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莉看著趙康,也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是個硬骨頭,看來被趙九龍賞識,也不是沒有道理。

她淡淡一笑,輕聲道:「你死了有什麼好的?賤命一條。」

「可是你的妻子,孩子呢?你不怕死,難道也不怕他們死?」

黃莉說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趙康也不是傻子,聽到這話,腦袋嗡嗡作響!

「你他媽的!你別動我家人!」

趙康情緒激動,朝著黃莉沖了上去!

可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手下打趴在了地上!

手下踩著他的脖子,趙康臉被憋的通紅,想說話都說不出來。

「你算什麼東西?敢動我們黃小姐?找死!」

手下作勢就要動手,卻被黃莉叫住:「你先退下,他死了我找誰辦事?」

「是。」

手下馬上把腳抬了起來,退到了一旁。

趙康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捂著自己的胸口,惡狠狠的看著黃莉:「你們……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我告訴你們,別動我家人!」

黃莉呵呵一笑:「其實很簡單的事情,何必搞成這樣呢?只要你答應我們的要求,一百萬是你的,你的家人也平安無事。」

趙康低著頭,滿臉痛苦和糾結,死死攥著拳頭……

黃莉見狀,微微一笑,心說自己手下想的辦法還真管用。

「趙康,機會我給你了,你要是覺得家人沒有趙九龍重要,我無所謂。」黃莉冷聲道。

言罷,黃莉起身就要走,趙康馬上攔住了她:「你等等!你等一下!」

「怎麼?不仗義了?」黃莉滿臉鄙夷的看著他。

趙康紅著眼,低著頭,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下了多大的狠心,才點點頭:「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黃莉聞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蕭馨然,走吧。」

幾分鐘后,黃莉帶著蕭馨然走出公司大門,上了車,蕭馨然還算是徹底回過神來。

她滿眼感激,同時又帶著幾分愧疚的看著黃莉,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黃莉嘆了口氣,說道:「你說你,這點腦子都沒有,帶著個廢物就殺過來了,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你還不懂么?」

「你真應該和你爸多學學。」

蕭馨然有些委屈,不知不覺紅了眼睛,低聲道:「我……我以為您不幫我們了……」

黃莉嘆道:「再怎麼說你現在是我的人,你就有那麼絕情?我只是在想辦法而已。」

聽到這話,蕭馨然心裡感動的簡直無以言表!

這恰恰是黃莉想要看到的情況!

「黃小姐!我錯怪您了!是我蠢!以後我這條命都是您的!」

「您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黃莉淡淡一笑:「行了,最困難的一步我給你辦妥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蕭馨然眼珠轉了轉,開口道:「黃小姐,您真的把趙康的家人都控制住了?」

黃莉冷笑:「不然呢?你放心,這批貨什麼時候到你手裡,他的家人我什麼時候放掉,他要是不聽話,殺了也無所謂。」

蕭馨然聞言,笑了出來:「黃小姐您真是太厲害了!走!回龍川我安排你!」

彼時,陳北冥家中。

房門叩響,炎君從外面走了進來。 斯塔羅聞言,沉吟了一下。

隨之斯塔羅想起了今天看到的資料,何盈盈的資料上,有一個特優,不過背後卻多了一待定兩個字的小括弧。

這個待定到底是什麼鬼,斯塔羅有些好奇,他擔任副院長也有一段時間了,還是第一次見到待定這玩意。

而且,今天斯塔羅到場的時候,何盈盈就已經被那個少校的水牢給控制住了,所以今天斯塔羅也沒有看見何盈盈什麼變現。

「這。。。」斯塔羅有些遲疑。

王遠笑了笑:「其實,我挺心動的,只是我不能自己走了。」

斯塔羅聞言沉默。

「天才培訓班,事關重大,我並不能做主隨便塞人。」斯塔羅緩緩開口。

斯塔羅聽懂了王遠的意思,如果那個小女孩也去的話王遠就去。

可是,天才培訓班的初衷,是為了給聯邦軍方培育核心戰鬥天才的,所有的資源都不能隨意的浪費。

斯塔羅也只是眾多負責人之一,像王遠這種級別的天才,斯塔羅塞進去,誰都不會說什麼。

可是如果斯塔羅塞一個資質平平的人進去,哪怕斯塔羅身為中將也會被追責,並且那個塞進去的人也會被丟出來。

畢竟天才培訓班計劃,事關重大,可以說是關乎整個星際聯邦的未來。

誰都不允許假公濟私。

王遠聞言,笑了笑:「副院長,有個事情我必須提一下。」

「嗯?」斯塔羅抬頭看向王遠:「什麼事情?」

「其實,盈盈她並不比我差,甚至還有所超越。」王遠淡淡的說道。

同時,王遠想著何盈盈那個小丫頭的修鍊方式。

自己可是藉助了技能面板的金手指,才有如今的實力。

而何盈盈只是每天接受自己的源能洗滌,就可以輕輕鬆鬆的跟上自己的實力。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何盈盈一直感知不到源能的存在。

但是何盈盈那一身怪力,王遠之前做個測試,何盈盈的二重勁,自己的旋火盾都抵擋不住。

王遠的實力進步了,但是何盈盈的實力也在進步。

根據何盈盈所說,她隱約的感覺到了二重勁後面還有第三重勁力。

只是,現在何盈盈只能隱約的感覺觸摸到,並不能使用出來。

「真的?」斯塔羅抬頭,緊緊盯著王遠,似乎想從王遠的神色中確認王遠的話的真實性。

而王遠神色淡然,沒有絲毫的緊張,因為王遠說的確實是實話。

斯塔羅盯著王遠看了良久:「不知道那個小姑娘的天才之處在那裡。」

王遠想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如果我告訴你,何盈盈的修鍊時間,比我還還短,但是她的攻擊力某些時候,我都比不上。」

王遠說的也算是大實話,自己給何盈盈洗滌身體,是自己掌控了源能之後的,算起來何盈盈「修鍊」的時間確實比自己要短。

至於攻擊力,自己的還需要一段時間疊加元素之力的被動,而何盈盈的二重勁卻不需要任何的蓄力。

只是,因為二重勁需要貼身,所以局限性會比較大。

聞言,斯塔羅的神情嚴肅了起來,看向王遠:「當真?」

王遠淡定的點了點頭:「當然。」

「這。。。」斯塔羅不淡定了。

不由得斯塔羅又想起了,何盈盈的檔案上,待定的特優評價。

「是真是假,副院長測試一下不就知道了。」王遠笑著對斯塔羅說道。

「也是。」斯塔羅點了點頭。

隨後,斯塔羅的心底,也忍不住有些亢奮了,如果王遠說的是真的,一次性自己這邊出現兩個天才級別的學員。

看到王遠的時候,就已經給了斯塔羅很大的驚喜了。

「那,現在通知她過來?」斯塔羅搓了搓手掌。

「。。。。」王遠無語。

「副院長,你看這都幾點了。」王遠不由得出聲提醒。

雖然,王遠知道何盈盈大概率是沒睡的,自己今天都還沒有給小蘿莉洗滌身體呢。

不過,現在也確實太晚了。

「這個時候也太晚了,明天吧。」王遠納悶的說道。

斯塔羅愣了一下,隨後鎮定了下來:「也是,太晚了,那就明天吧。」

「明天的課程,你們可以不用去了,早上直接去訓練室,我在那裡等你們。」斯塔羅重新做好喝了一口飲料,穩定了稍微激動的心神。

王遠點了點頭。

「那我先回去了。」王遠開口說道。

「行,先回去休息吧,我也準備一下,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會把你們兩個都安排進天才培訓班。」斯塔羅看著王遠說道。

王遠抬起手中的杯子,把飲料一口喝光:「那我先謝謝副院長了。」

「去吧去吧。。。」斯塔羅擺了擺手。

王遠出了斯塔羅副院長的辦公室,就走向自己的宿舍。

天才培訓班么。

聽斯塔羅的描述,王遠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先不說聯邦本身的資源供給,天才培訓班的建立初衷,就是為聯邦培養和蟲族作戰的高端戰力。

那麼加入天才培訓班和蟲族打交道的機會,肯定不會少。

那麼王遠獵殺蟲族的機會自然就多了。

只是自己確實不可能丟下何盈盈,一個人去那個天才培訓班。

況且,何盈盈如果能加入天才培訓班,也是有好處。

畢竟,何盈盈的實力增長,完全的依賴自用源能對何盈盈進行的身體洗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