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虎一腳踹開艙門,和身邊的劉毅同時放下兩條繩索。

繩索還沒有在風中完全展開,劉毅和花虎兩人便縱身躍出機艙。

。 呼……

陸沉鼻尖長出了一口濁氣,強行將體內剩餘的堵塞物給噴出,隨後,他體表的靈氣波動便直接停止。

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陸沉的眼眸深處,一種黑色的光芒瞬間收縮回去,因為經脈被拓寬而鼓起來的皮膚,在這個時候也漸漸的平緩恢復。

陸沉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就如同之前一樣,身體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只有陸沉內心才明白,體內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那些被拓寬強化的經脈,已經是完全屬於他實力的一部分了。

陸沉慢慢站起身,握了握拳頭,隨後又沖着前方揮出了一拳,心中開始對比自己的實力變化。

看着那呼嘯出去的拳頭,還有那被拳頭帶起的音爆聲,陸沉瞬間明白自己的實力變化,現在去攻擊一個小時前的自己,能夠一個打十個還是片葉不沾身的那種。

陸沉看着自己轟擊出的效果,嘴角微微上揚興奮的笑了起來:「這就是經脈寬廣的效果嘛?效果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小陸兒,凝聚一個大型的術法,最好是靈氣消耗巨大的,看看經脈被拓寬后,釋放術法達到了什麼效果?」

風龍看着陸沉的笑容,頓時也有些好奇起來,不斷催促陸沉釋放一個術法。

他想看看經脈拓寬后對於釋放術法的作用,畢竟經脈變寬的效果,最直觀的體現還是在術法攻擊,那些肉體攻擊再強,充其量也只是附帶的效果。

「好,那就來一個很久沒用過的烈陽劈天吧,威力能夠掌控,靈氣消耗也足夠實驗了。」

陸沉回應了一句,隨手迅速調動體內的靈氣,開始凝聚六陽開第一掌:烈陽劈天。

這是陸沉很早之前的最強攻擊手段,當時的威力很高,但是消耗也同樣很高。

陸沉本來也以為這一招會伴隨他很長時間,但是,後來陸沉陸續領悟了第二掌、第三掌。

這一招相比於其他兩掌,威力就顯得很普通了,所以陸沉也就很少再去用了這一掌了,

但奇怪的是,這一掌的威力明明不怎麼樣,但是消耗卻比其他兩掌要高的多。

隨着陸沉靈氣的調度,一個球形狀的圓日出現在了陸沉的手中。

為了更好的展現經脈拓寬的效果,陸沉並沒有加強靈氣的威力,所以這一個圓日的威能也只是基礎的威力。

陸沉看着手中的圓日,輕聲地說道:「這一招怎麼說呢,威力還是不理想,但是凝聚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十倍。」

「額……,小陸兒,試試同時凝聚多個烈陽劈天。」

風龍輕聲說了一句,但是陸沉聽到這一句話,卻直接愣住了:「烈陽劈天還能同時凝聚多個,這個封爺爺之前怎麼沒有告訴我?」

「烈陽劈天當然能凝聚多個啊,要不然怎麼會被冠上劈天的名號,你以為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小太陽,然後化成手掌劈下去就結束了?」

「雖然他的威力確實不怎麼樣,但是他卻可以同時凝聚很多個,而且凝聚的圓日越多威力也就越強。」

「其他的掌法就沒有這效果了,不論你的經脈有多寬,靈氣有多濃厚,同一時間也只能維持一個。」

「額……,六陽開天掌還能這麼用?」陸沉聽着風龍的解釋,那是一臉的吃驚,連忙閉住呼吸,開始全力凝聚烈陽劈天。

「你是真不知道這一招的用法啊?」

風龍看着陸沉疑惑的表情,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沖着陸沉說道:「我還以為你只是缺少靈氣才不用的。」

風龍看着陸沉身邊出現一個個圓日,繼續解釋著說道:「這一掌可以說是六陽開天掌中最強的,也可以說成是最弱的。」

「只要靈氣、神識足夠強悍,那這一掌就能夠無限制的凝聚,但是靈氣不足,神識也很脆弱的話,可能連維持一個都很困難。」

風龍說着說着忽然停了下來,暗自想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如果這些你都不知道,可能六陽開天掌最重要的那件事,七祖大人也沒有給你說過。」

「最重要的事情?那是什麼。」陸沉輕聲說了一句,手中繼續凝聚著圓日。

「烈陽劈天的攻擊力不高,但它才是六陽開天掌的核心。」

風龍沖着陸沉解釋道:「因為六陽劈天其實只有一掌,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秘術,被青帝大人學到之後,因為缺少先天靈氣的加持,所以才漸漸被分化成了六掌。」

「如果你想要使用出真正的六陽開天掌,那就必須把六掌重新合一,但是這六掌合一的關鍵就是烈陽劈天,而且還必須要使用先天靈氣。」

「烈陽劈天是關鍵,而且還不需要使用先天靈氣?」陸沉有些疑惑,隨即輕聲的詢問了一句。

「是的,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風龍看着陸沉點了點頭,隨後換了個姿勢繼續說道:「這六掌你可以認為是一個起手式,還有五個以起手式駕馭的術法,而這烈陽劈天就是那個起手式。」

「這些我都能明白,但是既然有使用的辦法,為什麼青帝還要把他們分開呢?」

陸沉沉吟了一聲,輕聲的問道:「青帝那個時代,應該也是有先天靈氣吧,而且,我記得你們說過,青帝他們曾經凝聚先天靈氣,去開啟過時光之塔第一層。」

「這個嘛,青帝大人其實也不想想分開用的,但是當時的條件,確實不允許大人這麼做。」

風龍聽着陸沉的話語,緩了一口氣,繼續說道:「當年那個時代,確實還有先天靈氣的存在,修士修行所用靈氣的也確實是先天靈氣,不過先天靈氣中已經沒有了五行法則。」

「沒有了五行法則的先天靈氣,也就只是比普通靈氣的質量高而已,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那個時代確實是沒有了先天靈氣。」

風龍沖陸沉說起這一隱秘。

五行法則在先天靈氣中消失,距離現時間太過久遠,所以陸沉在典籍上看到過。

不過風龍是木行風屬的元素,經曆數十萬年凝聚而成的妖獸,所以對於這些隱秘也是知根知底的。

「五行法則?」陸沉再次疑惑的發問:「難道是用先天靈氣釋放五行術法?」

「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風龍看着陸沉還是表情疑惑,砸了一下嘴繼續說道:「現在你可能還無法體會,那是因為你還沒有真正領悟五行法則。」

「不過,你的身體已經能自行醞釀先天靈氣,這種先天靈氣,與從外界吸收的先天靈氣,本質上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等你到達沖田境界,身體開始領悟五行法則,所醞釀的先天靈氣也就自然會附帶五行法則。」

「到那個時候,烈陽劈天的威力才會真正體現出來了,你也就真正明白五行法則與五行靈氣的區別了。」

「原來是這樣啊。」

陸沉傻笑一聲,講手中新凝聚出的圓日放到身後:「算了算了,貪多嚼不爛,反正其他的三掌我也沒領悟,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

「嗯好,現在你的神識操控也快到極限了,我們還是先看看經脈拓寬的效果吧。」

風龍看着陸沉手中的動作減緩,凝聚圓日時越來越乏力,也知道陸沉這時已經接近了極限,便停止下來不在言語,準備去看看陸沉凝聚圓日後的效果。

陸沉聽到風龍的話語,也是直接停下了術法凝聚,隨手一勾,直接將所有的圓日移到了身前。

「怎麼樣?」風龍看着圓日匯聚在他們兩人中間,不斷催促陸沉動手去操控圓日。

「好。」陸沉回應了一聲,神識開始鏈接所有的圓日。

整整一百二十八輪圓日,靜靜的漂浮在陸沉的身前,隨着陸沉的意識移動,這些圓日便隨之左右遊動。

等到陸沉神識停止,這些圓日又立即停了下來,靜靜懸浮在空中,上下沉浮着,就像一個個個士兵,隨時等待陸沉的號令。

風龍看着陸沉輕鬆的動作,已經明白陸沉現在的實力水準:「還不錯,經脈拓寬之後,你的基礎戰鬥力達到了降氣境後期,如果再加上你那些特殊手段,戰鬥力已經可以強行到達沉丹境。」

「確實如此,之前的經脈寬度,只能撐住我調動一個術法的靈氣用量,想要去釋放大量的術法同時攻擊,那就必須得算好時間迅速調動靈氣。」

陸沉比對着前後釋放術法的效果,同時沖着風龍解釋:「不過,經脈寬度被拓寬到這種程度后,已經足夠支撐我一次性釋放十個大型術法,而且這好像還不是經脈的承受極限。」

「如果張爽碰到現在的我,恐怕不用將那老祖驅散,我也是可以和他戰鬥一番的。」

「等等,我的拳頭上怎麼會有靈氣粘附。」

陸沉看着自己的拳頭,疑惑地說道:「我剛才也沒有調動靈氣啊,而且天池內的靈氣也沒有出現損耗啊,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陸沉發現拳頭上殘餘的靈氣,連忙又向著前方揮出了一拳,便是看到拳頭在揮出去的過程中,直接勾動了外界的靈氣加持。

陸沉還以為這是個例連忙換了個手揮拳,可是出現的效果還是一樣的。 隨着陳煒話落,面前的鐵欄桿變得赤紅,迅速融化成鐵水灘落一地。

王黑熊等人連忙後退。

狹窄的牢房通道頓時變得擁擠不堪!

「好膽!」

沙德海一聲暴喝,青筋暴露,體型陡然壯大了三分,肌肉結紮,從一個小個子瞬間變成壯漢!

從腰間取出一把短刀,沙德海擋在陳煒面前,毫不猶豫一刀劈下!

嘭!

陳煒空手接白刃,一把奪過刀刃,抬起一腳將他踹飛!

所過之處,人仰馬翻!

……

「我等你很久了……」

陳煒隨手將上來攔截的牛頭守衛守衛撂倒,伸手掐住了一個女人的脖子,將她從人群中拎了出來。

女人很美,二三十歲,長得小家碧玉,身上帶着成熟韻味,穿着一身淺色女士西裝,戴着眼鏡,可愛里夾雜着幾分知性。

「告訴我,胡爺在哪裏?」

陳煒單臂掐著女人的脖子,將她凌空舉起,歪著腦袋看着她。

女人被扼住喉嚨不能呼吸,抓着陳煒的手,拚命掙扎:「放開我……咳……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想伸手去抓陳煒,奈何胳膊短小,根本夠不到。

「放開她!」

身後傳來一聲怒吼,沙德海從地上躍起,眼中充滿了怒火,朝着陳煒衝去!

場面變化太快,一系列狀況讓他還沒反應過來,再看向陳煒,居然將他的女人抓了起來。

「德海,救……救我……」

女人轉頭看向沙德海,臉色已經被憋得發紫,眼神中帶着絕望與不舍。

「啊啊啊!」

沙德海一拳砸在陳煒後背,還沒觸碰到陳煒的衣服,陳煒一個轉身,右手的刀往後一甩,刺入了沙德海腹部,刀刃巨力帶着沙德海倒飛而回,直接被釘在牢房牆壁之上!

「咳……咳咳,放了她……」沙德海咳出一口鮮血,眼神迷離。

……

「她是什麼人?」

陳煒舉著女人來到沙德海面前,淡淡問道。

「咳……放了她……放了她……」沙德海艱難開口,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會灰色夾克:「……我只是化勁……你放了她現在離開,還有一線生機……否則等大宗師來了,你插翅難逃……」

「看來你很喜歡她,不過,你好像愛錯人了。」

陳煒將手中的女人扔在地上,淡淡說道:「我說她是姦細,你信嗎?」

這夥人來的時候,起初一開始他還沒注意,因為他的關注重點一直都在動管局的轉化者身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