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為什麼陳凡之前只是隨意的唱一下也能聽到回放的原因。

陳凡帶上耳機,自己閉上眼睛聽了一遍,張開眼,看着狗爺「似乎還不錯哈」

snoodogg點點頭「除了一開始有些緊張所以聽上去有生澀感,後面就越唱越好,只是我有些疑惑」

「嗯,你說」陳凡看着狗爺說道。

「我之前deo里是完整的唱了一遍,剛才你唱的時候,將裏面的一些唱法和fo都做了一些調整,你是出於什麼想法,又出於什麼目的的」snoodogg雙目炯炯有神地看着陳凡。

「其實一開始我跟着唱的時候,也是從不像你到像你,到後面又不像你的階段變化的,一開始學着你的小樣唱,越來越像,再到後面就覺得自己做一些調整和改變,我自己會唱的更舒服一些」

「沒什麼其他的原因和考慮」狗爺繼續問道。

「沒有」陳凡搖搖頭,就是覺得那樣調整了會唱得更有感覺,「當然是對我自己而言」

「也就是說你的調整和改變根本沒有什麼依據,也沒有什麼道理,純粹就是靠感覺,靠本能」

「額可以這麼說吧」

「額好吧,陳凡,你知道嘛」狗爺語氣變得有些激動「你不只在籃球上面是老天爺賞飯吃,你在ra上面也是如此」

陳凡一副看騙子的眼神看着狗爺就差在臉上寫上「areyoukiddg」

「你知道你改了節奏和fo嘛」狗爺臉上帶着喜悅的表情,看着陳凡問道。

陳凡搖頭。

「這麼說吧,你將這首歌給完全唱出了自己的個人特徵,整首歌,除了hook部分,你所有唱得都不在拍子上」狗爺激動地說道。

陳凡的表情瞬間有些凝固住,之前還以為自己真的唱歌牛逼,只是現在聽狗爺這麼一說,似乎自己走調的很厲害啊

「你誤會了」狗爺一看陳凡的表情就知道他理解錯了。

「是這樣的,你的第一個verse,原本是要跟着節拍的,但是你整個部分都搶拍了」

「中間hook不說了,你在拍子上,然後第二個verse,你全部都反拍再到第三段verse,你是搶拍和反拍循環交叉來的」狗爺說的很盡興,不過看陳凡一臉疑惑的表情,隨後又補充了一句「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

果然陳凡回應的就是搖頭「不懂,我平時不怎麼研究唱歌技巧,也不怎麼懂樂理、旋律這塊,我就是按照我自己的感覺改的」

「所以才說你是他媽的天才啊」snoodogg將手猛地一拍桌面,激動地說道,反倒將陳凡給嚇了一跳。

「就是你什麼都不懂,所以這種本能的天賦才最為恐怖。」狗爺看了向陳凡的眼神中透露著一絲狂熱。

「我這麼說吧,相當於你還沒經過專業訓練和學習,你就已經有了超強的水平,而且這水平還是你自己琢磨出來的,若你在我這邊學習一段時間,將樂理和旋律都學了一遍,我覺得你肯定會是一個嘻哈巨星」

「可是我不會寫詞啊也不會freestye」陳凡並沒有激動,平靜地說道。

「你是不會寫還是沒寫過」狗爺臉上激動地表情依舊。

「額沒寫過。」

「那不就得了」狗爺小翻了一個白眼。

「要不這樣,這首歌本來其實今天就可以錄的,不過你給我的驚喜實在是太大了,你要不這兩個禮拜都來我這,跟我學基礎的知識,並學會編曲和創作寫歌,然後看看你學完之後,對這首歌會不會有更深刻的理解,並有更好的演繹。」snoodogg期待的看着陳凡。

「可是我早上要練籃球和力量,下午要練自由搏擊,晚上加練投籃」

「就兩個禮拜」狗爺伸出兩根手指,「你就給我兩個禮拜時間,早上你的籃球和力量你繼續練,中午吃完午飯之後就趕到我這邊,然後晚上你再去練自由搏擊,我只要你這兩個禮拜的下午」

「額」

「就這麼定了」狗爺一拍陳凡的肩膀,替陳凡做了決定。

「額好吧」

隨後的兩個禮拜中,陳凡每天重複著早上力量、體能和籃球的全套訓練,下午則趕到狗爺這邊,晚上再是練習自由搏擊,同時回來之後再看情況加練投籃。

這兩個禮拜的日子,過得比之前還要充實和繁忙,而且陳凡發現自己似乎開始對饒舌也慢慢的迷戀上了,之前只是欣賞,現在有種深愛的感覺

「好,你再準備一下,我們便可以進去錄歌了,爭取一遍過」狗爺拍了拍陳凡的肩膀,鼓勵地說道。

「可是你本來不是想讓我唱feat的嘛,怎麼現在變成你唱feat了」陳凡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因為之前狗爺確實想讓陳凡唱歌hook,哪怕唱得不好,也只是中間一小段,可以通過後期修音來操作。

狗爺之所以和陳凡錄音無非就是欣賞他,想要和他合作一下,這還是科比不願意再出聲唱歌的緣故,只是現在

「這不是之前不知道你的ra天賦嘛,現在知道了自然讓你來主唱,而且我早就拿了很多格萊美獎和公告牌冠軍了,但是做製作人給別人製作歌曲拿到的榮譽還有些少,我現在追求這個,你正好給了我機會」

「好吧,希望我不會拖你後腿」陳凡完全沒有像打籃球時的那種霸氣。

在狗爺的呼喚下,陳凡隨同他一起進了錄音棚,至於外面的錄歌工作,則交給了其他工作人員。

在兩人合唱完一遍之後,外面的工作人員比了個ok通過的手勢,兩人從錄音師里走出來,隨後分別戴上耳機。

「簡直他媽的完美,一遍過我就喜歡這樣的調調,這首歌就這麼定了」狗爺激動地說道。

「就這麼過了」陳凡還有些懵逼。

「不然嘞,你覺得你哪裏沒唱好或者哪裏可以唱得更好嘛」狗爺反問。

「額不是其他歌手都要錄好幾遍,一首歌甚至有可能錄個幾天和一個禮拜嘛」陳凡不懂就問。

「我們是其他那些凡夫俗子,妖艷賤貨可以比的」狗爺非常傲嬌地說道。

「好了我們接下里就是拍單曲封面了,對了陳凡你打算取什麼藝名」狗爺直接拍板,並開口問道。

「藝名」

「對啊,你的名字要冠名在這首歌上面的啊」狗爺理所當然的說道。「你不會不知道snoodogg只是我的藝名,而我的真名是小卡爾文科多扎爾布羅德斯吧」

「我自然知道snoodogg是你的藝名。」

「要不遺棄者或者四雙先生」狗爺詢問道。

陳凡思索了一會兒,隨後做了決定「就遺棄者吧」

因為他已經打算,以後他的潮牌名字也叫遺棄者正好可以利用起來,增加點知名度,現在就可以混個臉熟。

隨後兩人又用了2個小時,找專業的攝影師拍了一個單曲的封面。

畫面是狗爺和陳凡一左一右站立,只是狗爺正對着鏡頭,而陳凡則是背對着鏡頭,兩人都是抬起頭,看向天空,跟歌曲名keeyourheadu相呼應,只是這次陳凡並沒有露出正面,只有一個背影,不過也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因為snoodogg身高有192,而在封面的照片中,陳凡比狗爺還高一截,這在說唱歌手中基本找不到了,再加上遺棄者這個藝名,有心人肯定會聯想到陳凡的。

因為很早之前,愛噴人嘴巴又大的snoodogg就已經透露過想要和陳凡一起合作錄首歌了。

2018年8月1日,forsaken遺棄者和snoodogg聯合發佈了新單曲keeyourheadu

發佈當天便強勢入圍公告牌百強單曲榜,三天之後強勢入圍百強榜10,首周就拿下了公告牌百強單曲榜冠軍

與此同時,遺棄者的名頭也開始在網絡上,在音樂評論雜誌上、在歌迷口中被瘋狂的傳播和討論,只是直到拿下了公告牌單曲榜冠軍,依舊沒有明確的官方消息證實forsaken遺棄者就是陳凡。

各個娛樂記者詢問狗爺,甚至在狗爺和陳凡的推特下面留言詢問,但兩人都沒有任何回復。

直到陳凡自己發佈了一張和snoodogg在錄音棚的照片,並配文「冠軍」才算是徹底「官宣」了。

,,洪雲柬自帶律師是葉清沒想到的。

難不成是怕她反悔?

律師拿過來的合同已經是擬好的,葉清花一小時仔仔細細看了兩遍,又敲定了幾個細節這才重新列印簽字。

其實說起來,花一千萬買下歸家可並不虧。歸家掛售的房源有不少都是之前跟看天下爭搶來的,尤其租房這塊做得可比看天下要成熟,只是政策方面有問題。

但問題就是歸家的資金鏈斷了,且搞得惡名昭彰。名聲方面倒是無所謂,反正收購歸家后合併一下,以後就沒有歸家這個公司在了,它的……

《重生后她成了世界首富》第234章不好意思,這是個圈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韓老冷瞪了兒子一眼,「你什麼時候有個女兒?」

韓發明尷尬的臉紅,頭都低下了,「那個,有嘛,就有嘛,呵呵」

韓老在兒子頭上敲了一記爆栗子,沉斥道:「你們這些玩意兒,就知道瞎搞胡搞!」

說完,轉身回屋去。

韓發明趕緊屁顛顛的跟在身後,解釋了一下。

畢竟,對外,他就一個獨生兒子韓生超。

實際上,還有個私·生·女,叫許冶萍。

今年23歲,已經大學畢業,在華西醫科大學,讀碩士研究生。

學的專業,是病毒學。

長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性格也不錯。專業上的天賦,倒不太好,但也是頂尖。

當然,有韓發明這樣的親爹,許冶萍就讀這樣的重點大學,也不是什麼問題。

老韓家,還是很有影響力的。

而像韓發明這種,省內的大佬,有額外的孩子,這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

老一輩的人,傳統保守一些。

但這下一輩,韓發明那個圈子,呵呵,你沒額外的孩子啥的,人家會瞧不起你,說你這個男人沒本事,無能。

甚至,韓發明知道,自己的大哥,連額外的孫子孫女都有了呢!只是韓老還不知道而已,也不敢讓他知道,怕他生氣,說門風不好。

不過,韓發明的大哥韓發現,倒是二女兒也符合聯姻的條件。

她叫韓雪雙,26歲,在省城的西南大學當講師,主教古典英語。

雖然也漂亮,身材也不錯,但和許冶萍相比,又差了一分。

所以,韓發明對自己的親生女兒,才這麼有信心。

韓老聽到兒子解釋私·生系列,有些惱火,說你們這些個龜兒子,正事不做,屁事倒不少,給我滾!韓家,不需要這樣的門風!

韓發明厚著個臉皮,說爹啊,再怎麼也是我們的錯,但孩子們沒有錯啊,他們是無辜的,而且教育的都挺好。您老就是再生氣,那不也是您老傳下來的骨血?韓家人西興旺,不好嗎?這省城的大家族,人丁都興旺呢!您老總不能,不認這樣的後代吧?

這話,把韓老頂的死死的。

但,他還是說:「招小宋崽崽入贅的事情,擱后再說。人家剛離婚,你們就等不得,啥意思?韓家的女人,沒人要了?還是說,小宋真的無情無義,一離婚就急著找?」

韓發明:「」

雖然無語,但他,還是盯上了宋三喜了。

這可是個天才女婿人選,錯過這個村兒,沒那個店了。

他暗自,下著決心,有想法。

豈不知,想嫁女給宋三喜的人,也太多了點吧?

中午飯,宋三喜是真趕到了。

和韓家父子坐在一起,其樂融融。

30年的毛台,倒出瓶來,那酒液都泛著琥珀色的淡黃,漂亮,醇香,很洗嗅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