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遠離那片事非之地。

林杉也大口大口的喘氣,之前可算是憋死他了。

「干,我就說嘛。」

「早點接受現實,去別處升級吧。」

秦昊一笑。

看來也只能如此了,不然也找不到其他的方法,要不然…就繼續在無盡沼澤里繼續潛伏去擊殺沼澤喪屍。

繼續升級。

回到最初的起點,岸邊上也沒有想象中的那群人回來報復,既然如此,那就可以安心升級了。

老樣子。

囤積了不少護盾值的林杉四處的拉怪,剩下的就交給秦昊來處理。

二人配合默契。

半個小時過後,林杉就從五級升到了六級,而秦昊距離七級還遙遙無期。

這時,系統公告突然響了起來:

【叮!全服通知:無盡沼澤內出現野外BOSS『狂惡喪屍(7級)』,特邀冒險者共同擊殺!】

反覆三遍。

梧木村的玩家大驚。

又有BOSS了?!

而且還是不受待見的無盡沼澤裡面。

遠在高坡正在刷怪升級的霸王渾身一個激靈,瞬間興奮起來,馬上給正在趕往無盡沼澤的寒冰發送私聊:

「快!別管那傢伙了,立刻給我找到BOSS,然後拉到沒人的地方!」

又是BOSS!

如果能拿下這個BOSS的話,爆出個極品武器,他的升級效率還能更快一步。

運氣好的話。

或許還能徹底在梧木村打下名聲。

之前那次骷髏王…想起來就是頭疼,搞的三家公會為首的他們遭人恥笑。

….

「擦…」

寒冰望著霸王發來的信息,揉了揉太陽穴,一臉難受。

「本來是個中等難度的任務,結果現在變成了深淵級?」

他們三十個人打兩個人還不簡單。

但BOSS呢?

之前骷髏王可是集結了幾百個人的規模,都被人暗中搶走了首殺,現在他帶著不過六個隊伍,三十個人。

拿頭去弄BOSS啊。

旁邊某個法師玩家看見寒冰咬牙難受的模樣,立即附身說道:

「寒哥,會長讓我們引走BOSS而已,又不是讓我們打,到時候我們溜它不就行了。」

「對啊!」

這一番話,讓寒冰恍然大悟。

只要保證BOSS掌握在他們手裡,只需要等霸王帶著人馬過來,就算完成任務了。

那好!

「分散開來,找到BOSS獎勵1000塊錢!」

寒冰下達命令。

而且還用錢來獎勵,整個隊伍立刻精神抖擻,瘋了一樣從森林各處朝無盡森林出發。

……

「老秦,聽見沒,有BOSS!」

林杉滿臉激動的說道。

好傢夥。

本來拉怪讓他困的要死,眼皮和灌了鉛一樣沉重,沒有想到居然碰見這種好事。

BOSS就刷在他們附近!

秦昊微微一笑,也覺的今天還蠻幸運的,之前骷髏王BOSS雖然刷在徑直小道,但實際上就在他身後。

而現如今,系統全服通告中也沒有了之前五十里的範圍提示,而是說就在無盡沼澤。

「找他!」

不多說廢話,二人分頭行動。

開始四處尋找狂惡喪屍BOSS,以他們現在的實力,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擊殺,但總之試試就知道了。

無盡沼澤的範圍其實不是很大,只是深罷了。

一會功夫,林杉就發來信息:「找到了,速來!」

那麼快?

秦昊楞了楞,然後打開地圖顯示出林杉所在的位置,便立即奔去。

等到了林杉所在的位置后,秦昊人都看懵了,因為就在前方,起碼有七八隻沼澤喪屍在遊盪,根本沒看見所謂的狂惡喪屍啊。

「哪個啊…」

秦昊拍了拍他肥嫩的肩膀問道。

「嘿嘿。」

見他居然沒看出來,林杉發出一聲賤笑,然後用手指著其中一隻喪屍說道:「你看那個,身上是不是有特殊的痕路。」

「….」

秦昊仔細的盯著那個喪屍,當即一拍手:「還真是!」

擦….這坑爹的細節。

如果不是因為林杉的眼睛毒,他們還真不一定能夠發現BOSS就藏在普通的沼澤喪屍裡面。

可問題是…

BOSS周圍一堆的沼澤喪屍,如果貿然衝上去的話,很容易引起圍攻。

。 男人的表情很冷,周身都籠罩在一層薄薄的寒冰之中,走過來的時候顧念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降到了最低零度以下。

江亦琛站定,隔得近了,他看到顧念紅腫的眼眶和睫毛上的淚痕,他也不說話,就這麼站著,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溫景梵率先開口:「江總,好巧啊!」

「嗯,溫先生房子找好了?」

「找好了,就在這附近。」溫景梵雖然知道他和顧念的關係,但是此刻卻也是淡定打招呼。

「那正好,我也住這附近,以後就是鄰居。」江亦琛禮貌一笑,朝著顧念招手,然後自然而然握住她的手將她朝自己的身邊帶,他手上的力氣很大,握得顧念有些生疼,卻掙脫不了。

溫景梵的目光落到那兩隻緊握起來的手上,愣了會兒很快收回目光,看著顧念那委屈兮兮的表情,再聯想到她剛才說的話,心裡直覺她在江亦琛身邊過得不是很好。

他也是禮貌一笑:「我是沒想到江總和顧小姐也認識,我和她是工作上的朋友,剛才遇到了,聊了會兒。」

江亦琛絲毫不給面子,微微側過臉去,看著顧念的垂下的側臉,聲音不自覺透著點嘲弄:「聊什麼了?」

「就是些工作上的事情,我和她是同行。」溫景梵打著圓場。

江亦琛也沒有多問,握著顧念的手,宣示著自己的主權,朝著溫景梵挑眉,語氣別有深意:「溫先生安定下來可以來我家吃個飯。」他摸了摸顧念的長發:「我太太她廚藝不錯。」

都已經是太太了嗎?

這是溫景梵今天受到的第二次打擊。

可是,不是傳說中江總一直單身未婚嗎?

還是只是口頭上的太太?

顧念被江亦琛拉上車坐在副駕駛座上,便感受到了他的低氣壓和周身散發出來的冷意。

她抿了抿了唇:「你怎麼回來了?」

「我不回來你是不是還要請他去你家坐坐?」

「我沒有這個意思,你不要抬杠。」顧念一張嘴也是能氣死人的話。

江亦琛愣了會,笑了:「和他聊什麼呢?」

「工作上的事,他是我同行,和我們公司有合作。」顧念淡然道。其實她和溫景梵坐在那裡統共也沒說上幾句話,溫景梵一直沉默著,似乎是想找話來安慰她。

「那你哭什麼?」

「柳絮吹到眼睛裡面去了。」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撒謊水平很低?」

顧念愣了一下,靠在椅背上,沉默不語。

江亦琛頓了一會兒,忽然說:「說吧,他說什麼讓你這麼感動?」

顧念別過去臉去,沒有看他:「我和他都不熟,今天也只是偶爾碰到。我和他能說什麼?再說了,我流眼淚難道就是因為感動嗎,我都說了是柳絮吹進了眼睛裡面。」

她說話的模樣很淡定,讓人找不到任何的紕漏,江亦琛轉過臉來幽幽看了她一眼:「你現在說話越發硬氣了,有人給你撐腰?」

「我只是說實話。」顧念絲毫不畏懼迎上他的目光,眸光澄澈。

「顧念,你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和別的男人有什麼,我會讓你們死得都很難看。」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顧念小聲嘟囔了一句。

「說什麼,大聲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