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馬路對面是高原風電研究所,院內有庫房,很方便。

鋪面訂好后,兩人請丁哥吃了個飯就決定先回河北,一是組織貨源,二是回家過年。 劉乾坤應聲便走了出去,沒一會兒,便帶龍飛走進了閣中。

「龍飛拜見閣主,不知閣主有何吩咐?」

龍飛聽到閣主召見自己,瞬間開心的不得了。

在龍飛看來,以現在天機閣的地位,只要自己抱緊天機閣這棵大樹,絕對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李問看着眼前的龍飛問道:「龍城主,最近城中的情況的怎麼樣了?雙榜上的天驕來了多少?」

因為之前李問便吩咐過龍飛,對來到龍城的所有人進行登記審核,並對其進行了統一的住宿安排。

這樣即使為了方便管理,也防止有心懷不軌之人前來搗亂。

「稟報閣主,雙榜上的天驕一共登記在冊的有一百三十人。」

「另外除了一些散修,小門小派,無極劍派,瑤池聖地,養心寺,日月神宮這些名門大派,也都被單獨安排下了。」

「閣主,這是入城的的天驕登記冊,請您過目。」

龍飛將一本名冊遞給李問,對於李問吩咐的事情,龍飛自然是儘力做到完美。

李問將手冊接了過來大概掃了幾眼,看來皇室也沒少出力,榜單上上的散修差不多竟然全部都來了。

既然都來了,那便開始吧!

「龍城主,既然人都來了,那便再麻煩你安排一下準備天驕大戰吧!」

龍飛連忙擺擺手,一臉諂媚地說道:「不麻煩,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能為閣主您做事,是我龍飛的福分。」

頓了頓,龍飛又問道:「那閣主,天驕大戰現在開始嗎?」

李問點點頭,隨即看着劉乾坤吩咐道:「劉門主,也要麻煩你幫忙維持一下天驕之爭的秩序了。」

「遵命!」

劉乾坤二話沒說,答應一聲。

白青松見狀急忙說道:「閣主,我願意跟劉門主一起前去,人多也好有些照應,我也想為天機閣出一份力。」

畢竟,要想留下來總得體現出自身的價值。

此刻正是天機閣用人的時候,李問看着一副積極態度的白青松便點了點頭。

「這樣也好,那就勞煩白長老了。」

「閣主說笑了,能為天機閣出一份力,是我的榮幸。」

白青松想要表現出自己的價值,傳聞天機閣閣主能指點人入長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指點撥自己踏入半聖。

不管如何,只要能留在天機閣,好處自然不會少。

想到這裏,白青松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李問說道:「如此,便多謝各位了,諸位下去準備吧!」

「龍城主,你去通知一下,明日天驕台正式開啟。」

「好,我現在就去。」

龍飛聞聲便向著門外走去。

劉乾坤和白青松,也跟着走了出去。

頃刻間,天機閣內就只剩了李問和三個小輩。

李問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這些天指點的修士還這不在少數,若是天道值攢夠了,也得儘快提升一下實力,早日走出天機閣逍遙快活才是。

【姓名:李問】

【實力:神府境九重巔峰】

【勢力:天機閣】

【麾下:無】

【功法:八九玄功】

【剩餘天道值:601325】

【目前狀態:巔峰】

「個,十,百,千,萬,十萬!」

「我擦,竟然六十多萬了,這麼多。」

看着面前的一大串數字,李問忍不住的咧嘴笑了起來,看起來走出天機閣指日可待了。

「閣主,怎麼了?」

一旁的君瑤被李問嚇了一跳,不解地問道。

「哦哦,沒事。」

李問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趕緊收斂了笑容。

李問強忍着心中的激動,這麼多天道值,看來能再次提升一大節修為了。

不過也不着急,等晚點再提升修為,現在先把天驕大戰的是準備妥當才是。

龍飛,劉乾坤,白青松三人出了天機閣便告知眾人,今日天機閣暫時關閉,讓眾多排隊等候的人先行回去,改天再來。

「什麼情況?老子都已經等了一天了,馬上就輪到老子了,說不幹就不幹了?怎麼也要個老子一個說法!」

「就是就是,我們都等一天了,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就不走了,你們也別想好過。」

……

龍飛剛才剛準備讓眾人離開,眼前的眾人立馬哄亂了起來。

看着的眼前突然騷亂的人群,龍飛臉上瞬間掛不住了,如此場面實在是打他的臉,這要是被李問知道,多半會怪罪自己辦事不利吧!

想道這裏,龍飛立馬運轉靈力大聲喊道:「夠了!你們是想挑釁天機閣的權威嗎?」

「你裝什麼裝?不過是天機閣的一條狗罷了,如果不是走了狗屎運抱上天機閣這個大腿,在場的那個人不比你強。」

「就是,仗着天機閣才有資格在這裏與我們交談,若不是天機閣,你算什麼!」一個中年修士滿臉不忿地說道。

此話一出,瞬間點燃了眾人的情緒,大家都覺得這話說的對,紛紛附和。

見狀,龍飛不僅怒火中燒,更是感覺狼狽至極,臉色漲得通紅。

「聒噪!」

「敢在天機閣的地盤撒野,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我給你三秒鐘時間,給龍城主道歉,不然下一擊,我必取你性命!」

劉乾坤看着龍飛受辱,剛想出面阻止,但是白青松已經先一步走了出去。

長生境九重巔峰的威勢毫不收斂的釋放出來,隨手一揮手便將引發輿論的中年修士擊飛出去,最終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是日月神宮的白青松!」

「他不是剛進去天機閣,進去的時候都奄奄一息了,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這麼生龍活虎了?」

「這不可能吧!」

「沒錯了,真的是他,我不會看錯的!」

眾人看着突然將中年修士擊飛的白青松,對天機閣的認知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龍城主,是在下唐突了,要打要罰,悉聽尊便,只求龍城主繞我一命!」

倒在地上的中年修士口中咳出幾口鮮血,抬頭看着眼前的白青松,瞬間焉兒了。

白青松雖然剛剛和東方求敗起了不小的摩擦,但畢竟長生境界的修為在哪擺着,此時便是一些小宗門的宗主都得忍讓幾分。

他一個小小的低階散修,何德何能敢和白青松硬碰硬?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死刑犯們拿着警棍,瞬間就將薇爾莉特包圍在內。

而薇爾莉特卻站在原地,沒有移動絲毫。

在很多人看來,這便是死局了。

「什麼『特殊人才』,怕是小命不保嘍!」

有人幸災樂禍,也有人為一名少女的死去而感到些許不值。

但這是上校主動發起的測試,除了上校和高層沒人能夠叫停。

一名站在薇爾莉特身後的死刑犯突然暴起,一刀朝着少女白皙的脖頸砍去。

但薇爾莉特像是在背後長了眼睛一樣,突然大幅度地彎下身體。

那名男子的襲擊沒有得手,反而是薇爾莉特抓住了機會,進行反攻。

她那握著斧頭的右手動了起來,在空中快速揮出兩擊。

第一擊是順劈,鋒利的斧子輕而易舉地撕裂了那名死刑犯的整個背部,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做皮開肉綻,但卻絲毫沒有傷及到骨頭,而第二及是同樣的軌跡,只不過回來時攻擊囚犯的斧頭由正面轉向了背面。

厚實的鐵塊與囚犯的下巴來了個親密接觸,彷彿聽得見骨頭碎裂的聲音。

襲擊薇爾莉特的那名囚犯頓時兩眼一翻,躺在地上暈了過去。

而這一切……

從囚犯暴起,再到薇爾莉特反擊,再到囚犯倒地,不過發生在三秒鐘內。

而在場的軍人當中有很多甚至都沒有看清楚薇爾莉特攻擊時的軌跡。

頓時,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而下一刻,死刑犯們似乎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少女並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他們群起而攻之,想要用迅速且密集的攻擊制服少女,從而了結她的性命。

但他們的希冀落空了。

薇爾莉特輕盈地躍起,手中的斧頭翻轉着落下。

血液在空中肆意地揮灑,彷彿潑墨,斧尖揮出去血液在空中一顆顆的,彷彿能夠用線串成一串珠子。

那麼輕盈,讓人聯想到這個時節楓葉的飄零。

紅色的葉片,濺滿鮮血綻放的花。

而少女正在「楓葉林」中起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