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解開,五秒后就會流血身亡。

他堂堂一高手、隊伍大腿、核心人物,怎麼能死在這種小玩意之下?

九陽絕不允許自己就這麼死了。

這樣死的也太沒有尊嚴了。

當然,就如同預料的那樣,剛彎下腰,遠處平行的沙坡,腳下的兩處木房,緊跟著響起了三道槍聲!

一道槍聲清脆,迅捷;兩道槍聲沉重,震耳。

「我就知道……」九陽長長的嘆氣。

還是三個人,還是伏擊,他還是……挨打的那個。

不過與之前九陽遇襲時的槍械不同。

這次的三人,有兩個用了——重狙!

「我特么真是服了,這是怕我長翅膀飛了么?用的著這麼狠嗎!」

九陽氣憤之餘,更多的還是無奈。

重狙的恐怖之處,在於即便是2+2的槍,暴擊后也能秒掉任何不帶護身符的滿血玩家。

兩發重狙,外加一發輕狙,打一個不動的靶子,怕是他有十張護身符也扛不住啊!

感受著子彈穿過頭部,血霧朦朧中,九陽用最後一絲餘光瞟向下面木屋。

既然這裡有隊伍,並且已經埋伏好了,所以他很想知道,這些人的車……去了哪。

還有,眼前的隊伍是哪一支?

因為他想破腦袋,也沒能想起,這次訓練賽的二十支隊伍里,有誰是玩陷阱專家的。

第一個疑問他沒能得到解答,臨死前他依然沒看到車輛藏在了哪。

至於第二個疑問,他很快就獲得了答案。

「玩家七七丨小沖以軍戒重狙擊倒俠影丨九陽神功。」

「玩家俠影丨九陰真經離開遊戲。」

「玩家七七丨小沖以軍戒重狙淘汰俠影丨九陽神功。」

「很遺憾,您的隊伍全員覆滅。」

系統提示瘋狂刷屏。

在聽到九陽被擊倒的信息,掉進陷坑的九陰真經自知生存無望,直接強退出了遊戲。

當然,人退了,遊戲角色還在,只要有人過去隨便打一下,就能拿到她的淘汰分。

至此,這對PGL最強雙人組,在沒有任何還手機會的情況下,遺憾出局。

恐怕連丁溫也想不到,他會以這樣的方式,跟傳聞中的九陰九陽『見面』。

只能說,他們運氣不夠好,是本場遊戲所有隊伍里……第一個踩雷的。

畢竟除了地心網,別的陷阱都不能收回,踩的人越多,陷阱數量自會不斷變少。

所以,先來清泉湖泊的隊伍,無疑是最吃虧的。

丁溫的防守反擊(打靶)戰術……第一次就奏效了。

「靠,人頭沒搶到。」九陽盒子南面不遠處的沙丘凹坑裡,路過悶悶不樂的收起了狙擊槍:「早知道就不選帝國雇傭兵了。」

小沖則跟他形成了明顯的對比,喜滋滋的道:「果然,還是打靶最爽!」

職業賽場中,重狙的使用率遠遠低於輕狙,其主要原因是選手們的身法過於靈活,而且警惕性特彆強,除非特別原因,沒有幾個會給敵人打固定靶的機會。

加上重狙還要拉栓,子彈間隔過長,所以輕狙的容錯率會更大,選擇的人也會更多。

說起來,小沖使用重狙淘汰玩家,在比賽模式下……好像這還是第一次。

不得不說,這感覺還是蠻爽的。

重狙子彈撕裂敵人身體時的聲音如此美妙,那種強勁的力度,才是真男人的最愛!

誰不喜歡我打你,你卻不能還手的快感呢?

這次成功的伏擊,也讓丁溫在他們心中的指揮形象,更深刻了一些。

「哈哈,他們絕對想不到,我們把車開到了水裡,還以為這沒人呢。」久飛飛同樣興奮不已。

是啊,有誰能想到,決賽圈還沒公布,就已經有人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車都不要了,把命運賭在這位置如此糟糕的地方。

這場平平無奇的訓練賽,註定會打破很多人的慣有思維,給與他們強烈的衝擊。

不過都是后話,現在,比賽還在繼續。

「什麼時候輪到我動手啊?」方落晴是最無聊的那個,剛才的攻擊,因為東方行者射程不夠,她就只能幹看著,這會也終於有些耐不住寂寞了。

「別急,會輪到你的。」丁溫舒服的趴在地上,就像是快睡著了一樣,對於剛才的伏擊都沒怎麼抬起頭過:「我的陷阱不能布滿整片沙丘,一定有幸運的人踩不到,安全從坡上下來,但這些人的數量不會太多。

一會你就專打這些運氣好、又沒掩體的的人就行。」

「所以,他們到底是不是運氣好呢。」方落晴表示疑惑。

「我不知道。」

「…………」

「…………」

………………

「玩家TNT丨good以墨刀擊倒……」

「玩家狼豹丨血狼以……」

「玩家……」

第七階段收縮,場上的戰鬥已接近白熱化狀態,場上僅剩下的幾十人,開始為了爭奪進入最後決賽圈資格,儘力廝殺,系統淘汰信息基本沒怎麼停過。

沙丘外面四個方向的沙土路上,幾乎全部都有隊伍在戰鬥。

刷圈不刷路,但終歸還是會刷走的。

已經到了決賽圈,這四條通往清泉湖泊的路,正在慢慢消失,被無數猙獰的怪物取代,逼迫著他們不斷向前,直到進入清泉湖泊。

「12號隊伍覆滅……」

東面,伏擊過俠影戰隊的GL五人,費勁一番周折,成功淘汰了與他們同一路線的戰隊,也清除了這條路上阻攔他們的唯一障礙。

「融合,沒人了吧?」核心選手靈擺刀身入地,雙手伏在刀把上,進行短暫的休息。

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他遊戲角色不累,但精神方面卻是有些疲態的。

聽到他的詢問,佔據高處地點的融合用倍鏡掃過四周:「沒了,全死了。」

「小心獨狼。」

「知道,你們放心走,我架!」

「祭品,把摩托留給他!」

「好。」

五人快速交流著信息,短暫的休整,背後逼近的怪物已逐漸有了輪廓,它們以規定且標準的速度,越來越近。

於是除了融合,其他四人接著上車,朝那片高聳的沙丘開去。

融合恪守職責,幫他們斷後,同時觀察前方的信息。

「咱們這條路沒人,沙丘坡上也沒有,你們可以直接開上去。」

「MD,這坡不好上!」祭品罵了一句。

「別急,慢慢來,這坡能上的。」靈擺穩定軍心。

融合回頭看了眼,急聲道:「不行,我也要過去了,後面怪物來馬上到。」

「嗯,你來。」

靈擺說這句話的時候,越野車好歹是開上了坡。

停下來,他馬上找了處較低的掩體,回身拿起狙擊槍:「我幫你看來路。」

「來路應該沒人了,你看湖泊的小木房。」

「行。」靈擺端著槍,居高臨下的看向湖泊四周。

跟九陽一樣,他沒有看到人,也沒有看到車。

不過……他看到了一個盒子。

橫立在下坡位置途中,九陽神功的……盒子。

「這裡有人了!」

他臉色一變,趕緊報出了這條關鍵信息。

「那怎麼辦?下不下?」

「不好下。」靈擺萬分為難,倍鏡不停的在四處木房中挨個晃動:「如果每個木房裡各有一個人,我們需要四個人來架點。」

「可我們哪有這麼多遠程職業?」剛剛趕來的融合同樣也是一陣煩躁:「總不能用望遠鏡架吧。」

靈擺頓時不說話了,強忍此時的急切,努力思考對策。

他以為掃清路上的障礙,他們就已經成功邁進了決賽圈一步。

但目前看來,決賽圈似乎拒絕了他們。

下坡,面臨被抽靶;不下,就會被後面的怪物追上。

下還是不下,把指揮功底稀鬆的靈擺給徹底難住了。

糟糕的決賽圈地形,早已埋伏好的隊伍。

這面將湖泊圍起來的沙丘,彷彿像一口井,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

一時間,他進退為難,始終做不出決策。

「這該死的圈型,簡直見鬼了!」

。 「想做老鐘的弟子?中醫最講醫德,你沒希望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