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周澤自己來找事的,難道我們就應該被他欺負?」

方慧冷笑:「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周澤為啥要找他的麻煩,怎麼不來找我的麻煩呢?」

「不還是他有問題!」

許半夏急了:「周澤是找我的麻煩,林漠是幫我!」

方慧頓時啞口無言,半晌才低聲道:「幫就幫唄,幹嘛給人惹生氣啊?」

「這種大人物,你就不能給人客氣點?」

「忍讓一點,何至於出這種事?」

許半夏氣道:「媽,你真是不可理喻!」

許建功惱怒:「半夏,怎麼跟你媽說話呢?」

自始至終,林漠都沒說話。

他也沒在意這些事情。

許建功方慧看不慣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他也懶得跟這兩人計較。

他真正疑惑的,是周澤的事。

周澤已經不是周家的繼承人了,他現在也沒有這麼大能量,敢來招惹林漠。

這件事是他主使,這背後肯定有問題。

不行,這件事,必須調查清楚。

吃過飯,把眾人送回去,林漠便先離開了。

他找到老虎,詢問老虎調查的情況。

這次的事情,林漠知道不簡單。

所以,他下午的時候,就通知老虎去調查這件事了。

根據老虎調查的結果,這件事背後的主使,並非是周澤。

周澤只是一個中間人,真正的幕後人,其實是霍興軒。

就是醫藥聯盟那個霍先生。

他在許氏葯業沒佔到便宜,就想到這個辦法對付許氏葯業。

他畢竟是省城霍家的人,在廣陽市認識的人不多。

所以,他找到周澤。

周澤剛好對林漠恨之入骨,可惜他已經不是周家繼承人,沒實力對付林漠。

倆人一拍即合,周澤才來找到李強這批人,鬧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將情況說完,老虎又擔憂地道:「林先生,霍興軒這個人不好對付。」

「這個傢伙,是霍家手段最狠的一個人,不然也掌控不了醫藥聯盟!」

「以前有不少醫藥公司,不願加入醫藥聯盟,最終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甚至,有不少做這一行的老闆,最後一家人都消失了。」

「這些,都是霍興軒下的黑手!」

「我哥的聖元集團,早年也被醫藥聯盟盯上了。」

「霍興軒當時親自來找事,我哥差點吃了大虧。」

「要不是有天爺撐腰,估計早就被醫藥聯盟吞了!」

林漠皺起眉頭,這麼說來,他還低估霍興軒了呢。

「這麼說來,這次他沒成功,下次還會對我們下黑手?」

老虎點頭:「肯定的!」

「霍興軒這個人,出了名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今晚我出手,他肯定知道我哥在幫你,他指不定還會想什麼別的陰招。」

「林先生,要不,您找天爺說一下。」

「有天爺出面的話,他絕對不敢怎麼着!」

林漠搖頭:「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解決!」

「倚仗別人,或者能暫時處理這件事,但永遠無法讓別人敬畏你!」

「老虎,以後你跟着我做事,也得明白這個道理。」

「你跟我做事,有什麼事情,能自己解決的,就得咱們自己解決,明白嗎?」

老虎使勁點頭,這一刻,他心裏很是激動。

林漠能跟他說這樣的話,就代表,林漠真是要栽培他了。

可是,他也有些擔憂。

那可是霍家的人,林漠能處理得了這件事?

接下來,林漠又仔細詢問了關於霍興軒的很多事情。

包括霍興軒的性格,霍興軒做事的風格之類的。

之後,林漠讓老虎去打探周澤的位置。

沒多久,老虎把消息傳來,周澤正在一個夜店裏嗨呢。

林漠找了輛車,一個人來到這夜店外面。

等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一伙人從中走出。

其中一個,便是周澤。

林漠開着從老虎那借來的車,尾隨周澤,到了市郊一個稍微偏僻的路段。

看看四周沒人,林漠猛踩油門,直接撞了上去。

「我去你媽的,會不會開車啊!」

「王八蛋,敢撞老子,我弄死你!」

滿身酒氣的周澤,罵罵咧咧地下車了。

林漠低着頭走了過去,一拳將周澤打暈,把他拖到自己的車裏,開車離開。

來到一片無人的山林,林漠將周澤拖了出來。

周澤現在也認出了林漠,一臉驚惶:「你……你要做什麼?」

「林漠,我警告你,我是周家的人。」

「你敢動我一根頭髮,周家都不會放過你的!」

林漠冷笑,一腳踩着周澤的胸口,冷聲道:「周澤,我說過,再惹我,你就得死!」

「看來,你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周澤面色驚惶:「我……我就不信你敢殺我!」

林漠看了看四周:「不殺你,我把你帶到這裏幹什麼?」

周澤看了看四周,終於被嚇住了,顫聲道:「大哥,我……我知道錯了……」

「可這次的事,我也是被人指使……」

「是……是省城霍家的霍興軒,他讓我這麼做的……」

「他要吞了許氏葯業,說事成之後,幫我……幫我恢復周家繼承人的身份……」

林漠假裝驚訝:「霍興軒?」

「我們只是不加入醫藥聯盟而已,沒必要做這樣的事情吧?」

「你是不是想騙我?」

周澤連忙道:「大哥,我怎麼敢騙您?」

「真的是霍興軒,他……他想要的不僅是許氏葯業,他……他還想要您夫人……」

「這些事都是他主使的,我只是幫忙牽線搭橋而已,真的跟我沒有關係啊……」

林漠緊皺眉頭,表情看上去很是糾結,好像對霍興軒的實力很是畏懼似的。

周澤嚇得瑟瑟發抖:「大哥,我……我都說了,您可以饒了我吧……」

「我發誓,以後我再也不敢跟您對着幹了……」

「以後在廣陽市,見到您,我就繞着走。」

「您把我當成個屁,放了我吧……」 本士氣低落,只能被動等待被審判與處決命運的無劍一方眾人,現在一個個像是被打了雞血,殺氣太濃郁,手中戰兵霍霍,全都跟在李廣與無劍等身後,向青衫一方涌去。

他們心中有無敵的意念,只因,在最強一人獨擋所有虛法強者的少年太威猛與強勢,先是不敗的天神。

「咚!」

劍聖宮強者以滔天劍意劈斬林凡,但被通天鼎擋住,林凡回頭捏拳,一拳鎮殺而去,擊中這強者的胸膛,讓他胸膛塌陷,大口咳血,這強者眼神恐懼的後退。

這拳印好強,若不是他以小世界凝成一點防禦,會被直接轟穿胸膛,結果林凡的過去身追上他了,佔滿歲月氣息的手掌拍在他的天靈蓋上,讓他渾身枯朽下來,最後,被林龍手中雷帝權杖鎮殺天靈蓋,將他直接釘殺。

「殺!殺!殺!」

魔章在大吼,他的八條魔爪皆如山脈般,舞動間無人敢靠近,魔爪上,一個個黑洞出現,似可吞噬一切。

「嗡!」

猛然間,林凡的頭頂上方三尺與他腳下三寸,竟然出現兩個萬丈黑洞,無窮的吸扯之力從黑洞中爆發,要將他活生生撕裂成兩半。

「吼!」

林凡震怒大吼,他竟然感覺自己身軀在被無限制拉長,真的要被吞噬了一般。

這是魔章的最強手段,也是天賦手段,他獰笑,剛剛被殺得險象環生,但其實,他一直在偽裝呢,就在準備這一個大招:「你去死!」

他忽而爆戾大吼,且此時他竟然虛化而去,一團魔影忽左忽右,他隱去了身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