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佬水警在拿到四千塊港幣后本就打算象徵意義地盤問幾句后,便放人不再追究,畢竟這份油水早已抵得上他一個月的收入。

他挑今晚出船就是奔著要好處費來的,只有蠢人才會做出把偷渡的漁船上報警署這種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的傻事。

而此刻,在鬼佬看到陳風掏出的紙質文書後,更是立刻換了副神情。

這張特許准行令證明陳風剛才說的話不假,他這次真的撞上運白粉的船了。

往常時候,白粉船登港都有特定的時間以及特定的漁船,負責收貨的社團都會提早和水警處的警司打好招呼,讓水警予以放行甚至庇護。

但極偶爾也會遇上兩頭沒有通好氣的情況,為了避免誤抓,水警處就做了這種不見光的特許令,必要的時候方便社團出示,或者是帶著這東西來警署領人。

「下不為例!」鬼佬水警心照不宣地點點頭,裝模作樣道。

旋即戴上帽子,將槍和警棍都收好,朝著站在桅杆邊的幾個華人水警喊了一聲。

「沒事了!都回船上去!」

說完,鬼佬水警督察帶著人又回到了水警船甲板上,指揮著舵手繞過船向漆黑的前方海面駛去。

目送水警船離開后,陳風回過頭看向船長和船員,厲聲說道:

「給老子打!」

話音剛落,大威、細威、啞七頓時一擁而上,圍著那伙船長和船員噼里啪啦一陣暴打。

之前那個站在船尾拿長楫懟人蛇的蛇頭見狀想跳海跑,被眼疾手快的伍世豪一把拉住,當著阿梅和孩子的面直接踹倒在地。

起先躲在船尾陰影處的十幾個偷渡客意識到船上已經沒有危險,也是在彼此幫助下爬上了船。

正巧看到伍世豪在啪啪地錘得那船員倒在甲板上毫無還手之力,也趁亂紛紛上前補著踹了幾腳,算是出了口方才險些被長楫拍死的惡氣。

臨到最後,陳風還不忘一把扯去船長胸口的金鏈子,裝進口袋,惡狠狠道:

「他媽的,你們這群撲街差點害死我小弟的女人啊!我打你們一頓都算好的!害老子給鬼佬破費,四千塊錢不是錢啊!你這金鏈子就當給我弟媳和乾兒子當醫藥費了!」

這話自然是故意說給伍世豪聽的。

被打的一眾船員們本來目睹突然闖出來一伙人將鬼佬水警擺平,還以為是大佬B提前聽到風聲安排來接岸的人來的,正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沒想到下一秒水警一走,這夥人就畫風一變,衝來對自己一頓毫不留手的爆削,臉都被打得腫成豬頭。

「啊啊啊……停手,停手!」船長捂著牙,神情痛苦地威脅道,「你們是什麼人?!知不知道我們是大佬B的人啊!得罪了大佬B以後在九龍有你們好受的!」

「有我們好受的?」大威聞言霍然上前,一腳踹得船長又吐出一口鮮血,臉上怒氣依舊未散,「冚家鏟!老子這就卸了你手腳,丟你下船餵魚!」

一旁的細威則是冷笑連連:「大佬B?整個九龍島我只認一個大佬,那就是我大哥陳風,大佬風啊!」

眾船員聞言頓時一怔,朝著細威囂張努嘴的方向看去。

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看清剛才那個從水底猛然衝天而起的水鬼的面容。

那是一張英俊瀟洒的臉,雙目炯炯有神,深邃到彷彿能光憑眼神就將人直接吞沒,唇角微揚,明明臉上帶笑,卻無時不刻透著一股逼人的冷意。

幾個被打的蛇頭剛才還咬牙想著怎麼伺機報復,聽到細威道出來路后卻立刻打消了念頭,忍氣吞聲。

識相的更是當即低下頭,畏懼地避過陳風的視線,不敢直視。

只有一個新來的船員舉著兩隻被打得烏青淤血的手抱著頭,偷偷撇過嘴問一旁早已噤若寒蟬的船員同事。

「我哋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閉嘴!趕緊收聲!」後者被揍得早已戴上痛苦面具,低下頭用眼神警告,聲音發顫:

「九龍城寨的拳仔風啊,城寨霍先生手下拳手來的,上個禮拜在拳台一腳就踢死個差佬通緝好幾年的大圈仔殺人犯吶!」

「還是聯公堂的紅棍,拜門大佬就是聯公堂的坐館『超哥』肥仔超!紅磡碼頭運白粉的漁船全是他們家的,就是大佬B也惹不起啊!不想死就趕緊閉嘴!」古寺廟中,閻鬼此時成為了一位金身僧人,身上裹著破舊的袈裟,緊閉著沒有眼珠的雙目,看上去倒是有一副高深莫測的形象。

而小白此時正一臉的無聊之色,在古寺廟中上躥下跳。

至於林寒,則是盤膝端坐在那死去的龍魔巨人屍體旁,手掌按在那百米高的龐大獸軀上。

只是短短几個時辰,那龍

《龍血神帝尊》第八百五十四章聳立天穹的千丈古碑 隨着那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人群自動分出一條路,一個拄著拐杖的白髮老人出現在眾人眼前。

莫索側眼一瞅,覺得這個老人應當是村長一類的身份,德高望重,看起來就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眼睛被長長的鬚眉遮住,昏暗無神,如同千年老譚一般難以捉摸。

一看見這個老人,無法掩飾的喜悅從阿碧絲的笑臉中溢出,飛跑着直接撲進老人的懷中。

「波古丹爺爺!」

「嘿嘿,阿碧絲,歡迎你平安無事的回來!」

被稱為波古丹爺爺的老人慈祥的笑着,摸了摸阿碧絲的頭,對着草帽一夥說道。

「謝謝你們救了阿碧絲,雖然招待可能不周,但我想設宴感謝各位,怎麼樣?」

「太棒了!我們走!」

一聽宴會,路飛直接想也不想的跟着波古丹爺爺後面走,烏索普也趕緊跟上。

這兩個沙雕,都不思考一下,萬一不懷好意呢?

莫索有些無語,不過看樣子這個波古丹爺爺也不像有惡意的樣子,走一步算一步吧。

於是,眾人就跟着波古丹爺爺來到他的家。

波古丹爺爺的家很大,石頭和木頭輪番搭建,很有村長家的派頭。

進家后,波古丹叫阿碧絲給眾人沖茶,然後就到廚房去忙活了,山治也跟着去幫忙。

阿碧絲還不無得意的說:「波古丹爺爺的豬肉包子可是這個島最好吃的呦~」

「真的嗎?」路飛對接下來的晚餐充滿期待。

波古丹爺爺雖然看着年邁,但是動作倒是挺快,沒一會就從廚房回到客廳。

「波古丹爺爺,包子得多久才能好啊。」

「差不多四到五個小時吧。」波古丹爺爺笑吟吟的說。

一聽四到五個小時,路飛頓時不幹了,直呼喊餓。

莫索為了安撫路飛丟臉,決定轉移他的注意力,於是做出了他今天最後悔的決定。

莫索做到桌子旁邊,對着波古丹爺爺溫和的說:「波古丹爺爺,海軍為什麼要抓阿碧絲啊?」

波古丹爺爺卻答非所問:「你這後生很有老夫年輕時的風采。」

眾人一腦門黑線,阿碧絲卻突然說道:「我們完全不知道啊。」

「哎?」娜美納悶了,「你不是說有難言之隱嗎?」

「啊~」阿碧絲做出了一個可愛的表情,「那是騙你們的。」

波古丹爺爺說道:「畢竟這座島上真沒什麼值得惦記的,如果有的話,那麼只有古老的傳說了。」

在場的眾人頓時都感興趣的看向波古丹爺爺,

波古丹爺爺緩緩開口:「據說這座島上的居民,是數萬年前雖然歷盡繁華但最終沉沒海底的,失落之島的後裔,在失落之島上居住着一種叫千年龍的生物,那種千年龍的骨頭被稱為龍骨,人們都說這是長生不老葯。」

「長生不老葯啊~」

「可是只憑傳說的話海軍不至於出動吧。」

「是不是傳說中有什麼線索?」

眾人開始了討論,但旁邊的阿碧絲卻突然苦瓜著小臉,悄悄的溜走了。

還沒等眾人問阿碧絲怎麼了,波古丹爺爺又開始了講述。

「這就說來話長了,失落之島的第一代君主叫伊斯凱坦克,波給波特斯王有三個孩子,長子叫波給赫特斯,次男叫波給波波可,三男叫波給波給波,有一天國王對他們說,你們給我聽好了,去尋找傳說中位於龍之谷的星之樹,於是波給赫特斯、波給波波可、波給波給波,就各自去了海上、山地、森林去了,然後……」

波古丹爺爺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而且聲線毫無變化。

莫索的眼皮早已打架了許久,彷彿回到了高中的數學課堂上,莫索竭力的睜開眼睛,可是怎麼也睜不開了。

更恐怖的是莫索在夢裏回到了高中數學課堂……

而波古丹爺爺的故事從未停止。

「……到了第317代時,英格麗格里三世的小孩,英格勇哥哥、英格麗斯莫格、英格麗斯莫格……他有十八個小孩……之後他……」

山治腳邊的煙灰缸早已插滿了煙頭和煙灰,甚至嘴裏的煙頭都燃燒殆盡。

索隆和路飛睡得香甜,莫索則在噩夢的海洋里掙扎著無法自拔。

「這該死的什麼王朝到底什麼時候結束?」烏索普悄悄的對娜美說道。

娜美看着波古丹爺爺興緻勃勃的勁頭,表示估計還得一會兒。

旁邊睡夢中的路飛被餓醒了,站起來就要去找吃的。

唯三清醒的娜美山治烏索普沒去攔截,畢竟路飛在這也是睡覺,只能靠他們三個撐場面了。

路飛走到廚房,發現廚房裏的蒸籠呼呼的冒氣,看樣子還在蒸著。

「怎麼還不行啊!」路飛哀嘆一聲,陣陣睡意襲來,倒地就睡。

路飛不知道的是,伴隨着他的倒下睡覺,旁邊一個拿着鐵鍋的小身影鬆了口氣,提着手裏的東西朝外走去。

而此時的客廳里,波古丹爺爺的故事已經到了1170代。

娜美也已經無聊到了極點,以擔心路飛這麼久沒回來的理由,也悄悄的溜走了。

這理由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烏索普暗罵,急得也想跟出去,但主人說話客人總是得有人聽的,不然就太失禮了,只能憤恨的和山治繼續承受苦難。

山治倒沒事,只是看着娜美離去的背影流口水。

娜美也到了廚房,想看看包子有沒有好,但還沒到廚房,就看見一個小身影從中出來,正是阿碧絲。

阿碧絲?他在幹什麼?

娜美心生疑惑,也悄悄走近廚房,發現了躺在地上睡大覺的路飛。

娜美先是看向蒸鍋,發現鍋里的包子少了大半,不由得生氣的拽起路飛。

「你這傢伙,怎麼把包子全吃了!」

剛從睡夢中驚醒的路飛很委屈,表示自己一來就睡到了,怎麼可能吃!

娜美瞬間想起剛才看到的鬼鬼祟祟阿碧絲,對路飛說道:「走,我們去看看包子去哪了。」

一聽是找包子路飛可就不困了,直接跟着娜美走了出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