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穆紫嫣眼角瞥見穆李氏,眼睛一亮,勾起邪魅的笑容,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頭,穆李氏此舉便是契機,今日三哥修沐,時機剛剛好。

穆紫嫣趁人不注意給十二郎餵了一點點稀釋了靈泉水,穩定十二郎的傷勢,在將十二郎輕輕抱起放回屋裡的床上,對著十一娘到:「十一娘你在這裡照看好十二郎,別亂動他,等大夫來,我出去一會。」

十一娘抽泣著點點頭,穆紫嫣走出屋子,看了一眼院子里,自家娘親那兇狠的架勢,上前勸到:「娘,別打了,你聽我說。」

穆紫嫣拉開自家娘親,在她耳邊耳語幾句,呂氏看了一眼穆李氏,呸了一聲,快步往屋裡走去。

穆紫嫣看著自家娘親的背影,回頭一個手刀將穆李氏敲暈,然後拿出靈泉水給她喂下,看到穆李氏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正常,又給她下了一點毒。

這才起身,將自己的衣服撕破,頭髮弄亂,又從空間里取出一些動物的血,抹在衣服上,往村子里跑去,邊跑邊大叫出聲:「三嬸嬸殺人啦,三嬸嬸殺人啦……」

穆紫嫣的聲音里微微帶了一些魂力,聲音傳的老遠。

這時還未到正午,村民們都在地里忙碌,聽到穆紫嫣的哭喊聲,都紛紛停下手裡的活,看向奔跑而來的穆紫嫣。

當看到穆紫嫣那狼狽的樣子,村民們都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都用可憐,惋惜,憐憫,同情的眼神看著穆紫嫣。

一個矮個婦人到:「這穆李氏可真是下的起手,聽說穆八娘一個月前剛被打斷手腳,老穆家不是給了穆呂氏一封休書,將他們一家人掃地出門了,這老穆家的人還不放過他們娘幾個,真是造孽。」

另一個高瘦婦人捂嘴偷笑到:「你們有所不知,那老穆家除了未嫁的小姑子還有些良心外,其他人估摸早就黑了心肝,

這穆呂氏多好一個人,不說家世好,人也大度,人家雖是秀才娘子,可從來不擺秀才娘子的譜,

可老穆家非說人家克父克夫,誰都知道穆呂氏的爹是穆呂氏出嫁幾年後,意外死的,

他們給穆呂氏休書那一日我也在場,據我所知這老穆家大房是想拿穆八娘做他升遷的墊腳石,老穆家其他人則是想算計人家那點嫁妝,都是一家喪了良心的人。」 甘道夫能夠被稱為最具智慧的邁雅,其智慧自然不會是浪得虛名。

正是因此,甘道夫也曾經在無意中察覺到了薩魯曼這位強大的白袍巫師的異常之處。

只不過因為薩魯曼與其同為邁雅,並且有著世界守護者聖白議會議長的崇高身份,甘道夫也沒有對薩魯曼的異常之處產生懷疑。

可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甘道夫現在的思緒本就十分混亂,這就使得甘道夫對於楊磐臨走之前提出的,那十分關切的『建議』十分的上心。

在思緒流轉之間,以前所察覺到的薩魯曼的各種異常之處漸漸浮上了心頭。

又是一陣沉默之後,甘道夫用一種幾乎微不可查的聲音對著艾隆王低聲說道,「你認為,薩魯曼會不會真的有些問題。」

甘道夫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僅聲音很小,語氣中也充滿了疑惑和不確定。

「應該不會吧,白袍薩魯曼可是聖白議會的議長,中土世界的守護者,他又能有什麼問題。」

雖然艾隆王的話看起來十分堅定,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語氣卻總讓人感覺有些發虛。

可能,艾隆王或是凱蘭崔爾女王也曾經發現過薩魯曼的一些異常行為。

就在甘道夫和艾隆王正在為薩魯曼的事情感到煩惱時,一個柔和的成熟女聲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耳邊。

「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哦,這把魔窟劍就是拉達加斯特從多爾戈多古堡中找到的嗎?甘道夫,你們就是在為這把劍苦惱嗎?」

伴隨著聲音響起,本應在剛才就因為釋放寶鑽之光而耗儘力量的凱蘭崔爾女王,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了甘道夫和艾隆王的身後。

見本應該休息的凱蘭崔爾女王突然出現,甘道夫二人連忙起身行禮,隨後他們便十分關切的詢問起了對方的情況。

而對於甘道夫和艾隆王的詢問,凱蘭崔爾女王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無大礙。

事實上,凱蘭崔爾女王雖然在釋放寶鑽之光的時候消耗了一些能量,但那份消耗還遠沒有到達她的極限,也不至於讓她完全陷入虛弱到任人宰割。

畢竟即便楊磐的實力再強,現在而言還遠達不到索倫那種強大的程度。

而在原本的劇情當中,凱蘭崔爾女王可是憑藉著寶鑽之光正面擊退了索倫和他的九位戒靈,從而救下了自己的老相好甘道夫。

雖然事後她也因為脫離而陷入昏迷,但是這份戰績卻是實打實的。

而既然凱蘭崔爾女王有著這麼強大的實力,那麼僅僅只是為楊磐凈化一下身體中的『邪惡』力量,自然也不會讓她有太大的負擔。

更別說她只是將那些所謂的邪惡力量從楊磐的體內驅逐,都沒有將這些被驅逐出的邪惡力量完全凈化,那麼她的消耗就更小了。

若是說僅僅只是驅逐出一份殘缺的詛咒,一份沒有根基的異種能量和一團被克制的異化血統能量就能夠讓孤身一人擊退索倫和九大戒靈的凱蘭崔爾女王虛弱到爬不起來。

這種話說出去恐怕就連蠢笨的哥布林都不會相信,只會被人當做是笑話而已。

對於這一點,楊磐是心裡有數的。

而既然凱蘭崔爾女王這位瑞文戴爾的最強者對自己仍然抱有戒心,那他想要擊殺白袍薩魯曼的想法也基本無法實現,繼續留在瑞文戴爾也沒什麼意義,所以他便很乾脆的直接選擇了離開。

當然,凱蘭崔爾女王的保密工作做得還是十分到位的,除了楊磐這個執行者通過上帝視角知道這件事以外,竟然連甘道夫和艾隆王這兩位關係密切的人也並不知情,或者說是並不完全知情。

在詢問並確認過凱蘭崔爾女王的身體確實沒有大礙之後,甘道夫和艾隆王在略微猶豫之後便向凱蘭崔爾女王說出了現在的情況。

「夫人,實際上我們現在並不是在為這柄魔窟劍而苦惱,困擾我們的實際上是另外一件事。」甘道夫有些無奈的說道。

「哦,還有其他事情?」

凱蘭崔爾女王既驚訝又有些好奇,顯然是沒有想到除了魔窟劍之外竟然還有其他事情能夠困擾到自己的老相好和女婿。

甘道夫和艾隆王互相對視了一眼嘆一口氣,隨後他們便將楊磐離開之前向他們提出的友好『建議』,以及提建議時的神態和語氣向凱蘭崔爾女王詳細的說了一遍。

聽了眼前二人的話,凱蘭崔爾女王也是感覺有些頭痛,說起白袍薩魯曼,她確實感覺對方的言詞行為有些異常。

但是問題在於,這些小異常並不足以說明薩魯曼有什麼問題,畢竟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是人都會有一些小毛病,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在略微沉吟之後,凱蘭崔爾女王開口說道,「好了,關於薩魯曼的事情暫時沒有證據,我們以後再談。現在我們先說一下這把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魔窟劍吧。」

最終,凱蘭崔爾女王還是決定暫時先將薩魯曼的事情暫時放一放,轉而先處理擺在眼前的這把魔窟劍。

從某種程度上將,凱蘭崔爾女王這麼做也算是在刻意迴避了。

只不過,現在既然凱蘭崔爾女王已經做出決定,甘道夫和艾隆王自然不會反對,甚至他們還鬆了一口氣。

畢竟,他們兩個現在只是對薩魯曼產生了一絲懷疑,根本沒有設么實際的證據,他們總不能只是因為聽了斧王的一面之詞,就對曾經的同僚和朋友動手吧。

而現在既然凱蘭崔爾女王都這麼說了,他們正好可以鬆一口氣,也能暫時放下這件煩心事。

而就在甘道夫,艾隆王和凱蘭崔爾女王三人開始商量關於這把魔窟劍的事情時,楊磐此時已經在哪位熱心精靈的幫助下順利的離開了瑞文戴爾。

看著身旁這位被他強行架到門口,臉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的精靈,楊磐十分友好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結果這三巴掌下去直接把這位熱心的精靈兄弟給拍翻到了地上。

看著眼前倒在地上眼神中透露著懵逼二字的精靈,楊磐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然後朝對方揮了揮手。

「那啥,感謝你把我送出來,那我就先走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一邊說著,楊磐邁開腳步就朝著外面走去,可是剛走了沒幾步,楊磐就好像時想起了什麼似的,便再次轉過頭去對著哪位倒在地上還沒起來的精靈說道,「對了兄弟,你這身子骨可不太行,以後得多練練。」

不得不說,在失去了恐暴龍血統所帶來的負面情緒的影響后,楊磐現在可是『開朗』了不少。

在倒地精靈懵逼與守衛精靈敬畏的目光中,楊磐邁著大步離開了瑞文戴爾。

不過楊磐剛走了幾百米突然就想起自己好像還沒有問那幫矮人是從那個方向離開的。

當然這點事情也難不住楊磐,為了預防這種找不到人的情況,楊磐提前將幾顆蘊含著他製造的血肉和能量的結晶小球交給了索林。

正是因此楊磐現在只需要感應一下那些結晶小球中血肉和能量的位置,便可以確定索林他們現在的方位。

在閉上眼睛仔細感知了一會之後,楊磐轉頭看向了身體左側的一個方向。

「是在這個方向嗎,還好這幫小短腿的矮人走的不快,現在距離還不算太遠,不過…」

楊磐看著眼前林森與崎嶇的山路有些苦惱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不過這裡山路和林森確實是有些影響我趕路了,看樣子把身體變大一點在這裡趕路應該會更方便一些。」

說做就做,伴隨著巨人血統能力的發動,天空中突然降下了一道赤紅色的閃電。

伴隨著閃電的落下,楊磐的周身突然發聲了巨大的爆炸。

在哪爆炸掀起的氣浪當中,楊磐整個人被一具憑空出現的巨大骨架所包裹,一層層的血肉筋絡開始快速從骨架上生長而出。

沒一會的功夫楊磐的身影便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沒有明顯性別特徵,身高十五米,模樣與楊磐類似的巨人。

這具巨人的身軀是楊磐通過巨人血統的能力製造的,因為僅僅是為了趕路,所以他也沒有投入過多能量,因此這具巨人身軀上也沒有什麼硬質骨甲,鱗片,利爪之類的插件,身體強度也比較一般,只是普通的巨人身軀。

而楊磐在獲得了巨人血統后不久便已經這種掌握了製造普通巨人身軀的能力,只要是不超過體型八十米的極限,他便可以任意控制他所製造的巨人身軀的體型。

只不過因為巨人化小體型的情況下戰鬥力遠不如直接使用獸龍化強,所以其實這種能力的實際使用效果並不算好。

當然這能力也不完全是一無是處,起碼它的能量消耗要比維持獸龍化低不少,而這也是楊磐選擇用這一能力趕路的原因。

除此之外,這種能力在偽裝方面也有著不錯的效果,就比如之前楊磐偽裝成斧王這一身份時所換的『皮膚』,也就是外貌和體型,便是使用這種能力進行改變的。 林龍到來,這對林凡來說是大好事。

他忙於給宇主及宇后拔毒,很多事他根本忙不過來。

此時林龍來了,就不用分心很多處。

「葯尊這件事,你們準備怎麼解決?」宇主開口,眉頭皺起:「他本身修為不恐怖,至少在我來說,一根手指頭就可以差不多碾死,但他身後的能量很恐怖。」

「我知道,每一個了不得的煉丹師,都會有難以想象的號召力,太多豪傑願意為之赴死。」林凡開口。

他本身就是極為逆天的煉丹師,當然更懂煉丹師的恐怖。

「所以,對待葯尊這件事上,要謹慎。」宇主凝重告誡:「這麼多年來,不知道多少老不死的欠下他的恩情,也不知道有多少後起之秀,在修道的關鍵時刻得到他丹藥的滋補,若是我們太過強硬與直接,也許……」

宇主有這種顧慮很正常,但至少在林凡看來不必要。

「你就看著,對付煉丹師很簡單。」林凡自信開口。

宇主臉色微變:「不要大意與輕視。」

「沒事,你就看著。」林凡開口。

林龍點了點頭,化作一道電光從房中消失。

整個天下都在尋找林龍,可半月過去,沒有人發現點滴的端倪來。

沒誰能夠想到,血虐宇域二號人物的小龍王,就在宇主的宮闕中,當然,這天下也沒人敢肆意搜查宇主宮闕,也是主要原因。

但就在今日,整個天下都在尋找的小龍王自己冒頭了,在某一個山頭上,橫殺了前來尋他的十八強者,血流成河。

十八強者不是無名之輩,真的都很強,但死壯極為的凄慘,血腥的場面讓所有人都膽寒。

且,在誅死這十八強者后,小龍王根本不罷休,尋到了一個個前段時間大放厥詞,會將他尋出來且鎮殺的豪強,全都殘忍殺死,一個不剩。

這讓天下豪雄躁動的心緩和了下來。

此時,許多修為只在帝君等境的強者,才幡然醒悟,他們狂言要斬要殺的,是一尊天帝!

至少,有林凡的列子在前,這是可以從主宰手中都可以輕易離去的頂尖強者。

「小龍王,就從十萬裡外,一步一叩首來到本尊面前,也許你能死得輕鬆些。」

葯尊強勢出聲,他坐鎮在宙域墨族中。

「你算什麼東西?只不過是一個下九流的煉丹師而已,也敢自稱葯尊?」

這是林龍的話語,很強勢,強勢屠掉某一個族群后,於屍山血海中發聲。

這族群被宇主確認,是宇二爺埋在宇域中的勢力,借林龍之手除掉。

林龍這句話,讓世人陡然失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