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有白晶的是1級喪屍,帶顏色的是2級,那個能指揮喪屍圍攻他們的就至少是3級的精神系了。

是的,圍攻,整個住院部28層,他們如今的位置是26層到25層中間的樓梯間,原計劃的目標是通過4樓的內部通道到達門診部找人。

雲溪早就用神識掃描過這裡,整棟樓並不是沒有活人,分別聚集在第4層和17層,看那架勢,好像是被喪屍給圈養起來了。

看不到明天的生活讓這些人徹底的撕掉了偽裝,人性的陰暗面完全爆發,***的手段比喪屍更加喪心病狂。

雲溪只是掃了一眼就不再關注,那些人不管男女,施虐的也好,受虐的也罷,眼底的瘋狂和恨意都已經變質,雲溪沒有多餘的同情心去救這些,明知道救出來也是禍害的傢伙,還是讓他們留在這裡跟喪屍為伍吧!

神識將整個醫科大都搜羅了一遍,找到疑似要找的那個人,並不在這棟樓,也不在預定中的門診部,而是在跟門診部相反的,在這棟樓後面的宿舍區,地下二層的實驗室中。

本著電梯不安全,內部又多喪屍的原則,他們走的都是樓梯間,問題就出在這裡,如今他們不想招惹的喪屍群都不約而同的朝著這邊的入口湧來。

也就是說他們一行人被堵死在26層的樓梯間了,而樓下還有很多的喪屍大軍往這裡聚集。

「怎,怎麼了?」看著雲溪的嘲諷臉,有著小獸般直覺的蘇晨光暗道不好,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問道。

「我們被喪屍包圍了。」不用李翰開口,已經隱隱聽到聲音的趙雷瓮聲瓮氣的說道。

「那怎麼辦?」看著並不寬敞的樓梯間,李路握緊了手中的槍支。

「進25層,找個地方防守,大雷築起土牆掩護,我和林子開路,其餘人防護。」

硬沖肯定不現實,他們又沒有鋼筋鐵骨,而樓梯間顯然不是便於防守的地方,所以,黎栩當機立斷準備進25層,並且速度要快,畢竟他們的異能並不能支撐多少時間,在異能告罄之前沖不出去並且找到據點的話,他們就真的會被堵死在樓梯間。

幾人迅速組好隊形,雲溪依舊是吊車尾。

因為有土牆的存在,即便門口堵著很多的喪屍,也暫時奈何不了他們。

黎栩的雷系對喪屍本就有克制的作用,雖然只是1級,但是殺傷力還是不錯的,林向前的火系攻擊也不逞多讓,有他們兩個人開道。

旁邊還有蘇晨光的風刃,季九堇的金系,李路的腐蝕性異能助攻,一時間只看到各色異能齊飛,地上的喪屍越躺越多。

李翰的精神系在這個時候作用並不大,但是也並沒有閑著,而是端著帶了消音器的手槍射殺喪屍,將精神力專註到眼睛,手眼同步準頭十足。

幾人都是長期配合的隊友,默契度那是不用說的了,沒等喪屍近身就被消滅了,雲溪沒什麼事情,就跟在後面挖晶核。

等他們將25層門口堵著的喪屍清理乾淨,將門鎖死的同時,樓上兩層樓梯間的門都被撞開了,大量的喪屍遁著氣息朝著25層湧來。

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在離樓梯口十幾米的地方就是背靠牆壁的服務台,剛好他們的異能告罄,幾人一躍而起,可以暫時以服務台為據點,用熱武射殺圍攻過來的喪屍。

漸漸的堆積在周圍的屍體越來越多,而喪屍還在不斷的湧入,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上通風口,從上面走。」異能暫時還沒恢復,即便是武器彈藥不缺,但是長時間的射擊身體也會受不了,喪屍不知道疲倦,但是人不行啊!

況且,他們的主要任務是來救人,而不是清理喪屍的。時間就是生命,他們不能把時間耗費在這裡,所以唯有取巧。

最先上去的是季九堇,雲溪依舊是墊后的存在,幾人個沒看見,就在她越上通風口的瞬間,地上堆積的喪屍屍體全部炸開,若是有人翻查的話就會發現,喪屍的晶核全都消失不見了,晶核去了哪裡?當然是雲溪的口袋啊!

這東西她雖然用不上,但是可以拿到加工坊兌換能量啊,雖然一顆白晶只有可憐的0.01的能量,但是可以積少成多,他們這一會功夫,可是殺了上百隻喪屍了呢!

可惜,即便是上了通風口,他們的狀態也沒見好轉,那隻應該是覺醒了精神系的喪屍彷彿就盯准了他們一般,他們爬到哪裡喪屍就跟到哪裡,簡直煩不勝煩。

「怎麼辦,喪屍群一直在跟著我們移動。」連續找了幾個出口都被喪屍擠得滿滿的,幾人都有些急躁。 季考見空心柳樹向三聖攻擊,便隨手甩出了九龍神火罩,將空心柳樹罩住。

季考並沒有發動九龍神火罩的攻擊,他現在只是為了暫時將空心柳樹困住,免的它打擾三聖的洗髓。

可誰知這空心綠柳似乎來了脾氣,只見九龍神火罩的表面上突然出現了許多綠色光刺,綠色光芒隱去后,那些光刺變成了一根根柳條。

接著就聽「稀里嘩啦」一陣聲響,九龍神火罩變成了一堆碎片落在了地上。

我去,老子不打你,你反而毀了老子法寶?

季考看了看三聖的情況,他們已經渡過了修為降低的階段,進入到修為恢復的階段,他現在可以全力對付空心柳樹了。

空心柳樹嘗試了多次對三聖攻擊,都被籠罩在三聖周圍的青金光芒擋住,於是它改變了對手,無數的柳條向季考伸了過來。

季考不閃不避,當柳條到自己面前一丈距離的時候,混沌青蓮自動發出青光,將那些柳條全都給定住了。

這玩意兒不是楊眉大仙的軀殼嗎?難道自己產生靈智了?怎麼這麼好鬥?季考看著面前密密麻麻的柳條想著。

「爛木頭,你在這洞里呆的時間久了,是不是有點拎不清狀況了?這裡是三界,不是混沌世界,像你這樣明顯就是欠收拾,讓你見識一下三界的天罰是什麼樣的。」季考說著舉起了人皇杖。

「喀喇喇——」一道九色神雷打在了空心柳樹身上,那柳樹的枝條過電一般一陣抖動。

綠柳居內的綠鬍子老頭突然渾身一哆嗦,「見鬼,怎麼回事?我怎麼突然打了個冷顫。」

緊接著,綠鬍子老頭又連續打了幾個哆嗦,「不對,這一定是我的本體遭到三界天罰了,該死的蚯蚓,終於對我的本體下手了嗎?」

說著綠鬍子老頭走出了綠柳居,拿出高仿的混沌飛金梭,「死蚯蚓沒想到老夫有這東西吧?咱倆的賬也是時候算一算了。」

火雲洞中的空心柳樹被季考用九色神雷劈了幾十下,密密麻麻的柳條被打的剩了光禿禿的幾十根,粗壯的樹榦也被劈開了,果然是空心的,此刻還在往外冒著青煙,一股木頭的焦糊味瀰漫在火雲洞中。

三聖的脫胎換骨已經完成,從此不再受到火雲洞的束縛,可以自由來往各處,在洞裡面關了數千年的三聖,辭別了季考四處雲遊去了。

三聖臨走前,為了感謝季考的相助,分別送了伏羲琴、神農鼎和軒轅劍。

三聖出洞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天下,鴻鈞老祖自然就知道了,他顧不上考慮三聖是怎麼離開的,急急的趕往火雲洞,那裡有比三聖離開更重要的事情。

鴻鈞老祖進入火雲洞,見到被雷劈成焦木的空心柳樹,心裡鬆了口氣,好在這柳樹還在。

就在鴻鈞老祖準備給劈成焦木的空心柳樹施加封印的時候,感覺到了一股熟悉而久違的氣息出現在身後。

鴻鈞老祖轉身一看,一個綠鬍子老頭緩步走了進來,正是楊眉大仙。

「老蚯蚓,別來無恙啊。」楊眉大仙說道。

「你這老不死的還活著?你是怎麼進入三界的?」鴻鈞老祖見到楊眉大仙出現很詫異。

「你都沒死,我怎麼能死呢?見到老朋友不歡迎嗎?」楊眉大仙笑道。

「你來做什麼?」鴻鈞老祖問道。

「哼!」楊眉大仙冷哼一聲,「我若再不來,我的本體就被你毀掉了。」

「這不是我乾的。」鴻鈞老祖說道。

「老蚯蚓,你還是喜歡睜眼說瞎話啊,我的本體分明就是被三界的天罰傷成這樣的。」楊眉大仙說道,「你說你剛才想幹嘛?是不是想施加封印啊?」?

「我沒有,我不是,別胡說。」鴻鈞老祖立馬來了個三連否。

楊眉大仙也不管鴻鈞老祖承不承認,伸手一招,枯焦的空心柳樹被他收在了手中。

「好了,我也不跟你糾纏這事了,後會有期吧。」說完,楊眉大仙就要離開。

鴻鈞老祖一閃身,攔在了楊眉大仙前面,「空心柳樹你不能帶走,這是當年的約定。」

「放屁,我按約定留下本體,結果卻被你破壞成這樣,這約定就此作廢。」楊眉大仙瞪著眼睛道。

「我說了這不是我做的。」鴻鈞老祖道。

「你當我不認識九色天雷是吧?就算不是你,你答應保全我本體,可如今是怎麼做的?你要想毀了三界的話,就儘管阻攔。」楊眉大仙怒道。

「嘿嘿!」鴻鈞老祖陰笑一聲道,「毀了三界?你出的了這個火雲洞再說吧。」

楊眉大仙聞言臉色一變,奪路就要出洞,卻發現洞口竟然有一道結界,一時之間難以突破。

「老蚯蚓,你暗算我?」楊眉大仙道。

「這道結界只攔你本體,不阻你元神,我可是為了保護你本體才設置的,你應該感謝我才對。」鴻鈞老祖笑道。

「我謝你妹!」說完,楊眉大仙渾身閃起綠光向鴻鈞老祖出手了。

「爹爹,爹爹,火雲洞里打架了,兩個老頭都好厲害。」仁珅跑來跟季考說道。

「是什麼樣的兩個老頭?」季考問道。

「一個白鬍子老頭和一個綠鬍子老頭。」仁珅說道。

季考一聽就明白是楊眉大仙來了,剛要開口問些細節,系統聲音響了。

「叮咚,新仼務開啟,鴻鈞老祖與楊眉大仙大戰,請宿主選擇任務。」

「選項一:幫助鴻鈞老祖奪下空心柳樹,獎勵:不死樹種。」

「選項二:幫助楊眉大仙逃出火雲洞,獎勵:五針松樹種。」

季考看了看這兩個任務,盤算了一番,這兩老頭都不是什麼好鳥,在他看來,最好把這兩貨都弄死,現在決定如何選擇的關鍵在於獎勵。

季考向系統查詢兩件獎勵品的資料。

不死樹:大樹周邊一定範圍內長生不老,其果實可入葯,作為武器或法寶材料可附加吸取生命特質。

五針松樹:混沌中生,根系能破入混沌,吸收混沌之精。

季考想了想,今後恐怕少不了進入混沌世界,這五針松樹來自混沌世界,以後說不定用的上,於是季考選擇了選項二。 「正常來說,不可能單獨為你開啟去往紫薇星域的通道的。」

「不過,有大聖親自開口,我就勉為其難,為你破例一次。」

蓋九幽的面子還是非常大的。

雖然這位奇士府老府主為人小氣無比,但是有蓋九幽親自出馬,他還是答應了送姬玄前往紫薇星域。

不多時,就看到奇士府老府主帶著姬玄出現在了一片混沌神土之中。

「咦。」

進入這片混沌神土之後,姬玄的神情瞬間一愣。

因為這片混沌神土旁邊,殺機隱浮,就連他的心中都滋生出一股大驚慌,大恐怖出來。

這說明什麼,說明混沌神土外面隱藏著恐怖的陣紋啊。

而從陣紋上面傳出的氣息來看,這陣紋絕非普通。

「莫非,真是殘缺的組字秘???」

姬玄的腦海里,猛然有驚雷閃過一般。

臨兵斗者皆數組前行!!!

姬玄現在已經得到了兵字秘,斗字秘,半步者字秘,皆字秘,前字秘,行字秘。

九秘里的六大秘術已經落入了他的手中。

但是剩下的臨字秘,數字秘和組字秘,他卻一點頭緒都沒有。

但是不想,竟然在這奇士府中遇到了和組字秘有關的陣紋。

奇士府既然布置下了和組字秘有關的陣紋,那說明奇士府必然得到了組字秘的部分傳承。

當然,這個傳承大概率是殘缺的,否則的話,眼前這個混沌殺陣威力將會更加恐怖。

「老府主,這陣紋怎麼如此奇特???莫非是傳說中組字秘演化出來的混沌殺陣???」

姬玄向著旁邊的奇士府老府主問道。

「不錯,在荒古前,我們一位府主得到了組字秘的殘缺秘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