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們已經答應幫你們對付靜謐之森的大地精了,獲得指揮權的條件對你們來說也影響不大,誰指揮不都一樣的嘛,你們這些死腦筋的人還要反對,你說你們是不是不知好歹。」

山地矮人說完,又揚起一對像刷子一樣的眉毛望了一眼大主教亞蓮娜拉,發現自己的老大並沒有出聲阻止的意思,於是繼續說道:

「要俺說啊,你們翡翠原野的人既不同意俺們在這裏建立戰神神殿,又不肯將指揮權交給俺的老大,那俺們待在這裏也沒啥意思,還不如趁早回去算了。

有這個閑工夫,俺又可以在森林裏多宰兩頭凶暴野豬,省得被德魯伊看見了,又要吃土撥鼠。俺問你,你知道土撥鼠是什麼嗎?就是耗子,這東西跟耗子沒什麼區別,唯一的作用就是量大管飽。」

「大夥說是不是啊?!」山地矮人轉身望向身後的所有同伴。

不過,沒有一個人跟着起鬨。

「……」

矮人尷尬的揉搓著下巴上濃密的鬍鬚,氣哼哼地抄起武器鑽到了人群里。

雖然眾人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是卻紛紛將詢問的目光投向沉默不語的大主教亞蓮娜拉,等待着她的答覆。

「卡洛斯。」虎人遊俠賽魯望着置身事外的卡洛斯,提醒道。

「沒錯,這個指揮權的確不能交給你們。」卡洛斯略顯無奈的聳了聳肩,看着亞蓮娜拉,提出反對意見。

聽到卡洛斯反對的話語,虎人遊俠神色一松,隨即向這位面帶不解之色的大主教說明原因:

「對靜謐之森的赫魯克大地精發動全面進攻的指揮權早就被我們號角鎮的領主提前預定了,這對於我們號角鎮來說至關重要。」

亞蓮娜拉聞言,面露恍然之色,接着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又用不太確定的語氣猜測道:「你們的領主指的是那位地精巫師嗎?」

「沒錯。」虎人遊俠點點頭,又解釋道:「我們的領主是一位地精,要對付的敵人又是類地精種族裏的大地精部族,所以這其中的原因…我想你應該能夠明白吧。」

「可以理解。」亞蓮娜拉眼眸下垂,沉吟一下,然後將略顯玩味兒的目光投向欲言又止的暮光鎮領主薩拉揚,說道:

「那你們的意思呢?如果你們無法接受我的這個條件的話,那我只能非常遺憾地帶着我的人回黑珍珠森林了。至於翡翠原野的事情,我們不會再擅自參與進去。」

話音剛落,亞蓮娜拉身後的大多數人神色一松。

而翡翠原野這邊的人則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略顯不滿的目光時不時地投向身材最為高大醒目的戰爭巨魔和虎人遊俠。

「虎人兄弟,指揮權的事是你們號角鎮與瀑上鎮私底下達成的協議。如今,翡翠原野的局勢是五個鎮子聯合在一起行動,所以這份兩個鎮子之間的協議,我認為不能生效。」暮光鎮的領主薩拉揚盡量將自己拒絕的語氣說的婉轉一點:

「你要明白,我們現在的共同敵人是靜謐之森的赫魯克大地精,如果擁有了黑珍珠森林的盟友協助的話,我們驅逐大地精的難度就會大幅度降低,希望你能夠跟你們的領主解釋清楚。」

眾人聞言,大多數都點頭稱是,認為這位領主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

彷彿將自己置身事外的索恩卻不由皺起了眉頭,慢慢陷入沉思。

「薩拉揚領主說的沒錯,雖然大地精最近的進攻被我們成功擊退,但他們動用的數量並不多,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帶着新盟友的試探攻擊。」鐵馬鎮的領主赫爾姆走出來對虎人遊俠勸說道:

「作為一個侵略性十足的大地精種族,瀑上鎮和暮光鎮全部都被試探過,均已失敗告終,這也就是意味着他們下一次的進攻絕對是非常兇猛的。也就是說在這種局勢非常緊張的情況下,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集結所有力量主動出擊,趁大地精還未將盟友的力量完全整合到一起的時候,將他們徹底驅逐。」

「我也沒有辦法,這是我們領主瑪爾維莎特意交代的,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這個指揮權必須拿到手。」虎人賽魯皺了皺眉頭,神情有點無奈,語氣卻斬釘截鐵。

「薩拉揚領主,既然你說五個鎮子是一體的,那麼你們同意戰爭之神接管指揮權,我們號角鎮自然也擁有拒絕的權利,這可不是你一個人就說了算的,我說的沒錯吧。」戰爭巨魔轉身望着薩拉揚,說道。

「當然。那我們五個鎮子就一起投票決定吧。」察覺到號角鎮的兩人並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薩拉揚目光閃爍一下,說道:「少數服從多數,這樣你們的領主也就無話可說。」

說完,鐵馬鎮和暮光鎮便率先投出了反對票,而號角鎮與瀑上鎮則投出贊成票,最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齊刷刷地匯聚到了斯托曼鎮的兩人身上。

很顯然,這個最終決定權莫名其妙的就掌握到了斯托曼鎮的手中。

黑珍珠森林的一行人也饒有興趣地看着他們的選擇。

「那個……我們斯托曼鎮可以棄權嗎?」充當吃瓜群眾的伊沙克與聖武士傑西卡對視一眼,硬著頭皮說出內心的真實想法。

「好了,不要在那裏猶猶豫豫的了,沒看到對面的人都在看我們的笑話。」在斯托曼鎮兩人為難之際,索恩來到伊沙克的身邊,眼神示意一下,對他笑着說道。

薩拉揚看到走出來的索恩,神色一緊,一股不妙的預感湧上心頭。

「那我該怎麼選擇?」伊沙克向索恩徵求意見,望向他的目光就彷彿看到主心骨似的。

「整個翡翠原野只有這麼一個擁有幾百年歷史的赫魯克大地精部族,同樣也只有一位真正的地精領主。若是地精領主親自指揮地精軍隊成功掀翻大地精的軍閥統治,並取得最終的勝利,這絕對能夠成為一個廣為流傳的傳奇事件,整個科里納半島的地精也都會自發地臣服於這位地精領主,這種傳奇事件甚至還會被吟遊詩人傳唱幾百年之久。

畢竟地精也是智慧種族,而且大多數地精的生存手段都是依附於熊地精或者大地精族群的恐懼中繁衍生息,如果能夠踩着大地精獨立,絕對備受世人矚目。」

索恩拍了拍伊沙克的肩膀,走到大主教亞蓮娜拉的面前,意味深長的說道:

「所以,戰爭之神的大主教亞蓮娜拉女士,我不相信你們的戰爭之神對自己信徒親自指揮戰爭的興趣會更高於地精成功反抗大地精統治的史詩級戰鬥。這種能夠讓歷史值得去銘記的戰鬥,我相信戰爭之神肯定會非常感興趣的。」

薩拉揚與卡洛斯聽完索恩的一番言論,兩人沉默的對視一眼,均是點了點頭。

「說出你的條件吧。」索恩說完,盯着亞蓮娜拉閃過一抹驚訝的黑色雙眸,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如果能夠在戰爭之神的見證下,參與一場地精掀翻大地精軍團統治的大型戰爭,的確比親自指揮一場驅逐戰更能引起戰爭之神的注意。」大主教亞蓮娜拉美眸中浮過一抹神采,對着眼前的遊俠展顏一笑。

接着,在眾人的注視下,這位大主教又蹙眉沉默了一小會兒,明亮的雙眸再次望着索恩:

「遊俠閣下,不得不承認你剛才的言論的確讓我非常心動,但是有一點你似乎忘記了。那就是我們黑珍珠森林的同胞並不僅僅只有戰爭神殿的護教軍,他們更多的是由來自賽普特城、銀松平原、深石城、大陸中部甚至是最為混亂的南方王國的冒險者一起組成。這也就意味着,我不可能為了戰爭神殿的利益而自私地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戰爭不是兒戲。」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呢?」索恩淡淡地打量一眼亞蓮娜拉身後的一行人,接話道。

獠牙團的成員流露的表情非常明顯,很期待自己的大主教參加對大地精發動的戰爭。

吃癟的白薔薇騎士們則面無表情的板着臉,就像沒人疼的孩子似的離眾人的距離最遠。

而剩餘那些服裝各異的冒險者打扮的人流露的表情非常耐人尋味,有的人攥緊拳頭戰意十足,有的人朝地面吐著口水,目光透著不屑,同樣還有人就像吃瓜群眾一樣,津津有味地看熱鬧。

這讓索恩明白了大主教亞蓮娜拉內心的顧慮。

他們看似團結一心,內部同樣也有着各自的派系。

這並不讓他感到意外。

所謂『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不管是什麼勢力都不可能做到理想化的齊心協力,相親相愛,眾生平等。

就拿瀑上鎮來說,一個小小的鎮子還要劃分為上城區和下城區兩個勢力,下城區同樣有西岸和東岸兩個派系,而上城區也有半精靈原居民與他的巫師塔之分。

更何況是一個匯聚了世界各地的人才的黑珍珠森林。

也就是說,雖然這位戰爭之神的大主教可以憑自己掌握的話語權代表黑珍珠勢力的所有人直接點頭答應,但是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會心甘情願的參加這場戰鬥。

稍有不慎,就會留下一道道不易察覺的裂痕。

想要讓這些刺頭兒們全部心甘情願的參加這場戰鬥,那就看對方接下來提出的條件到底能不能夠皆大歡喜,或者說讓他們心服口服。

索恩抬頭,看了一眼耀眼的陽光,他發現自己已經在諾希爾平原耽擱了很長時間,他有點想儘快回到瀑上鎮了。

不過,應該快結束了,索恩心想。

他開始有點好奇亞蓮娜拉到底能夠提出什麼合理的條件。

「既然這是一個集偉力於一身,強者為尊的世界,那我們就入鄉隨俗,用比較傳統的方法來決定一件事的最終結果。」戰爭之神的大主教並未讓眾人等待過長的時間,只見她說完自己的想法,未等所有人會意出她的真正含意,又轉身迎上同伴們的目光,說道:

「首先,我先聲明一點,那就是由我代表的獠牙團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我們都會協助翡翠原野的朋友驅逐靜謐之森的大地精。」

「謹遵大主教旨意!」獠牙團的五名成員朝着亞蓮娜拉微微躬身,抱拳道。

亞蓮娜拉對着五人微笑示意,隨即接着說道:「至於其他人,我有一個提議,雙方各自選出幾個代表來幾場對決。如果我們黑珍珠森林的人勝利了,那麼除了我的獠牙團,其他人都可以自由決定自己的選擇。

若是翡翠原野的人勝利,我們黑珍珠森林的所有人就必須協助你們進攻赫魯克大地精,而你們則需要付給我們這些盟友相應的酬金。大家覺得這個辦法可以嗎?」

短暫的沉默……

「俺覺得這個提議非常不錯,俺接受了。省得讓他們嚼舌根子說俺們黑珍珠森林的人怕了他們翡翠原野的人。」山地矮人率先從人群里擠出來,挑釁似的瞪了戰爭巨魔一眼,說出自己的選擇。

「我代表深石城的白色薔薇修道院的所有同胞,同意亞蓮娜拉女士的這項提議。作為受難之神的信徒,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我都會帶着我的武僧團協助翡翠原野的朋友一起驅逐靜謐之森的赫魯克大地精。」緊接着,精靈武僧不急不緩地走出來,語氣平淡的說道。

「嘿!面癱僧,你的狼滅武僧團連你一起才五個人唉。」山地矮人不合時宜地嘿嘿一笑。

「略盡微薄之力。」精靈武僧平靜的回了一句,再次退入人群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全部靜一靜。」?站在祭台頂端的一位師祖石像開口,頓時,其餘的祖師石像,也都立即閉嘴,不再多言。

要知道,石像的位置越高,也就代表輩分越高。

站在最上方的那一尊石像,必定就是滔天劍一脈的第一代祖師。

第一代祖師的身形頗為消瘦,鼻樑高挺,眉心印有一道深深的雷電印記,兩顆瞳孔中,散發出火焰一般的光芒。

即便只是一尊石像,卻也給人一種無比巨大的壓迫力。

第一代祖師的目光,盯向張若塵,道:「張若塵,你可知道九生劍法的來歷?」

「弟子不知。」張若塵道。

第一代祖師緊接着又道:「整個崑崙界,一共有四大劍道聖地,分別是太極道的劍閣,武市錢莊的武神山,雪柳江畔的萬香城,冥王劍冢的王家,稱為劍閣、劍山、劍城、劍家。」?「劍修只有在四大劍道聖地,才能學到聖術級別的劍法。其中,劍閣擁有《無字劍譜》,包羅天下劍法,乃是四大劍道聖地之首。」

「冥王劍冢的王家,在萬年之前,也是無比輝煌,不僅誕生出十位劍聖,甚至還有一位劍聖之中的大聖。」

「只不過,近些年,王家沒有誕生出頂尖的劍道天才,青黃不接,才逐漸沒落,在四大劍道聖地之中,只能算是墊底。」

「王家一共有六種聖術級別劍法,六大持劍人各自修鍊其中一種,並且,一代一代的傳承了下去。」?張若塵問道:「為何葬天劍的持劍人,同時修鍊了九生劍法和九死劍法?」

第一代祖師繼續說道:「其實,所謂的九生劍法和九死劍法,都是同一種劍法,叫做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

「只不過,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實在太難修鍊,即便是劍聖,也少能夠修鍊到大成。所以,葬天劍一脈的祖師,才將它拆分成三種較為簡單的劍法,分別為:九生劍法、九死劍法、九轉輪迴劍法。」

「你想要破解九生劍法的第一招,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我們滔天劍一脈的真一雷火劍法,其中有一招,便能將其克制。」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問道:「需要多久,才能煉成真一雷火劍法?」

「真一雷火劍法並不比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簡單,即便是以你的天資,沒有二十年苦修,也休想有所成就。」第一代祖師說道。

張若塵無奈的一笑,道:「弟子已經放話,三天之內,就可以破掉九生劍法的第一招。明天就是我與她約定的時間,看來是破不了她的劍法。」

「倒也不一定。」

第一代祖師又道:「老夫親眼見過你與她交手,當時,你用出了一招融入時間力量的劍法。若是,你能夠將真一雷火劍法的劍招與時間的力量,融合在一起,未必沒有機會,破解那一招。」

聽到第一代祖師如此一說,張若塵也是眼睛一亮。

真一雷火劍法難修鍊,並不是劍招就有多麼難學,而是劍法融入的劍道規則十分難參透。

只要張若塵能夠學會其中的劍招,再融入時間印記,何愁破不了凌飛羽的九生劍法?

接下來,第十六代祖師將真一雷火劍法的招式,傳授給了張若塵。

第十六代祖師僅僅只是演示了一遍,張若塵也就學活了七八分。

等到三遍演示結束,張若塵已經能夠完美掌控,真一雷火劍法的七十二種招式。

「真一雷火劍法的招式,已經全部傳授給你,能不能破掉葬天劍持劍人的劍招,接下來,只能看你自己的悟性。」

演練完招式,第十六代祖師便飛回了祭台。

接下來,張若塵再次進入乾坤神木圖,繼續參悟真一雷火劍法。

「嘩!」

接天神木的下方,一道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半透明影子,從肉身分離出來,凝成另一個張若塵。

那是半聖分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