仙人的,打開后,李聞得到了一道機關之術,另外四個從屬一無所獲,看來也分資質。

而剩下的那個無名寶藏,未能打開,可能需要滿足某些條件,上面的圖樣也已經模糊,完全看不清上面畫的是誰。

在外提前訓練完,李聞在吃飯前趕了回來,給胡桃做了晚飯。

「你能不能自個,算了,你學不會。」

看着胡桃的樣子,李聞搖了搖頭,有句古話說的沒錯,一定不要放卡斯蘭娜家族的人進廚房。

強制拎着胡桃去洗碗后,李聞飄回了房間,打算將無名寶藏先放好,鍾離還沒回來,等他回來的時候再問下。

只不過,在無名寶藏放在櫃枱上的時候,從窗戶照射來的月光,打在了寶盒之上,寶盒發出微微發亮的光芒。 那個環頓時變成了一個蟲洞,它可以扭曲時空,就像曲速引擎一樣,但不知道,它可以有多大的穿越範圍?

「蟲洞?」

郭曉飛盯着那個蟲洞,驚訝之中帶有疑惑之色,僅憑一個手環一樣的東西,居然可以造出一個蟲洞,目前為止,人類科技還無法達到這種能力。

蟲洞,需要一系列的繁瑣準備,再加上專家的指導,方才可以製造出蟲洞,蟲洞技術,早在二十四世紀就已經研究出了。

那時候,星際宇航員藉助蟲洞技術,空間跳躍到了幾千萬億光年的宇宙,那是人類科學歷史上,一大突破性的成就。

最先完成這一成就的,既是C國,E、J、R、K……等國緊隨其後,都相繼進入了蟲洞領域之中。

不過,那時的科技不像三十世紀的現在的發達,但他肯定的是,蟲洞技術,尤其是那種扭曲時空,單憑這個環,完全沒有任何的科學依據!

想了想。郭曉飛也顧不得過濾了,估計現在的雷破天,已經坐着他的賽車,跑出蟲洞去了……

郭曉飛沉了一下心,後退幾步,擺了一個起跑的姿勢,逃也似的,沖了進去……

「嗖——」

雷破天開着他的車,衝出了黑洞,迎面而來的並不是光明,而是一顆顆巨大的火球,雷破天駭了一跳。

「開什麼玩笑?」雷破天長大了嘴巴,也顧不得驚訝了。就在這時,小愛又出現在了賽車的顯示屏之上。

「叮!恭喜你,完成了黑洞的考驗……」

「恭喜個屁!趕緊給我道具……」雷破天知道,這個『錢包』一出來,定是要他買她的什麼道具?

「好噠!」

小愛甜甜的笑了笑,方才列出來一個道具選項框,框裏有很多與之有關道具,雷破天看都沒看,就選擇了【全選】按鈕。

這個按鈕,除了那些花花公子,就像郭曉飛那樣的小康家庭,每月也就三千【聯盟幣】,根本承受不了這等經濟實力。

聯盟幣,自從二十三世紀,那次全球性的經濟崩潰之後,聯共國規定的一種國際貨幣。

那時候,球內絕大多數的發達國家,都變成了泡沫經濟,曾經高度發達的國家,譬如:E國,一夜之間,都化為了穢土。

二十三世紀中後期,各大高度發達國家的經濟崩潰,市場金融危機就此拉開帷幕,除此之外,還有自然災害的影響。

伴隨着人類的科技日續發達,使得地球上的資源不斷的進行開採,終於到了二十三世紀,北半球空氣臭氧層被破壞,全球陷入了溫室效應。

洪澇,乾旱,地震,火山爆發,病毒……等等,給人類帶來了市場與經濟上的雙重打擊。

不少人類移居火星、月球、木星等適宜人類居住的星球,但人類終究無法適應淡化氧氣(純氧)的補給,不少都變成了宇宙之中的一個微小的分子。

絕大多數人類,還在地球上,無法自拔,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終於到了二十四世紀初期,一位開闢了人類新科學領域——量子領域的科學家——哥林多·博格。

哥林多·博格是A國的一個大學物理教授,他不想看到人類的歷史就此泯滅於世,他首先提出了『國際融金』,就是說,把各國的貨幣融合起來。

但是,當他一提出『國際融金』的時候,有很多的國家,都不同意,畢竟,這關係到國家的經濟主權,還有政治權力。

當所有的國家,甚至連他自己的國家的反對他的時候,C國贊同了他,並且,C國是首個肯把貨幣納入國際融金會的國家。

後來,全球性的泡沫經濟使得各國人民發生暴亂,無奈之際,各國方才紛紛的將自己的國家的貨幣,投入到了國際融金會。

全球的國家分佈國際融金資產各不同,C國是擁有資金最多的,佔全部的百分之四十多,T國僅次於C國,佔百分之二十多。B國佔據第三。百分之十三。

不過,這是按照國家的發展程度分配的,E國之前,是地球上的超級大國,所以,他分配的資金也就寥寥無幾。

近幾年,C國經歷了國內各種暴亂,還有外來一下恐怖分子的侵害,讓C國的人力、物力、財力,嚴重大挫,經濟甚至不如I國。

且之,C國也就得到了最多的國際融金資產的經濟,C國得到了這些錢,並沒有像J國那樣,解決當下,能過一天是一天。

也沒有像E國那樣,全部都投入到市場之中,恢復市場經濟。

而是,投入到環境保護,恢復空氧器的運轉,暫停核電子能源,利用量子能源,作為能源發動器。

除此之外,C國補助了國內許多的受到災害的企業,家庭,還有外國一些難民,在國際的聲譽上,C國已然遠超於E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