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這種人如果回復的不錯的話,明天還能夠繼續獵殺他們的小隊,甚至於要是摸清楚了大家的行動習慣,一天殺三五個隊員也不在話下。

不過戴面具的黑衣人看了看手底下的表情,似乎都沒有什麼看法。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寫頭腦簡單,四肢健壯的人,大多數時候沒有什麼獨立思考的想法,所以暫時沒有到人人自危的程度。

但是如果今天,甚至於是明天,仍然是不間斷地出現傷亡,那麼想要安撫這些大老粗的話,還是難度不小的。

可惡!不知道是哪個傢伙乾的,要是自己抓到了他,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戴面具的黑衣人如是想到,但是他沒有什麼辦法,也只能繼續開會下去了。

正在吃午飯的秦宣打了一個噴嚏,他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是誰在想自己的!

現在吃個午飯都不能安生!

他要是知道到底是誰,絕對要好好教訓他一下!

秦宣剛剛想玩這個事情之後,還沒有怎麼休息,就聽見自己的電話響了。

非常不情願的他只能放下自己手裏面的筷子,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一看,竟然是江圓鏡的電話?

江圓鏡這個時候來打電話給自己幹什麼?

秦宣有些不能理解!

畢竟現在的話,自己應該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江圓鏡也應該沒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說吧?

但是既然是老婆打過來的電話,那也是不能不接的。

秦宣接了電話,就聽見那頭傳來了江圓鏡清脆的聲音:「秦宣,你工地上面似乎發生了點事情,你知道嘛?」

秦宣有些錯愕,他說道:「什麼事情?我今天才去工地上面的!」

對於兩個黑衣人的事情,秦宣似乎是選擇性的把這個東西給遺忘掉了,畢竟理論上說,沒有任何人能夠查的到他們兩個人的存在。

在秦宣的法力打磨之下,兩個人身體都已經化作了比PM2.5還要細小的微粒,隨風飄散了!

所以說,正常人辦案,是絕對不會考慮到這個事情的。

只是秦宣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們辦案針對的目標就不是正常人!

江圓鏡在電話那頭,倒是覺得秦宣的說法倒是也有些合理性,她微微搖頭:「沒事兒,只是一些小事情,你今天去了工地沒看見有什麼問題吧?」

秦宣高興地哼了一聲:「那肯定,絕對沒問題,我水平擺在那裏,絕對是足夠的!」

江圓鏡嘆了口氣,掛斷了電話。

雖然說她有些不太相信,但是剛剛那一個瞬間,她敏銳地直覺察覺到,秦宣似乎真的有點不同尋常了!

不管是上一次在工地上面,還是在那個酒店裏面,又或者說是今天這種情況,似乎都不完全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應該表現出來的樣子。 初希從未想過,庫洛斯會死。

當然,庫洛斯做為這場聖戰中的重要人物,會死的可能性很大,但初希沒想過會這麼快……

事情發生太快,初希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如果不是看到了房間的窗邊蔓延下來的大片血跡,以及很少拿下的那個半面具上破碎的痕迹……

距離上次的總部大搬家中所發生的毀滅事件已經過了三個月。

初希會與亞連一起出任務,而林克也會一起跟上。

聖潔(INNOCENCE)控制她戰鬥的事彷佛是錯覺,因為後來就沒有類似的事發生了--

但她沒有因此就放鬆,在後來的任務中,她從未真的讓自己精疲力盡到失去意識的狀況。

在某個任務結束后,中央廳的人過來,讓初希和他們一起到新的總部去。

科穆伊不得不讓步,原先是預訂明天晚上要到新的總部設立新方舟的門,而中央廳的人過來是帶着魯貝里亞的口令。

在亞連等人的憂心目光下,初希搭船花了幾個小時來到新的總部。

她見到了幾個月不見的庫洛斯,並且得知了她的師父江鴻的過往事迹。

江鴻曾是科學班的前任室長,在科穆伊正式接任前,室長這個職位已經空缺了好幾年,之所以會空缺數年是因為江鴻在偷走梵諦岡里所存放的重要物品后,便被梵諦岡的高層通緝,做為最高層的教皇很生氣,只是那個重要物品是什麼唯獨教皇以及他旗下的主要四名主教知曉。

庫洛斯對初希說道:「江鴻偷走的物品並不知道去向,如今江鴻死了,妳是唯一一個與他有關係的人,不過妳失去了過往記憶,最多被監視了幾天,基本上不會有多大問題。」

庫洛斯對魯貝里亞提起的只有關於亞連與『第十四號』的事,關於初希的身分確實是認同了江鴻徒弟的事,但他從未提起初希可能性的另一層身分。

庫洛斯自己本身覺得有什麼是忽略了,但他無法找到這其中忽略的點。

為了這件事,庫洛斯除去告訴魯貝里亞這場聖戰的秘密以外,他也告訴了初希,關於『第十四號』的事情。

所以隔天在亞連與科穆伊等人一同到新總部時,她是另外被隔離起來。

初希還是憑直覺這些事情讓她感到不對勁以外,卻也無法多做些什麼。

亞連體內移植了『第十四號』的諾亞記憶,第十四號叫做『涅亞』,而瑪那.沃克是涅亞的哥哥。

初希直覺的與那些夢境對上了,但這其中還有不太一樣的地方……

庫洛斯應該有隱着什麼沒有說出來,但要調查這之中隱藏的秘密很困難,因為距離事發當年都已經過了三十五年多了。

初希最後問了庫洛斯亞連會變成什麼樣子……

紅髮男人只是摸了摸她的頭,輕聲的回道:「被侵蝕意識的宿主,最終會親手殺死對他而言最為重要的人。」

僅僅這一段話,初希就知道庫洛斯是希望她不要接近諾亞化的亞連。

可是……可是呢……

初希站起身看向窗外的雨夜,不管她的身分如何,還是亞連的身分如何……

他們是最親的家人啊--

無法放手不管。

初希握起了雙拳,心中的不安不知為何越擴越大。

亞連在與庫洛斯談完話后,回到了書房,看到睡在沙發上的利娜莉和喬尼,他為兩人拿了毯子替他們蓋上。

腦子一片混亂,不論是因為體內的『第十四號』,還是與瑪那的回憶,亦或是庫洛斯最後所說的話,即使最後信誓旦旦的向庫洛斯宣言,『無論如何他都要往前走不要停下腳步,他不想去管第十四人什麼的』……

他向瑪那發過誓,也對那個被埋葬的『自己』發誓……

『他要往前走,不要停下腳步。』

『他要保護初希,努力的活下去。』

但庫洛斯的話卻深刻的刻印在他的心中……

「變成『第十四號』之後……你就必須親手殺了你認為很重要的人。」

這段話讓亞連下意識的想起了初希的身影,恐懼的情緒影響了他的思考。

但在結束談話,亞連卻很想見到初希,畢竟從認識初希之後,他們相處的時間是他除去與瑪那相處的時間以外,比庫洛斯還要長時間的人。

有煩惱就會想和初希商量,這一點亞連從未改變過。

這時利娜莉醒來,很高興的看到亞連平安無事的回來,見亞連似乎有些擔憂的神情,不禁詢問道:「亞連,你怎麼了?」

「不,沒什麼事啦--」亞連溫和揚笑的回道。

利娜莉見狀,也不再說些什麼,兩人聊了一會,便不知不覺得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銀髮少女正在整理手上的文書資料,白髮少年狼狽的走進了客廳,後頭跟着的是兩名長得一模一樣的黑髮少年,還有兩名年紀相差不多二十齣頭的兩名青年,紅髮青年不羈的抽著煙,另一個黑髮青年一臉無奈的神情。

『這是怎麼了?』銀髮少女訝異的看着白髮少年臉上的傷,還有比其他人還要狼狽的衣着。

『遇到惡魔(AKUMA),就他倒霉被追--』紅髮青年似笑非笑的回道,他身上穿着正統的神父裝扮,實則沒有一個神父的模樣。

銀髮少女從柜子裏拿出醫藥箱,示意白髮少年坐下。

『不過惡魔(AKUMA)怎麼會來到這個小鎮……』Mana有些擔憂,目光望向了身旁的Nea,後者安撫的微微一笑。

實際上他們在一年多前就離開原來生活了十幾年的小鎮,每次到一個地方不會停留超過兩個月的時間,但來自後面追捕的壓力卻是緊迫盯人。

『不然我在直接開個「門」吧--』被上藥的白髮少年取下了偽裝的眼睛,灰紫色的雙眸染上了一絲金光。

『Allen,你的魔力還沒恢復吧?』Nea不贊同的看着白髮少年。

『我也可以幫忙--』黑髮青年立即說道,目光望向了銀髮少女,堅定的神情告訴了銀髮少女他所站的立場。

銀髮少女微微挑起眉,雖然黑髮青年的身分讓她一直保留着信任,但並不代表她不相信着她的直覺--

『這次我來吧--讓鴻來幫助我,應該能躲上數年的時間。』銀髮少女果決的說道,用眼神壓制了所有人想反對的聲音,又輕道:『庫洛斯適應了聖潔(INNOCENCE),等「門」開啟后,你和鴻暫時就不要跟過來。』

『什麼意思?』庫洛斯蹙眉的與銀髮少女對視,顯然Cielo語中有另一層意思在。

『你們之後就會知道了。』Cielo並未解釋,一向帶着神秘作風的她,這次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初希忽然感到一絲寒氣,她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身。

夢境有些模糊不清,或許是突然清醒過來,暫時想不起夢境發生什麼事。

有一個相似的詭異氣息,出現在這附近的不遠處。

直覺的叫囂讓她感到非常不安……

「庫洛斯……」

不知為何,初希想起了那個紅髮男人……

外面依然在下雨,甚至隱約還能聽見雷聲,初希在換過衣服后打開房門走出房間,發現竟然沒有監視的人在。

她下意識的往庫洛斯的房間走去,並且腳步漸漸加快,直道她看到那間房間外頭有不少中央廳的人,還有亞連的身影……

然後,她抬起頭看向房間內部,窗戶破了一個洞,碎裂的玻璃灑落在地上,外面的雨水滴落進來,然而讓她驚異的是大片的血跡從窗台上漸漸的落至地面的毯子上,鮮艷的紅色似乎就是她眼中的整個世界一樣──

「庫、庫洛斯……」

窗枱遺留破碎的半面具,彷佛就是證實了她心中的猜想。

初希只覺得她的世界就像破了一個洞一樣……

而在房間遺留的氣息是讓她感到懼怕的那股詭異的氣息,腦中曾被壓制的記憶似乎涌了上來,頓時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亞連在陷入庫洛斯可能死亡的事實的同時,身後傳來了東西落地的聲音,下意識的轉過身,便看到了初希也來了,但也昏倒在地上。

「小希……小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