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有絲毫的擔心。

他柔和目光看向黃月英說道:「月英姑娘不必擔心,我知道你使用易容,假扮身份,肯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的。

你此刻有什麼事情要幫忙,說便是了,只要我能夠幫助,一定會全力幫忙的。」

黃月英見此,心中一慌亂,連忙跪在了地上,叩首說道:「葉大人,妾身,錯了。

奴家是一時鬼迷了心竅,使用了易容之術,假扮身份,混入天帝城之內的。

至於究竟為什麼。

確實我是有一個難言之隱,不情之請的。

至於這事情是什麼,卻是和我的家族,也就是襄陽黃氏有關…………」

黃月英支支吾吾說道,不過說到最後的時候,卻是停止了,有些猶豫。

「和是襄陽黃氏有關?

好的,我知道了。

月英姑娘,有什麼事情,儘管說便是了,我能夠幫助,一定幫助!」

葉天掃了黃月英一眼,溫聲說道。

不過此刻,葉天的心中,卻是有了一絲的疑惑。

襄陽黃氏,他當然知道。

乃是荊州四大家族之一,在荊州可謂是隻手遮天的存在。

四大家族之內,同氣連枝,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利益網,又是不斷聯姻,在荊州可謂暗中操縱了一切。

襄陽黃氏雖然沒有列入到了【天下八大世家】的行列,但也是天下算是第一流的世家了。

這樣的世家,又怎麼會遇到什麼大的麻煩。

甚至讓黃月英,這一位襄陽黃氏的嫡長女,千里迢迢來到了幽州,來尋找葉天解決呢?

這,顯然是十分不尋常的事情了。

黃月英口中的事情,顯然並不簡單,有莫大的秘密。 第七十一章郭美嬌取得信任

劉黎明聽后,深沉的笑笑,低聲說道:「謝謝嬌嬌,實不相瞞,我確實是得罪了人。」

郭美嬌聽后一驚,「你得罪了什麼人?」

劉黎明現在已經對郭美嬌產生了一絲好感,更是沒有把她當做外人,直接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和郭美嬌說了一遍。

郭美嬌聽后,大吃一驚的說道:「你怎會得罪了秦少天?」

劉黎明看著郭美嬌問道:「嬌嬌,你怎麼會認識秦少天?」

郭美嬌笑了笑,一本正經說:「黎明哥,你別忘了我可是惠人葯業的員工,雖然我只是普通的員工,但是陳大勇可是公司裡面的領導。是他告訴我,我們公司的老總其實是秦少天,這個男人不僅心狠手辣,而且家境深厚。」

「誰要是惹上他,他可不會輕易善罷干休。」

劉黎明聽到郭美嬌的一番話,連連點頭,說道:「嬌嬌,謝謝你給我說了這麼多,你先回去吧!」

郭美嬌思索了片刻,真誠的說道:「黎明哥,我有辦法讓你度過這次危機。」

劉黎明的眼底掠過一抹詫異,一臉驚訝的說道:「你?」

郭美嬌望著劉黎明,漂亮的眼中閃動著堅定的光芒,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劉黎明說道:「嬌嬌,你說。」

郭美嬌看著他繼續說道:「黎明哥,你的醫術現在是不是不錯?我知道環保局吳局長的夫人患有頑疾,常年卧床不起。如果我們有辦法治好他夫人的病,那這次危機就過去了!你想想,這明擺著是秦少天在後面搞的鬼,若是吳局長出面,這件事情誰還敢過問?」

劉黎明一聽,認真思考了片刻說:「嬌嬌,你知道那個吳局長家在哪裡嗎?」

郭美嬌笑著說道:「黎明哥,你真傻啊?環保局的局長肯定是住在環保局家屬院里啊?你是不是被憂愁沖昏了頭腦了?」

劉黎明咧了咧,輕輕的笑了一下,「我真是傻啊!謝謝你了嬌嬌,你這次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郭美嬌溫潤一笑,大大咧咧的說了起來:「謝什麼謝,你對我又不賴。這件事情能幫上你,我非常高興。一直以來,我也沒想好該怎麼謝謝你,我人給你,你又不要,今天剛好是個機會。」

劉黎明輕蹙眉頭,感覺左右為難,謝也不是,不謝也不是。

「黎明哥,哪我們還愣著幹嘛?趕快去縣城啊!」郭美嬌喜笑顏開的說道。

劉黎明問道:「現在?」

「嗯,就是現在。事不宜遲!你不著急,我還替你著急呢?」

劉黎明和藍月打了一聲招呼,便隨郭美嬌來到了縣城。

到縣城,按照的郭美嬌的意思,劉黎明買了一身像樣的衣服,然後在汽車租賃公司,租了一輛豪華的轎車。

中午時分,他開著車順利進入環保局家屬院。

環保家屬院樓下,劉黎明尷尬的問道:「嬌嬌,我們是來給人看病的,你讓我買個衣服,租個豪車幹嘛來?我又不是來當老闆的?」

聽到劉黎明的話,郭美嬌「哈哈哈」大笑后,指著家屬院門口的保安說:「黎明哥,就你穿那一身地攤貨,你感覺你能進的了這個大門?」

劉黎明一臉汗顏啊!

郭美嬌笑笑,「好了,不挖苦你了,吳局長家就在這上面,上去吧!具體哪家,在車上不是已經給你說過了嗎!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嬌嬌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加油,黎明哥,相信你。我在車裡等你。」

劉黎明微微一笑,嘆了一口氣,「好好好,那我上去了。」他轉身朝樓道走去。

劉黎明很快到了吳局長家門口,他站在門外徘徊了片刻,才伸手去敲門。

剛敲了幾下門,門就開了。

只見吳局長焦急的朝外邊跑,正在這時,樓下還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

劉黎明愣了一下,伸手攔住他,問道:「吳局長,發生了什麼事?」

「快進來幫忙,我夫人的心臟病複發了,趕快將她抬到下樓。」

劉黎明不知道這一切是巧合還是……

在自己的家門口,吳局也不擔心有什麼危險,再看看劉黎明的衣著打扮也不想是壞人,嘴裡還含著自己的名字,所以就沒有多想,直接讓他進入家中幫忙。

劉黎明隨王局進入家中,就聽到一陣急促的喘息聲,對於劉黎明來說,病情就是命令,不管何種情況,他首先想到病人的安慰。

剛才瀰漫和膽怯,在這一刻頓時煙消雲散。

劉黎明快速進入房間,只見一名婦女躺在床上,雙手緊緊捂住胸口,嘴唇發紫,滿臉鐵青,低著頭不停的喘息著。

他二話不說,迅速將婦女平放在床上,然後隨手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趕快為婦女行針。

看到劉黎明拿著針,在自己夫人的身上扎來扎去,吳局長大聲喝道:「你這是幹嘛?」

劉黎明一邊行針,一邊說道:「吳局長,我是一名醫生,放心吧!你愛人馬上就會有所好轉。」

吳局長為夫人行針的樣子震驚不已,準備上前阻攔,卻發現夫人的喘息聲緩解了不少。

這時,劉黎明也已經行針完畢,起身。

吳局長沒有直接責問劉黎明,而是跑到夫人身邊,溫柔的問道:「怎麼樣了?感覺好點沒?」

夫人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看到夫人的癥狀緩解了,吳局長才站了起來,盯著劉黎明。

「小夥子,你是誰?為什麼來我家?」

劉黎明收好銀針,尷尬的解釋道:「吳局長,我是一名醫生,我在青龍山開了一個藥廠……沒想到今天來,剛好碰到了夫人生病。吳局長,你夫人的病,我能將她治癒。」

聽到劉黎明說的話,吳局長眉頭緊皺,微微一愣,說道:「你能治癒?」

劉黎明繼續說道:「吳局長,你夫人的病是先天性心臟病,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應該是在十七歲之後才發現的,雖然她患的是最輕的先心病,但是你們你那個年代,醫療技術還沒有達到,現在已經錯過了最佳手術時期,像她現在這個樣子,西醫是無法治療的……」 封雲亭的雕刻坊擠一擠能住下六人,可白敏兒是女子,不方便和大家擠在一起。石堅本想帶三人去客棧歇腳,一個受害者家屬知道這事,為了報答石堅替女報仇的大恩大德,熱情相邀。此人身家頗富,特意騰出一個小院給三人棲身。

丘處南傷得不輕,一休大師在房中為他治傷。石堅、白敏兒坐在屋外院中的石凳上等待,正值月到中天,銀輝籠地,群星璀璨,雲凈天高,夜色清麗。

二人相識不久,不甚熟悉,白敏兒有事相詢,一下子不知如何開口,數度欲言又止。她不說話,石堅覺得干坐著挺尷尬的,微微偏頭,只見白敏兒生得花容月貌,膚如霜雪,月光籠罩下,更是玉貌珠輝,遍體流輝,容光照人,不可逼視。神姿英爽,眉眼含嬌帶媚,有種迥異於鍾小雲、白柔柔的動人美感。

「之前聽白道友說,尊師去了九華蓮生寺,貴派又是佛門傳承,不知與九華蓮生寺有何關係?」石堅好奇地問道。

聽到石堅開口說話,白敏兒暗暗鬆了口氣,生怕他坐一晚上一句話不說。話匣子打開,白敏兒笑道:「家師修行佛法,算是佛門弟子,但我們微波派和九華蓮生寺沒有太大的關係,要說關係也是家師出家前與九華蓮生寺法空大師結下的善緣。」

九華蓮生寺,普陀潮音寺,峨眉紫金寺,梵凈彌勒寺,五台金輪寺,與西方靈教並稱靈界六大佛門聖地,根底深厚。

據說梵凈彌勒寺是東來佛祖彌勒佛的道場,五台金輪寺、峨眉紫金寺是文殊普賢兩位菩薩的道場,普陀潮音寺是觀音菩薩的道場,潮音寺最出名的是三十三年一次的觀音會,相傳這天觀音菩薩的化身會降臨道場,普渡有緣人。此事真假,沒人說得清,茅山派以前受邀參會,就沒親眼見過一次觀音菩薩的化身。

相較於四寺,九華蓮生寺的名氣要小得多,但背景卻不容小覷,傳說九華蓮生寺是地藏王菩薩的道場。現任住持法空大師業已領悟上乘妙諦,實力深不可測,由於不經常在靈界中走動,無人知曉他的具體實力。

「來時,我聽掌門師伯說法空大師乃是靈界佛門中有數的高僧,近些年靜坐禮佛,已經不怎麼見外人了,尊師能與大師結緣,真是福緣深厚,羨煞旁人啊!」

白敏兒好笑道:「哪有石道友說的這麼誇張,以道友的修為,去到天下各派,都會被奉為上賓,茅山派又是南方大派,強者如雲,用不著羨慕我們這種小門小派。」

石堅笑道:「茅山派也是小門小派!」

白敏兒翻了個白眼,順勢道:「那請石道友跟我說說你口中的小門小派吧。」

「白道友想聽什麼?」

白敏兒故作好奇道:「我聽師父說茅山派只收男弟子,不收女弟子,是不是真的?」

「假的。」石堅饒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笑道:「我們茅山派女弟子少,不是不收女弟子。像我們華陽觀一脈,算上我師父,一共九人,女弟子就有三人,最小的才十三歲,是我師父從徽地抱回去的。」

說著,石堅氣憤道:「白道友是不知道,我師父撿到小師妹的時候,那丫頭才幾個月大,尚在襁褓之中,被人遺棄在荒郊野嶺,要不是遇見我師父,小丫頭恐怕早就被野獸叼走了,你說她的父母心狠不心狠,根本不配做人父母。」

「不是這樣的。」白敏兒急聲道。

「白道友什麼意思?」

白敏兒看到石堅眼神不善,迅速反應過來,附和道:「石道友說得對,她父母真心狠。不過做人父母的,不會拋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或者一時疏忽。」

石堅冷笑道:「我不管什麼難言之隱,什麼一時疏忽,把那麼小的孩子丟在荒郊野嶺,就是不對。別讓我找到丟棄她的人,不然我非給她一掌不可。」

聞言,白敏兒一陣心虛,趕忙轉移話題道:「那孩子被你師父抱回去以後,生活得好嗎?」

「被我師父寵上天了,我們師兄弟幾個誰也不敢惹她,調皮得很。」石堅似乎來了談性,神秘兮兮地說道:「我小師妹的來頭可不小。」

當年弄丟魔女綵衣,白敏兒一直自責不已,叵耐師父不許她去找綵衣,也不許她打聽綵衣的事情,時隔十多年,總算聽到綵衣的消息,她屏氣凝神,豎耳傾聽。

「我師父撿到綵衣的時候,小丫頭手腕上戴著一串念珠,念珠是用高僧的舍利子做成的,我估計她可能和佛門有關。」

白敏兒關心地問道:「舍利念珠還在嗎?」

「在啊,這麼重要的東西,我和師父都不准她摘下來,從小戴到大。」

「那就好。」

石堅道:「白道友對我小師妹感興趣,我也樂得揭她的短,一休大師幫丘道友治傷可能還要一陣子,再跟你說些她的事情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