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神月姬很是不甘心的收回了手中的蒼炎。

李夜則是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他發現,他還真是小看了八神月姬的美貌。

自從出村以來,他和月姬兩人便遇到了好幾波的混混…

第一波是在他和月姬出村之後。

因為村口離公交車站有些遠,所以他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直到後來遇到了一個願意幫他們指路的中年大叔…

可令兩人沒想到的是那個中年大叔居然是個色狼,把他們引向的地方是個偏僻的草叢…

不過他顯然是小看了李夜和八神月姬。

第二波是在擁擠的公交車上。

他們在教訓了那個色狼之後終於的上了車,結果車上卻是有幾個明顯是混混的傢伙發覺了八神月姬的美貌,與是便打算模仿****里的劇情那般向她悄悄的伸出了咸豬手…

結果被李夜當場攔下丟出車外狠狠的教訓了一番。

第三波就是現在了。

他倆已經不想再那麼麻煩了,外加要前往挖寶地點,所以這次特地的選擇了步行…

結果還是遇到了這些暴走族,發現了月姬的美貌於是主動下車過來調戲。

於是,便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李夜此時人都麻了。

這年頭的日本,治安真的好爛,雖然這也和八神一族所在的地區很偏僻有關,但李夜還是感覺離譜。

「月姬啊,你一定要記住,等晚點我們進城裏之後,武術什麼的可以施展,但是蒼炎什麼的,除非是遇到了危險不然還是別用了…」

想了想,他突然對着月姬說道。

雖然八神陽太沒有向李夜囑咐過這些,但李夜好歹也是穿越過來的人,所以能夠簡單的分析出一點事情來。那個神秘存在既然那麼不想八神一族出現在社會之中,那麼肯定也不會想被外界的人看到蒼炎,因此為了避免麻煩還是暫時不要亂用蒼炎比較好。

「哦,我知道了。」

八神月姬聞言吐了吐小香舌,不知道為什麼出個門還要那麼麻煩。

不過隨即的,她又很是好奇的看着李夜問道。

「夜,你這是在幹嘛,為什麼要對他們摸來摸去啊?咦,你還脫他們的衣服???難道夜你喜歡…」

看着李夜的奇怪行為,八神月姬有些意外。

李夜身體一僵,頓時滿腦子黑線起來:「當然不是了,你別想歪了好不好!我這叫收取戰利品!剛才遇到那倆批傢伙時我忘記了,現在看到這些傢伙我才突然想起來可以這樣干來着。」

他一邊說着,一邊熟練的在這群傢伙身上不斷摸索。

很快的便摸出了零零散散一堆支票和零錢來。

李夜細數了一番后發現這收入竟然還挺可觀的,足足有小十萬的樣子,是八神陽太給他的經費三倍多,都能夠嫖一次夏樹了!

這讓李夜很是震驚。

不過仔細想想…

這些傢伙是開摩托車的暴走族,因此有錢什麼的好像還挺正常的。

「發了啊!」

「這麼多。」八神月姬有些驚訝,雖然突然笑了起來:「夜,這些好像是我的戰利品吧~~~」

說着朝着他伸出了白嫩的小手來,勾了勾,像個小管家婆一般。

李夜頓時一臉黑線起來。

但好像,這些還真是她的戰利品來着。

不過好在…

「是你的沒錯,但是這些等下要給你留着買衣服,所以錢得我先保管着,畢竟你的身上沒有口袋…」李夜眨巴眨巴眼睛說道。

「沒有口袋?」

八神月姬頓時俏臉一黑。

她身上還真沒什麼口袋來着。

這次出門匆匆,她身上就穿了一件牛仔短褲和胸口綁了白色繃帶,再加上外面批了一件棕黑色的風衣…

「切,算了,就讓你保管吧。」

少女哼了一下,很是可愛。

李夜差點沒笑出來:「好了,別鬧了,等下哥帶你去大阪吃好吃的去!」

他這般說道。

八神月姬這才一下子眼睛一亮起來:「真的?那我原諒你了!」

李夜點了點頭:「嗯,真的,不過在此之前你先在這裏等我,我離開一下。」

說着,他便轉身離開。

八神月姬愣了下,竟是有些不解的上來追問:「離開一下,夜你去幹嘛啊?」

李夜臉一黑:「上廁所。」

八神月姬楞了一下,臉蛋頓時紅了起來,很是嫌棄的擺了擺手:「快去快去,麻煩死了!」

……

李夜很快的便消失在了月姬的視野中,來到了一個距離公路幾十米處的小樹林里。

不過他可不是真的為了上廁所,這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唰的一下,他掏出了系統贈送的大金鏟子來。

沒錯,這裏就有着一張藏寶圖所標註的坐標地點來着!

並且,這個坐標地點對標的藏寶圖還是一張四星藏寶圖!

事實上,這也是他這麼着急出村的原因之一。

「只是三星和四星的藏寶圖就已經離得這麼遠了,真不知道五星藏寶圖會有多遠…」

李夜嘆了口氣。

他現在的這個坐標,實際上已經算是近的了,他身上的其他三星藏寶圖坐標都比它遠,另外一張四星藏寶圖的距離就更不用說了,在福岡那邊,距離他所在的小鄉村特別特別遠。

反正李夜是暫時打算放棄了。

至於原因則是很簡答…

交通費太貴!

反正低星寶圖合成高星寶圖后坐標會重新刷新,李夜也是暫時不打算挖那張四星寶圖了。

這般的想着。

他開始挖了起來。

一鏟,兩鏟,三鏟!

四鏟,五鏟,六鏟!

很快的,一道碧藍色的光團冒了出來,從江羽的角度上來看這似乎是一本書籍。

上面刻錄著五個大字。

流!水!制!空!圈!

嗯?這也行。

李夜楞了起來。 秦夜說的新式糧食種子自然就是土豆了,他在今早出門前,就將其帶在了身上,且剩餘的那些辣椒種子,也被他一起帶在了身上。本來到此是想買幾畝地自己的,但奈何別人不賣,所以便只能想到了這個辦法。

聽着劉老三嘴裏滿不相信的樣子,秦夜倒也沒有辯解,因為現在土豆還未有人種過,所以沒人會相信的。

「這樣吧,劉大哥,咱換個法子。」秦夜換了一種語氣道:「假如,你這塊地都種了小粟的話,大概能有多少收入?」

「三四百斤的樣子吧。」劉老三這會將鋤頭擱在了地上問道:「後生你問這做啥?」

「如果我給你一百錢,勞煩你幫我種這些糧食一年,一年之後,不管收成如何,這錢都是你的,哪怕是顆粒無收,也是一樣,這個條件如何?」這麼好的條件,秦夜倒不怕劉老三不答應,因為一百錢租快良田一年,這在現在的任何地方,都是找不到這樣的好事的。

果然不出所料,那漢子聽到秦夜的話的,一下子丟下了手中的鋤具問道:「後世你可當真?莫不是在欺騙俺這個沒讀過書的粗漢子?」

「放心吧,劉大哥,我絕對不會騙你的。」秦夜指了指杵在他身後的姜禾道:「這位就是咸陽城裏開酒館的人,就是她想租下你的田地,來培養一些吃食。」

瞧見秦夜突然指向自己,小廚娘一下子就楞了一會。

還沒回過神呢,那個先前還站在田裏挖泥巴的粗漢子就已經跑道了她的身前大聲問起來了:「這位姑娘,你們對俺說的,是不是真的啊?」

狠狠瞪了一眼秦夜后,姜禾這才點點頭解釋道:「是真的,不過一切細則,都跟他說就行了。」

說完,也是指了指秦夜。

完美甩鍋。

不過秦夜卻是背起了雙手,鄭重的點了點頭道:「不相信我的話,咱們現在就可以去找官府簽個書契,劉大哥,你看如何?」

見眼前的少年都這般說了,劉老三哪還會懷疑。

就連書契也不要求籤了,畢竟若是找官府處理他們平民百姓的事,少不得要被摸去幾塊銅板,甚至還會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劉老三直接摸著頭笑道:「君子你都這樣說了,俺哪還會不相信你們,就不用找官府了吧。」

「那就好辦了。」秦夜當即拍手道:「這樣,我先給你說說給你的新糧食是怎麼種的吧。」

說完,秦夜從腰間的環巾上取出了一個小布包。

打開后,就是一小堆高粱粒大小的如豆子般的種子,當劉老三看到后,心中還不免猜了一番:莫非這是菽?

菽就是大豆。

「劉大哥,這些玩意叫土豆,具體種法也和菽差不多,但不需要過於打養它,注意的條件也就只有一點,就是埋土不可過深,不然會頂不出來。」

秦夜捻起一個土豆種子向著劉老三解釋道。

說實話,他想要的種土豆並不是耕種子,而是土豆切塊的那種種法。

可系統給他的就是原生種子,搞的他也沒有辦法,只能退而求次的種這個,雖然這原生種子的產量比不上塊狀的種法,但一畝地結出個一千兩千斤,還是輕輕鬆鬆的。

比起一畝地至多不過三四百斤的粟,那可謂是好了太多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