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元道:「行啊,現在千葉的名氣可比我大啊,我應該找她合影才是,哈哈。」

「哪裏哪裏,元哥您是前輩。」姜千葉也弓著腰湊了上來,和劉石一一起,四人合了影,趙月高興地和祁元換了聯繫方式,說希望姜千葉以後能有機會唱祁元寫的歌。

眾人都鬨笑起來,整個工作室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一高每個人都很期待的新生歡迎大會,終於到來。

前來觀看錶演的,還有學校邀請的一些校董的家庭成員,還有每個要表演節目的學生家長。

顧甜甜要上台表演,顧海和苗玲,也自然盛裝出席。

雖然只是一個學校的晚會,若是以往,顧海肯定不會放在眼裏。

可是現在的顧家,因為被同行們打壓,顧家的企業已經搖搖欲墜。

顧海現在就希望顧甜甜能夠在學生歡迎大會上好好表演,這樣的話,她討得了校長還有那些校董的歡心,顧家能夠東山再起也是不一定的。

最重要的是,霍奕也來了。

在他們顧家東山再起之前,一定要巴結好霍奕!

學校的操場上,各個班級的學生已經開始在班主任的安排下,紛紛就坐。

表演的節目單也一早就被貼到了晚會的現場。

岳清淺看着顧妙妙要表演曲目,臉上帶着一點焦急。

「誰有顧妙妙的聯繫方式啊?這晚會就要開始了,但是顧妙妙還沒有出現,要是一會在台上出現了問題,校長會不會生氣,將她開除了?」

畢竟,顧妙妙自從打完了張大麗后,已經好幾天都沒有來上課了。

班級里的同學們,在聽到了岳清淺的這句話后,紛紛看向顧甜甜。

「顧甜甜,你和顧妙妙是姐妹,你肯定有顧妙妙的電話號碼,你給她打一個電話問問,她怎麼還沒來?」

顧甜甜聽着同學們這話,臉上帶着虛假的笑容:「好,我這就去給妙妙打一個電話。」

顧甜甜拿出手機,假模假樣的撥通了一個電話,實際上那是一串亂碼,根本就打不通。

等到離同學們遠了,顧甜甜冷哼一聲。

就算她真的有顧妙妙的手機號碼,她也不會給顧妙妙打電話的!

她今天,就是要顧妙妙出醜的!

讓校長先是對顧妙妙不能上台表演動怒,她再在校長身邊假模假樣的說顧妙妙已經曠課好幾天。

又是報名表演節目撂挑子,又是曠課的,顧甜甜覺得,顧妙妙一定會被校長立即開除的!

就在她估摸著打電話的時間差不多后,顧甜甜準備往回走。

這時,她卻看到了兩個警察模樣的人走在校長旁邊,嘴裏還說着「審問顧妙妙的時候……」

後面的話說的是什麼,顧甜甜沒有聽清楚,因為舞台上已經開始放起了音樂。

但是顧甜甜卻覺得這些話,已經夠了她的說辭了。

她先是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擠出了兩滴眼淚,而後一臉悲傷的走到了她的班級。

看到她這個樣子,自然會有一些同學問著。

「顧甜甜,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是去給顧甜甜打電話了嗎?怎麼還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嗎?」

因為舞台上的音樂聲音有點大,故而問這句話的同學,都是喊著說話的。

這一喊話,周邊其他班級的人也都好奇的看了過來。

顧甜甜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一臉無奈的說着:「我妹妹因為盜竊,被警察抓走了。」

反正顧妙妙也不會來,來了也只會讓她更加出醜而已。

「被警察抓走了?」

同學們紛紛震驚。

「是的,節目開始了,我該去後台了。」

顧甜甜丟下這句話便離開,絲毫不會想自己的這句話,會給顧妙妙帶來怎麼樣的風暴。

岳清淺卻是沒有很相信,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她也算是看清楚了顧甜甜的為人。

和靈犀一樣,披着偽善的面孔,隨意的傷害別人。

尤其是靈犀之前還說過,顧甜甜之前會坐牢,可就是因為污衊顧妙妙。

這一次,誰又能夠保證不是顧甜甜再一次的污衊?

「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我剛剛看到兩個警察來咱們學校了!」

「哎哎哎,你們看,那兩個警察坐在咱們校長旁邊了誒!」

看到那兩個警察,岳清淺再看着顧甜甜,內心對顧妙妙的信任感,突然就有了一絲動搖。

靈犀卻是唇角微勾。

警察是為什麼來的她不管,她只知道,有警察在,也方便幫她抓顧甜甜了!

「親愛的學生們,親愛的老師們,親愛的領導們,大家晚上好……」

舞台上,主持人們已經開始發話了。

岳清淺看着顧甜甜的那個表演節目,抿了抿唇。

因為之前張大麗威脅她的事情,她對顧妙妙一直心懷愧疚。

尤其是顧妙妙不來上學以後,她對顧妙妙的愧疚心那是一日濃過一日。

有的時候,她會覺得顧妙妙之所以沒有來上課,也是因為她沒有及時幫助顧妙妙的原因。

現在,她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禱,顧妙妙能夠及時出現表演節目,這樣,她內心的愧疚感,也多少會少一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很快表演的曲目,就到了顧妙妙。

「接下來,讓我們熱烈歡迎高三二班的顧妙妙同學,為大家帶來嗩吶《百鳥朝鳳》!」

顧甜甜在後台快速的笑了笑。

這一刻,終於到了!

她等這一天,等這一刻,等了太久太久了!

為了讓顧妙妙缺席表演再到她的精彩節目呈現,顧甜甜可是特意將自己的曲子,找人排在了顧妙妙表演後面。

所以,顧甜甜這個時候,已經站起身,拿着自己的小提琴,優雅的向著舞台上的走去。

顧妙妙,你讓我坐牢,那我就讓校長當着所有的人面,宣佈將你開除!

舞台上燈光熄滅,而後凝聚成了一道光,打在了舞台的中央。

「哇——」

現場同學們紛紛發出了一抹驚艷的呼聲。

因為,在那白色的聚光燈下,一個穿着紅色古裝漢服的女子,立在那舞台中央。

她的頭髮隨意的用一根發簪固定着,有一種灑脫和不羈的感覺。

那五官在聚光燈下,越發的精緻,宛若是一個精心製作的玩偶一般。

「這個是顧妙妙?」

舞台下,眾人紛紛議論。

霍奕的目光,在聚光燈亮起的那一刻,更是直了起來!

「哇!三叔,沒想到妙妙姑姑脫下了那身道袍以後,竟然這麼好看!這要是長大了,她的愛慕者豈不是要繞地球幾百圈?」

剛和薄夜衾坐在親屬席位的謝洋,看到換上一身演出服的顧妙妙,不禁發出了感嘆!佐野詩乃依舊是那副輕巧的模樣,坐在櫃枱前,翹著二郎腿,細膩的黑絲長腿盤繞,隱約透出白皙肉色。

少女臉上帶着不可捉摸的微笑。

「不要這種一臉痛苦的表情嘛。」

「又不會真的榨乾你!」

「只是把剩餘未支付的五百萬用來作為男友租金而已。」

「不會很麻煩的~」

《人在東京,專業男友》【110】有點早了呢?求首訂~ 不知過了多久,最終一切的迷霧終於全部散開,封鎖一切的枷鎖碎裂,前方的路開始漸漸清晰,終於看清了所有的方向。

包括過去和未來,在那一瞬間盡數顯現!

原來……

竟是這般!

「啊!」一陣劇痛之後,他終於睜開了眼睛,起了身來。

他喘著粗氣,額頭上全都是汗,密密麻麻的,順著臉頰滑落到脖子。

此刻,內心很激動!

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雙手在顫抖,下意識的握緊了玉佩,口中喃喃的念著。

原來如此……

「藍兔……」

當他的意識稍微清楚后,他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竟是一間陌生的客房,轉過頭,看見的就是他暈倒之前見到的那幾個人!還有就是多了一個老人。

「少俠醒了?」長老拄著拐杖上前一步,好生的笑道。

虹貓看著他,便是下意識的跳起站在地上向後退了步,面色警惕的看著他。

長老面色有些尷尬,身後的四人亦是緊張無比。

「少俠切莫緊張,我等並無惡意!」

「哦?」

瞧著這幾人,虹貓細想一陣,想著自己那時因為魑魅拿出的珠子然後變受了什麼刺激,之後他在一片樹林了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而現在他卻在這裡。

很明顯是他們尋著蹤跡找到自己然後把他帶過來的!

握著自己的右手手腕處,試著運動內力,青色的光芒升起,風龍的圖案顯現,他不禁鬆了口氣,看來一切都很正常,這些人並沒有對自己做什麼。

「你們想做什麼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